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国有嘻哈》看如何打造游戏化培训

爱奇艺自制的音乐选秀节目《中国有嘻哈》,从6月24日第一集上线后就因为制作人吴亦凡的”free style”登上了热搜榜,而节目的播放量4个小时就破亿了。作为中国地区首档Hip-hop音乐选秀节目,《中国有嘻哈》刷新了视频平台纯网自制综艺最高规格的行业标准,也是视频平台在音乐选秀综艺红海中的一次开疆拓土。

《中国有嘻哈》火了,前三期节目累计播放量过5亿,第四期节目,在爱奇艺平台上40分钟点击量就突破了一亿,成为中国最快点击量破亿的综艺节目,而关于#中国有嘻哈#的微博话题,截止到8月30日早上9点,已经吸引了超过42.5亿的阅读、1805.4万次的讨论。这股全民围观的热潮,热到人人都会一两句:“我是差不多先生,我的差不多是天生。”(MC

HOT DOG和张震岳)”老子吃火锅,你吃火锅底料”(GAI)。

用游戏化思维来分析《中国有嘻哈》,很显然游戏中的玩家(无论是参赛选手还是观众)都乐在其中。在整个节目系统中,选手们通过执行每个赛程中的任务,由规则、互动性(观众投票)、和反馈界定(制片人给出评论),产出量化结果(晋级或淘汰),并经常伴有情绪反应(选手之间或选手对制片人的diss、选手互相之间的欣赏、选手落选的不甘等)。而正是这些因素,以及嘻哈音乐本身的个性化表现,让这个节目成为2017年暑假档的爆款节目。

拉夫.克斯特在其影响深远的著作中《趣味理论》中关于“游戏”的概念,定义有以下9项因素:

1.系统

在游戏“空间”中,相互连接的一组元素形成系统。得分与行为和活动相联系,而行动受规则制约。整场《中国有嘻哈》中,有参与的选手、担任评委的制片人、每个阶段不同的赛制规则、有观众的互动、有成王败寇的晋级和淘汰。

2.玩家

游戏需要一个人与游戏内容或与其他人互动。在《中国有嘻哈》里,从海选开始1000多人第一轮Acapella表演,700多人获得入场的资格,第二关288人获得面对制作人考验的机会。在比赛阶段,选手作为闯关玩家直接面对每轮赛制安排,由制作人直接评审确认能否晋级。作为主要玩家的选手有对制作人的期待,有对其他选手的激烈竞争和能力卓越者的欣赏。作为观众关于嘻哈这样全新的文化,也产生了好奇。

3.抽象

游戏拥有现实情境中的部分元素或情景的本质特征,但不是复制品。《中国有嘻哈》的赛制有accapella(无伴奏说唱)、60秒solo、freestyle和1v1 battle等等。freestyle和1v1 battle都是嘻哈音乐里面的演唱形式,很多人专业人士说,《中国有嘻哈》里的1V1 battle太温柔了,更像是合唱,地下说唱的battle火药味更浓。PG One在六进四的比赛中,通过歌词diss了所有参赛选手,就招来观众疯狂站队互怼,可见作为音乐选秀节目,或多或少会考虑节目的表现形式、大众观众的喜好,摘选地下rapper比赛的一部分方式进行表现。

4.挑战

游戏挑战玩家去获得那些并不能信手拈来的目标和成果。一个游戏中如果有旗鼓相当的对手或者需要努力才能完成的目标,才能引起玩家的持续兴趣。《中国有嘻哈》在进行到12强淘汰赛中,连续两轮比赛都要求选手在24小时内完成编曲、填词、表演准备工作。可以说让全部12强选手都倍感压力山大,其中连最有实力夺冠的GAI、PG One等,录制过程中更是出现戏剧化的选手情绪失控的场面。

5.规则

游戏规则界定游戏的顺序、胜出状态等。即使一部分参赛选手赛程安排产生质疑,甚至扬言要退赛,但规则一旦公布就必须落地执行,因此只能由选手自己进行调整。并最终坚持完成任务。

6.交互性

游戏中的交互发生在玩家之间、玩家与对手之间、玩家与游戏内容之间。嘻哈作为一个小众文化,现在因为这个节目声名大噪。节目成功通过挖掘rapper之间的关系、对彼此的看法和表现评价、对制作人的期待、制作人对选手的评价,以及上亿观众在公众平台上与选手的互动,帮助淘汰选手复活。以上种种交互方式都形成了关于嘻哈音乐的交互方式。

7.反馈

游戏给玩家反馈是非常迅速、直接和清晰。因为有制作人作为评委,每一轮比赛结束后立刻就会给选手反馈,从而选手可以尝试修正。例如PG ONE就在上一轮忘词后,在12强进9强时发挥出自己的高超水平,在没有背景音乐时也完美地唱完了自己的所有歌词。在6进4环节,更是请来七位国内著名制作人直接对1v1两组选手进行投票。

8.量化的结果

游戏中的获胜状态是无可争辩的,用得分、级别和获胜可以定义清晰的结局。号称“嘻哈诗人”的Jony J被淘汰后,很坦然地说只要留下来的人,替大家把这些东西传下去就够了。

9.情绪化的反应

游戏需要调动情绪,从“胜利的兴奋”到“挫败的痛苦”,从困惑、愤怒、悲伤等丰富的感情,都融入游戏当中。《中国有嘻哈》的后期剪辑团队可谓是调动观众情绪的高手,从海选开始就用差点没法晋级的TY对制作人的不满,freestyle环节中展现出地下rapper和练习生之间的矛盾,1v1 battle中对手双方之间的互怼或者互相帮助,以及23强与制作人双向选择中的艰难。更别说从比赛一开始就调动所有人好奇心的Hiphop

Man的真实身份,以上一切选手和制作人之间高频的互动情绪和情感都牢牢抓住观众的注意力,让这个节目成为关注度最高的综艺节目,燃爆2017年的暑假。

游戏化培训师借用近似游戏和“有趣”之类的元素推动学习,改善专注度。在培训项目设计过程中,全面考量和设计以上九个元素,便能最大化地调动学员的兴趣,让其全身心地像观看《中国有嘻哈》一样高涨热情参与学习的全过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