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情(第三十章) 试嗓

字数 2700阅读 580
图片发自简书App

出了村子,那几个官兵就把我关进了一架马车里。

马车中还有四五个妙龄少女,人人面上都是悲哀绝望的神情,因着不敢惹怒了官兵,只有压低了声音啜泣,眼中已是死灰般一片了。

我原想着,待马车离阿丽娜的村子远了,便寻个机会自己逃走,不想没多久就到了叛军的本营中。士兵将我关到一间屋子里,屋中竟还有十几个二八女子,这史思明胃口可真够大,一人纵享佳丽,据闻他对戏曲的喜爱已到了痴迷的地步,吃饭睡觉都要人在旁哼唱。

稍作探听后,我知道了她们当中有些人是因家境贫寒被卖来的,有些则是被官兵直接逼迫来的。她们均是最清脆葱绿的年纪,却要在不久的将来香消玉殒,实在叫人于心不忍,故而我已放弃了独自逃脱的心思,打起了救少女们一起走的算盘。

但单凭我一人之力是万万不够的,且不说我目前灵力尚未恢复,就算我有十成十的灵力,也不敢再在众目睽睽之下施行法术了,思前想后下,我只好捏碎了雷辰当年给我的第二颗珠子,只盼他能速速来此地,助我一臂之力。

在屋中没待多久,那房门就被打开了,从外进来几个侍卫,中间站着一个涂着厚粉的老妇。

那老妇虽模样不大好,望着也是风烛残年了,说起话来声音却还留有几分韵味,她抬眼扫了一圈屋中的女子,翘着下巴开口道:“你们当中哪几个是今儿个才进这屋的?站到前头来。”

我与几位今日一同乘坐马车的女子相视一眼,又见士兵们凶狠的眼神,只得站了出去。

那老妇顺着我们走了一圈,粗粗将我们打量了个遍,点点头道:“这身段嘛都还瞧得过去,都跟我走吧,去大人面前试试嗓子。”

我们跟着那老妇出了屋子,七拐八绕到了另一个屋,屋外有重兵把守,想必这就是史思明的府邸。

那几位士兵到了屋子跟前便退下了 ,只剩那老妇领着我们进去。到了屋中,老妇恭恭敬敬的朝高堂上的那人行了一个礼,道:“大人,今儿新进歌女都在这儿了,还请大人审查。”

史思明斜靠在榻上,懒懒抬了一下眼皮:“就按平日的规矩来办。”

“是。”老妇应了,回身对我们道:“你们几个听好了,现下是你们表现的时候,等会要用心记好了,我唱一句,你们学一句。谁唱得好,谁就能得赏,今后的日子也可过得舒坦些,可哪个要是敢在大人面前耍鬼头,坏了大人的心情,就别怪我焦嬷嬷狠心!”

焦嬷嬷颇有威严的给我们使了个眼色,清了清嗓子方唱起来:“秋霜已寒,南柯一场,负了这满树繁花,风烟袅袅,百载幽凉…”

我惊了一惊,怪不得焦嬷嬷古稀之年仍得史思明重用,原来生就一把好嗓子,想来她年轻时也是个风华绝代的人物,只是如今岁月侵蚀,她的声音始终说不上完美。

焦嬷嬷唱完,命我们站成一排,要挨个试试我们的唱功。

第一个女子开口以后,声音平庸粗糙,只见史思明的眉头一皱,焦嬷嬷立即抬手制止了她:“停,你此生没有吃这碗饭的命,留着也是无用,来人啊,把她带走。”

立即有侍卫领命将那个女子押走了,只是带去何方却无人知晓,只听得那女子的凄惨的哭声传了许久许久,直让人心寒,留下的人环视左右,不免人心惶惶。

“来,下一个!”焦嬷嬷显然已看惯了这幅景象,不咸不淡的要求第二个女子开始唱。

那女子却有些吓坏了,许是适才的哭声使她战战兢兢起来,她几番开口都没发出声音,好一会才怯怯地唱:“秋…秋霜已寒...南柯…南柯…”

“南柯什么?”史思明手中端着一杯茶,冷冷地问。

“南柯…南…南…呜…”那女子被史思明这样一问,更是全然忘了词,竟然哭出了声来。

史思明见她一哭,更是怒极,抄起手中的茶碗就朝那女子丢去,正正砸在了女子的额上,鲜血顺着她的额角滴滴落下。

“让你唱个歌都唱不好,要你那舌头还有何用?焦嬷嬷,派人来把她的舌头割了!”

