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酒

图片发自简书App

昨晚上喝了一些酒,站在在地铁站里,渴望自己能像个幽灵一样四处飘荡,飘到天花板上,随着飞驰的列车冲进黑乎乎的隧道里,再在车厢里刮起一阵邪风,吹乱别人的头发、衣裙,没有人知道是我干的……哈哈哈,莫名其妙。

我极少在外面喝酒,数起来五个手指还用不完,即使是在大学毕业的散伙宴上,这个影视剧里最容易有戏的场合,我也是浅沾了几下,看着别人勾肩搭背、掏心挖肺,然后浅笑离场。酒不对,人不对。

细想,我应该还是蛮善酒的。记忆中的第一次狠喝酒,是在儿时。儿时的酒除了大人们用来撑场面的粗劣白酒外,就是自家酿的黄酒了。热气腾腾的厨房里,我不用添柴火了,奶奶把蒸好的小米从大锅里拿出来,我迫不及待捏起一坨就往嘴里放,奶奶也不阻拦,满是皱纹的脸笼在氤氲的水汽里,忙碌着,只可惜我仍记得那滋味是不如香味的。经过一段猫挠似的等待以后,爷爷就能蹲在门口端着一个大海碗,吹着滚黄酒上的浮末、啃着饼子了。我会拿一个小碗,让奶奶给我撇去酒渣,只舀一碗黄亮的汤水,再加上一勺白糖,一口气下肚就有十分的满足,微微有几个脑细胞木了。这不算是喝酒。我喝狠的那次也是黄酒,只不过是正儿八经装在瓶子里的商品酒。看着上面“黄酒”二字,就想拿它跟自家的比试一下,一口不够,两口、三口还不够,于是,柜子开了又关、关了又开,小腿儿跑了一趟又一趟,最后就睡倒在床上了,直到大人把我唤醒,我还一脸傻笑的说,那一整瓶黄酒都被我喝了,好喝!

第一次也许是唯一一次在糟糕的环境里喝酒,是跟一个叫阿绿的女孩子。她是我刚工作时的室友,我俩租住的房子在美丽的翠湖边上,离学校很近。她养了一只秀气的混种蝴蝶犬,我偶尔也会帮客户养几天小巧的杂交小博美。阿绿是广东女孩子,善厨艺,说话声音脆而柔弱,只带一点点广东腔,她的男朋友是本地的一名警察,俩人的感情很好,只因男方家庭反对,迟迟未能更进一步。我第一次看见她早上给男朋友挤牙膏时说,干嘛要对他这么好,掉范儿。她用跟我一样的单眼皮眼睛看着我说,因为他也会给我挤啊,然后就甜甜的笑了,巴掌大的脸蛋上,一朵茉莉花在绽放。

有天傍晚,阿绿对我说,我们去夜店喝酒吧。我愣神了,有点坏女孩的蠢蠢欲动,又有点乖女孩的害怕,我说,有点危险吧?她说,我们可以让X陪我们。X是阿绿的男闺蜜。如果说她的男朋友是硬朗的型男,那X就是绵柔的暖男,他是阿绿的同乡,在我们出租屋里的出场率跟她的男朋友几乎齐平。有了X傍身,我俩着意打扮了一番,就投进了嘈杂的夜店里。身材火爆的dancing girl,在舞池两边的高台上扭动着强劲的腰肢,舞池里的男男女女在闪动的灯光下如同上了发条。我审视了一圈,两打啤酒哐铛就上了桌,眼珠子差点被震下来,不敢相信地看着阿绿,她笑着打开了一罐放到我手里,然后又开了一罐,对我说,来,干了,随即仰头一饮而尽,又开了一罐,喊道,今天我们不醉不归。我也喊了一句,不醉不归。可大口咽下的啤酒的味道实在是喜欢不起来,我对自己说,豁出去了,就当喝水了,看我的极限在哪里!记不清灌了多少罐,脑子和肚子都开始膨胀。X拿了骰子来玩,规则记不清了,输了的人喝酒。阿绿拖了我去舞池疯了几轮,脑袋也没有甩清楚,周遭开始让人忍受,再也喝不进去一口,阿绿趴到了桌子上,我也随着趴下,想用睡觉让这一切快快过去。X一手扶起了阿绿,又来扶我,我借了他的手臂,一起歪着出了夜店。出租车上,阿绿靠在X身上,很安静,一直睡着。

