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童话

字数 24230阅读 239
一头鲸和一个人

总有一条蜿蜒在童话镇里梦幻的河

分隔了理想分隔现实

又在前方的山口汇合

川流不息扬起水花

又卷入一帘时光入水

让所有很久很久以前

都走到幸福结局的时刻

又陌生。

第一章

我跳下甲板,哥哥伸手去拉却扑了个空,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Jack抱住哥哥的腰大喊:“你冷静点!”哥哥转身满脸泪水:“我的妹妹…她说来看鲸鱼…可是这里一条鲸鱼都没有!她却跳下去了!”正在这时,人群发出激动的叫喊声,哥哥和Jack马上挤过人群向海面张望,只见几十头逆戟鲸跃出水面,在刺眼的阳光下拍起晶莹的浪花。Jack惊讶得喃喃自语:“我研究逆戟鲸这么多年,根本不可能…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多逆戟鲸同时出现在一同片海域!”

泳生合上笔记本电脑,这个故事写到这里也算告一段落。她曾经把这个故事讲给自己的好朋友木坦。木坦问她,这个女孩对逆戟鲸这样执着为什么不成全她。泳生回答,她把自己带入这个故事中,以第一人称视角看着事情的发展,不知不觉就走到这里。然后,她抬起头对他说:在我的世界里,不能再这样错过。木坦一把抓住她的手:“你要干什么?”泳生大笑着甩开他的手:“当然是去看逆戟鲸了!”木坦问:“只是看?”泳生点点头:“只是看。我保证。”

明天就是约定启程的日期,去挪威,看逆戟鲸。相对于虎鲸这个名字,泳生更喜欢把它们称为逆戟鲸,最不喜欢它们被人们称为杀人鲸。原本被叫做Whale killer的逆戟鲸却被人们讹传成Killer whale。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野外逆戟鲸伤人的记录,至少泳生没听说过,但是在海洋馆里却不少。前一段时间,那只很有名的海洋馆逆戟鲸Tilikum去世,享年36岁。讽刺的是,在此之后,也有一只逆戟鲸去世,她可能是世界上活的最久的鲸,105岁。而她活在海洋中…

从很久以前开始泳生就暗暗发誓,再也不去海洋馆了。上学的时候,她在海洋馆里看过海豚表演,在大家鼓掌欢呼的时候她哭了。在表演开始前,她站在大玻璃池子前看到那些海豚从她身边游过,身上伤痕累累。泳生又想起了那只叫Tilikum的逆戟鲸,在他很小的时候被卖进海洋馆,因为表演犯错而受到惩罚,和他一起表演的两只成年逆戟鲸一起被关在一个不能转身的小池子中接受惩罚。这两只成年逆戟鲸会把气撒在Tilikum身上。和两只凶猛的庞然大物关在一起一整晚,天知道Tilikum经历了什么。

所以泳生要去看海洋中的逆戟鲸。其实泳生还写过一个故事,木坦不知道的故事。在这个故事中,她成全了女孩。在泳生笔下,有很多个人类和逆戟鲸的故事,就像一个个平行世界,有不同的开端和结局,现在,她要书写这个现实世界中人类和逆戟鲸的真实故事。

在飞机上,泳生一直翻看自己写过的故事。木坦坐在一边总是用余光瞄着她。泳生暗自好笑,在木坦眼里,那些主角们在故事结束时统统自杀,但其实并不是这样,泳生只是想制造一个这样的假象,代表他们远离了人类世界,回到真正属于自己的地方。泳生插上耳机开始单曲循环“童话镇”这首歌,她最喜欢这几句歌词:分隔了理想分隔了现实,又在前方的山口汇合。她预感到这次旅行将是理想与现实汇合的最好时机。

她扭动身体,让自己沉进座椅中,闭上眼睛。泳生觉得安全带有点勒,可能是最近又胖了。泳生从来不在飞机上解开安全带,这也是她排斥远途旅行的一个重要原因。记得有次和木坦一起去帕劳,她在熟睡中听到广播中空姐略带颤抖的声音要大家回到座位系好安全带坐好,又提醒氧气面罩的使用方法。后来说了什么泳生记不清了,但是当她被强烈的颠簸震醒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她实在受不了这种恐惧感。坐在一旁的木坦安慰她这很常见,说空姐的声音并没有颤抖,很平静很自然。后来飞机安全降落,泳生说:“你坐飞机飞过那么多地方,当然是习惯了。我可不行,吓死我了。”木坦耸耸肩:“才四个小时而已,你还吵着要去毛里求斯,不说别的,你能九个小时不解开安全带不去上厕所吗?”泳生白了他一眼,嘟囔着那么远肯定转机之类的话。

恍惚中泳生睡着了,她在梦中回到了帕劳那片蔚蓝的海水中。帕劳归来不看海,泳生曾在小船冲出重山包围,看到弧形海岸线的一瞬间泪流满面。她惊讶于清澈见底的海水,却总觉得缺少些什么,对,这里没有鲸。

那次是泳生第一次出海潜水。在海中她放松四肢,面朝下漂在海面上,闭着眼睛,身体随着海浪微微摇摆。她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和海洋深处发出的声音融为一体,感觉到心脏因为充满对生命的崇敬而努力的跳动着。

木坦游过来,一把抓过泳生把她翻过来。泳生吓了一跳,木坦冲她吼:“你在干吗?我以为你溺水了!”木坦把她揪回船上,生气的说不许她再下水:“你都不会泳游怎么胆子这么大!还好今天浪小,浪再大点你都游不回来!大海能生吞了你!”泳生撇撇嘴:“我有脚蹼,再说我那么爱海,它又知道我这么爱它,它怎么可能伤害我。”木坦生气的戳了她额头一下:“得了吧你!想什么呢!”最后泳生很认真的答应木坦不会游得离他太远,木坦才放她下水。

实际上,第二天,泳生就体验到木坦说的“大海会生吞了你”是种什么感觉。那天他们在大断层潜水。那天的浪非常大,原本蹬一下就能游出很远,但是那天,无论泳生怎么蹬,海浪总是把她推回原位。泳生的呼吸管是全干型的,如果海水没过呼吸管,就会自动闭合,不会进水。前几天潜水都没遇到过自动闭合的情况,但是这天,她在海浪中摇摇欲坠,当她努力跃出水面想要大口呼吸时,一个大浪袭来堵住了呼吸管,憋了她一口气。泳生真的害怕了,潜水镜也进水了,她模模糊糊的看到船长站在船头使劲朝她这个方向招手,隐约听到“back…back…”但是她已经回不去了。

泳生低头看到下面是深不见底的海中悬崖,抬头看到有点发灰的海水,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就要死在这里了。她扑腾着环顾四周,似乎没有看到他们的船,进水的潜水镜让她视线模糊。正在这时,她看到一个黑白相间的庞然大物跃出海面,又瞬间消失在海浪中。泳生一惊,她摘下潜水镜四处查看,但她忘了自己四百多度的近视,摘下这个有度数的潜水镜她什么都看不清楚。一个海浪打来,夺走了她的潜水镜。“不要!”她大喊一声。没了潜水镜她就真的回不去了。正在这时,在她的视线中出现四五个黑白相间的庞大身影上下跳动,然后变成十多个。泳生也不确定究竟有多少个,因为她实在看不清楚。但是她确定,那些黑白相间的庞然大物是逆戟鲸。一头逆戟鲸用嘴巴轻轻碰了她乱拍的手,那个触觉泳生一辈子都忘不了。

泳生能感觉到逆戟鲸群正在试图改变海浪的方向。她知道在逆戟鲸捕猎座头鲸时会制造浪花把座头鲸的幼崽从大鲸背上掀下来,但是像现在这样要改变海浪的方向,泳生总觉得这不可能。随着逆戟鲸们上下跳动,泳生明显感觉到自己在移动,但她辨别不出方向。不知过了多久,海浪慢慢变小,逆戟鲸不见了。泳生眯着眼睛环顾四周,除了海,什么也没有。正在这时,突然有人从后面抓住了她的救生衣一把抱住了她。是木坦。

回到船上,泳生裹着毯子嚎啕大哭,木坦以为她吓坏了,一直一言不发的抱着她。泳生哭着哭着突然抬头对木坦说:“我看见逆戟鲸了。”木坦一愣。船长回头笑着说:“怎么可能!这片海域根本没有鲸鱼。”木坦也是一脸你是不是吓傻了的表情盯着泳生。泳生愣了一会儿,没再解释,挣脱木坦走到甲板上,看着平静如镜子般的海面,落阳把海面映得金灿灿的。

“你的潜水镜呢?”木坦问。

“被海浪冲走了。”泳生回答。

第二章

在挪威

一下飞机泳生感觉到一丝凉气,她裹紧自己的大衣。“你冷吗?”木坦说着帮她整理了一下围巾。泳生深吸一口气,虽然从未来过这里,但这里有熟悉的海洋的气味。和帕劳海洋的气味不同,帕劳海洋的气味是轻飘飘,甜甜的,这里海洋的气味是浓厚的,阳光和咖啡般淳厚的味道。木坦看了看时间:“就快到了。”正说着,一辆汽车停在他们面前。

