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死神的约会

当我走向天台的那一刻,我已经决定了要告别人生。

选择自杀是迫不得已,生活无望,信念崩溃,极度渴望获得重生的感觉如一条盆口蟒蛇死死把我缠牢。

自杀前,我想过了无数种的方式来结束我的生命。

我要选择一个最为稳妥的方式。何为稳妥,即是一招毙命,让所有人都来不及反映,我可不想再被救活,忍受世俗的压力之时,还要经受身体上的折磨。

我这一生很颓废,也很失败,我承认我是一个心理崩溃的弱者,可这又如何,反正也是将死之人。但是我还想最后把自杀这件事做好,也算是我留给这个世界的一个念想。

我想,如果这件事情做得很漂亮,那我也算是一个成功的人。起码成为人们茶余饭后,口中那个常常讨论的人物。

为此,我研究了很多自杀的方式。

我发现其实吃大量安眠药的人,他们都是不想死的那种。只是极度渴望被重视,被关爱,被尊重,被守护的一种内心需求,以此来博取更多的关注和精神上的满足,所以我不能选择这种的。

我还发现其实割腕的人。他们精于算计,虽任凭鲜血直流,但腕部动脉那么细,留多久才会流完身上的血,他们只是故意制造类似于血流成河的假象,以求惊吓那些真正关爱自己的人,获取内心满足的欲望,真庸俗,我才不会这样做呢。

其实还有那些喝药的傻人。我崇拜你们选择了一种持续痛苦的自杀方式,你们自杀的决心,我是看在眼里,但疼在心里。药入口中,吞食而下,药效发力,胃部绞痛,上吐下泻的模样不仅难看更加折磨,被拉去洗胃之后还能从死神脚底溜走,这种愚蠢的死亡方式,真应该被摒弃。

思来想去,废寝忘食的我,还是选择了用跳楼这种方式来作为我人生告别的最后仪式。

我一直追求极限运动。想体验跳伞之后高空360度旋转的飘逸,想遨游大海以冲浪的方式开启旅程,想成为沙漠之鹰,掌握的越野摩托车以一种极限的冲锋,倡导生命的意义。

可是,这些需要很多钱和时间,我是一个失败的人,没有时间,更没有钱。

最终选择走上18楼的天台,一方面我是想着可以在空中做几个完美的翻越,以了我极限运动的美梦。另外我也喜欢站在高处眺望远方,那些似蝼蚁般的人们,如我的臣子般那么渺小,以显示我的高大,让我内心得到极大的满足。

毕竟要死了,怎么高兴怎么来。

天台的风很大,就如我的灵魂一样焦躁不安。任凭风吹乱了我的发际,肆意的在我的躯体上做各种涂抹,我却感觉很享受。

第一次站在这天台之上,我来回踱步。并不是因为我久久下不定决心,而是现在的时刻我非常的放松和自由,我想在这弥留之际,温柔的亲吻这世界最后的一点时光。

也许是踱步累了,我停下来。正值黄昏的时刻很美,看来我选择对了。上天台对了,这个时刻对了,什么都是刚刚好。我看着那即将逝去的夕阳,像是我曾经火红的生命一样,不是永久的呈现在舞台之上,终究还是要落幕的。

不过,它的落幕是那么的美,无数人观赏和赞叹。我的落幕却是这样的凄惨,一个人在天台上观看夕阳,也许是我就是个失败的人,从来没有吸引过任何人的关注。

想到这,我索性躺了下来,躺到天台硕大的水泥地上面。似乎整个天台都是属于我的,没有人去侵占它,比我那张1米2宽的床强多啦。

我闭上眼睛,黑暗的力量包裹着我,我尝试着在不睁开眼皮的情况下,晃动着我的眼睛仁,竟然很神奇的事情发生了,我看到了一个彩色的世界,他和我生活的黑白世界形成了强烈的对比。眼睛有色彩,原来是这么开心的一件事情,可是还是太晚了。

七年前,我兴致勃勃的来到这个城市,我记得我第一次看到大城市的高楼大厦,城市规划,人文风情的那种莫名的幸福与激动。

眼里放光是假,眼里冒火是真,我手舞足蹈的给我妈打电话,兴奋的给她介绍着这一切,大声的告诉她,我要努力到终有一天,立足于这里。

那边,妈妈嘱咐我照顾好身体,好好学习。

四年的大学生活,让我有些失望。这和我当初想象的不太一样,高中老师说,大学生活是人生最美好的时光,有自由的浪漫,有璀璨的星光,有知识的海洋,有灿烂的大地。

我拼命的学习,天天早出晚归,沉迷于图书馆里万千的世界,追逐于社团中广泛的交际,考前复习,考后总结,周末兼职,业余锻炼。

可是我却活成了同学中的异类,我成为那个大学宿舍中最不合群的人。

我不抽烟,不喝酒,他们骂我装逼。

我不玩游戏,不上网,他们骂我庸俗。

我记得中岛敦曾在《山月记》里,写过这样一句话:“我不敢下苦功夫琢磨自己,害怕知道自己并非珠玉。然而心中却还存有一丝希冀,便不肯与瓦砾为伍。”

