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醉酒女人》第十六章 六爷

        从香山回来,杨华桥在九哥的咖啡馆请两人晚餐,三人说起雪儿的办公室做咖啡馆和收藏文化馆的事,杨华桥说可以考虑投资部分。

      涧兰没钱,直接说了,不过可以出收藏品物件阔门面,充实公司的实力。自己熟悉瓷器,书画,邮票,古籍,只是不懂玉器,木艺,珠宝,想起朋友浓藏文化懂,推荐可以帮忙长眼。

    三人说让涧兰管理咖啡馆,涧兰说自己不行,于是九哥给大家讲一个故事:“某人 刚刚毕业的时候,面试一家公司当销售。前面的都顺利通过了,最后一关面试官给了我一张报表,全部是英文的,我英文一窍不通,但我又很渴望得到这份工作,于是就瞎念。然后发现面试官居然面无表情看着我,我想,肯定他也不懂,于是胆子更大了,肆无忌惮的胡念,然后又加入自己的各种理解,居然滔滔不绝说了快30分钟。最后,面试官说话了:‘好了,别再说了,做销售就要你这种不要脸的精神,明天来上班吧!’开公司管理公司也是一样。”

      涧兰觉得开心,大家既然投资开文化收藏品休闲于一身的咖啡馆,回家上楼都觉得轻松。

      只是自己的信誉卡要还钱了,最低也得还8万多,股票一个月没挣钱还赔了不少,难免气恼刹风景。

        涧兰要王律师去看守所给雪儿递继续开她的公司的消息,一面真心筹划开咖啡馆的所有事项。

      周一上班,会计刘姐和出纳都打扫公司,自己告诉他们有人来就接待,没人就整理内务,到网上多学习泡茶泡咖啡的技巧,自己炒股别打扰。

      山东钢铁果然跌下来到了2点25的价格,涧兰又进去,自己和雪儿的账户都买了,三分之一的仓位。

    北京最近很多企业搬家到雄安新区去,业绩估计不好,炒股北京板块都淘汰,还是选定上海板块。上海能源,上海机场都不错的企业,涧兰少量买了点,居然都见红涨了点。又买了云南白药,套了2个点心里坦然.最近事多乱,自己炒股静不下来心,自然操作失误。

      “该死,自己怎么钱少还赚钱,钱多还亏钱。必须保守半仓操作的原则,不然真的和雪儿喝西北风。”涧兰心里真的着急了。

        “好在重仓买的是山东钢铁,涨跌弧度不大,自己有时间思考,平时该干嘛干嘛。”

    一天就一个快递公司来结账,会计核实要涧兰签字,然后取支票走人。

      一收盘涧兰就问杨华侨和九哥要他们电汇投资款,两人都客气说等几日。涧兰就安心炒股,可是都周五了,自己股票小赚,回来几万了,他们还是没给钱,涧兰可不傻,估计被这两个要面的爷们漂亮话给耍了,投资款看来是到不了,又着急起来,明日都黑周五,股票千万别狂跌,涧兰等钱用呢。

    涧兰是手心向下的人,施舍可以,手心向上问别人要钱就难为情。投资就不一样,风险共同承担,利润平均分配。一时不想再追了,左思右想怎么搞到钱开咖啡馆。

    记得二里庄,清河都有旧家具市场,可以淘到便宜实木旧家具,就看自己的眼光。只是公司的卫生许可证的先批,还有如何广告吸引客户来消费,还有如何有品味有服务品质让客户来了还想来,还有定位必须是大众和高端人士的温馨乐园,千头万绪的只是头疼.

    涧兰到2个旧货市场一看,市场都关闭了,什么都没有,必须到南四环有个旧货市场,又开车去,选了一组70年代仿古的家具,让搬家公司搬到公司。这一下,周围有人发现公司换人了,看热闹的偶尔有。

      想到班长要给自己邮寄兰草的,到郊外挖了几编制袋子土回家,北方的土特粘,需要放一些沙子和腐质土,便于兰草透气,涧兰回忆爷爷的办法,给土里加肉骨头,蟹骨头,花生壳,于是到市场买了8斤熟花生,晚上没事的时候剥了留着养草。搬运土的时候,六爷在楼下遛弯,涧兰分六爷一部分,答应兰草到了分他一些。

      “兰丫头,从来没见你这么忙过,干啥呢?”

