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从复旦退学的三年后我想说的是

咻~ 您的时光机已抵达。

---------------------------------------

依稀记得我离开复旦时,朋友的问题:

“从这里退学你真的不会后悔吗?” - 一位在复旦的好朋友

那时候我回答的是:“不知道,人生每一个决定后不后悔都要看事情的结果发展得怎么样”

所以三年后这个时间点,或者说,在新南威尔斯大学考完最后一门课的这个星期,的确是个妥当的时候想想这决定带来的后果了。三年前,我忍着泪写了一篇“关于从复旦退学我想说的是”,所以这里我总结总结这三年我的酸甜苦辣。

2017年一月七日,我离开寒冷的上海。2017年一月11日,我在新的学校,开始新的学期。哦,这间收留失魂落魄的我的学校叫做奴来英迪国际大学。是间马来西亚私立大学。在这里,我于是也开始了我和我自己疗程。家里人是要我直接到国外从新开始,而我拒绝了。我清楚理解我需要一个缓冲。而这所大学有着我一向来熟悉的朋友,而且能让我在第二年转学到澳洲,我便留在这里了。

我理解对于有些朋友,他们在奴来的日子算是人生中最开心的日子。但我回顾这一年的时候,所有映入脑海的都是黑暗且沉重的,尤其是那种离开复旦后的自卑感和不干感。那些日子里,我总是化悲愤为动力,一心只想不让自己在过些年后离复旦的朋友越来越远。2017年算是我逼迫自己逼迫得最糟糕的一年。不仅仅需要面对读不下去退学的难过,还得抽出时间应付ACCA考试,大学课程以及MIT网课。其实如果按照常理来说,这些课程负担,不难应付。只是彼时我的状态实在糟糕,像是自己陷入了沼泽泥浆,却咬着牙不喊救命,硬是着往前走去。

是的呢,很累。2017年很累。那个时候,我要的东西太多,我背负的情绪很大。如今想起来,能让我扬起嘴角的怕是只有蒲公英的日子了。至少面对孩子们,鼓励他们积极正面乐观的时候,自己是真的由衷相信这些必须是人生的重要素质的。况且,在这个团体,我结交的的朋友,有些甚至成为了我人生中最在乎的人之一。

战战兢兢地过完这一辛苦,自卑难过的一年。回顾了那年做过的事情,有很是失败在商赛挑战营垫底的经历,也看着喜欢的人和别人谈恋爱的过程;当然也有成绩上的些许奖励。总之,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年我光顾着疗愈自己离开复旦情绪,而其他事情的起承转合就看起来微不足道了好多。那一年的我就如同这首诗,偶尔会想着有一天,也许我够厉害了,就可能配得起复旦了。

Had I not seen the Sun

I could have borne the shade

But Light a newer Wilderness

My Wilderness has made

来新南前,我有段时间是很抵触来澳洲的。因为我算了一笔账,来澳洲的开销大到每小时烧掉20令吉那种。而就在我怀疑自我,一辈子能力都无法配得上这笔学费的时候。是我爸妈硬着说让我去的。在此我由衷感谢他们一直以来的信任和坚持。

然后我就来了,澳大利亚悉尼,新南威尔士大学(UNSW)。

学校图书馆

来的时候是带着壮士出征的心情来的,带着要成为一个很厉害很厉害的人来的。至少UNSW能给我并不比FDU来的差。也很感谢来的第一学期,给我指导的学长学姐们,愿意收留我让我打工的杂货店老板娘Jenny

。第一学期的面对课业可以说是很忐忑的,也对,难度相比前一年飙升了好多。索性我稳住了这些压力。但最令我印象深刻的还是,收到奖学金通知的那刻。那刻,急急忙忙偷跑到厕所,锁起来,打给爸妈和师傅嚎啕大哭的那个回忆。真的太不容易了,一年的怀疑自己,自卑,不甘心当中,即使在英迪拿到Dean

List ,也在否认自己的我,拿到这所排名和复旦齐名的奖学金生,成为所谓的scholar

这一虚荣的事实,至少否定了我一直笃定自己其实很差的想法。

原来,我还是可以很不错的。(这时候疗程已经好了99%啦)

那还剩下1%呢?是我接下来去上海的时候。

嗯,去年刚来到UNSW的时候,是打着我要提前一学期毕业的想法的。所以就申请了香港中文大学的暑期学校。一是为了补齐学分,二是心里想一圆之前被拒,想去香港读书的梦想,三是问一句全世界都知道答案的话。于是乎,新南第一学期最后一门考试后的第二天我就搭着Qantas(嗯,必须提,好航空公司)

去香港了。

我真的没有想到,这次来华是我人生中最开心的决定。

一学期的忐忐忑忑,来到香港的我就真的肆意放松。和全世界各地的朋友出去玩儿,去吃好吃的还有,在宿舍里里吃着出前一丁,看硅谷(这真的要加黑,因为看剧真的很开心。而,你会说,不是暑期学校嘛,不读书的吗?哦,我学校不让我转学分了,所以这里上课纯粹是增加知识和体验了。当然了,到了香港,肯定要去上海的。于是就趁着周末双休,跑去了魔都。还记得,看到师傅的时候,差点落泪,然后让她老人家一句“我又没死,你哭啥”,硬生生的憋回去了,哈哈哈哈哈。在新天地的时候,我也就问她一句很重要的话:

师傅啊我问你,如果我这一辈子不能从复旦毕业,拿到复旦的毕业证书,这其实也没有关系吧?

