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情(第三十一章) 再见雷辰

字数 2617阅读 459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史思明大约是不正常的,自那场试嗓结束后,他便一直要求我跟随他左右,时时给他唱曲,直至他入梦安歇才停止。

好在我只需用很浅的灵力便可解开曲子的封印,否则寻常人像这般唱上十几个小时,怕是嗓子都会唱出血的。

他底下的人许是知道我这个不知名的女子已在他们的主子面前篡成了红人,对我很是恭敬。我也没有再与那些少女们挤在一个小屋子里,而是单独住了一个小院,房中摆好了金银和新裳,出入还有专人伺候,明面上是服侍,暗里却是监视的意思。

当天夜里,我坐在床上,本想好好思量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取了史思明的命,想着想着却有些困了,正是睡意渐浓时,却感觉到了一股灵力的流动。

我猛地睁开眼睛,拉开床帘一看,却是一个茕茕孑立的身影,那身影缓缓转过身来,一双细长妖媚的眼睛正笑意盈盈地望着我。

“阿持妹妹,好久不见。”

“雷辰,你为何每次来得都这般慢?”

雷辰故作姿态的捂了捂心口:“阿持妹妹,你我二人多年未见,你不想哥哥也便罢了,这好容易见着了,头一句话就是问罪哥哥,哥哥心里好生难过啊。”

我忍不住摸了摸了胳膊上冒起来的鸡皮疙瘩:“雷二王子,您能好好说话吗?”

“唉,你对哥哥怎么能这么冷淡,想当年你我可是在…”

“停!”我额角一痛,连忙制止了他的滔滔不绝:“别扯那些有的没的,我找你来是有正事儿的。我问你,当日你说答应我三件事,还作不作数?”

“自然作数。怎的,你这要用第二件了?莫不是想让我救你出去?不至于吧,上次关你的好歹是一只千年九尾狐,可这次只是些凡夫俗子而已。”

“若是我独自脱身,自然不是什么难事。但这里关了些无辜的少女,她们好生可怜,我想要救她们一齐出去。”

雷辰望着我“啧”了一声:“你一个鹤妖,何时关心起凡人的生死来了?罢了罢了,也不是什么难事,本王子就勉强施几个术帮帮你。”

我摇摇头:“不行,万不可以在这里用术。”

“为何?”

“这里人数众多,我……”我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向他说明已在阿哥面前做过不再在人前用术的保证。

他沉默了一瞬,恍然道:“哈,我知道了。”他饶有兴趣打量我几眼:“听闻你前些日子在人间搅得天翻地覆,天界险些下令处置你,亏得青歌绞尽脑汁摆平了,否则还不知要闯个什么篓子出来。你呀你,可真是有一个好哥哥啊。”

我没有答话,眼角却有些酸了,怪不得阿哥那日会发那么大的火,而我却只顾着赵谨俞,想来应是很伤他的心…

雷辰绕到桌子边坐下,自顾自倒了一杯茶:“不用术便不用术吧,我平日也最见不得女孩子被欺负了,不过帮你救那么多不相干的人,我还得多附加一个小条件。”

我连忙坐到他旁边,急切地问:“什么条件?”

他将手中的茶一饮而尽,颈上的喉结动了动,桃色的唇瓣经过水珠润色显得愈发销魂,我忙转过视线不敢再看他。

这花花公子也生得太妖娆了吧,连喝个水都带这么勾人的么?

“此事对你来讲很容易,不过要你陪我在人间游历十天而已。”雷辰喝完茶,抿了抿嘴道。

我愣了愣:“我?为什么是我啊?据我所知,二王子身边的莺莺燕燕应该不少吧?”

“山珍海味吃得多了,偶尔还是想换点粗粮吃吃的。”

“你说谁是粗粮?!”我眉毛一挑,斜眼望着他。

他一双丹凤眼又眯了眯:“我的好妹妹,自然是那些平日跟在我身边的女子是粗粮了,怎么可能是你呢?”