    “六爷,我养兰草,别人从南方给我一些,到时候分你几株。你老准备好花盆和土。爷爷留下的几盆花草也需要换土质了。”

      “有点你爷爷的范儿,土湿了你就撒点黄豆或者大米,到了电话我。谢谢你的花生。”

    “谢了您老。”

      涧兰回家吃了碗面,就着手剥花生,用两个塑料袋子把花生装好,放在铺有地摊的客厅里用脚踩了几个来回,壳剥裂开了好剥,打开电视机边看边剥。花生壳养花,花生米喝酒时下酒。冬天饺子下酒越喝越有,花生米下酒越喝越抖。

    看着眼前的古陶瓷花盆,瓷缸,涧兰欣慰。

    爷爷说,喜欢收藏的人是智慧知性的人,无论尘事纷繁、风云变化,内心深处总会保持宁静的心境,但愿我们都如藏品般温婉和悦,内敛含蓄,历经沧桑却美丽依旧。涧兰现在开始明白点了。

    周五千股果然狂跌,有的股票的都跌停了,只有上海机场还涨了3个点,特奇葩,涧兰不敢加仓,山东钢铁跌倒2点21了,前期的最低价位,涧兰买买买,基本满仓杀红了眼,把浓藏文化提醒的半仓操作抛到脑后,可恶的黑色周五,让贪婪战胜了恐惧,居然就这么冒险满仓,下周估计听天由命了.

    股票大跌心情不好,涧兰去皂君庙花草批发市场买兰花盆和土准备养兰花,北部最大的花卉市场,几十年来生意红火,老百姓乐呵的地方,涧兰四处逛。

      看着五彩缤纷的花草,闻着浓郁的花香,真是享受,涧兰腰没好利索,只能漫步,特意在几个兰草厅逗留,养眼学习欣赏。兰草厅的确高雅幽静养眼,兰花的幽香,兰草的简单挺直,在这闹事体验了“静若幽兰”的真谛,一般的兰花几百一盆,开花名贵的几千几万的也有。涧兰和卖花的妹妹聊天,才知道这个市场马上也要拆了,大家都在甩卖,不知道以后干嘛去谋生。涧兰美好的心情一下跌到低谷,以后买花草不方便不说,这上千号人没有收入日子咋过呢?

      涧兰看着忧虑的卖兰草妹,恻隐之心涌起,挑了一车很多贵重的大花盆买了回家,又挑了几盆百合和富贵竹放到雪儿公司,增加一些生机。谁知正在公司搬花盆,进来几个彪形大汉,说雪儿欠他们的50万高利贷,要钱。

      涧兰陪着小心让他们坐下。

    “雪儿有事这公司转给我了,他说不欠任何人的钱。”

      “她说不欠就不欠?大爷们赖账不成?”

        “请你们把欠条或者合同来拿来我看看,我好找她核实。”

        “少废话,叫雪儿出来还钱。”

          “她真有事出门了,我现在管事。”

            “那你给钱,50万,加利息10万合计60万。”

        “没钱,你们把欠条和合同给我看看。回头属实就要她还你。”

      “看来你不想在这地段上混饭吃哈,叫你懒账,兄弟们给我砸。”

      于是公司的花草,家具被炸了个遍,一片狼藉。涧兰打110报警,一会警察来了,呵斥他们走人,也不赔偿就放人走了。涧兰生气,在公司收拾半天,那帮人又来了,又是一个见啥砸啥,原来是这地段的流氓。

      涧兰情急之下,看桌面的水果刀和菜刀,左右手拿了,直奔那个头拼命而去。

      “无法无天是吧,我从小在这儿长大没见你们这么混蛋的王八羔子。”

      这帮人吓得只逃窜。

        “我的地段由不得你们撒野,警察管不了你们,好,姑奶奶管。”涧兰气势汹汹。

      那帮人终于被赶走了,涧兰自己吓得瘫痪在地,娇喘吁吁。不管是谁,都欺强怕弱,最怕拼命的。

      回家又遇到六爷,说起此事。

    “别怕他们,我回头问问是那个王八羔子捣乱,给你双倍赔家伙儿。”

        “谢了您老,必须给他们点颜色,家门口这么嚣张,是忍孰不可忍。”

      “我说兰丫头,下次别动刀弄棒的,太危险。”

      回到家想想生气,洗了个热水澡才好受些. 法制社会,自己刚出来混几天不是滋味,雪儿一个人混了快20年真不容易,一时忧郁症发作,情绪低落到冰点。

    第二天,几个小混混被六爷提楼到办公室给涧兰赔不是,又孝顺5000大洋,了事。涧兰请六爷吃了顿饭,又分他2000大洋酬谢。

      “等兰花到了再孝顺您。”涧兰真心感谢。

      蕙质兰心乱世狂,好忧伤。暮色又近幽兰芳,缺中堂。芸芸众生皆惊慌,生计忙。世外桃源幽室处,唯迷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