“木坦!”泳生听到一句蹩脚的中文。一个男子从车上下来,快步走向木坦,热情的和他拥抱。木坦很高兴的回应他。男子捏捏木坦的肩膀:“你还这么瘦啊!”木坦笑嘻嘻的说:“你中文还这么烂啊!”男子眨眨眼睛:“那你听了四年还不是也习惯了。”木坦笑着拉过泳生对阿米尔说:“这是泳生。”又对泳生说:“这是我的好兄弟阿米尔。”阿米尔笑着伸出手:“你好!”泳生也笑着握住他的手。

阿米尔不紧不慢的开着车,和坐在副驾驶的木坦聊天。泳生坐在后座上,看着沿途风景。源源不断的风夹杂着海洋的咸湿气息让她心情很好。“泳生,”木坦突然回过头叫她:“阿米尔开了一家纹身店,你不是一直想纹一条鲸鱼吗,要不要一会儿去看看?”“好啊!”泳生高兴的回答。

没过一会儿,他们到达阿米尔的住处。接下来的十五天,阿米尔的小木屋就是他们在挪威的家。阿米尔带他们来到阁楼上,这里被他改造成一间小小的纹身店。阿米尔说:“很多人会在我下班后或者周末来找我纹身,大多都是回头客呢!”然后,他自豪的指着自己的花臂说:“看!这是我最满意的作品!”泳生凑过去,那是一群逆戟鲸。

泳生指着其中一头最小的正准备跃出海面的逆戟鲸说:“我想纹这个。”“这个是逆戟鲸。”阿米尔介绍说。泳生笑笑:“我知道。”在一旁闲逛的木坦说:“她可喜欢虎鲸啦!喜欢得要发疯了!你俩可以聊聊,阿米尔对虎鲸还挺有研究呢。”阿米尔惊讶的看着泳生:“你喜欢逆戟鲸呀!”泳生点点头。

“对了,”阿米尔从裤兜里拿出两张皱巴巴的纸。“这是我根据木坦发给我的邮件给你们制定的旅行计划。”他把纸递给他们。泳生看看行程单,抬头问:“这个出海观鲸是哪家观鲸公司呢?”阿米尔漏出神秘的微笑:“还找什么观鲸公司啊!我带你们出海,保证能看到逆戟鲸!”“你有船?”木坦惊讶的问。阿米尔得意的仰起头:“当然!”泳生兴奋的说:“太好了!我能看看吗?”阿米尔笑着回答:“当然可以,不过你要决定是先纹身还是先去看船。”泳生拍拍手:“先纹身然后去看船!”

两个小时后,在泳生左手手腕内侧出现了一条小小的逆戟鲸和一小行文字,阿米尔告诉她,那句话是挪威语:你太习惯这个世界了,才会对任何事情都不感到惊奇。

阿米尔带他们来到小木屋后的车库,隆重介绍了他的船。这真是一条不错的船,够大,够结实,船上的设施一应俱全。阿米尔告诉他们,在他们到来的前一天,他已经准备好出海要用的食物和生活用品,这些东西足够他们在海上生活一周。泳生难掩兴奋,她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跳出来了:“这么说我们可以不用返航,在海上连续待一周了!”“没错!”阿米尔得意洋洋的说。“真是太好了!太感谢了!”泳生由衷的说。阿米尔哈哈大笑:“不用谢,这些算不了什么,出海也是我生活的一部分。”

当天晚上,泳生失眠了,她爬起来裹着厚厚的毛绒毯子站落地窗前向外看,今天的夜晚真晴朗啊!星星和云看得清清楚楚。明天就可以出海追寻它们的踪迹了。一想到要在海上待整整一周,泳生就兴奋得睡不着。她靠近窗户,把脸贴在冰凉的玻璃上,好让自己冷静一些。泳生闭着眼睛,感受额头传来的丝丝凉意,嘴角不禁微微上扬。

阿米尔拿着一杯热牛奶,路过泳生虚掩的房门,看到她光着脚裹着毯子,微微踮起脚跟,玻璃上清晰的映出她闭着眼睛微笑的脸。他笑了,转身离开。

第三章

相遇

当船帆鼓起的一瞬间,有海鸥飞过,阿米尔对木坦喊道:“还记得我是怎么教你控制主帆的吗?”木坦大声回答:“记得!”阿米尔做了个OK的手势:“很好!就像我们大学时出海那样。不过希望你这次别把船弄翻!”木坦恶狠狠的冲阿米尔比了个中指。泳生在一旁偷笑。

船顺利驶离岸边,向海洋深处驶去。泳生趴在船边看着起伏的海面。那几只海鸥又飞回来,站在甲板上盯着阿米尔手边酒杯里的两颗青梅。浪有些大,船体摇摇晃晃。

又过了一会儿,阿米尔回到甲板上:“这种天气,这样的浪高,太适合冲浪了!”泳生兴奋的问:“你的船上有冲浪板吗?”阿米尔惊讶的回答:“你会冲浪?”泳生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笑:“初学者而已…”阿米尔竖起大拇指:“会冲浪的亚洲女孩很少见!我船上有冲浪板,等我去拿。”木坦懒洋洋的躺在沙滩椅上,喝着冰镇啤酒:“去吧去吧!让我一个人在这里歇一会儿,太阳晒得我快要睡着了…”

阿米尔把两块冲浪板扔进海里,然后高喊一声:“呦吼!”跳进海中。他浮出海面,甩甩头发,冲着泳生喊:“下来吧!”泳生脱掉外套,跳进海水中。

泳生趴在冲浪板上划水,然后看好时机在海浪崩溃点站起。阿米尔坐在冲浪板上饶有兴趣的看着流畅得做出这一套动作的泳生,笑着喊道:“你这哪是初学者的水平啊!”泳生游到阿米尔身边笑着说:“运气好而已。”阿米尔站起来眨眨眼睛:“看我的!”

泳生看着阿米尔用娴熟的动作在海浪中时隐时现,偶尔还做出几个高难动作。一个巨浪袭来,阿米尔被掀翻掉进海中。泳生马上站起来,朝阿米尔的方向张望。没一会儿,阿米尔就从海浪中钻出来,趴在冲浪板上,高举左手做出shaka手势。泳生这才松了一口气,她又坐下来,双腿浸入海水中,环顾四周。没有逆戟鲸的身影。

木坦并没有睡着,他趴在船边看着泳生和阿米尔在海浪中穿梭。直到累得站在冲浪板上双腿发抖他们才停下来,精疲力竭的爬上船。泳生躺在甲板上喘着气:“哎呦,不行了,好久没这么…剧烈的运动了。”阿米尔笑着递过一瓶水:“好好歇会儿吧!有逆戟鲸群的地方马上就要到了。”

泳生接过矿泉水猛灌了几大口:“会有…很多吗?”阿米尔点点头:“他们应该是这片海域最大的逆戟鲸群了。”泳生又恢复了活力,举起水瓶:“太好了!”阳光很耀眼,照射到透明的水瓶上,折射出七彩的光芒,就像灯塔一样。

泳生趴在船边盯着海面,生怕漏掉逆戟鲸跃出海面的画面。阿米尔拿了一条毯子给她:“海风很猛,咱们船速快。”泳生这才意识到自己手都冰了。

她裹上毯子问阿米尔:“你看到过很多次逆戟鲸吗?”

阿米尔点点头:“几乎每次出海都会遇到。”

泳生问:“你为什么这么喜欢他们呢。”

阿米尔回答:“他们救过我,在我很小的时候。”

泳生惊讶的说:“真的么?我也被他们救过!不过我不太确定…那件事太神奇了。但是这并不是我对他们这么执着的原因。”

阿米尔笑笑,接着说:“小时候我和爸爸出海,我看到船下有很多海豚,它们把头露出水面,看着我发出悦耳的叫声。我伸手想要摸摸它们,不小心头朝下栽了下去。当时觉得眼前一黑,然后整个世界倒转了,我被呛了好几口咸涩的海水。”

“然后海豚救你了?”泳生好奇的问。

阿米尔撇撇嘴:“哪儿啊!它们看我掉下去哄的一下散开了!”

泳生哈哈大笑:“那群一定不是海豚是海妖吧!看来海豚救人的新闻都是假的。”

阿米尔也笑了:“那倒不是,也有真的。但是凭我这些年出海的经验,我觉得海豚绝不像人们想象中那样对人类和其他动物那样友好。我觉得他们救人仅仅是因为好玩儿。”

泳生捂着嘴笑着说:“就像它们引诱你掉下海一样!”

阿米尔耸耸肩:“反正我一直对海豚没什么好印象。”

泳生点头头同意:“我也是。”

“而且海豚经常会做一些跨种族的不可描述的事情。”阿米尔做了个模仿海豚的动作。

泳生嫌弃的说:“它们简直就是大海中的泰迪啊!”

阿米尔噗嗤一声笑了:“这个比喻好!”

“你们在说什么?”木坦凑过来嘻嘻的笑着。

“在说海豚,一种很污的动物。”泳生笑着说:“阿米尔,然后呢,海豚散开后呢?”

