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之自述/闲说《论语》为政篇19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孔孑一生七十有二,他的一生是全面而丰富的。十五岁志于学业,又经十五年之奋斗,到三十岁才渐有所悟,才明白了人生,找到了自我。立不单是事业、金钱,更在于自我、人格,处事之道理定了,立下就不动了,找到了位置,无论高低贵贱,也要一往之前,立而不倒。

目标立下,但过程中终有疑惑,到了四十岁才能没有疑惑,渐而成熟。

再加十年,五十岁时才知天命。年轻时之血性、刚性,在明白天命后趋于柔和了。天有自身运道,人无非天地间一渺小生物,与天比人太小了,因此更应知晓人应尽的道义与职责。天无边际,也无形,人虽有形,亦终会归于无形,佛家说五蕴皆空,色即空,空即色,空并不是没有,可以说频律很快,快的我们察觉不到,色也只是重多元素的定时合成,多而稳定,所以可见,但时候一到定归于空。过往不恋,未来不迎,当下不负,知晓了天命,也知晓了人生,更知晓了人无非是众多机缘的定时合成,所以人生难得,只能尽力做好自己。

知晓天命,方能耳顺,何谓耳顺?关键干心平气和,因为知晓了天命,才能坦然面对一切,不喜,不悲,不嗔,不怨,不偏,不倚,心中是非早已明辨,但不形于色已成自然。老子说有无之相生,难易之相成,万物总是相对而生的,有阴必有阳,有善必有恶,所谓两者同出,异名同谓是也。孔子知晓了天道,也自然什么都能听进去了。

七十从心所欲,这就是真正的自由,自由在于突破了解自我,突破自我,通容于道。但必定是人,要有界线,有范围,不逾矩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