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校毕业,我当护士后的相亲记

【原创】  文/邓美芳

护士毕业那年合影

“救死扶伤”这样的字眼对我们护士来说,不但是圣旨,也是我们的使命所在。

格调升华点说,我们是患者们的白衣天使,但更多时候,我们只是路人眼里的那卑微的从事服务行业的人员。

从事这样的行业,在工作和生活之间总是难免会互相干扰,经常会出一些岔子,对生活造成干扰,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我记得我是2004年九月一日走到岳阳卫校,我当时选择的是五年制专科,在学校就读四年,在医院进行实习一年,四年的时光快乐又短暂,青春好像就是这样,快乐又迷茫......到了2009年毕业的时候,我幸运的来到了湖南长沙湘雅附二医院开始了自己为期一年的实习生活。

告别车站的时候,我带着行李,还带着回忆,坐上了学校专送实习生的大巴校车,来到陌生的城市,准备迎接全新的挑战,多亏这里还有我曾经的同班同学,住宿期间;有同学的陪伴,每天和我一起上下班,这样我就不觉得孤独了。在实习期间;我学到了很多在学校时从未接触过的临床经验,还有那些不期而遇的相亲故事……

那是一个患者的父母家属,在一天早上,故意说头痛呕吐把我叫到一边:“小邓护士啊,你有男朋友吗?我给你介绍一个吧。”云里雾里绕了半天最终说明是谁,原来他的儿子也是在我们医院工作,是上一个实习科室的医生,结果我们刚准备见面的时候,相亲对象的七大姑八大姨拿出来审问的气势,一连钢珠炮的问答让我哑口无言,这些问题也让我重新思考两个医院工作者结合的可能性,医务工作者的特殊性,两个人倘若一起结婚,哪有时间料理家事?哪有时间照顾孩子和家务?哪有时间招待亲朋好友的来访呢?

还有一回更是“离谱”,那是我实习即将毕业时,一次一个陌生电话呼我,原来是在校读书时;一次勤工俭学路上认识的杨老师,记得那是在一个暑假;我托卫校老师的推荐,去到一所学校兼职补习班,后来那个校长了解到我是护士行业的,离开那里的那天,那个老师把我电话留下了。过了整整一年,突然电话找到我,第一句就是问;“小邓老师,你还记得那个小杨吗?”我说“当然记得,怎么啦?”电话那头停留了片刻......“他是我儿子”“我想把你介绍给我儿子”“我全家都是老师”“你是护士,我们喜欢当护士的。”我当时听了,不知如何回答好!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更没有再见面,因为有一天那个小杨突然信息跟我说;“我爸妈说你做护士累死累活,还不如放弃你干护士工作,反正呆医院要照顾那么多病人,还不如回我家照顾我的精神病哥哥。”“原来他家还有个精神病人要我负责”我听到这里,差点破口大骂而出......

时隔不久,更是有旁人对我们将来的终身大事议论纷纷,对我们的工作产生偏见,“将来要是找一个护士,是不是都被人伺候的舒舒服服。”“是啊......是啊......连保姆都不用找了。”发出这种言论的追求者,我自然不放在心上,不但蔑视我个人,更是轻视了我们整个护士这个行业,而有的追求者倒是不轻视我们,但是缺缺乏不理解我们工作的繁忙程度,总是以为我把忙碌当借口来回绝他的种种请求,总是以自我为中心。

最后我因为种种缘由,也为了个人私事,当了逃兵,放弃了我干护士的工作。可是我还年轻,不愿意生活安逸,愿意为自己的事业所打拼。

我一直相信一句话,你要等,你所喜欢的一切东西,都会找你的。我现在的老公就是这样,不但尊重我的任何职业,还对我的职业充满敬意,无怨无悔的对我们的恋爱进行投资,令我可以安心放弃自己的工作,去将余生交给他,嫁给他的那一天,我才明白了我之前所有的路,终点是他就幸福。

他就是我的另一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