所以我坚决不跟他们这些类似于瓦砾的人同流合污,我希望可以雕琢我自己,虽然周遭的环境如此恶劣,但是我还是需要保持初心。

我与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远,不合群,反派,自私等等词语成为我身上应有的标签,最起码在他们看来是这样的。

而努力过度的我,成绩依然不算太好,但属于中等偏上的。班上唯一的励志奖学金被宿舍那个经常玩游戏,成绩刚好过线的人夺走,只是因为他身兼团支书,只是因为他在辅导员面前拥有左右逢源的功力。

他们劈头盖脸嘲讽我的时候,我闭上了眼睛。任凭这暴风雨像猛兽般袭来,也许我有洪荒之力可以化解,但那又有什么用呢,我发疯似的撕裂大喊,只会更让他们觉得我傻逼。

我想了很久,我只敢躲在小角落里面,似乎这个世界上只剩下我一个人一样,我难过,我伤心,我痛苦,我迷茫。其实我也是有情感需求的,我也想倾诉,我也想去找个人说说的一切,我也想去找个肩膀靠一下,停下脚步休息。

这时候,我在我驰骋的沙场中,遇见了她。

翠花连衣裙,长发至腰间,修长如软玉般的手,灿烂如阳光般的笑。图书馆中,我们一起交谈历史的洪河如何璀璨,万里的星空如何耀眼,小王子眼里的世界如何完美,王小波的黄金时代如何传奇。

她陪伴了我度过大学的最后时光,让那个憎恨世界,憎恨生活的我,也变得有了点温度。

原以为,我已经认清了生活的真相,而往往真相永远都是令人匪夷所思的。

毕业后,我开始了我的第一份工作。

我还记清楚当初给妈妈打电话趾高气扬的洒下的梦想,还得给身边的她谋一个可靠的未来。

我天生不忘初始的路,工作上拼命无比。职场的险恶远超过我的想象,如果说大学里面只是嘲讽和排斥,那么职场里面便玩尽了手段,至你于死地。

不设防的我,坚持的把努力当成行走江湖的唯一宝剑。奈何宝剑还未出手,已然胎死腹中。

辛辛苦苦三个月做出来的调研项目,花费了多少个日日夜夜,我找了不知道多少材料论证可轻易的被主管剽窃,进行署名更改,竟然还大言不惭说新人第一份报告都需要他。我去你的,年轻气盛的我找到总监,进行实名举报,却又被凌空挂一个越级的罪名。

手拍桌面,脚踢大门,撕逼于总监,让整个公司众说芸芸。奈何胳膊扭不过大腿,多一天就是煎熬,抱着那一堆我日夜整理的文档走出公司,为我第一份工作划上句号。

衣食住行,大城市处处都要钱的生活让我心累,我抬头看着这小区一个个亮起的灯光,感叹何时这一盏小小的灯光才属于我自己。

骑着我的破电动车,来回穿梭于城市各个角落,工作似乎离我渐行渐远。也许我有些眼高手低,但是我大学四年的努力,我曾经专注的意志力难道不应该得到这一切吗?

刹那间,大脑一片空白,被死难的生活缠绕的脱不开身的时候,又气急败坏的逆行被撞。

她没事,我有事。

老太太啊,你个老太太,你说你快80的年龄,还骑什么三轮车。

额头眉眼三公分的伤口触目惊心,我血流不止的时刻,我竟然感到很高兴。

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原承想能好好休息几天,医药费不用付,还能给我补偿点误工费吧。想得太得意的时候,生活往往不会让你得逞。

当我让老太太给我交医药费的时候,老太太竟然应声倒地,分明刚刚现场撞我的时候,还稳如泰山的坐在驾驶位上告诉我先去医院治疗为紧。当时我还暗自为老太太明事理的精神所感动,还在感叹社会的温暖总是不经意就送给你。

