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带息肉的烦恼

      以前的我,每一顿都要有辣椒和肥肉,没有辣椒、肥肉,就随便吃一点点。

      在学校、小店吃饭,没有这两样,我吃了一点点,就走了。有几回,阿姨问我,菜不好吃吗?吃饱了吗?我说,恩,吃饱了。

    其实,我不爱吃。起身就要走了。

      2018年,我来到这里做一名幼儿园老师,一开始哦,觉得这些小孩很可爱,就跟他们玩在一起。可是呢,班上的阿姨不喜欢这样。觉得老师就应该“凶”一点。

      就这样,她渐渐地玩起手机,班上发生什么事都好像不管她的事,另一个老师也一样。整天不见人影,我不得已,因为当时班上将近40个小朋友,我慢慢地开始说他们,后来我选择大声说。

      这个学期都是一个人在带,很累、不知道哭了几回。加上晚上睡觉的时候,鼻炎发作,不停地咳嗽,甚至咳出血。

      后来,下了班。晚上去医院挂急诊随便看了一下,吃了药,还过敏。深夜连续去急诊,两眼睁不开、看不清,呼吸不上。

      我哭着哭着冲进医院,护士姐姐赶紧把我扶到床上躺下,叫来了值班的医生。就这样,医生边在我耳边询问我吃了什么药?什么时候吃的?我强忍着眼泪、疼痛,吃力地说,拿了这里的药,刚吃了,一会就这样了。

      声音嘶哑、鼻炎整整折磨了我一年多的时间,没有丝毫好转,我每天都很失望,为什么会这样?我到底是怎么了?

      不久,我们班上的阿姨看到我每天声音嘶哑,咳嗽,就说,你不舒服吗?我说,对啊。吃药好不了,还经常过敏...

      她就说,要不你去市一医院看看吧。那里的医生很好的。就这样,等到下午一下班,洗了澡,就打车去了阿姨说的市一医院。

      我感觉我坐了很久的车,才到了医院。这个医院我第一次来,有点大,不知道如何走。我一路走,一路问医院里面的工作人员,我喉咙不舒服,挂了号,这个怎么走啊?

      就这样,我来到了三楼,登记完,就在椅子上等叫号。

      当我听到***我的名字时,我忐忑地用手敲了敲门,说了医生,您好!医生。他就问我,你是哪里不舒服啊?这种情况多久了?有没有拍片子?

      说着,他就头带着灯,手拿着棉签。帮我看看情况。看完,我拿了一张在另一个医院拍的片子,给他看了看,他说,这个太模糊了。这样吧,你现在先去缴费,拍一个片子。再拿来给我看。

      交了费用,做了喉镜。在椅子上等待结果。

      30分钟过去了……

      结果出来了,我拿着结果。重新上了三楼给了医生看,他看了看,说,这个息肉不大。先开点药给你吃吧。看看效果怎么样?

      当他说,这个息肉不大。我的心稍微平静了些,还好过来检查。不然在另外一个医院,那个医生就说要动手术了。说不定好不了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