答案是:“当然没关系啊。” 嗯,这是大家都猜得到的答案。但于我,实在是太重要了。能够在同一个(也是我最喜欢的)城市,从我在复旦最熟悉,给我指点高数最多的同伴听到没关系这句话。心中对于退学的所有情绪正式归零,这就是那难得1%,期待已久的closure。

貌似肩上的担子卸下了,未来算是能够有些许自信心继续下去了。

香港很开心的,遇上了很可爱的,至今都在写电邮联络的加拿大伙伴,考了底线飘过的雅思,面试了新一轮的创业比赛,面试以及被录取了想去的公司,去了无数个博物馆和大学。8月的第一个星期,我也就精神奕奕的回到了悉尼。

第二个学期,学业上没有大事。刚才所说的比赛还赢了第二名。只是乎,那个时候遇上了那个时候以为令人心动,最优秀的女孩。嗯,结果是没有结果。我知道很不应该,但也真的经历了最难忘的心动以及最剧烈的心碎。她的拒绝令我对爱情想了很多,也更新了很多这方面的想法。并不是她不好,她依旧完美优秀的,只是她觉得不合适,而如今一年后的我也甚是认同她那时候的观点。但得说的是,这个学期我实在其他方面上没咋突破。想什么恋爱啊,不如挣钱或者学习。

然后一学年过后就是,暑假和实习了!真的,直到今天,我还很怀念我在DHL

工作的日子。有着超级好的上司和Mentor.

即使过后我的上司升职了(一度怀疑我是福星哈哈),我莫名奇妙的变成了总监的实习生,大家还是愿意放手让我去尝试我想做的事情。这经历也笃定了我愿意走上供应链和物流这行的心愿。而那个时候,我也兼职另外一份远程实习,虽然远程实习大家都说没有效率,而且个人亲自体验也确实是真的(然后那个实习平台倒了),但还是些许经历了不少,见识到了很多创业公司的情况。

然后呢,就新的一年了。虽然说这次没有再转学了。但学校的学期制却变了,变成了人人喊骂的三学期。虽然说三学期的难度是比较高,但很奇妙的是,辞职不打工的我貌似更能应付学业了。而且,大三老学长的我看到新成立东盟社团也忍不住参加了。也意想不到的成为了他们的财政。然后跟着参加很多活动出游,也遇上了令人敬仰,同样是从马来西亚的老师。

第二学期,盲目的跟着社团忙上忙下,经历所有社团刚成立的窘况和热血。一学期飞快的在学习和见识各种厉害的人之间流转飞速结束。然而学期结束后的两周,我连停都没停地继续我供应链的网课考试,然后也便在假期的最后一天顺利完成考试。哇,你们应该看看我考完在深夜里大笑的样子。

然后转眼就是第三学期了。也就匆匆地见证社团从无到有,到获奖的过程。见证随机和运气加成的可能性后,在澳洲找到工作。再到盼望着考完试后慢慢撰写新的篇章。也就一学期就不知不觉的过去了。

其实总结后才发现,这三个年头里我做过大大小小的尝试。有失败的,也有侥幸成功。索性也就列了个表玩玩,才发现我做件事情成功的几率大概只有52%。这如果放在澳洲算及格,在中国算挂科吧。

写着写着,这篇变成了我的流水账了,一点文学价值都算不上。你看到这里肯定是我的好朋友吧(谢谢~)。其实,三个年头来,并没有变得很厉害。也不过是从一个平庸的人,变得稍微好一些的然后依旧平庸的人罢了。

或者平行时空留在复旦的我会比现在有能力,更优秀。但肯定吃的苦头也比这三年的多,思考人生方向的时间要比现在少吧。这三年学到最关键的恰巧还真是自我省视,学会理解自己,在规划人生的路上勇敢的面对这世界上必然的不确定性。能够笑着面对大大小小的困难。

也谢谢一路上有你们,不管是路过帮扶,还是途中给我一巴掌的人。当然,还有哪些一直在我漂浮不定和迷茫的途中选择一直留在我身边的朋友们,我真的很感恩,也当然很爱你们。

下个三年会是如何?我规划的,和我遇上的意料之外又会有什么出入呢?我等不及迎接你们了。

而人生不来就这幅模样的,还是得一边被别人笑话,一边该怎么干嘛干嘛的。

Life is good , you know? :)

ps.会偷偷写个系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