• 2018-11-03

    干柿鬼鲛 “你的人生,很艰辛吧。” 这么许多年,我时常会想起这句话。 她喜欢我,可我杀了她。 我叫干柿鬼鲛,一个雾隐孤儿。 我天生没有父母,或者...

  • 蝎:我想有人陪我,傀儡也行。

    我叫赤砂之蝎,是个傀儡师。 不是谁都愿意做傀儡师。 风忍村常年风沙,风忍术和土忍术往往得天独厚。而傀儡师要求耐心、灵感甚至需要精通术数。 所以当...

  • 王者农药

    很多年之后,我有个绰号叫西稳。其实任何人都可以变得稳健,只要你尝试过什么叫无助。 我知道这世界上有一种打野是不会稳健的,因为他太爱秀,在我出道的...

  • 王家卫:西游,能不能这么讲

    唐三藏: 世上只有两种妖怪,想吃我的和想睡我的。 他们都通常只有一种结果,就是被打死。 我所遇过的倾国倾城很多,她们口口声声说喜欢我,其实我很清...

  • I like you, but just like you.

    纵观自己十几年来,对待感情的确残忍了些,我对谁好,我可以做,但我不愿去说,就像我们初识一样。 感觉好多东西一说出来,就变味了。本来只是单纯对谁好...

  • 八月

    记得那会儿我和这小区的所有的街坊笑脸相迎,却并不打招呼。这就决定回返的路途愈发漫长。穿过巷道,小孩吵闹着站在高出路面两侧的水泥台阶上,很不...

  • 什么是活着

    什么是活着? 你先说什么是死? 你说是肉体消亡。 那将你的意识转接到别的身体里,你原先躯体的腐朽还能代表你死了么? 那什么又是意识? 你对世界的...

  • 120
    雪中:木剑温华的江湖

    我最喜欢你现在的模样 本本分分做着活计 脸上总挂着光 你上给客人三两牛肉半斤绿蚁酒 转头回应隔壁客人嚷嚷的小二结账 时常被小孩纠缠江湖是怎样旖旎...

  • 曹正淳:我不过想,过得开心些。

    1. 我叫曹正淳,是个阉人。 第一次做阉人,是在七岁。 很少有人这么小就成为阉人,除非他有个跟我一样的爹。 他是个杀猪匠,杀很多猪,却总买不起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