“哼,少来眶我。”

“唉,我的命好苦啊,整日在雷族事物繁杂,枯燥无味,好容易找着机会出来了,想找人作个伴儿都找不到,我的命好苦啊…”边说着,他居然边从怀中掏出一块不知是哪位小姐落下的手帕,装模作样地抹起眼泪来。

“够了够了,别装了,我答应你,答应你总成了吧!”我忍不住伸手揉揉发痛的额角,真是败给他了。

他立即喜笑颜开:“好,说说吧,打算怎么救那些女孩?你心里总该有些思量的吧?”

我点点头:“我听下人们讲,再过两三日,史思明将举行酒宴,大肆宴请会客,届时兵力都会调去保护宾客,那些女子的看守定会薄弱许多。他现下很器重我,想必那时会让我在酒宴上献曲。你我分头行事,在宴会中途你在营中放一把火,制造骚乱,而我就趁乱去把她们放了。”

他皱了皱眉,眼神有些迷茫:“计是好计,不过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

“什么问题?”

“那个什么史,史思明是谁啊?还有,为何要你献曲?你唱歌很好听吗?来来来,先唱给哥哥听听。”

“……”





果不出我所料,史思明除了夜里休息,其余时间均命我不离左右,而且话里也有吩咐我做好准备,宴席当日表演的意思。

可惜我虽离他很近,他却总是有贴身侍卫保护,使我迟迟没有下手杀他的机会。

酒宴当夜,我换上下人们备好的华丽服饰,垂首立于大厅的角落。

史思明邀请的这些客人,既有外邦番族,也有皇亲贵族,无非都是些叛国匪贼之流,听他们在大厅中不断虚伪恭维,说些什么“共谋大业”“共享山河”,真真让我内心作呕。

不过自我入场以来,一直感受到一股异常热烈的视线盯着我,但每当我抬头望去,那股视线又会突地消失。放眼看去,也不过是几个浓眉厚须的外族陌生人而已。

也许是我多心了吧。

“史大人,这肉吃足了,酒也喝了有三分,听闻大人府上前些日子得了一位绝世貌美的歌女,不知我等今日是否有这份荣幸,可以一睹佳人音容?”

听闻厅中谈论到我,我便收起了心思,望向堂上。

史思明笑了笑:“诸位消息可真灵,不错,前几日我是捡了一名小女子。她的相貌嘛也并非惊艳绝伦,可那嗓音确是世上少有,堪称天音下凡。不瞒诸位,自从听了她的曲后,若无她歌声伴随,我可谓是食不知味,夜不能寐。”

厅中一片哗然,有人道:“既然如此,大人又何必金屋藏娇,不如现下就让那位歌女出来,给大家助助兴!”

史思明朝身旁的侍从吩咐道:“去,叫灵夭出场献曲。”

那侍从听之从旁退下,穿过众人身后走到我面前道:“灵姑娘,你准备好了吧,大人让你献曲了。”

我点点头,稍作整理后便朝大厅中央走去。

因着今日场面需要,我的妆容化得极其艳丽,身后还跟着一干妙龄舞女,当我们出现在众人面前时,我分明听见他们大口吸气的声音。

我朝琴师点了点头,厅中立时响起丝竹之音,身边的舞女也随着音乐翩翩起舞,我手势稍作变化,一旦解开封印,那股清泉般的歌声便顺着我的喉咙自然流淌:

“昔忆匆匆,斑驳时光,

天高水长,天涯何妨,

流离不过远方,十年岂为时光…”

一曲毕了,是意料之中的静籁,众人如痴如醉地沉浸在另一个世界里,仿佛均忘了自己的所在。

半晌,只听得一阵拍手声打破了这种寂静,一个满脸胡须的外族男子站了起来,道:“妙绝妙绝,此曲只应天上有,姑娘配得上‘天音下凡’一称。”

我猛地瞪大了眼睛朝他望去。

这个声音…这个声音…!




( ∩'-'⊂ )嘿嘿,相信大家都能猜到是谁吧~

感谢阅读,喜欢请点个赞噢ヽ(•̀ω•́ )ゝ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