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来

白鹭掠过溪水,停在溪边矮树上。片刻,又飞来一只,两只鹭鸟相对而立,羽毛抖抖,鸟声啾啾,仿佛低语四月天的情话。

风儿幻化活泼的音符,吹拂枝条,掠过红花,起起伏伏,颤颤微微。

阳光在小院里作画,东挥一笔,西涂一笔,明明暗暗的层次渲染,深深浅浅的光影欢快流动。几处春光,粉蕊摇摇,红花漫漫。春日午后,坐听门前水流东去,真偷得浮生闲情。

小院阳光

红喙长羽的鸟儿,歇息在河床的一汪溪水前,近来雨水少,溪水渐渐枯竭,那汪溪水能让鸟儿在水里振翅沐浴,啜几口水止渴,远望去,鸟儿欢愉和满足令人莞尔一笑。

是夜,漫步入山林。夜的山坡,菜花香气扑面入鼻,手电筒的光线闪闪烁烁,走近一看,原来是农人在浇菜,随风潜来的香,在山坡上上下盘旋,仲春的喜悦,隐藏于夜的丰盈,俏皮探头吸引游人。

蛙声渐密,多年未闻,恍如回到三十年前的那些夜晚,幼年乡下的老屋,屋前有塘,塘旁稻田夜夜蛙声,却酣眠依旧;如今已是不惑之季,蛙声却不再是催眠神曲,反道觉得聒噪声声,难以入眠,大抵是随着年岁渐长的除了皱纹,心思旁念辗转而生。凌晨四点,蛙声密如阵鼓,惟有起床披衣,灯下赏海棠,几颗孤星天际悬挂。

少女情怀总是诗,中年心事浓似酒。少女的情,是清澈的流水,一望见底的游鱼,辅以两岸的红花绿叶。清纯动人。中年的心事,是清酒,亦是烈酒,或甘甜可口,或浓冽醉人,交缠繁杂,望不见尽处。似天上的明月,是身旁的微风,说近也近,道远亦远。

校门口的一树树花,红的,粉的,白的,深深浅浅地竞相怒放了,远看似片片云霞环绕。一个小姑娘,斜斜站在那株粉色的花树前,做着可爱的姿式。许是母亲在拍照,我神思恍恍,浸在这春思里,深深倦了,醒过神,可爱的母女不见了。我也举起手机,寻思何种角度能摄下这树的风情,再拍,拍一次五元钱。一声呵斥斩断了我的遐思,书香浸染,春来绻绻,斥声惊扰春色满园。

校园花色

午后,几声雷响,天边亮起闪电,春雨哗啦啦来了,天地间升起灰白色的帷幕,雨滴忽然密集,噼噼啪啪打在泉溪河上,河上的青苔呼呼被裹挟而下,水好似清澈了些,鸟儿们也不知躲在哪方树林,妇人们匆匆收拾晾晒的衣物,这春雨,有些急,不同于初春的温柔酥亮,似十八岁的少年,迫不及待昭告成年的喜悦,不管不顾,肆意张扬。

昨晚,丫头回家,物理像有些考不好啊,最近班上有些浮躁。叽叽喳喳诉说少年的忧虑。不晓得此时的她,有没有从功课中赏到这漫天的雨,该来的总归要来,放下期待,静静与春天的雨相逢,品味心头那一点焦灼,呼唤春雨,把结果交与时间,管他呢,经历就是美丽,和着春光,听着春雨,一天天抽枝发牙,直至花满枝头。

海棠

一夜骤雨,溪水涔涔,半枕流水一宿梦,不为思君只惜春。桥下那鸟雀嬉戏的那一抹浅滩,大概已随水而逝了吧?

远处的山峦,丝丝缕缕的雾气缠绕在山腰,丛林的影子丰饶密集。晨曦妩媚的阳光照下来,学校的钟楼悄然亮了。

昨夜的雨,那满树的姹紫嫣红,不知吹落了几许?

春分前后,倒春寒来了,昨日还是单衣,今晨却要着袄。 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汤显祖的《牡丹亭•游园》一字一句随春分而至。晨昏暮晓,走在这软丝般的细雨里,心头恍惚,情思缱绻,却不知从何说起,纵是牵挂,即便费神,也不过是轻风中掠过的细雨,淋湿衣裳头发,转眼便干了。

门前的桃红柳绿,依旧绿得酥亮,红的艳丽,不理会人的愁丝烦绪。泉溪的流水,雨中格外清亮,银白色的光在阶梯处整齐闪烁,白云、农舍、钟楼,倒映在如镜的水面,辽远空旷,静谧安祥。

连日的雨,泉溪的水越发欢畅,哗哗流水隔窗汹涌,澎湃声声,鸟雀贴着水面低飞,偶尔栖息在水上的一甸水草上,低低地鸣叫,我也浸在这丝丝缕缕无由而起的怅然里,染着清清淡淡的忧思。

姑娘月考结束了,倒退了二名,还算正常,但数学,生物却出现了很多不该有的失误。照以往,我又要批评她,初中曾为此爆发争吵,哭得深夜都止不住,我袖手无策。

后来,即使她犯了多么不该犯的错误,等她情绪上的那些疙瘩散了,再谈其他。高中,在班主任引导下,她情绪上的大起大落极少了,在学校里,她好像找到了支持她的力量,受到挫折,就去找找科任老师,初中时老师耳提面命地全让她实践了,下自习回来和我聊聊,那些细微的“八卦”—学习进展,趣事逸闻,就如这滋润的春雨,知不如意,柔声相慰。

门前的树木,一日日抽条,新绿,枝叶渐生繁茂。倒春寒进入了尾声,晚春就要来了。

昨夜听书,樊登讲亲密关系,面对不能影响的无可奈何时,心底默念“随他去”,是啊,随他去,有人不愿改变不良生活方式,有人你爱他他不爱你,有人执意一意孤行,惟有“随他去”,放下当下自已的挫败、伤心、惋惜…

如同送春,再美的春光,再深的眷顾,终归要归去。

周末,赶早去菜市,不经意抬头,天边的云,一层一层,像突然生了精致的天梯,步步分明,再转眼去看,又消失不见。溪边的钟楼映在晨光清晖里,又生了几许妍丽的姿容。操场上,几个同学在打扫公共区域卫生,一扫帚落叶,一扫帚落花。不由想起有人的诗:褪尽东风满面妆,可怜蝶粉与蜂狂。自今意思和谁说,一片春心付海棠。

云层

或许,不经意的回顾、期盼间,早已撷取片片春光,你的心里,已满是春天,纵使春去,又有什么关系。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7,298评论 4 360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701评论 1 290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7,078评论 0 237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687评论 0 202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2,018评论 3 286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410评论 1 211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729评论 2 310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412评论 0 194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124评论 1 239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379评论 2 242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903评论 1 257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268评论 2 251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894评论 3 233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14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770评论 0 19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435评论 2 269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312评论 2 260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