阿米尔接着说:“然后我就一直往下掉,那种感觉太恐怖了,我花了好多年才消除对海的恐惧。就在我快要窒息而死的时候,一头小逆戟鲸把我送回海面。我爸爸马上把我捞上来。后来我因为缺氧被送进医院,爸爸说,那头小逆戟鲸在我上船后并没有离开,他一直张着嘴,向船上张望。直到远处出现一群逆戟鲸,他们发出叫声后他才离开。”

泳生觉得心口热乎乎的,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阿米尔接着说:“有种说法,很久很久以前,人类和逆戟鲸一同生活在海里,并且是很重要的伙伴,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人类离开海洋登上陆地,渐渐淡忘了这些曾在一起并肩作战的伙伴。但是逆戟鲸群会将历史代代口口相传,他们还记得人类。”

泳生听了,感觉眼睛湿湿的,她喃喃的说:“这种说法真是太美了…”

阿米尔说:“说到那只救过我的小逆戟鲸,后来我又遇到他了。”

泳生吃惊的说:“真的吗?可是你怎么认出是他?”

阿米尔笑了:“说起我们第二次相遇还挺有趣。那天我在冲浪,一个大浪把我打翻压进海水中,不过那会儿我的游泳技术已经非常好了,在水下憋气三五分钟不是问题,但是那次脚趾抽筋,疼得我呛了两口水,正在下沉的时候,一个庞然大物把我顶出水面,我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趴在冲浪板上了。然后我看见一头巨大的逆戟鲸停在我身边,就像当年我爸爸讲述的那样,张着嘴,头露出水面看着我。说真的,当时我特别害怕,他离我那么近,头特别大,张着嘴,我看到他嘴里又尖又大的牙齿。但是我马上反应过来,可能是他!我问:是你吗?当时我的声音一定抖得不行。然后,他的反应让我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点头了,他真的点了点头!然后我抱着他大哭起来。”

泳生听的呆在那里:“这是真的吗?”

阿米尔点点头:“千真万确,后来我们经常在这片海域相遇。这里差不多已经…”阿米尔环顾四周,突然激动得指着不远处翻腾的海浪大喊:“是他!他在那儿!”

泳生顺着阿米尔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海浪中一只黑白相间的庞然大物跃出海面。在泳生的视线中,他就像慢动作一样,跃起,转身,带起的水花在阳光下就像旋转的大粒钻石。

第四章

逆戟鲸旋转的身影和大粒钻石

阿米尔关掉发动机,四周瞬间安静。他们就站在轻轻摇晃的船上,看着那头逆戟鲸离他们越来越近。

逆戟鲸游到船边,探出头,张着嘴,发出滑稽的叫声。阿米尔的半个身子都探出船身,激动得朝他挥手:“嗨!你来啦!等我下去啊!”说着跳了下去。

“泳生!快下来!”阿米尔在海中招呼泳生。“好!”泳生兴奋的爬上船边,却被木坦一把抓住:“你和阿米尔不一样,他和那头虎鲸很熟,它救过他的命。但是你不一样,它毕竟是野生动物。”泳生摇摇头:“木坦,不管我说多少遍你都不能体会我的感受。我也被逆戟鲸救过,虽然不是这头。但是逆戟鲸的世界是可以心灵相通的,他们认可我,我知道。”

木坦微微皱眉:“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什么认可,什么心灵相通,你总是相信这些虚无缥缈的事情。难道你想…”木坦的手用力攥住泳生的手臂。

泳生看看自己被抓得没有血色的小臂苦笑:“木坦,我分得清现实和童话。”木坦抿着嘴,半饷他说:“回国后,我们结婚吧。”泳生很意外:“哈?你这是在向我求婚吗?”木坦别过头,脸微微泛红:“算是吧…”泳生笑了,她指着自己的小臂说:“人家求婚都是单膝跪地,你求婚是死命的拽着我胳膊?”木坦有些尴尬的放开泳生。泳生摊开手:“而且这也太简陋了吧,连鲜花和戒指都没有!”木坦有点紧张,泳生第一次见到木坦不知所措的样子,她笑了:“我答应你。”木坦睁大眼睛:“你说什么?”泳生拍拍他的脸:“我说我答应和你结婚啦!”木坦激动得一把抱住泳生:“太好了!太好了!”泳生笑着说:“不过回去后你要补给我一个正式的求婚仪式哦!”木坦开心的笑着回答:“那是必须的!”

“喂喂喂!你俩在这里撒狗粮不太好吧!这里还有两个单身狗耶!”阿米尔朝他俩喊。一旁的逆戟鲸摇摇头,发出嘎拉嘎拉的声音。“什么?你不是单身狗?”阿米尔惊讶的问。逆戟鲸点点头。“你居然背着我结婚了!”阿米尔笑着拍了他一下,逆戟鲸又张开嘴,发出滑稽的叫声,听起来就像在笑。

船上的木坦惊呆了,他第一次看到野生逆戟鲸和人类可以如此顺利的交流。逆戟鲸发现木坦在看他,也转过头盯着他。木坦和逆戟鲸的目光相遇,就在那一瞬间,木坦真的有种思维和他相连的感觉,那双黑黝黝的眼睛似乎看到了木坦灵魂的深处。不知为何,木坦安心了,他相信逆戟鲸不会伤害泳生,他似乎在对视中接受到了某种信号,但他又说不清那究竟是什么。

“木坦!”泳生已经坐在船边。木坦这才回过神。“我下去了哦!”泳生朝他挥挥手。木坦点点头。看着泳生跳下去,木坦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他隐约觉得,泳生应该属于大海,属于逆戟鲸群。但是他马上抑制住这个想法,他走到船边,看着他们。

泳生下水后逆戟鲸向后退了一些,阿米尔向他介绍:“这是我的朋友,泳生。这是我的救命恩人…嗯,威利。我给他起的名字。”阿米尔不好意思的笑笑。泳生朝威利伸出手:“你好,威利。”威利没有动,没有张开嘴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在泳生的手伸向他时也没有躲,但是泳生的手却停在半空。阿米尔觉得奇怪,他问威利:“怎么了?她不会伤害你的。”威利还是没有反应,像一尊雕像,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泳生。

泳生垂下手,有些不知所措。她看着威利,发现他也在观察她。不知什么时候,风停了,浪也停了,没有海鸟的叫声,没有人说话,威利和泳生在这万籁俱寂中相互对视。后来阿米尔在回忆那次诡异的对视时说,他们两个在进行灵魂的交流,彼此看透彼此的灵魂,生生世世的灵魂。

威利突然转身快速游走,尾巴甩起的波浪让原本平静的海面再起波澜。阿米尔朝着威利的背影大喊:“喂!你要去哪儿?”当他转身面朝泳生时发现,她竟然泪流满面。“泳生?”阿米尔试探着叫她。泳生没有回应,看着威利离开的方向,满眼泪水。

没过一会儿,威利回来了,这次不只是他,他把他的逆戟鲸群带来了,二十多头逆戟鲸,喷着巨大的水柱向他们游来。阿米尔惊讶的张大嘴说不出话,木坦站在船上,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逆戟鲸群在离他们一段距离时停下来,威利和一头看起来很年老的逆戟鲸一起慢慢靠近泳生。他们并没有向开始时那样把头露出水面,而是停在水中,等待着,似乎在等泳生潜入水下。泳生深深吸了一口气,没入水中。在进入水中的一瞬间,她听到震耳欲聋的轰隆声。那是海的声音,是鲸群的声音,是自己心跳的声音。

泳生在水中睁开眼睛,咸咸的海水刺痛双眼,她努力睁着,慢慢适应。她和两头巨大的逆戟鲸就这样在海面下对视。阿米尔看着那头年龄非常大的逆戟鲸的背鳍,突然激动得朝船上的木坦挥着手大喊:“是奶奶!是奶奶!她没有死!她还活着!”木坦大声回应:“你说谁?谁是奶奶?”阿米尔激动得跃出水面:“是那头105岁的逆戟鲸奶奶!她背鳍上的伤痕和网上照片上的一模一样!”木坦盯着那头逆戟鲸背鳍的伤口,透过海水的折射还是能清楚的看到,那个W形的伤痕。他马上掏出手机,翻出泳生之前发给他的那头105岁的逆戟鲸奶奶的照片,和照片上背鳍上的伤痕一模一样。木坦惊呆了:“这怎么可能…他们只是动物而已啊…”

泳生突然浮出海面,深吸一口气,然后露出灿烂的笑容。逆戟鲸奶奶和威利也露出海面,他们张着嘴,发出欢快的叫声。其余的逆戟鲸也游过来,喷起高高的水柱,围着阿米尔和泳生游动,像是在庆祝。阿米尔被逆戟鲸的举动搞懵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逆戟鲸奶奶靠近泳生,泳生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好久,逆戟鲸群才离开,威利在游走前用宽大的尾巴使劲儿拍水,就好像在说明天见。

木坦伸手把泳生拉上来,阿米尔站在泳生旁边兴奋的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简直是超自然事件!威利居然和逆戟鲸奶奶在一个鲸群,他还特意把奶奶带来看你,这是为什么啊?我这么多年都没见过逆戟鲸奶奶。她到底跟你说什么了?”泳生笑着眨眨眼睛:“这是秘密!”木坦有些担心,他揽过泳生:“你没事儿吧?”泳生耸耸肩:“没事儿,就是好累。”

泳生躺在甲板尽头的沙滩椅上,看着落阳把海面渐渐染成金色。她没有告诉阿米尔,也没有告诉木坦,在她和那头105岁的逆戟鲸对视时,她听到了一个声音:“要回来吗?给你三天时间考虑。”

第五章(大结局)

尾声

之后的两天,泳生和阿米尔在甲板上吹海风,在海中冲浪,和逆戟鲸一起潜水,而木坦依旧拒绝下水,他说就算逆戟鲸不把他当食物也会一个不注意用尾巴把他拍飞,所以他一直负责每天收集新鲜的食材——海钓。

今天是逆戟鲸奶奶给泳生的期限。泳生在天刚刚亮的时候就一个人站在甲板上眺望大海。海真是无边无际,远处弧形的地平线让她有种不在地球上的错觉。阿米尔站在泳生身后,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拿着毯子走到泳生身边。

“海风很猛的。”阿米尔把毯子递给泳生。泳生接过毯子:“谢谢。”

她没有披上毯子,而是抱在怀里。“世间万物是不是全都起源于海洋…”泳生突然说。

“是吧。”阿米尔回答。

泳生不再说话,继续看着海面。

阿米尔说:“木坦在你们来之前曾给我看过你写的小说。”

泳生笑笑:“我写过很多,你看的哪篇?”

