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卮山

春天到了,总忍不住想要往外面跑,去亲近大自然。看到某公号的梯田和石浪,想象着一家人身在其中的惬意。忍不住说走就走,来到了覆卮山。

出门是个阴雨天,一路车况却很好。进入山区路途开始弯来绕去,忽上忽下,有些坡很陡,这倒还好。再往上走的时候,居然起了很大的雾能见度越来越低,人不由得开始紧张起来,甚至有点后悔没有做好攻略,不该贸然上来。没想到孩子爸爸却是很淡定的,果然这两年来,经常出门,山路也走了不少,跑习惯锻炼出来了。

走在浓浓的迷雾中,紧张着,担忧着,不断提醒孩子爸爸慢点再慢点,小心再小心,不断询问着还有多久才到,好在没多久之后,终于看到了我们预定的宾馆,也是覆卮山顶附近唯一的宾馆。后来才知道这是个私人的宾馆,旁边还有独栋的小木屋,别墅。里面的工作人员都很和善,晚上餐厅还准备了姜汤,山上风大雨大,雾气也着实很大,能喝上一杯热气腾腾的姜汤,瞬间觉得暖暖的。

刚到酒店,人还没能够完全放松下来,下了车感觉到有点冷,找到前台办好入住,进到房间是有点感觉失落的。酒店设施有点陈旧,看上去是有些年头了,加上这样的天气,跟自己来时的想象如此不同,这会也不想出门,脱了外套钻到被窝里睡了起来。看我睡觉,他们也跟着睡下休息。

这一觉睡的时间并不长,醒来看时间也才三点多钟,想想大老远过来,不能只在酒店里待啊。想到这里,爬起来穿好衣服,拿着伞,独自出门了。这样的天气,不想强求他们跟我一起出门。自己打着伞,沿着来时的公路向下走。一辆小轿车经过我,在前面停下打着双闪,副驾驶上一位大哥,伸出头问我,是不是下山,是否需要捎带一程。是一位和善的女士驾驶,向他们表示了感谢,表明自己只想出来走走。他们的好心,又让我想起了三毛在沙漠里载人的经历。奇怪,时常会在生活的某些片刻想起三毛,想起她书里描述的一些片段,这真是个奇女子。

一个人继续在公路上漫无目的往前走着,偶尔会有一辆车经过身边。路上除了迷雾,看不到一个像我一样的行人。也让我开始注意到道路两旁的风景来。山上的景,无非是树,花,水,我从小也是来自南方的山区,这样的景色,对我来说并不感到惊奇。然而,却没能经受住它们“乱入”的美。怎么说呢,我生活在松江,算是上海最宜居的一个地区,前些日子去松江的辰山植物园,也是上海一个难得的感受春天植物美的地方。这样的美,整整齐齐,是一整排的樱花树盛开,给你的赞叹,是工整的美。

辰山植物园的花很美,它的美满足你的眼,但很难让你的心为之惊颤。生活中看惯了红色,粉红色的桃花,走着走着,突然那一树白色的桃花印入眼帘,真的会由衷感叹,原来小白花也很美。那是木棉花吧,一朵朵立在枝头,胭脂红色也是常见的,那又一树的米白色。挂着雨水的小黄花,红色的枝条,满地散落的桃树枝,想起自己前些日子看着桃花美,忍不住买了些枝条插在家里,至今没开花,随手捡了一把。那水流声,叮叮咚咚。身在自然,美不胜收,每走一步都能看到各种各样不同的美,惊喜,感觉自己全身毛孔都被打开了一样。生活在城市里的人啊,真的是不知道自己舍去了怎样的代价,换来了那些所谓的便利。

树上的红花落了一地,没人收拾,围着那一株,落了一地的残花,又是另一种说不出的美。看到主道旁边延伸出一条铺好的石板路向下,忍不住拾阶而下,石阶里长出的小草又是别有一番韵味。一步步拍着照片,向下挪着,来到了石阶的拐角处,竟发现右手边是一个合葬的坟墓,不由得害怕起来,不敢多看,心里一边默念着,对不住,无意打扰,一边快速的走了过去,心已经怦怦跳个不停。下了台阶,又来到了主道上。看时间已经不早了,依然看不到村庄的迹象,想着还是往回走。这一条石阶路,帮我省了不少弯来扭去像腰带一样的盘山路。犹豫着继续爬石阶回还是走弯弯曲曲的主道。还是忍着害怕,又心里抱歉着快速爬了上去。上去以后,却又是忍不住的羡慕这一对已故人。想想自己在百年以后,能长眠于这样好的自然风光中,也是一种莫大的福气。回到宾馆,他们还未曾出过门,感觉真是遗憾。没能去感受这么美的风光和自然。

第二天起来,听着外面依然风大,想着套一下衣服出来看看外面什么情况,没带手机出门。没想走着走着又走远了,沿着昨天相反的道,开始往山顶上爬。早上有风,没下雨。风吹起来,有时会把雾吹开,刚刚还什么都看不见,一下子又都呈现在自己眼前。这才看清宾馆旁边下面还有一片池塘,看到山下蜿蜒曲折的道路,蔚为壮观。有时,天空一下子变得明亮起来,抬头看,雾像被谁撕了个口子一样,光亮就这么照了进来。自然的呈现,无法比拟又变幻莫测。

越往上走,越期待能够登顶。而登顶的过程,因为有一种期盼,对达成目标的渴望,以及心存一丝侥幸,能够看到图画中的梯田景象。会鼓励自己,铆足劲。终于登上山顶,满足了那一刻的成就感和兴奋以后,环顾四周,除了浓得化不开的雾,就是比下面更大的风在耳边呼啸。停留片刻,不得不下山。生活中,不也是如此吗?无论我们登上了怎样的高峰,终究要下山,山上是荣耀,是高光时刻,更多的时候,我们生活在山下,是默默无闻的,是平淡的,无需镁光灯的。愿我们回到山下,还是那个轻装上山的自己,不因为自己拥有了什么,看过更高处的风景,而带着一种傲视,那也只是生命的一种体验和见识,唯有清空,平常心,才能更好的面对低处的生活。

回到宾馆,把他们叫醒,吃过早饭,带着孩子们去爬山。孩子们也是很兴奋,一路往上,又差点登上顶峰。最后一段路,女儿喊累,儿子却还想着往上爬。后面老公在责备,这么大的风,不该让他们爬这么高,没强求他们非要爬完,亦是愉快的下山。

收拾行李下山,去古村落里走走停停,看看鸡,逗逗狗。再往山下走,已经没有了山上的雾,梯田近在眼前,美!大美自然。

生活中的美,是需要我们走出去,去感受,去体验才能发觉出来的。而我们的感知能力,也只有在一次次亲身的、临在的感受中才能雕琢出来。只有经历过这样的迷雾,才切身体会到因为无知而恐惧,因为知道而坦然。从而也感受到,生活中也时常会有迷茫的时候,但当我们知道自己方向没错,想要的目标就在那里,那就一点点过好当下的每一天,就如迷雾中登山,只管低头往上爬,终究会到达目的地一样。

只有我们内心被填满,身心在那个当下去体会到,才有机会一点点去把自己的感受呈现出来。有感知,诗人才能有感而发,吟诗作对。谢灵运当年和朋友一起爬山喝酒,做诗,覆卮,覆卮山也因此得名。身心被外界的感受充满,感受到了美,画家才有可能画出他感受到的美。作家也才能通过文字,描写出他感受到的那种感觉。内心丰盈,自然生发;内心空白,空有多少技巧都枉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