转眼间,发生的一切明显让我措手不及,我已经失去了对现场的把控力。我大喊到刚刚还好好的,显然声音苍白无力,毫无感觉。

紧接着,家属赶来,质问,谩骂,诅咒,攻击。

让我彻底对最后一份念想失去了信心,我无力的争辩,像是一个失去宝剑的战士,已沦为任人宰割的地步。

不死心的我要报警解决,然而交警的话让这个世界充满了灰色的影像。

各自治疗,各自解决。

分明是她撞伤了我,为何我要承担全部的医药费。

“你可以去法院告啊,我们只是对你们进行责任划分。”交警抛下最后的话,就转身离去,留下默然的我和窃窃自喜的那一家人。

万念俱灰,是什么滋味,千万如刀绞般的失望撞击着你,想哭却哭不出来,只能傻笑。

公理自在人心,说多无益,明白了之后不热爱就是了,懒得让自己费心。

有的时候,讲道理,摆事实,然而并没有卵用,所以说这社会活着真难。

我在医院治疗的阶段,还不是最绝望的时候,因为毕竟我的支柱还在,那个朦胧中给我鼓励的她,毅然站在我身后,给受伤的灵魂最后拥抱。

我默默的筹划着自己的未来,还记得当初站在这城市之巅,许下的诺言,我要留在这里,即使那么高的房价也打压不住我拼命向上的成长。

人生总会让你经历你不开心的或者痛楚的事情,这个规律,没人能改变。

我想到以后和她一起住在心爱的房子里面,枕边是喜欢的她,房间是喜欢的味道,有她热爱的吧台,有我惬意的茶台。我们在明亮的阳台里,沐浴着阳光,讨论着平凡的世界里面孙少平鲜活的生命茁壮成长。

然而,鲜有人知的是,这期间,她似幽灵般的出现或者消失在我的生活中,我联系却联系不上,我不联系她却出现。浅问便是敷衍,深问便是吵架。

而我却有一种莫名的悸动浮现在我心头,让我想起了那个被视为真理的墨菲定律。真是该死的墨菲定律,但愿你有不准的时候。

然而,真理却不是我一个凡人能够改变的。

出院的那天,她来接我。我兴冲冲的拥抱起她,感谢在我黑暗的日子里,有她一束光明照耀着前方的路,以至于我没有迷失最后的方向。

我像往常一样,拉起她的手,可她却说有点冷,放到自己的兜里,可悲的是,我并没有感觉这是一个不好的兆头,依然幸福的给她规划着走向幸福的路。

你说心酸不心酸,你说可笑不可笑。

她明明已经决定了分手,只是还没有想好充分的理由。我还像个傻逼似的在给她讲规划,讲未来。关键是我们的规划,我们的未来。

就这样,最后一颗救命的稻草已经燃烧成灰烬了,那些逝去的往事还有什么能值得我去怀念呢。

青春,生活,命运,爱情,提起哪个我不是伤痕累累。

摸了兜里仅余的5块钱,我突然想起了被那黑房东骗走的800块钱,我是多么的想要回来。可是我突然发现越懦弱就会慢慢的被社会所和谐,就如我一样,失败的人不足以谈人生。

而我也突然发现,我竟然有一种神奇的功能,我不吃不喝三天一点也不感觉饿,有种要升天的感觉,5块钱还在我兜里,我不由的摸了摸他,不算太惨,没有到身无分文的地步。

其实我已经过了泪流满面,抱怨生活的年纪了,没有力气在去为这些事情伤心了,这个十平方米的出租房里面,除了那张1米2的床陪伴了我两年时光,其它的我还能记起来点什么。

现在我以地为床,以天为被,舒服的睡上一觉,让那些生活的烦恼和磨难都见鬼去吧。

不知不觉,睡了这么久,像是看了一部电影,回味了我的人生,五味俱全,色彩斑驳。

我不觉的在自讽起来。

黑暗中的城市竟然如此的漂亮,五彩斑驳的灯光聚集如此,高射灯的光线射向远方,折射出一副绚丽的画面。

已经没有什么可留恋了,这个世界对我太冷漠,一点温度都没有。

干脆点,拥抱死神,也许它会给你温暖,我一边鼓励着自己,一边纵身一跃。

我没有忘记我当时的梦想和壮言,我这也算是另一种形式留在这城市里面啦。

而我却突然发现我走在梦中那条金黄灿烂的大道,两边是绚丽多彩的图腾,前方一个个小精灵般的物种跳了出来,在向我招手。

突然,一阵暴风袭来,吹灭了这所有美好的一切,露出了狰狞的面目。

我竟然开始害怕了。

我突然想到前两天,妈妈给我打电话殷切的关心我伤情问题我还没来得及感动呢;我新面试的领导给我积极安排的住宿我还没来得及住;我的死党大脸还欠我1000块钱没有还;我的新小说还躺在我的笔记本里面无人问津;我买了到北京天安门看升国旗的动车票还没有取出来;邻居家托管给我的金毛晚上还没有吃饭;门口老大爷约我下棋我还没能赢他呢;下个月的篮球比赛少了我这个后卫怎么能行。

一惊心,满头大汗的我醒了过来,我的天,还好是个梦。

电话响起。

“你怎么还不来上班,这个月你已经迟到了三次了,快点来。”领导焦灼的声音依然令人厌恶。

我起床洗漱,赶往公司的路上,有感而发。

人生如蒲草,随风去飘摇。命运似弯刀,剪裁君自笑。

生活虽然很琐碎,但是还是要继续。

我突然想起来罗曼罗兰有一句话是: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