阿米尔回答:“鲸和碧海蓝天。”

泳生点点头:“木坦给你看这个干什么?”

阿米尔回答:“他让我找一个朋友,帮忙看看写出这样小说的人,是怎样的心态。”

“朋友?是什么人?”泳生疑惑的问。

阿米尔顿了一下,说:“精神科医生。”

泳生一愣,然后叹了口气说:“他的结论是什么?”

阿米尔犹豫了一下,回答:“作者有妄想症,有自杀倾向。”

泳生笑了:“这位医生真有本事,凭借两篇虚构的小说就能下定论。”她看着阿米尔:“这一切难道都是我想象出来的吗,难道你也是我幻想出来的?难道连木坦也是?难道我现在并不是在挪威的海上而是在某个精神病院的床上臆想?”泳生说完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咸咸的海风是真实的,阳光灼烧皮肤的触感也是真实的。她睁开眼睛,眼前的这片海还在,阿米尔还在。

阿米尔盯着泳生看了一会儿,说:“也许你并不知道木坦有多在乎你。”

泳生点点头:“我知道。”

阿米尔说:“我只想提醒你,别做出让大家都伤心的决定。”

泳生笑了:“你知道那两篇小说的主角为什么最后都选择自杀么?”

阿米尔回答:“因为她们没有遇到一样的人。”

泳生笑了,点点头:“而且她们不是自杀,是回家了。她们依旧活在这个世界上,以另外一种方式。”

阿米尔原本放松的表情瞬间凝固,他猜到了逆戟鲸奶奶和泳生说了什么,他用力抓住泳生的肩膀:“不要…”

“你们在说什么?”木坦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两人同时看向木坦,阿米尔松开泳生,径直走过木坦,在与他擦身而过的一瞬间,他对木坦说:“看好她。”木坦没有回应,他的眼睛微微眨了一下,喉结上下跳动。

太阳已经完全升起来了。海面起了浪,泳生抱着冲浪板跳下水,阿米尔也跟着跳了下去,木坦没有海钓,两只眼睛紧紧盯着在浪花中翻飞的泳生。

木坦第一次如此认真的看泳生冲浪,她似乎与海浪融为一体。也许是错觉,木坦觉得并不是泳生在驾驭海浪,而是海浪在迎合泳生。木坦使劲摇摇头,但无法将泳生属于大海的想法从从脑袋里赶出去。

木坦觉得隐隐有些不安,心很乱,想要冷静思考却无法集中精神。正在他心烦意乱的时候,他看见远处离泳生不远的地方出现了一个黑点,是背鳍,逆戟鲸来了…背鳍露出海面,木坦睁大眼睛,不对!那不是逆戟鲸黑色的刀状背鳍,是鲨鱼灰色的三角形背鳍!一只鲨鱼正埋伏在泳生身边!

“泳生!”木坦大叫,他的声音太大,在喊出泳生名字的一瞬间,他感到喉咙里有血的腥味。“泳生!”他再次喊出这个名字时,一阵刺痛袭来,声音小的连自己都快听不见了。

木坦忍着疼痛使劲发出声音,不远处的阿米尔听到了,他回过头朝船的方向张望。“有鲨鱼…”木坦还没说完就剧烈的干咳起来,他觉得嘴里涩涩的,有温热的液体顺着嘴角流出。阿米尔感觉到木坦有些不对劲,他使劲儿朝船上挥手。木坦忍着剧痛,在后背上比划,阿米尔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当他转身时看到了泳生身边的那个巨大的鲨鱼鳍。“大白鲨?”阿米尔倒吸了一口冷气。他奋力向泳生的方向游去,可海浪总是把他打回原处,他没穿脚蹼,用尽了力气也只前进了一点点。

“泳生!有鲨鱼!”阿米尔用力叫着泳生的名字,可泳生就像没听到一样继续冲浪。阿米尔奋力向她游去,就在那一瞬间,时间仿佛静止,大白鲨一跃而起,露出鲜红的嘴和尖利的巨齿。阿米尔吓得呆住了,忘了踩水,他看到大白鲨朝泳生咬了下去,他看到鲨鱼身上的肉在颤抖,那双直愣愣的眼睛泛着白森森的光。

在大白鲨落水的一瞬间,阿米尔在海浪中隐约看到大白鲨似乎咬住了泳生的冲浪板。泳生和大白鲨一起翻进海中消失了。

浪越来越大,阿米尔从呆滞中惊醒,他大声呼喊着泳生的名字,正在这时,泳生露出水面,她对阿米尔喊:“鲨鱼!有鲨鱼,快走!”阿米尔看到泳生没事连忙向她游去。就在阿米尔即将抓住她手臂的一瞬间,他看到海中一个黑影飞快的冲上海面,然后,泳生消失了。

阿米尔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他深吸一口气,一头扎进水中。在充满气泡的海水中,他看到大白鲨咬住泳生的小腿,甩动,往深海拖去。泳生就像断线的木偶,不时冒出几个气泡。阿米尔绝望的奋力向她游去,却始终无法靠近大白鲨。他的氧气马上就要用完了,只能返回海面。

“救命!”阿米尔疯狂的叫喊着。正在这时,他的身边出现了一个庞大的黑影。“威利!”阿米尔欣喜若狂,黑影朝着大白鲨的方向冲了过去。阿米尔深吸一口气,再次潜入水中。那个黑影是威利,他正加速冲向大白鲨,重重的撞在它身上。大白鲨痛苦的扭动身体,松开了泳生。阿米尔连忙向泳生游去。泳生看起来没有一丝生命迹象,她的小腿冒着血,快速下沉。

阿米尔无法到达泳生身边,他感觉自己的肺快要炸开了。他不得不再次返回海面,在他离开海面的时候,他看到威利恶狠狠的撞向大白鲨,他从没见过威利如此凶狠的样子。在大白鲨回击的时候他并没有躲闪,而是更加凶狠得咬回去。

当泳生冒出水面时,阿米尔看到了逆戟鲸群,他们和威利一起围攻大白鲨。没过一会儿,一头逆戟鲸驮着泳生浮上水面,是逆戟鲸奶奶。阿米尔踉跄的游过去,她就看见泳生像个布娃娃一样趴在逆戟鲸奶奶背上,脸色惨白,嘴唇没有一丝血色,小腿咕嘟咕嘟的冒着血。

木坦拿着一个自制鱼叉向泳生的方向游去,他已经顾不上流血的左手会引来鲨鱼。这是他以最快的速度做好的武器,却不小心被军刀划伤手掌。他来不及处理伤口,流着血跳进海里,要和鲨鱼拼个你死我活。就在他红着眼向前游的时候,看到逆戟鲸奶奶驮着泳生和精疲力竭的阿米尔出现在他面前。

阿米尔上船后拿来急救包给泳生止血,泳生还有呼吸,只是已经很微弱了。阿米尔一直双手颤抖,打翻了好几次酒精。木坦没有说一句话,低着头给泳生包扎。做完简单处理之后,阿米尔开船迅速驶向岸边。在他们离开的时候,阿米尔回头看见逆戟鲸群把大白鲨撞翻,围成一个圈,在巨大的浪花中,大白鲨就像爆炸一样血肉横飞。

两年以后。

泳生的腿神奇的复原了,除了那个触目惊心的疤痕,他请阿米尔帮她把威利纹在上面,那头勇敢的救了她一命的逆戟鲸。

泳生和木坦在挪威举办了婚礼并留在了这里。木坦和阿米尔一起合伙做生意,生意兴隆。泳生加入了当地鲸类保护协会,为拯救被困在海洋馆中可怜的鲸们努力。

泳生怀孕了,在她怀孕八个月时,她和木坦,阿米尔再一次出海。威利和他的鲸群出现,泳生在起伏的浪花中和他们相见。威利开心的绕着泳生转圈,逆戟鲸奶奶慢慢游过来,用嘴轻触泳生的肚皮。泳生能感觉到,肚子里的小家伙用力踢了一脚。泳生笑了,逆戟鲸们露出水面发出欢快的叫声,听起来就像笑声一样。

一切从海洋开始,一切生命在海洋中孕育。

一次相遇让生命变得更有意义。

这份爱与幸福,连绵不绝。

〔完〕

一头鲸和一个人

总有一条蜿蜒在童话镇里梦幻的河

分隔了理想分隔现实

又在前方的山口汇合

川流不息扬起水花

又卷入一帘时光入水

让所有很久很久以前

都走到幸福结局的时刻

又陌生。

第一章

Baleny跳下甲板,他的哥哥伸手去拉却扑了个空,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Jack抱住哥哥的腰,大喊:“你冷静点!”哥哥转身满脸泪水:“我的妹妹…她说来看鲸鱼…可是这里一条鲸鱼都没有!她却跳下去了!”正在这时,人群发出激动的叫喊声,哥哥和Jack马上挤过人群向海面张望,只见上百头虎鲸跃出水面,在刺眼的阳光下拍起晶莹的浪花。Jack惊讶得喃喃自语:“我研究虎鲸这么多年,根本不可能…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多虎鲸同时出现在一同片海域!”

