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毕业那年你发现自己无路可走33]信心这件事儿,真好

字数 2320阅读 155
刘同说,最黑暗的日子里,别人帮你不是给予金钱上的东西,而是给你信心。信心这件事儿,真好。

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01

十几个人在与主编一问一答的形式中做完了简短的自我介绍,整个屋子,就我一人学的是食品质量与安全,与新闻毫无关联的专业。听完各位的介绍后,我在心里提前主动给自己画了个叉:怕是又会被质疑专业了。

主编突然抬头看看我,“你的优势是食品相关的背景知识,食品嘛,自然包括保健品,这对日后的写作上会有一定的帮助,你的角度也应该会更独特一些。不过,劣势也很明显,就是对新闻写作的了解可能少一些,写起来怕是还不够专业。”我谦虚地点着头,心里升腾起一丝感激,毕竟这是第一位没有因为专业就把我率先剥离出局的编辑。

每个人发了一张纸,上面有三道题目。又发了三张A4纸,开始写新闻。还好面试前自己在网上查了一些通讯和消息的相关知识,了解了基本的写作手法。我知道,内容只是其中的一方面,形式有的时候更是一种必要的东西,为了弥补自己在新闻方面的欠缺,只能提前着手准备一些最基础的要点。

答完所有的题目添上姓名就可以走了。回家路上遇到报刊亭的时候,我带着兴奋的心情问有没有这个报纸。

卖报的人告诉我,卖完了。

我心里一乐,难不成还挺畅销啊?或许是我想太多,走到下一个报刊亭的时候,根本没卖过这个报纸。心里像坐了一回短暂的过山车。

三天后,收到复试通知。再次来到相同的会议室,只有我和之前坐在左右两边的那两个女生。

主编一脸认真地说:“上次的考核,你们三个答得还可以,所以先恭喜你们。当然了,你们每个人在写作方面还都存在不同的缺点,今天通知你们来复试其实没有要考的内容了,只是说一下相关的工作。如果最后能够留下来,会先有三个月的实习,这个过程里,我会再慢慢教你们写作上的东西。”

他起身去叫人事部门的同事,一个中年妇女紧随其后进来。她说着的一口西北方言里总想夹杂一点儿北京话,别扭至极。

“这一行很辛苦的,你们都做好准备了吗?”初次见面,就想给人个下马威一样的告诫。

“我还想问问,那天初试的时候,是谁让姐姐陪着一起过来的?”

初试那天,念彤刚好不上班,她问我为什么面试不安排在工作日,而要放在周末,我说我也不清楚。她总觉得有点不放心,就陪着我去了。她在大厅等我答题的一个小时,这个女人刚好站在楼上望风景,看到了念彤,还热情地招呼她到楼上去坐。

我想起了念彤事后跟我说过,于是就举手示意,“是我。”

“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们,这是工作的地方,不是随便逛逛的商场,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来的。你们要先拿出一个端正的工作态度来。”

不得不说,我作为初来乍到的新人着实被这反转的剧情惊了一下。

她喝了一口水,继续说:“你们都是哪个学校毕业的?”

“哈哈,我怎么都没听说过呢。”她听完三个人的回答后,笑得开心极了。旁边的主编一脸尴尬,“现在的大学确实也多。”

“那可不是,再多,好学校也一定是人人都知道的啊。像我儿子,对外经贸大学毕业,你们听说过吧?对外经贸大学,那可是很正规,很有名的,走到哪里都有人知道,和你们的这些学校不一样。”我们面面相觑,几秒内用眼神交换了彼此内心的OS:我们的学校怎么了,我们的学校就不正规,没有名了吗?我们的学校也一样可以自豪地说出口啊!

“我儿子是去年毕业的,现在准备考研呢,我对他很有信心......”呵,说来说去,不也是个落榜的吗?不过相比考研没考上,更不幸的一点,应该是拥有这样一个大言不惭的妈了吧。

02

她10分钟不间断的演讲让整个房间包括主编在内的四个人都无言以对,核心内容无非是,我有一个好儿子以及我们这个行业如何如何辛苦,你们吃不消就别试图往火坑里跳。

我对这份工作的憧憬被她毁得所剩无几了,不过考虑到为人和善,彬彬有礼的主编,我也只能佯装镇定,对她明里暗里的诋毁做出充耳不闻的回应。

她后来说到了工资的问题:“你们刚来的这些走出学校的学生,在这里有三个月的试用期,试用期的工资呢,只有1500,至于别的福利呢,是没有了,都会等转正以后才有,具体能不能转正呢,也还不一定,我要看你们的工作表现。”

连主编都表示怀疑:“试用期只有1500吗?”

右边心直口快的女生问:“那转正之后的工资是多少?”

“这个不一定啦,还是要根据你的工作量,你一个月能写多少字决定了你一个月能拿多少钱嘛,这道理很简单的呀,没上限。”

我自然相信工资待遇不是衡量一个工作好坏的唯一标准,但这个所谓的人事经理除了把自己想要炫耀的东西夸夸其谈阐述完毕后,连一个确切的数字都不肯多说明一下,就有些让人讨厌了。大家自然不仅仅是为了工资来找工作的,但既然单位正规工作正经,也没有必要给出这么没有诚意的答案啊。

她说话时的表情会让任何一个正常人都看不惯的,我也是第一次想用“嘚瑟”来形容一个年过半百的妇女。

走出报社,三个人对刚才横空出世的这位中年妇女进行了彻头彻尾的抨击,我们深表怀疑,有她在的人事部,今年报社还招得进来人吗?套用网上当年流行的一句话就是:这么嚣张,她家里人知道吗?

主编最后是带着同情的眼神送我们出门的,他其实也是一个月前刚刚调到这家报社的。他或许也不知道,还未完全熟络的同事,竟能表现得让人如此大跌眼镜。

考虑再三,我还是决定放弃这份工作了。给主编发了短信,他回我:可以理解,也看得出你的用心。看过你写的东西,觉得还有点这方面的潜力。还想继续在这个行业找工作吗?写作方面,我倒可以帮帮你

眼泪瞬间不能自已,不争气地夺眶而出。本以为已经强大到可以适应失败,适应一次次没有结果的面试,适应陌生的冷漠,适应突如其来的侮辱,却不知道会脆弱得适应不了仅仅两面之缘的人送来的一句温暖鼓励的话语。

刘同说,最黑暗的日子里,别人帮你不是给予金钱上的东西,而是给你信心。信心这件事儿,真好。


你的关注和喜欢对我的梦想很重要,感谢支持❤

作品持续更新中,具体目录请见:昕璐妹作品小站

想要看到我的更多连载作品,敬请关注简书连载风云录里面的青春校园连载投稿专栏


谢谢支持,么么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