回到出租屋里,X把阿绿送回了卧室,我倒在床上,没有盖被子,过了一会儿,X轻轻地进来,拉开被子,轻轻地盖在我身上,又轻轻地带上门出去。第二天早上是怎么一幅情景,完全没了印象。依稀记得好像我的朋友梅也一起去了,梅得知是X帮我们盖了被子,还说了一句,好尴尬……我记不清了,到底是谁说的,到底有没有梅……自此,我再也没有去过夜店,再也没有喝过那么多酒……而阿绿,分别之后就没再见过。

不喜欢啤酒,而啤酒又是最多被拿来喝的,所以,我很少喝酒。偶尔,在吃火锅的当间,陪着老公意思上几口。也会在超市的货架上,找那些罐子小的,给老公买上一提。要是他一个晚上喝超过一罐,我就会唠叨上几句。真是不理解为什么有人喜欢这种怪味道的液体。

不喜欢啤酒,白酒望而生畏,就经常买了红酒在家自己喝,也喝不出什么酒的好坏,喜欢的就是那种微醺的感觉。半杯下肚,明显感觉大脑的运转慢下来,说话的速度就如慢放。以喝了酒为名,对老公说几句傻话,几句没头没脑的话,几句放肆的话,分不清哪句是无意为之,哪句是有意为之,总是能收到宽厚的对待。浪漫的感觉就这样漫布整个空间,朦朦胧胧,若有若无。偶尔我又想挑战一下,两杯下肚,症状只稍稍增强一些,却不想再喝了,满了,饱了。

昨晚是第一次和同事一起喝酒,吃的日料,没有啤酒,只有清酒和梅子酒。我一坐下就拿了两个小杯,每种满上一杯,尝了尝,还是梅子酒合口,甜甜的,酒味比清酒淡了许多,因此就肆意起来。和娇小可爱的女同事碰杯,向肤白貌美、喝酒上脸的上司敬酒,自己小口慢酌,那种晕乎乎的美妙如期而至,三分的浆糊,七分的清明。离开的时候,走在富丽堂皇的商场里,周围人影稀少,脑子里的那个自己对着这高大空旷哈哈哈大笑,在旋转,在跳跃。经过玻璃窗,我看到里面的那个人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那个疯癫的自己在半空中吐着舌头。这感觉真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昨天看到一篇简友的文章《写作者常见的特征你拥有几样》。我仔细对照了一下,除了百分百近视,其他条件无一符合。我在她的...
    三蛋虾扯蛋阅读 1,580评论 57 23
  • 1绍兴人与绍兴酒:痴缠一生 黄酒是世界上最古老的酒类之一,源于中国,且唯中国有之,与啤酒、葡萄酒并称世界三大古酒。...
    诗画浙江阅读 139评论 1 0
  • 算来,我人生关于喝酒的启蒙老师是我的外婆。因为自小在外婆家长大,从有记忆起,就记得外婆会在闲暇和节日期间,喝上一点...
    金俊臻阅读 46评论 0 0
  • 最近,在月末心情又一次到达低谷的我,忽然想谈谈喝酒这个问题,谈一谈我经历过的短暂人生中的微不足道的喝酒史。 当我还...
    还与如旧阅读 38评论 0 0
  • 连续一个月了,我们在微信上聊天的话题除了性还是性,似乎除了性,我们别无可聊。 见了面就更尴尬了,你习惯把电脑开着,...
    孟长夏阅读 167评论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