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 月底

寝室,众人。

庞剑飞:“李怀德,有钱么?”

李怀德:“有。”

庞剑飞:“借我点。”

李怀德:“什么?你说什么?”

庞剑飞:“借我点。”

李怀德:“上一句。”

庞剑飞:“有钱么?”

李怀德:“没有。”

众人大笑。

庞剑飞:“我擦,至于么你,太抠门了。”

李怀德:“大哥,你也不看看现在几号,哪有钱?”

凌襄:“月到中秋分外圆,钱到月底分外缺,怨不得。”

庞剑飞:“你们呢?不会都没有吧。”

司马望:“先不讨论这个问题,我记得你上个月都还有钱剩的,而且最近我们也没搞什么活动,这个月你也没请大伙吃饭,怎么就要借钱了?”

庞剑飞:“我,我这不缺钱嘛。”

李畅:“这不废话么?快交代,怎么回事。”

庞剑飞:“我,我……”

吕皖:“我什么我,吞吞吐吐的,是不是泡妞花光啦?”

庞剑飞脸上一红,道:“哪有的事,我又不是你吕大少。”

司马望:“老庞呀,老实交代吧,晓静讹你多少钱啦?”

庞剑飞急忙争辩道:“哪有,你不要乱说话,晓静她不是这样的人。”

司马望:“那她是怎么样的人呢?”

庞剑飞:“她,她不是你想的那样,她不是坏人来的。”

凌襄:“我还知道她是女人。”

众人笑,司马望道:“那你的钱都是怎么花的呀?”

庞剑飞犹豫了一会,道:“晓静她吃不惯饭堂的饭菜,我都跟她到外面吃,就……”

“难怪经常看不到你,还以为你变神仙不用吃了。”

“太重色轻友了吧你。”

“不请兄弟吃饭,还要借兄弟的钱请别人吃饭,你不是吧。”

……

庞剑飞脸色通红,“好啦,好啦,你们到底有没有,先借我点,怎么说我都认了可以吗。”

郭旭:“这么急借钱到底是为了啥?”

庞剑飞嗫喏道:“没钱吃饭……”

吕皖:“擦,真的拼了命了你,一分钱没有了?”

庞剑飞:“还有三块钱。”

凌襄大笑道:“老庞,你该学学李白,仰天大笑出门去,老子还有三块钱。或是革命先烈,拼将口袋三块钱,须把美女力抱回。”

陈奕常:“不错,有意思,老庞学习下。”

庞剑飞一脸无奈,焦急道:“别玩了,到底有没?”

司马望:“其实吧,我觉得大家都是花的父母的钱,而且天天到外面吃的确超出你的承受范围,我们能帮你一次帮不了第二次,你们还是到饭堂吃吧。”

李畅:“没错,只要你保证不到外面吃,我立刻借钱给你。”

庞剑飞一脸为难,道:“可是晓静她不喜欢吃。”

吕皖一脸鄙夷道:“爱吃不吃,她自己没有生活费么,你TM2啊,哪有每次都是你请的道理。”

凌襄:“醒醒吧孩子,照这样看来,晓静不是好女生。”

陈奕常:“淡定坐看老庞从情网坠入深渊。”

王毅鸣:“老庞,虽然我没谈过恋爱,不过我也觉得一个好女生是不会这样的,你还是醒醒吧,要不要哥们拉你一把。”

庞剑飞红着脖子申辩道:“不是的,你们不了解她。”

司马望:“你了解她,那你说说她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庞剑飞:“晓静她是一个很善良,很可爱的女孩,只是有点小毛病而已。”

众人还想说点什么,看庞剑飞一副她就是好人的态度,只好不再说话。有人暗叹,有人感概。李畅摇摇头,默默从钱包里拿出一百块,放到庞剑飞手里,其他人也不做声,默默拿出钱给庞剑飞,司马望看着这些室友,看着庞剑飞,心里感动着,同时悲哀着,他知道,这是填不完的无底洞,到最后极有可能是人财两空,希望大伙的友情能拉老庞一把,不让他掉进这洞里。司马望心里暗叹,也掏出剩下的大部分钱,递给了庞剑飞。