泳生合上笔记本电脑,这个故事写到这里也算告一段落。她曾经把这个故事讲给自己的好朋友木坦。木坦问她,这个女孩对虎鲸这样执着为什么不成全她。泳生回答,她把自己带入这个故事,以第一人称视角看着事情的发展,不知不觉就走到这里。然后,她抬起头对他说:在我的世界里,不能再这样错过。木坦一把抓住她的手:“你要干什么?”泳生大笑着甩开他的手:“当然是去看虎鲸了!”木坦问:“只是看?”泳生点点头:“只是看。我保证。”

明天就是约定启程的日期,去挪威,看虎鲸。其实泳生更喜欢把它们称为逆戟鲸,最不喜欢它们被人们称为杀人鲸。原本被叫做Whale killer的逆戟鲸却被人们讹传成Killer whale。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野外逆戟鲸伤人的记录,至少泳生没听说过,但是海洋馆里倒不少。前一段时间,那只很有名的海洋馆虎鲸Tilikum去世,享年36岁。讽刺的是,在此之后,也有一只逆戟鲸去世,她可能是世界上活的最久的鲸,105岁。而她活在海洋中…

从很久以前开始泳生就暗暗发誓,再也不去海洋馆了。上学的时候,她在海洋馆里看过海豚表演,在大家鼓掌欢呼的时候她哭了,因为在表演开始前,她站在大玻璃池子前看到那些海豚从她身边游过,身上伤痕累累。泳生又想起了那只叫Tilikum的逆戟鲸,在他很小的时候被卖进海洋馆,因为表演犯错而受到惩罚,和他一起表演的两只成年逆戟鲸也会一起被关在一个不能转身的小池子中接受惩罚。这两只成年逆戟鲸会把气撒在他身上。和两只凶猛的庞然大物关在一起一整晚,天知道Tilikum经历了什么。

所以泳生要去看海洋中的逆戟鲸。其实泳生还写过一个故事,木坦不知道的故事。在这个故事中,她成全了女孩。在泳生笔下,有很多个人类和逆戟鲸的故事,就像一个个平行世界,有不同的开始和结局,现在,她要书写这个现实世界中人类和逆戟鲸的真实故事。

在飞机上,泳生一直在翻看自己写过的故事。木坦坐在一边总是用余光瞄着她。泳生暗自好笑,在木坦眼里,那些主角们在故事结束时统统自杀,但其实并不是这样,泳生只是想制造一个这样的假象,代表他们远离了人类世界,回到真正属于自己的地方。泳生插上耳机开始单曲循环“童话镇”这首歌,她最喜欢这几句歌词:分隔了理想分隔了现实,又在前方的山口汇合。她预感到这次旅行将是理想与现实汇合的最好时机。

她扭动身体,让自己沉在座椅中,闭上眼睛。泳生觉得安全带有点勒,可能是最近又胖了。泳生从来不在飞机上解开安全带,这也是她排斥远途飞行的一个重要原因。记得有次和木坦一起去帕劳时,她在熟睡中听到广播中空姐略带颤抖的声音要大家回到座位坐好,系好安全带,又提醒氧气面罩的使用方法…后来说了什么泳生记不清了,但是当她被强烈的颠簸振醒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她实在受不了这种恐惧感。坐在一旁的木坦安慰她这在飞行过程中很常见,还说空姐的声音并没有颤抖,很平静很自然。后来飞机安全降落,泳生说:“你坐飞机飞过了那么多地方,当然是习惯了,我可不行,吓死我了。”木坦耸耸肩:“才四个小时而已,你还吵着要去毛里求斯,不说别的,你能九个小时不解开安全带不去上厕所吗?”泳生白了他一眼,嘟囔着那么远肯定转机之类的话。

恍惚中泳生睡着了,她在梦中回到了帕劳那片蔚蓝的海水。帕劳归来不看海,泳生曾在小船冲出重山包围,看到弧形海岸线的一瞬间泪流满面,也惊讶于清澈见底的海水,但她总觉得缺少些什么,对,那里没有鲸。

那次是泳生第一次出海潜水,在海中她放松四肢,面朝下漂在海面上,闭着眼睛,身体随着海浪微微摇摆。她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和海洋深处发出的声音融为一体,感觉到这心脏因为充满对生命的崇敬而努力的跳动着。

木坦游过来,一把抓过泳生把她翻过来。泳生吓了一跳,木坦冲她吼:“你在干吗?我以为你溺水了!”木坦把她揪回船上,生气的说不许再游离他的视线:“你都不会泳游胆子怎么这么大!还好今天浪小,再大点浪你都游不回来!大海能生吞了你!”泳生撇撇嘴:“我有脚蹼,再说我那么爱海,它又知道我这么爱它,它怎么可能伤害我。”木坦生气的戳了她额头一下:“得了吧你!想什么呢!”最后泳生很认真的答应木坦不会游得离他太远,木坦才放她下水。

实际上,第二天,泳生就体验到木坦说的大海会生吞了你是种什么感觉。那天他们在大断层潜水,那天浪非常大,原本蹬一下就能游出很远,但是那天,无论泳生怎么蹬,海浪总是把她推回原地。泳生的呼吸管是全干型的,如果海水没过呼吸管,就会自动闭合,不会进水。前几天潜水都没遇到过自动闭合的情况,但是这天,她在海浪中摇摇欲坠,当她努力跃出水面想要大口呼吸时,一个大浪堵住了她的呼吸管,憋了她一口。泳生真的害怕了,潜水镜进水了,她模模糊糊的看到船长站在船头使劲朝她这个方向招手,隐约听到“back…back…”但是她回不去了。

泳生低头看到下面是深不见底的海中悬崖,抬头看到有点发灰的海水,她真的害怕了,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就要死在这里了。她扑腾着环顾四周,似乎没有看到他们的船,进水的潜水镜让她视线模糊。正在这时,她看到一个黑白相间的庞然大物跃出海面,又瞬间消失在海浪中。泳生一惊,她摘下潜水镜四处查看,但她忘了自己四百多度的近视,摘下这个有度数的潜水镜她什么都看不清。一个海浪打来,夺走了她的潜水镜。“不要!”她大喊一声。没了潜水镜她就真的回不去了。正在这时,在她的视线中出现四五个黑白相间的庞大身影上下跳动,然后变成十多个。泳生也不确定究竟有多少个,因为她实在看不清楚。但是她确定,那些黑白相间的庞然大物是逆戟鲸。一头逆戟鲸用嘴巴轻轻碰了她乱拍的手,那个触觉泳生一辈子都忘不了。

泳生能感觉到逆戟鲸群正在试图改变海浪的方向。她知道在逆戟鲸捕猎座头鲸时会制造浪花把座头鲸幼崽从大鲸背上掀下来,但是像现在这样要改变海浪的方向,泳生总觉得这不可能。随着逆戟鲸们上下跳动,泳生明显感觉到自己在移动,但她辨别不出方向。不知过了多久,海浪慢慢变小,逆戟鲸不见了。泳生眯着眼睛环顾四周,除了海,什么也没有。正在这时,突然有人从后面抓住了她的救生衣一把抱住了她。是木坦。

回到船上,泳生裹着毯子嚎啕大哭,木坦以为她吓坏了一直抱着她一言不发。泳生哭着哭着突然抬头对木坦说:“我看见逆戟鲸了。”木坦一愣。船长回头笑着说:“怎么可能!这片海域根本没有鲸鱼。”木坦也是一脸你是不是吓傻了的表情盯着泳生。泳生愣了一会儿,没再解释,挣脱木坦走到甲板上,看着平静如镜子般的海面,落阳把海面映得金灿灿的。

“你的潜水镜呢?”木坦问。

“被海浪冲走了。”泳生回答。

第二章

在挪威

一下飞机泳生感觉到一丝凉气,她裹紧自己的大衣。“你冷吗?”木坦说着帮她整理了一下围巾。泳生深吸一口气,虽然从未来过这里,但这里有熟悉的海洋的气味。和帕劳海洋的气味不同,帕劳海洋的气味是轻飘飘,甜甜的,这里海洋的气味是浓厚的,阳光和咖啡般淳厚的味道。木坦看了看时间“就快到了。”正说着,一辆汽车停在他们面前。

