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地球赤子之火种(09)

96
书咄咄
2017.12.01 03:01* 字数 3475

目录

上一章

09. 舞会

D00工作室里,丁峻、方晋虎、徐亚兵和白晏梓都在紧张地学习着,只有王曼农不知道溜到哪里去了。过了一会儿,王曼农出现在工作室的门口,敲敲门,“各位,收到信了没有?船长群发!周六晚上有爬踢,这几天大家去换衣室挑衣服,指令长要找异性伴侣,别人不需要,自己去就行了!”

丁峻抬手收了一下message,“什么意思?”他问。

“没什么,老传统。这不人都凑齐了,也熟悉了几天了,开个舞会大家距离更近一点。完了快出太阳系了,出去以后经常会迷路,工作也忙,没时间娱乐,就这次机会,再娱乐就得等回来时候进太阳系才行。”

白晏梓也看着message,“换衣室是什么意思?”

“就是让咱们去挑晚礼服的款式,你看中哪个,往里一输号码,穿着内衣站到更衣间里,先把挑好的衣服模子套身上,从上往下喷一种生物材料,电脑合成的,喷到模子上就变成你选中的款式了,回来还可脱可换。不过开完舞会都要上交回去,那些材料还要回收再利用。太恶心了,给人做件新衣服还是这样吃进去再吐出来的!”

白晏梓皱着眉头说,“挺好的东西,被你形容得这么恶心!”

“反正我是不会去换的,临走时候我偷了我妈妈年轻时候的礼服,嘿嘿。”王曼农诡谲地笑。

“偷?”

“是啊。我妈那个礼服,虽然老派了点,可是老派的东西转回来就是时髦。我21岁的时候成人晚会她借给我穿了,我妹妹那时候只有16岁,看见了也要。我妈说等她21岁生日的时候借给她穿。我临走时候跟我妹妹吵架了,她今年要过21岁生日,我一气之下,就把这件衣服偷出来了,让她到时候找不到,哭鼻子!”她得意地笑啊笑。

白晏梓忍不住说她,“你太坏了,我要是有个妹妹,肯定舍不得欺负。”

“那是因为你没有妹妹,姐姐妹妹存在的意义就在于欺负和反欺负!”王曼农大大咧咧地回答。

方晋虎嗤笑了一声,“那你得小心我们欺负你,这里就你最小!”

王曼农马上一脸狗腿地说,“虎哥,求罩!我帮你打探到了。”

“什么?”方晋虎莫名其妙地说,“我让你打探什么了?”

“还记得集训的时候跟你打架的那个巧克力色美女吗?我已经知道她就是B组拉格朗日号指令长Julie Royal手下的猛将,名叫Elise。不过你有一个强劲的对手,Elise有个追求者,追得很紧,为了她,拒绝了另外一个项目的指令长的职位跑到这里来了,他叫Lenzo,也是B组成员,打架很厉害!”王曼农眉飞色舞地说。

“靠,老子不怕他!好孩子,你很好,回头哥哥给你糖吃!”方晋虎笑着说了一句。

丁峻和徐亚兵互相坏笑着看了一眼,徐亚兵说,“恭喜晋虎,早生贵子!”

王曼农糊涂了,问白晏梓,“他说什么呢?”

白晏梓回她,“军队这帮人凑在一起就这样,如果今天哪位兄弟说看上一个姑娘,马上就得自掏腰包请大家吃饭喝酒,然后兄弟们会从婚礼贺词一直说到孩子满月贺词。是不是这样,丁峻?”

丁峻看着自己屏幕,忍着笑闷声回了一句,“别问我,我不知道!”

方晋虎也看了船长的群信,说,“都得找舞伴啊?那咱组不够分了,你们说我现在去找那个Elise赶趟不?要不有人要落单了!”

王曼农回他,“只是要求指令长了,其他人随便,有没有都行!哎,你们别看我,我有伴儿了。”

“谁呀?”徐亚兵笑着问,“看你乐得这个样子,一定是那个傻小子安德烈吧!”

“呸,才不是。”王曼农得意地一甩头,“船长邀请我做他的伴儿,到时候我跟他跳第一个舞,然后是指令长们,接着就随便,群魔乱舞。指令长,你会跳舞的哦?”

“他会!”方晋虎抢着说,“舞林高手还是!”

“那就行啦!晏梓,晏梓,别看了,我陪你去换衣室挑衣服,去晚了你看上的款都被别人挑走了。”她过来拖白晏梓。

白晏梓眼睛看着丁峻,嘴里说,“不妥吧,上班时间……”

“嗨,工作是做不完的,衣服没了那就没得选了,快走快走!”王曼农心急火燎。

白晏梓假意推脱,“哎,你急什么呀?”抬脚跟她走了。剩下三个人坐在办公室里面面相觑。

丁峻一关显示器,“那我们也去吧,咱们什么都不会,不跟着王领队,回头再闹出笑话来!”

周六下午,一众人等都无心工作,把主控室的东西都收拾到边角,腾出好大一块空地。安德烈是本场舞会的DJ,正在指挥人调试音响。晏梓问,“你不是说他除了是个数学天才,其他是个白痴么?”