此话残忍至极,那女子听了立时吓晕了过去。余下的女子连忙跪拜在地,双腿瑟瑟发抖,恨不得将整个脑袋贴到了地面上。

“大人息怒,息怒,这不才试两个吗,剩下的保准有好的。”焦嬷嬷赔着笑献媚。

“下一个下一个!再有磨磨蹭蹭的,担心自己的舌头也不保!”史思明不耐烦地摆摆手。

焦嬷嬷径直走到我面前:“你,到你了,赶紧站起来!”

我站直了身子,却仍晗着首不敢抬头,因着那日在嘉山,我与史思明曾远远的见过一次,虽然说他未必记得我,却还是有些怕勾起他的回忆。

“抬起头来,别让我说第二次。”

算了,如今他正在气头上,还是别惹他再发怒的好。这样想着,我便慢慢抬起了头。

史思明的眼光定定在我脸上停留了几秒,弄得我险些呼吸都快停了,但所幸他只是道:“模样还不错,唱吧,让我听听你的嗓子有没有你的样貌那般好!”

“大人,小女不才,在唱曲之前,小女斗胆向大人要一个赏。”

焦嬷嬷瞪大了眼,急忙道:“哎你个贱奴,这自个儿的份量还没掂量好,就敢开口向大人求赏?我看你这贱命是不想要了吧?”

史思明却是饶有兴味的望着我:“哦?你倒是挺大胆的,说说看,要什么赏?”

“小女要在场所有姐妹的舌头,都好好的待在她们的嘴里。”

焦嬷嬷已不敢讲话,或许在她眼中我已和一个死人无二异了。

“你觉得,我凭什么会答应给你这个赏?”史思明抚摸着手上的玉扳指,缓缓地问道。

“回大人,小女唱一首家乡的歌谣,若是合了大人的心意,让大人高兴了,便应了这个赏;若是不合大人的心意,大人即刻便可派人取了小女的舌头,小女绝没有半分怨言。大人,如此可好?”

室内一片寂静,史思明颇有意味的望了我许久,半晌方道:“你且唱来听听。”

我心内松了一口气,我之所以这般自信,是因为许多年前在南海仙岛上,我有一个百雀所化成人形的师姐,她的声音可谓惊艳四海八荒,凡是听者无不痴迷。因着她的歌声太美,我曾央求过她将几曲封印给我,闲暇时听之聊以解乏。本是无心之举,没想到今日竟倒要用上了。

我手势不动声色的一变,动人的音色顺着喉咙便流淌出来,我随着那熟稔的歌词比着嘴型:

流年清浅,陌上花开已半夏,离人归不归;

流年清浅,门前老树又枯藤,昏鸦知不知;

流年清浅,萧萧梧桐再落叶,深秋锁不锁;

流年清浅,琴弦微凉醉桃花,馨香漫不漫……

一曲毕,我故作姿态地收了音,果然不出我所料,所有人均痴醉地望着我,史思明亦一副意犹未尽的姿态,仿佛陷进了适才的曲中。

“好好好,好一首‘流年清浅’!”史思明喜出望外,赞赏之色显于眼中:“我此生从未听过如此天籁之音,今天倒是遇到宝儿了!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大人,小女名灵夭。”我可没有撒谎,唱这首曲的人,也就是我师姐,她的名字便是灵夭。

“好!灵夭,适才你提的赏,准了!有了你这般绝妙的嗓音,那些寻常货色我也听不进去。从今儿起,你就跟着我,金银玉石你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而我要的,就只是你那一把好嗓子!”

“灵夭多谢大人抬爱。”我表面恭敬欢喜,心下却止不住的想:狗官,你把我留在你身边,我定要寻着机会亲手结果了你的性命。



目录

下章雷二王子要出场啦,好长时间没给他篇幅真是过意不去呢,我能说其实我喜欢他比喜欢风轩多吗…_(・ω・」∠)_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