“木坦!”泳生听到一句有些蹩脚的中文。一个男子从车上下来,快步走向木坦,热情的和他拥抱。木坦很高兴的回应他。男子捏捏木坦的肩膀“你还这么瘦啊!”木坦笑嘻嘻的说:“你中文还这么烂啊!”男子眨眨眼:“那你听了四年还不是也习惯了。”木坦笑着拉过泳生:“这是泳生,泳生这是我的好兄弟阿米尔。”阿米尔笑着伸出手:“你好!”泳生也笑着握住他的手。

阿米尔不紧不慢的开着车,和坐在副驾驶的木坦聊天。泳生坐在后座上,看着沿途风景。源源不断的风夹杂着海洋的湿咸气息让她心情很好。“泳生,”木坦突然回过头叫她:“阿米尔开了一家纹身店,你不是一直想纹一条鲸鱼吗,要不要一会儿去看看?”“好啊!”泳生高兴的回答。

没过一会儿,他们到达阿米尔的住处。接下来的十五天,阿米尔的小木屋就是他们在挪威的家。阿米尔带他们来到阁楼上,这里被他改造成一间小小的纹身店。阿米尔说:“很多人会在我下班后或者周末来找我纹身,大多都是回头客呢!”然后,他自豪的指着自己的花臂说:“看!这是我最满意的作品!”泳生凑过去,那是一群逆戟鲸。

泳生指着其中一头最小的正准备跃出海面的逆戟鲸说:“我想纹这个。”“这个是逆戟鲸。”阿米尔介绍说。泳生笑笑:“我知道。”在一旁闲逛的木坦说:“她可喜欢虎鲸啦!喜欢得要发疯了!你俩可以聊聊,阿米尔对虎鲸还是挺有研究的。”阿米尔惊讶的看着泳生:“你喜欢逆戟鲸呀!”泳生点点头。

“哦对了!”阿米尔从裤兜里拿出两张皱巴巴的纸。“这是我根据木坦发给我的邮件给你们制定的旅行计划。”他把纸递给他们。泳生看看行程单,抬头问:“这个出海观鲸我们跟哪家观鲸公司呢?”阿米尔漏出神秘的微笑:“还找什么观鲸公司啊!我带你们出海,保证能看到逆戟鲸!”“你有船?”木坦惊讶的问。阿米尔得意的仰起头:“当然!”泳生兴奋的说:“太好了!我能看看吗?”阿米尔笑着回答:“当然可以,不过你要决定是先纹身还是先去看船。”泳生拍拍手:“先纹身然后去看船!”

两个小时后,在泳生左手手腕内侧出现了一条小小的逆戟鲸和一小行文字,阿米尔告诉她,那句话是挪威语:你太习惯这个世界了,才会对任何事情都不感到惊奇。

阿米尔带他们来到小木屋后的车库,向他们隆重介绍了他的船。这真是一条不错的船,够大,够结实,船上的各种设施一应俱全。阿米尔告诉他们,在他们到来的前一天,他已经准备好出海要用的食物和生活用品,这些东西足够他们在海上生活一周。泳生难掩兴奋,她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跳出来了:“这么说我们可以不用返航,在海上连续待一周了!”“没错!”阿米尔得意洋洋的说。“真是太好了!太感谢了!”泳生由衷的说。阿米尔哈哈大笑:“不用谢,这些算不了什么,出海也是我生活的一部分。”

当天晚上,泳生失眠了,她爬起来裹着厚厚的毛绒毯子站窗口向外看,今天的夜晚真晴朗啊!星星和云看得清清楚楚。明天就可以出海追寻它们的踪迹了。一想到要在海上待整整一周,泳生就兴奋得不得了。她靠近窗户,把脸贴在凉凉的玻璃上,好让自己冷静一些。泳生闭着眼睛,感受额头传来的丝丝凉意,嘴角不禁微微上扬。

阿米尔拿着一杯热牛奶,路过泳生虚掩的房门,看到她光着脚裹着毯子,微微踮起脚跟,玻璃上清晰的映出她闭着眼睛微笑的脸。他笑了,转身离开。

第三章

相遇

当船帆鼓起的一瞬间,有海鸥飞过,阿米尔对木坦喊道:“还记得我教你怎么控制主帆吗?”木坦大声回答:“记得!”阿米尔做了个OK的手势:“很好!就像我们大学时出海那样。不过希望你这次别把船弄翻!”木坦恶狠狠的冲阿米尔比了个中指。泳生在一旁偷笑。

船顺利驶离岸边,像海洋深处驶去。泳生趴在船边看着起伏的海面。那几只海鸥又飞回来,站在甲板上盯着阿米尔手边酒杯里的两颗青梅。浪有些大,船体摇摇晃晃。

又过了一会儿,阿米尔回到甲板上:“这种天气,这样的浪高,太适合冲浪了!”泳生兴奋的问:“你的船上有冲浪板吗?”阿米尔惊讶的回答:“你会冲浪?”泳生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笑:“初学者而已…”阿米尔竖起大拇指:“会冲浪的亚洲女孩很少见!我船上有冲浪板,等我去拿。”木坦懒洋洋的躺在沙滩椅上,喝着冰镇啤酒:“去吧去吧!让我一个人在这里歇一会儿,太阳晒得我快要睡着了…”

阿米尔把两块冲浪板扔进海里,然后高喊一声“呦吼!”跳进海中。他浮出海面,甩甩头发,冲着泳生喊:“下来吧!”泳生脱掉外套,跳进海水中。

泳生趴在冲浪板上划水,然后看好时机在海浪崩溃点站起。阿米尔坐在冲浪板上饶有兴趣的看着流畅得做出这一套动作的泳生,笑着喊道:“你这哪是初学者的水平啊!”泳生游到阿米尔身边笑着说:“运气好而已。”阿米尔站起来眨眨眼:“看我的!”

泳生看着阿米尔用娴熟的动作在海浪中时隐时现,偶尔还做出几个高难动作。一个巨浪袭来,阿米尔被掀翻掉进海中。泳生马上站起来,超阿米尔的方向张望。没一会儿,阿米尔就从海浪中钻出来,趴在冲浪板上,高举左手做出shaka手势。泳生这才松了一口气,她又坐下来,双腿浸入海水中,环顾四周。没有逆戟鲸的身影。

木坦并没有睡着,他趴在船边看着泳生和阿米尔在海浪中穿梭。直到累得站在冲浪板上双腿发抖他们才停下来,精疲力竭的爬上船。泳生躺在甲板上喘着气:“哎呦,不行了,好久没这么…剧烈的运动了。”阿米尔笑着递过一瓶矿泉水:“好好歇会儿吧!有逆戟鲸群的地方马上就要到了。”

泳生接过矿泉水猛灌了几大口:“会有…很多吗?”阿米尔点点头:“他们应该是这片海域最大的逆戟鲸群了。”泳生又恢复了活力,举起水瓶:“太好了!”阳光很耀眼,照射到透明的矿泉水瓶上,折射出七彩的光芒,就像灯塔一样。

泳生趴在船盯着海面,生怕漏掉逆戟鲸跃出海面的画面。阿米尔拿了一条毯子给她:“海风很猛,咱们船速快。”泳生这才意识到自己手都冰了。

她裹上毯子问阿米尔:“你看到过很多次逆戟鲸吗?”

阿米尔点点头:“几乎每次出海都会遇到。”

泳生问:“你为什么这么喜欢他们呢。”

阿米尔回答:“他们救过我,在我很小的时候。”

泳生惊讶的说:“真的么?我也被他们救过!不过我不太确定…那件事太神奇了。但是这不是我对他们这么执着的原因。”

阿米尔笑笑,接着说:“小时候我和爸爸出海,我看到船下有很多海豚,它们把头露出水面,看着我发出悦耳的叫声。我伸手想要摸它,不小心头朝下栽了下去。当时觉得眼前一黑,然后整个世界倒转了,我被呛了好几口咸涩的海水。”

“然后海豚救你了?”泳生好奇的问。

阿米尔撇撇嘴:“哪儿啊!它们看我掉下去哄的一下散开了!”

泳生哈哈大笑:“那群一定不是海豚是海妖吧!看来海豚救人的新闻都是假的。”

阿米尔也笑了:“那倒不是,也有真的。但是凭我这些年出海的经验,我觉得海豚绝不像人们想象中那样对人类和其他动物那样友好。我觉得他们救人仅仅是因为好玩儿。”

泳生捂着嘴笑着说:“就像它们引诱你掉下海一样!”

阿米尔耸耸肩:“反正我一直对海豚没什么好印象。”

泳生点头头同意:“我也是。”

“而且海豚经常会做一些跨种族的不可描述的事情。”阿米尔做了个模仿海豚的动作。

泳生嫌弃的说:“它们简直就是大海中的泰迪啊!”

阿米尔噗嗤一声笑了:“这个比喻好!”

“你们在说什么?”木坦凑过来嘻嘻的笑着。

“在说海豚,一种很污的动物。”泳生笑着说:“阿米尔,然后呢,海豚散开后呢?”

