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你心头永远的一条疤

你经历过的初恋是什么!是柯景腾与沈佳宜多年以后的错过,还是耿耿与余淮十年的死生契阔。

一个擦肩而过,一个相濡以沫,在最好的年纪。

图片来自网络



那年,你比时光更温柔


刘大蠢第一次见到欣姑娘,就被迷的神魂颠倒。

那天刘大蠢教室里发呆,一个很可爱的姑娘突然从门口探进半个身子:嘿,同学,帮我叫一下你们班班长。

明明是找刘大蠢班的班长,却把刘大蠢的魂叫走了。

“第一眼见到她,我就知道,就是她了”。刘大蠢第一次这么郑重。

经过刘大蠢多方打探,终于知道了欣姑娘是隔壁理科班的学霸。当时刘大蠢在文科班属于吊尾巴的存在,一个文科班的学生,英语最低成绩21分,每次成绩单英语那一栏都让人不忍直视。

不过这些对于每天混日子的刘大蠢来说并不算什么,毕竟坐在第一排敢在班主任课上睡觉的人我只认识刘大蠢一个。

可即便是这么英勇的刘大蠢,在遇到欣姑娘之后,也变成了畏畏缩缩的人。

刘大蠢第一次给欣姑娘写情书是在地理课上,不得不说每一个被恋爱冲昏头脑的人,都有做诗人的潜质。

粉色的信封,蓝色的纸,暖色的格调。就像我们正值青春的样子,那么动人。

我本以为刘大蠢会直接将情书交给欣姑娘,可我低估了刘大蠢的情商。

刘大蠢先是打听到欣姑娘的补习班,然后花重金进到补习班里与欣姑娘成为前后桌。慢慢与欣姑娘熟络成为朋友。

超乎我们想象的,刘大蠢与欣姑娘之间的“友情发展”的很快,没几周的功夫刘大蠢就可以约欣姑娘一起吃饭,一起逛夜市,一起看电影。

“我这叫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刘大蠢在拿下欣姑娘以后嘚嘚嗖嗖的跟我们说。

没错,在以朋友的名义约欣姑娘出去唱K的时候,刘大蠢用九十九封浪漫的情书和九十九朵玫瑰外加一大盒德芙,成功的攻下欣姑娘这座堡垒。

虽然事后一个月刘大蠢吃着土还我们的“股份”。

不过爱情大概是最能改变一个人的吧!

刘大蠢与欣姑娘在一起以后,每天都要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偶尔还会喷一些劣质香水。每天除了上课睡觉,就是翻来覆去的写日记,记下欣姑娘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该带欣姑娘去哪玩,吃什么。什么时间该给欣姑娘一个暖暖的拥抱。

说实在的,这么肉麻的刘大蠢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不过,那时候我们都由衷的为刘大蠢感到高兴。

因为欣姑娘是他的初恋。

我不知道怎么样才是喜欢一个人,可我知道刘大蠢有了欣姑娘以后,每天早上会给欣姑娘买热牛奶,蛋糕。中午有时间就会陪欣姑娘出去吃饭,逛街,每天中午还会走出很远去接欣姑娘上学。晚上偶尔还会拉着欣姑娘去操场上看月亮玩浪漫。

大概,那时候我们跟喜欢的人在一起能做的全部,刘大蠢都为欣姑娘做过了吧。

我们都以为这么深情的刘大蠢会与欣姑娘在一起直到很久,可是,并没有。

图片来自网络



也许初恋真的只是贪杯后的夜,总会有醒来的时候。


“没什么,就是分开了”

刘大蠢在一个热闹的夜里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周围瞬间安静了下来。

后来我们怎么问刘大蠢也只是一瓶接一瓶的喝着雪花,大概这时候他的智商已经为负数了吧,以为把酒倒在脸上我们就看不出他眼泪流出眼眶的样子。

就是那天,刘大蠢说要请我们喝酒,庆祝他随风逝去的初恋。

四个人,整一夜,六箱酒。第二天我们集体请了一天假,刘大蠢一周。

“我要用一周的时间告别我曾喜欢过的人”。刘大蠢带着假条在宿舍跟我们说完这句话以后,很潇洒的甩门而走。

在刘大蠢出去很久以后我们才反应过来,这家伙不会是失恋了想不开了吧!不过在我们战战兢兢过完一周以后,刘大蠢完好无损的回来了。

这次回来后的刘大蠢完全变了一个人。先是给每位老师认真的道了一个歉,然后开始了每天将近17个小时的学习生活。每天后半夜两点钟睡觉,早上不到六点起床背单词。

我们以为刘大蠢是真的受了刺激。关心过后,刘大蠢淡淡的说:“我只是想明白了,以前混日子太对不起我爸我妈了,还有一年,到该认真的时候了,跟失恋没关系”。

刘大蠢这么说,可我们谁都没信。

刘大蠢每天第一个到班级最后一个离开,课间从来不出去,还是怕出去遇见就在隔壁班级的欣姑娘。每天中午放学坐到窗边不是为了吹风,还是想看一眼欣姑娘。

我们都不说破,不忍心去揭那个半夜在被窝里哭出声的刘大蠢的伤疤。

也不知道是哪个教授做过一个调查,初恋成功在一起的概率只有百分之一。

大概,初恋里那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心酸!


其实你根本忘不了,无论结局如何的你的初恋


后来,好像刘大蠢与欣姑娘断了所有联系。那么努力的刘大蠢还是没白费时光,考上了一所很不错的大学。

前几天,朋友几个聚在一起,又是酩酊大醉。

刘大蠢稀里糊涂的跟我说,前几天空间里被挡访客有欣姑娘。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后来才知道他说的是谁。

“我靠,都几年了,你还没忘了她?”

刘大蠢喝了一杯酒,苦笑了一下:“我一直以为我忘了,甚至都快不记得她的样子了,可那天看见她出现在被挡访客里面,所有回忆又一下子涌现出来,好像自己又回到了那时候,跟她在一起的时候”。

“那你怎么办了?”我拍了拍刘大蠢。

“也没什么,空间权限对她开放了,如果可以的话,做朋友也不错”。

看着眼眶通红的刘大蠢,好像又看到当年那个半夜里在被窝里偷偷哭的家伙。

也许这就是初恋吧。

哪怕过了很多年,哪怕身边所有人都不记得,可你自己不会忘。

那些年曾在你最好的青春里陪你的人,那个让你相信过天长地久的人。无论多少年,只要一听到熟悉的歌,走过熟悉的街道,看到熟悉的场景。那些尘封在你回忆深处的有关初恋的一点一滴都席卷而来。你多年的伪装都不堪一击。

因为你根本就忘不了,最恰好的时光里那个最恰好的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