庞剑飞手里拿着众人给的钱,欢喜又感动,他知道,这帮哥们无论口上怎么说,心里还是支持他的,晓静,我相信你是好女孩,我们会在一起的。

---------------------------------

庞剑飞的异常终于使得众人下定决心对晓静进行彻底调查,为了哥们,他们又一次充当了探子。

周末,大排档。

桌子上,每个人前面都放着一瓶开好的啤酒,大家都沉默着等待庞剑飞的到来。

大排档邻近河边,一轮秋月遥挂夜空,夹带着腥味的河风缓缓吹过,恰似月夜的温柔。李畅喝一口啤酒,抬起头来若有所思睇看着河的对岸,接着每个人都喝了一口,然后静静盯着河的对岸看。

“晓静,快,他们都在那等着呢。”

庞剑飞愉快的声音传来,众人面面相觑,她怎么来了?众人一时没反应过来,两人已经来到边上。

“来,晓静,你坐。老板,加个位置。”

“不用了,我有点事,先走了。”吕皖站起,别着脸道。

李畅一把把吕皖拉住,道:“吕大少,别这样。”

司马望也起来按住吕皖,接着道:“老板,加个位子。”

……

“晓静,来,吃这个,这个挺不错的。”庞剑飞旁若无人地往晓静碗里夹菜,晓静每一次都很享受,很高兴的样子,众人却是一肚子闷气,发作不得,自顾自的喝酒。

司马望道:“晓静,还记得我吗?”

晓静看着司马望,道:“记得,那天你和小飞一起闯进广播室的嘛。”

司马望点点头,心里暗叹如果可以重来,一定不会踏足广播台半步,道:“记性真好,你觉得我们老庞怎样?”

晓静侧过头看着庞剑飞,然后道:“小飞对我很好呀。”

庞剑飞脸有点红,一半喜悦,一半不好意思。

吕皖忍不住道:“他对你那么好,你对他呢?”

庞剑飞冲口而出,道:“很好,晓静她对我很好。”

李畅放下酒瓶,道:“怎么个好法?”

庞剑飞欲言又止,显然在回想晓静对他的好,沉默了一会以后,道:“太多了,不知道怎么说。”

吕皖:“是没得说吧。”

庞剑飞:“不是的,是……”

又是一阵沉默,庞剑飞和晓静脸上已经显得不太自然了。

司马望缓缓道:“晓静,介不介意我问个问题?”

晓静道:“问吧。”

司马望:“听说你男朋友已经在社会上工作。”

庞剑飞全身剧震和晓静同时脸上一白,晓静显得有点慌乱,道:“没,没有的事。”

司马望拿出手机,递到庞剑飞和晓静面前,道:“请问这个人是谁?”

手机里,晓静和一个男生异常亲密地坐在一起。庞剑飞如遭雷击,身体一直,差点没晕过去。晓静全身剧震,目瞪口呆地看着手机上的照片,说不出话来。

吕皖桌子一拍,大声道:“你还不承认!需要我们帮你说吗?!”

晓静身子一晃,道:“我,我,对不起,我先走了。”

凌襄和王毅鸣急忙拦住,司马望道:“别忙,我们并不想难为你,只想你把事情说清楚,好让老庞死心。”

晓静站在那里,低着头不说话,众人陷入难堪的沉默。

过了好一会,庞剑飞缓缓站起来,走到晓静身旁,深深看了一眼,然后走到河边上,晓静低着头默默走了过去。

众人重新坐下,默默喝酒,吹风,看星星,看月亮……

庞剑飞和晓静离开,然后独自回来,坐下。

沉默了好久,庞剑飞猛灌了半瓶酒,酒瓶重重落在桌上,低着头,哭了起来。司马望手放在庞剑飞肩膀上,接着是李畅,吕皖,王毅鸣……

庞剑飞抬起头,举起酒瓶,道:“干!”

“干!”

青春的爱就如夏天的风,期待着,期待着,在不经意间来临,还没来得及拥抱,还没来得及享受,忽然间就没了,剩下驱不散的炎热围绕四周,如夏日午后的一个梦,一觉醒来,做了一个美好的梦,但全身都已经湿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下午放学后,广播台的声音照旧响起,放的是一首老歌《秋天不回来》,吕皖和李畅等人一如既往地涌向篮球场,庞剑飞懒洋洋地...
    万我静阅读 162评论 0 1
  • 文/柯临 一、“你挣的多又如何,那么low!” 我挺欣赏的一位旅游生活类博主,之前写了篇关于陌陌女主播的文章。 5...
    临公子的后花园阅读 479评论 2 5
  • 在销售职场,懂得调节自己的心态非常重要,你以什么样的心态去做销售,就意味着你以什么样的姿态呈现在客户面前。销售心中...
    SI玲阅读 818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