阿米尔接着说:“然后我就一直往下掉,那种感觉太恐怖了,我花了好多年才消除对海的恐惧。就在我快要窒息而死的时候,一头小逆戟鲸把我送回海面。我爸爸马上把我捞上来。后来我因为缺氧被送进医院,爸爸说,那头小逆戟鲸在我上船后并没有离开,他一直张着嘴,向船上张望。直到远处出现一群逆戟鲸,他们发出叫声后他才离开。”

泳生觉得心口热乎乎的,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阿米尔说:“有种说法,很久很久以前,人类和逆戟鲸一同生活在海里,并且是很重要的伙伴,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人类离开海洋登上陆地,渐渐淡忘了这些曾在一起并肩作战的伙伴。但是逆戟鲸群会将历史代代相传,他们还记得人类。”

泳生听了,感觉眼睛湿湿的,她喃喃的说:“这种说法真是太美了…”

阿米尔说:“说到那只救过我的小逆戟鲸,后来我又遇到他了。”

泳生吃惊的说:“真的吗?可是你怎么认出是他?”

阿米尔笑了:“说起我们第二次相遇还挺有趣。那天我在冲浪,一个大浪把我打翻压进海水中,不过那会儿我的游泳技术已经非常好了,在水下憋气三五分钟不是问题,但是那次脚趾抽筋,疼的我呛了两口水,正在下沉的时候,一个庞然大物把我顶出水面,我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趴在冲浪板上了。然后我看见一头巨大的逆戟鲸停在我身边,就像当年我爸爸讲述的那样,张着嘴,头露出水面看着我。说真的,当时我挺害怕的,他离我那么近,头特别大,张着嘴,我看到他嘴里又尖又大的牙齿。但是我马上反应过来,可能是他!我问:是你吗?当时我的声音一定抖得不行。然后,他的反应让我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点头了,他真的点了点头!然后我抱着他大哭起来。”

泳生听的呆在那里:“这是真的吗?”

阿米尔点点头:“千真万确,后来我们经常在这片海域相遇。这里差不多已经…”阿米尔环顾四周,突然激动得指着不远处翻腾的海浪大叫:“是他!他在那儿!”

泳生顺着阿米尔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海浪中一只黑白相间的庞然大物跃出海面。在泳生的视线中,他就像慢动作一样,跃起,转身,带起的水花在阳光下就像旋转的大粒钻石。

第四章

逆戟鲸旋转的身影和大粒钻石

阿米尔关掉发动机,四周瞬间安静。他们就站在轻轻摇晃的船上,看着那头逆戟鲸离他们越来越近。

逆戟鲸游到船边,探出头,张着嘴,发出滑稽的叫声。阿米尔的半个身子都探出船身,激动得朝他挥手:“嗨!你来啦!等我下去啊!”说着跳了下去。

“泳生!快下来!”阿米尔在海中招呼泳生。“好!”泳生兴奋的爬上船边,却被木坦一把抓住:“你和阿米尔不一样,他和那头虎鲸很熟,它救过他的命。但是你不一样,它毕竟是野生动物。”泳生摇摇头:“木坦,不管我说多少遍你都不能体会我的感受。我也被逆戟鲸救过,虽然不是这头。但是逆戟鲸的世界是可以心灵相通的,他们认可我,我知道。”

木坦微微皱眉:“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什么认可,什么心灵相通,你总是相信这些虚无缥缈的事情。难道你想…”木坦的手用力攥住泳生的手臂。

泳生看看自己被抓得没有血色的小臂苦笑:“木坦,我分得清现实和童话。”木坦抿着嘴,半饷他说:“回国后,我们结婚吧。”泳生很意外:“哈?你这是在向我求婚吗?”木坦别过头,脸微微泛红:“算是吧…”泳生笑了,她指着自己的小臂说:“人家求婚都是单膝跪地,你求婚是死命的拽着我胳膊?”木坦有些尴尬的放开泳生。泳生摊开手:“而且这也太简陋了吧,连鲜花和戒指都没有!”木坦有点紧张,泳生第一次见到木坦不知所措的样子,她笑了:“我答应你。”木坦睁大眼睛:“你说什么?”泳生拍拍他的脸:“我说我答应和你结婚啦!”木坦激动得一把抱住泳生:“太好了!太好了!”泳生笑着说:“不过回去后你要补给我一个正式的求婚仪式哦!”木坦开心的笑着回答:“那是必须的!”

“喂喂喂!你俩在这里撒狗粮不太好吧!这里还有两个单身狗耶!”阿米尔朝他俩喊。一旁的逆戟鲸摇摇头,发出嘎拉嘎拉的声音。“什么?你不是单身狗?”阿米尔惊讶的问。逆戟鲸点点头。“你居然背着我结婚了!”阿米尔笑着拍了他一下,逆戟鲸又张开嘴,发出滑稽的叫声,听起来就像在笑。

船上的木坦惊呆了,他第一次看到野生逆戟鲸和人类可以如此顺利的交流。逆戟鲸发现木坦在看他,也转过头盯着他。木坦和逆戟鲸的目光相遇,就在那一瞬间,木坦真的有种思维和他相连的感觉,那双黑黝黝的眼睛似乎看到了木坦灵魂的深处。不知为何,木坦安心了,他相信逆戟鲸不会伤害泳生,他似乎在对视中接受到了某种信号,但他又说不清那究竟是什么。

“木坦!”泳生已经坐在船边。木坦这才回过神。“我下去了哦!”泳生朝他招招手。木坦点点头,看着泳生跳下去。木坦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他隐约觉得,泳生应该属于大海,属于逆戟鲸群。但是他马上抑制住这个想法,他走到船边,看着他们。

泳生下水后逆戟鲸向后退了一些,阿米尔向他介绍:“这是我的朋友,泳生。这是我的救命恩人…嗯,威利。我给他起的名字。”阿米尔不好意思的笑笑。泳生朝威利伸出手:“你好,威利。”威利没有动,没有张开嘴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在泳生的手伸向他时也没有躲,但是泳生的手却停在半空。阿米尔觉得奇怪,他问威利:“怎么了?她不会伤害你的。”威利还是没有反应,像一尊雕像,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泳生。

泳生垂下手,有些不知所措。她看着威利,发现他也在观察她。不知什么时候,风停了,浪也停了,没有海鸟的叫声,没有人说话,威利和泳生在这万籁俱寂中相互对视。后来阿米尔在回忆那次诡异的对视时说,他们两个在进行灵魂的交流,彼此看透彼此的灵魂,生生世世的灵魂。

威利突然转身快速游走,尾巴甩起的波浪让原本平静的海面再起波澜。阿米尔朝着威利的背影大喊:“喂!你要去哪儿?”当他转身面朝泳生时发现,她竟然泪流满面。“泳生?”阿米尔试探着叫她。泳生没有回应,看着威利离开的方向,满眼泪水。

没过一会儿,威利回来了,这次不只是他,他把他的逆戟鲸群带回来了,二十头逆戟鲸,喷着巨大的水柱向他们游来。阿米尔惊讶的张大嘴说不出话,木坦站在船上,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逆戟鲸群在离他们一段距离时停下来,威利和一头看起来很年老的逆戟鲸一起慢慢靠近泳生。他们并没有向开始时那样把头露出水面,而是停在水中,等待着,似乎在等泳生潜入水下。泳生深深吸了一口气,没入水中。在进入水中的一瞬间,她听到震耳欲聋的轰隆声。那是海的声音,是鲸群的声音,是自己心跳的声音。

泳生在水中睁开眼睛,咸咸的海水刺痛双眼,她努力睁着,慢慢适应。她和两头巨大的逆戟鲸就这样在海面下对视。阿米尔看着那头年龄非常大的逆戟鲸的背鳍,突然激动得朝船上的木坦挥着手大喊:“是奶奶!是奶奶!她没有死!她还活着!”木坦大声回应:“你说谁?谁是奶奶?”阿米尔激动得跃出水面:“是那头105岁的逆戟鲸奶奶!她背鳍上的伤痕和网上的照片一模一样!”木坦盯着那头逆戟鲸背鳍的伤口,透过海水的折射还是能清楚的看到,那个W形的伤痕。他马上掏出手机,翻出泳生之前发给他的那头105岁的逆戟鲸奶奶的照片,和照片上那个背鳍上的伤痕一模一样。木坦喃喃自语:“这怎么可能…他们只是动物而已啊…”

泳生突然浮出海面,深吸一口气,然后露出灿烂的笑容。逆戟鲸奶奶和威利也露出海面,他们张着嘴,发出欢快的叫声。其余的逆戟鲸也游过来,喷起高高的水柱,围着阿米尔和泳生游动,像是在庆祝。阿米尔被逆戟鲸的举动搞懵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逆戟鲸奶奶靠近泳生,泳生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好久,逆戟鲸群才离开,威利在游走前用宽大的尾巴使劲儿拍水,就好像在说明天见。木坦伸出手把泳生拉上来,阿米尔站在泳生旁边兴奋的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简直是超自然事件!威利居然和逆戟鲸奶奶在一个鲸群,他还特意把奶奶带来看你,这是为什么啊?我这么多年都没见过逆戟鲸奶奶。她到底跟你说什么了?”泳生笑着眨眨眼睛:“这是秘密!”木坦有些担心,他揽过泳生:“你没事儿吧?”泳生耸耸肩:“没事儿,就是好累。”

泳生躺在甲板尽头的沙滩椅上,看着落阳把海面渐渐染成金色。她没有告诉阿米尔,也没有告诉木坦,在她和那头105岁的逆戟鲸对视时,她听到了一个声音:“要回来吗?给你三天时间考虑。”

第五章(大结局)

尾声

两天,泳生和阿米尔在甲板吹海风,冲浪,和逆戟鲸一起潜水,而木坦依旧拒绝下水,他说就算逆戟鲸不把他当食物也会一个不注意用尾巴把他拍飞,所以他一直负责每天收集新鲜的肉食材——海钓。

今天是逆戟鲸奶奶给泳生的最后期限。泳生在天刚刚亮的时候就一个人站在甲板上眺望大海。海真是无边无际,远处弧形的地平线让她有种不在地球上的错觉。阿米尔站在泳生身后,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拿着毯子走到泳生身边。

“海风很猛的。”阿米尔把毯子递给泳生。泳生接过毯子:“谢谢。”

她没有披上毯子,而是抱在怀里。“世间万物是不是全都起源于海洋…”泳生突然说。

“是吧。”阿米尔回答。

泳生不再说话,继续看着海面。

阿米尔说:“木坦在你们来之前曾给我看过你写的小说。”

泳生笑笑:“我写过很多,你看的哪篇?”

