缉毒警察——阳光下的灵魂(19)再见虎哥

19再见虎哥

5月的海城,春暖花开,马路边的迎春花已经开得快败了,香樟树的花却开得正旺,那伸出来的浓密树冠几乎要将整个马路遮盖住。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沁人心脾。

高队和罗卫东站在贵园大酒店的顶楼,俯瞰全城。

他们在等一个人。

贵园大酒店曾经是海城标志性的建筑。在90年代,海城还只是一个刚刚兴建的小城的时候,9层高的贵园酒店是政府招商引资的标志性建筑。

那时候,人们都以能来贵园酒店就餐为荣,然而十几年过去了,海城有了更多新颖奢华的娱乐场所,城市建设的重点也从城西改到了城东,贵园大酒店已风光不在,老板早已卷款跑路。

贵园大酒店成了一个废弃的空壳。

繁华过后的落寞,是最容易让人遗忘的。安排在这里见面,不可谓不安全。

几分钟后,一个穿深棕色皮夹克的瘦高青年摇晃着身子从楼梯口走进来。

罗卫东打眼一看,觉得有几分眼熟。

那年轻人竟斜着眼冲他神秘又戏谑地一笑,然后,从夹克内兜里摸出两张照片交给高队。

高队向罗卫东介绍道:“卫东,这是胡子。咱们的内线。”他有点尴尬地咳嗽了一下,“你们其实见过的。”

罗卫东的脑海里电光火石地闪现出他第一次见到任菲菲的那个夜晚:几个流氓包围了任菲菲,为首的一个竖起大拇指讥讽地说:“也不打听打听虎哥的名号?”

罗卫东皱起了眉头:“你是虎哥?”

年轻人笑了:“想起来啦?上次被你打得不轻啊……”说着他捣了罗卫东一拳,“眼睛亮一点,以后咱们就是一个战壕里的兄弟了!”

原来这胡子就是当初假扮流氓的虎哥。

胡子指着照片上的人对高队说:“他就是太子哥。皇冠KTV的老总。这个是发仔,太子哥的得力助手,据说很多散货都是从他这里出去的。”

高队反问:“你是说葛大海网店的货就是他供的?”

胡子点点头:“葛大海被抓之后,这个发仔就消失了,如果你们能找到他,应该有进一步的线索。”

高队说:“这个太子哥是什么来头?你跟他接触上了?”

胡子摇摇头:“我还从没见过他,只是和他手下的马仔混过。这家伙心狠手辣,黑道起家的,据说手上有好几条人命,如果哪天我的身份被他知道,我怕我就得……”胡子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高队拍拍他的肩膀说:“再坚持一段时间。下一步有了卫东协助,案子不会拖太久的。”

跟胡子的会面很短暂。但是带给罗卫东的撼动却不亚于第一次亲身抓捕聚众吸毒者时,亲眼目睹梁雪跳楼时的震撼。

面对任务,他付出的也许是爱情的代价,然而这个看起来流里流气的年轻人却是每时每刻拿命在搏。

海城的阳光下不知道还隐藏了多少罪恶。

回到局里,高队召集大家开会,部署下一步的工作安排。

多年办案的直觉告诉高天宇,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售毒案。既然认定了是一起集制毒、贩毒于一体的团伙案,那么幕后一定有一个严密的组织在运作,甚至还有专门的运输队。

胡子提供的线索很有价值,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葛大海这条断了的线又接上了。

高队安排宋鹏飞等人查找发仔的藏身之处,他则和上级联系,调查太子哥的情况以及皇冠KTV的运营状况。他相信,作为毒枭头目,太子哥把持的绝不仅是一家KTV这么简单,因为他们还需要专门的制毒场所以及运输渠道。

至于罗卫东,高天宇希望他能通过窃听的方式,摸一摸任功明私下和谁接触比较多,太子哥和任功明是不是他们所预想的上下线的关系。

经过几天的排查,宋鹏飞确认发仔本名梁富发,十多年前曾有过偷盗的案底,此人老家在山西省高平市山阴县的一叫道平的偏僻小村。

案子走到这一步,只能到梁福发的山西老家去追踪了。

清晨,高队率宋鹏飞等一行四人开着他的瑞虎车启程出发了。

高速上,瑞虎保持着140迈的速度稳速前进。一直开到了山西地界的狭窄屈曲的盘山路,手动挡的瑞虎表现就有些吃力了。

夜幕渐渐降临,来往的大客车却是一辆接着一辆,盘山路的每一个转口都显得有几分险峻。几个人不眠不休轮流开了十几个小时,终于在晚上8点多抵达了山阴县。县城里的很多小路导航上并没有,他们因此绕了很多弯路,为了找到道平镇,竟又开了三个多小时。等到了道平镇,已是深夜了。

天色已晚,这个僻远的小镇呈现出一派安宁静谧之色。

几个人早已是人困马乏,他们返回镇外找了个找不起眼的招待所住下了。

下一章:缉毒警察——阳光下的灵魂(20)少小离家老大回

《缉毒警察——阳光下的灵魂》目录

我是奇奇,一个怀揣梦想负重前行的职场妈妈。梦想文字记录柴米油盐里的风花雪月。这里记录奇奇的人生感悟,话题百无禁忌,文体信手拈来。让你哭让你笑,给你感动,也让你思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