“啊,哦,忘了跟你说,他还是个音乐天才。”主控室的四周摆上了桌子,上面有酒水饮料,还有一些小零食。王曼农告诉队友,“能吃赶紧吃,搞不好出了太阳系就只有土豆吃了!”丁峻邀请了白晏梓做舞伴。

方晋虎没约上Elise,只好约了徐亚兵,他说,“哥们,咱俩招子放亮点,看哪个女孩落了单,就赶紧下手。”

晚上八点的时候,普罗米修斯号除了值班船员,全体都到了主控室,而且是香鬟云鬓,衣袂飘飘。每个男人都那么英俊帅气,每个女人都那么妩媚动人,白晏梓穿了米黄色拖地长裙,戴同色长手套,金白两色高跟鞋,长发在脑后挽了一个髻,淡淡地画了眉,上了唇彩,当她出现在丁峻面前的时候,丁峻觉得眼前一亮,有点羞涩地伸出臂膀让她挽,“几乎认不出来了。”

丁峻今天穿的是黑色礼服,黑色皮鞋。王曼农选的款,她坚持,“男要俏一身皂,这个符合中国传统美学。指令长你代表中国颜面,不能输给他们!”

戴维斯穿的是灰色礼服,在“友谊地久天长”的音乐声中,他按传统,邀请舞伴跳第一支曲子。第二支曲是对船长及其舞伴的考验,仍然是两人表演,曲目由DJ即兴选择。安德烈选了古典名曲卡门中的探戈以及拉丁舞的混合体。丁峻一听这个调子就吓得心脏砰砰乱跳,如果他现在是船长,那非糗大了不可。但是戴维斯非常娴熟地扭动,身边的舞伴也无比配合,两个人默契地相拥、转头、踏步……观众更是彩声一片。

王曼农“偷”来的礼服果然样子有点古旧,长度只到膝盖,但是转起来好像一朵飞旋的花,她四肢修长,腰身柔软,跳起舞来真是让人忽略掉她有多“二”!舞曲结束的时候,船长和舞伴鞠躬示意,然后一挥手,七大艇的指令长和舞伴们相拥进了舞池。

DJ换了狂欢的节奏,所有人都嗷嗷嗷嗷叫着跟着节拍疯狂。方晋虎眼明手快把白晏梓拖走,跟她对跳起了恰恰。被抢了舞伴的丁峻在舞池里晃了一会儿,悄悄地溜边了。这时候他已经分不清里面谁是谁,他走到桌边拿了一杯饮料慢慢地喝。奇怪,音乐声音这么大,但是他似乎又能听见那个传说中的“海妖”的歌声。

为了分散一下注意力,丁峻端起饮料慢慢走到主控室侧面的舷梯,这会儿大家都在狂欢,没有人注意到他。他顺着舷梯走上去,头上穹顶亮着,星星们好像无数只善意的眼睛,盯着船里happy的人群。每当“海妖”的歌声传来的时候,丁峻就会觉得自己格外孤独,好像海难的人抓不住一块漂浮的船板。现在下面如此热闹,可是他却被一种无尽的寂寞笼罩着。咦,好像不是他一个人来这里安静,那边倚着栏杆往下看的是谁。丁峻还没看清楚对方,那个黑黢黢的影子就发声了,“指令长,你也想来安静一下吗?”

是王曼农,底下玩得那么热闹,她怎么一个人跑上来了。丁峻靠着栏杆问,“你怎么不跳舞?”

“我想家了,”王曼农说,“我现在后悔把裙子偷了出来,要是安雅过生日的时候不开心,哭了,那都是我闹的。”

丁峻的眼睛逐渐适应了上面的黑暗,他看到王曼农头发蓬乱,都是刚才跳舞跳得,有一绺粘在面颊上,让他看着都发痒,恨不得替她拂开,听了她的话,倒有点好笑,“怎么,你也会有忏悔的时候?”

“为什么不会?我经常后悔!”王曼农垂下眼皮,长长的眼睫毛被昏暗的灯光照着,在脸上落下阴影,扑簌簌像一对小灰蛾,“我总是心一热就答应多米尼克到船上来,来了不久就开始后悔,想妈妈了。”

她还真是个小家伙,丁峻发现自己有点心软,不由得出言安慰,“没关系,时间过得很快的。下次要出远门,可得好好想想了。”

王曼农把手肘放在栏杆上,弯腰托着腮,“我是要好好想想……可是我怕人家一招手,我又跟着去了。”

“为什么?”

“因为,好玩!”

丁峻感觉有点啼笑皆非,“好玩?”他重复了一句。

“当然了!我爸爸经常说,不好玩的人生不值一过。你不信吗?”看丁峻微笑着没说话的样子,王曼农知道他不信,于是反问他,“那么你为什么参军呢?为什么不去空军而是参加海军呢?为什么航天部招你你愿意来呢?你心里充满着某种伟大的历史使命感吗,就像部长临行的时候发表的讲话?”

丁峻仔细想想,很老实地回答最后一个问题,“没有。”

“对呀,那你为什么走这条路呢?”王曼农几乎咄咄逼人地问他。

丁峻低头转转自己手里的杯子,“我觉得,适合我。”

“那还是觉得好玩,你不觉得好玩就不会认为适合你!”王曼农直起腰,手撑着栏杆站起来。

丁峻感觉似乎有那么一点道理,好玩,没有理由的。从小玩的那些船模,和小朋友们在水盆里分派的海仗,在潮阳号上一时心血来潮几乎害得整个连队挨骂的潜艇改装,还有最近那次模拟军演不甘束手待毙急中生智用无线方式发射原始木马病毒……这些,似乎都可以归结为好玩。于是他不再反驳,转身扶着栏杆,往下看欢闹的人群。

(待续)

下一章

【科幻】地球赤子(一)火种
22.0万字 · 4218阅读 · 38人关注
他是优秀突出的职业军人,沉默寡言严肃认真,而她是自由散漫的海外华人二代女博士,擅长胡说八道和各种混不吝,就这样被命运安排相遇,从负气斗嘴的冤家,变成了同生共死的战友……在被调戏和反调戏的过程中,他被一点点地搞分裂。 这是一部科幻外衣的言情向小说,科幻辅,言情主,勿深究,勿细探。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