阿米尔回答:“鲸和碧海蓝天。”

泳生点点头:“木坦给你看这个干什么?”

阿米尔回答:“他让我找一个朋友,帮忙看看写出这样小说的人,是怎样的心态。”

“朋友?是什么人?”泳生疑惑的问。

阿米尔顿了一下,说:“精神科医生。”

泳生一愣,然后叹了口气说:“他的结论是什么?”

阿米尔犹豫了一下,回答:“作者有妄想症,有自杀倾向。”

泳生笑了:“这位医生真有本事,凭借两篇虚构的小说就能下定论。”她看着阿米尔:“难道这一切都是我想象出来的吗,难道你也是我幻想出来的?难道连木坦也是?难道我现在并不是在挪威的海上而是在某个精神病院的床上臆想?”泳生说完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咸咸的海风是真实的,阳光灼烧皮肤的触感也是真实的。她睁开眼睛,眼前的这片海还在,阿米尔还在。

阿米尔盯着泳生看了一会儿,说:“也许你并不知道木坦有多在乎你。”

泳生点点头:“我知道。”

阿米尔说:“我只想提醒你,别做出让大家都伤心的决定。”

泳生笑了:“你知道那两篇小说的主角为什么最后都选择自杀么?”

阿米尔回答:“因为她们没有遇到和她们一样的人。”

泳生笑了,点点头:“而且她们不是自杀,是回家了。她们依旧活在这个世界上,以另外一种方式。”

阿米尔原本放松的表情瞬间凝固,他猜到了逆戟鲸奶奶和泳生说了什么,他用力抓住泳生的肩膀:“不要…”

“你们在说什么?”木坦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两人同时看向木坦,阿米尔松开泳生,径直走过木坦,在与他擦身而过的一瞬间,他对木坦说:“看好她。”木坦没有回应,他的眼睛微微眨了一下,喉结上下跳动。

太阳已经完全升起来了。海面起了浪,泳生抱着冲浪板跳下水,阿米尔也跟着跳了下去,木坦没有海钓,两只眼睛紧紧盯着在浪花中翻飞的泳生。

木坦第一次如此认真的看泳生冲浪,她似乎与海浪融为一体。也许是错觉,木坦觉得并不是泳生在驾驭海浪,而是海浪在迎合泳生。木坦使劲摇摇头,但无法将泳生属于大海的想法从从脑袋里赶出去。

木坦觉得隐隐有些不安,心很乱,想要冷静思考却无法集中精神。正在他心烦意乱的时候,他看见远处离泳生不远的地方出现了一个黑点,是背鳍,逆戟鲸来了…背鳍露出海面,木坦睁大眼睛,不对!那不是逆戟鲸黑色的刀状背鳍,是鲨鱼灰色的三角形背鳍!一只鲨鱼正埋伏在泳生身边!

“泳生!”木坦大叫,他的声音太大,在喊出泳生名字的一瞬间,他感到喉咙里有血的腥味。“泳生!”他再次喊出这个名字时,一阵刺痛袭来,声音小的连自己都快听不见了。

木坦忍着疼痛使劲发出声音,不远处的阿米尔听到了,他回过头朝船的方向张望。“有鲨鱼…”木坦还没说完就剧烈的干咳起来,他觉得嘴里涩涩的,有温热的液体顺着嘴角流出。阿米尔感觉到木坦有些不对劲,他使劲儿朝船上挥手。木坦忍着剧痛,在后背上比划,阿米尔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当他转身时看到了泳生身边的那个巨大的鲨鱼鳍。“大白鲨?”阿米尔倒吸了一口冷气。他奋力向泳生的方向游去,可海浪总是把他打回原处,他没穿脚蹼,用尽了力气也只前进了一点点。

“泳生!有鲨鱼!”阿米尔用力叫着泳生的名字,可泳生就像没听到一样继续冲浪。阿米尔奋力向她游去,就在那一瞬间,时间仿佛静止,大白鲨一跃而起,露出鲜红的嘴和尖利的巨齿。阿米尔吓得呆住了,忘了踩水,他看到大白鲨朝泳生咬了下去,他看到鲨鱼身上的肉在颤抖,那双直愣愣的眼睛泛着白森森的光。

在大白鲨落水的一瞬间,阿米尔在海浪中隐约看到大白鲨似乎咬住了泳生的冲浪板。泳生和大白鲨一起翻进海中消失了。

浪越来越大,阿米尔从呆滞中惊醒,他大声呼喊着泳生的名字,正在这时,泳生露出水面,她对阿米尔喊:“鲨鱼!有鲨鱼,快走!”阿米尔看到泳生没事,连忙向她游去。就在阿米尔即将抓住她手臂的一瞬间,他看到海中一个黑影飞快的冲上海面,然后,泳生消失了。

阿米尔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他深吸一口气,一头扎进水中。在充满气泡的海水中,他看到大白鲨咬住泳生的小腿,甩动,往深海拖去。泳生就像断线的木偶,不时冒出几个气泡。阿米尔绝望的奋力向她游去,却始终无法靠近大白鲨。他的氧气马上就要用完了,只能返回海面。

“救命!”阿米尔疯狂的叫喊着。正在这时,他的身边出现了一个庞大的黑影。“威利!”阿米尔欣喜若狂,黑影朝着大白鲨的方向冲了过去。阿米尔深吸一口气,再次潜入水中。那个黑影是威利,他正加速冲向大白鲨,重重的撞在它身上。大白鲨痛苦的扭动身体,松开了泳生。阿米尔连忙向泳生游去。泳生看起来没有一丝生命迹象,她的小腿冒着血,快速下沉。

阿米尔无法到达泳生身边,他感觉自己的肺快要炸开了。他不得不再次返回海面,在他离开海面的时候,他看到威利恶狠狠的撞向大白鲨,他从没见过威利如此凶狠的样子。在大白鲨回击的时候他并没有躲闪,而是更加凶狠的咬回去。

当泳生冒出水面时,阿米尔看到了逆戟鲸群,他们和威利一起围攻大白鲨。没过一会儿,一头逆戟鲸驮着泳生浮上水面,是逆戟鲸奶奶。阿米尔踉跄的游过去,她就看见泳生像个布娃娃一样趴在逆戟鲸奶奶背上,脸色惨白,嘴唇没有一丝血色,小腿咕嘟咕嘟的冒着血。

木坦拿着一个自制鱼叉向泳生的方向游去,他已经顾不上流血的左手会引来鲨鱼。这是他以最快的速度做好的武器,却不小心被军刀划伤手掌。他来不及处理伤口,流着血跳进海里,要和鲨鱼拼个你死我活。就在他红着眼向前游的时候,看到逆戟鲸奶奶驮着泳生和精疲力竭的阿米尔出现在他面前。

阿米尔上船后拿来急救包给泳生止血,泳生还有呼吸,只是已经很微弱了。阿米尔一直双手颤抖,打翻了好几次酒精。木坦没有说一句话,低着头给泳生包扎。做完简单处理之后,阿米尔开船迅速驶向岸边。在他们离开的时候,阿米尔回头看见逆戟鲸群把大白鲨撞翻,他们围成一个圈,在巨大的浪花中,大白鲨就像爆炸一样血肉横飞。

两年以后。

泳生的腿神奇的复原了,除了那个触目惊心的疤痕,他请阿米尔帮她把威利纹在上面,那头勇敢的救了她一命的逆戟鲸。

泳生和木坦在挪威举办了婚礼并留在了这里。木坦和阿米尔一起合伙做生意,生意兴隆。泳生加入了当地鲸类保护协会,为拯救被困在海洋馆中可怜的鲸们努力。

泳生怀孕了,在她怀孕八个月时,她和木坦,阿米尔再一次出海。威利和他的鲸群出现,泳生在起伏的浪花中和他们相见。威利开心的绕着泳生转圈,逆戟鲸奶奶慢慢游过来,用嘴轻触泳生的肚皮。泳生能感觉到,肚子里的小家伙用力踢了一脚。泳生笑了,逆戟鲸们露出水面发出欢快的叫声,听起来就像笑声一样。

一切从海洋开始,一切生命在海洋中孕育。

一次相遇让生命变得更有意义。

这份爱与幸福,连绵不绝。

〔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