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性的人才是药神

诗歌在唐朝的繁荣是毋庸置疑的,它也是我国的文化发展史上亮丽璀璨的一笔。其中的一个明证就是既有俊逸豪迈的诗仙太白,又有忧怀天下的诗圣子美。在历史的前进中,我们赞美李白,也需要杜甫。

因为杜甫不仅仅是作诗大家,他俨然已经成为了一种文化符号,代表关怀,上至君王,下至平民百姓。我们应该常常怀念他。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在看电影《我不是药神》的时候,我想到了这句诗。主要是有些愤慨,专利药的制造商为什么把药价定得如此之高,很多人根本买不起,这样不就只有等死了?有钱人尚且有资本活命,路边白骨谁人去问?而在现实生活中,大多数人恰恰是买不起药的。吃空了房子,吃垮了家人,命就是钱。当生命与金钱画上了等号,就会让人觉得残酷,因为对生命的轻视就是人性的泯灭。

我相信人是会改变的,经由的时间或长或短,可能是一夜,也可能是一年,而改变就是救赎,它的指向就是人性。

程勇改变了,因为付不起父亲的手术费,所以铤而走险走私仿制药。吕受益、思慧、黄毛、牧师随后加入,这就成了一个团队,也渐成规模。他们有药了,所以对生活更抱有希望,所以你看到了吕受益一家和乐的场面以及他妻子那感激的眼神;他们赚钱了,所以你看到了程勇拿钱去给父亲做手术;他们救人了,因为有许许多多的病人可以使用此种药物来延续生命。在特殊的年代特殊的时刻,舍生取义、杀身成仁值得我们铭记;而在平凡的生活中,对生命的珍惜就是对生命最大的尊重。就是简单的一句,我想活。

因为改变,程勇在有钱了以后,想帮助思慧摆脱舞女受人摆弄的命运,在看到思慧患病的女儿之后,又克制了自己的非分之想。因为怕坐牢,导致父亲、儿子无人照管,所以决定不再卖药,创办了属于自己的工厂。一年后,面对吕受益的离世,程勇又开始走私仿制药,因为面对着更多脆弱的需要帮助的生命,他放弃了自私,抛弃了小我,所以他送走了自己的儿子。他当得起别人叫他勇哥。

黄毛改变了,在黄毛刚出场的时候,我还以为他就是一个混混。抢药、被追着打、害羞言谢、碎杯而去、对程勇冷眼相对、剪掉头发、开车引开警察。他很年轻,没有什么罪,却对痛苦有着深刻的体验。想家却心怯,终于下定了决心,年轻的生命却就此凋零。这样的人思虑单纯,所以他义无反顾。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坏人,只是在走投无路无可奈何之际寻找出路,这是一种本能。

牧师改变了,牧师是传达福音的,是忠诚信仰的,可是他却做着违法的事情。他的内心一定十分矛盾。面对张长林公开兜售假药,他第一个冲出来,尽管自己力量微小,也要拆穿假面,这就是人性。最好的人性就是做好自己的本分,他是牧师,是来拯救的。

曹警官改变了,在逮捕假药商的过程中,法与情,孰轻孰重?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给出了答案,他想主动放弃任务,在黄毛出了车祸以后,又抱着黄毛跑去医院。面对程勇的愤怒,他没有辩驳,他也一定很愿意向程勇的儿子传达他的父亲尽管坐牢了,但不是坏人。

张长林改变了,之前销售假药、牟取利润、坑害生命。最后在面对警察的审讯时,因为拯救了生命,他笑了。他是好人吗?绝对不是。他是有良心的坏人。

我不是药神

看完以后,我不再单纯地把责任推到专利药制造商身上。矛盾是无时无刻无处不在的,我们需要改革,前者是动力,后者是解决方法,两者相互关联,推动着进步,中间需要极大的代价,是生命,也是对人性的考验。

古今中外,贫富的差距,生活水平的差距都是存在的。不过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他们还是安于其位的。其中一部分,普通本分,对生存生活只是有着基本的要求,却忍受着煎熬与苦痛,若想改变改善他们的现状,施舍财物是不能彻底解决问题的,最有效的途径应该是让他们更有尊严地,有希望地生存下去,而这,只能进行改革,矛盾的压力催生出改革,这是必然。

使人感动,让人触动的绝对不是你中了五百万大奖,而是在穷困落魄的时候依然拥有人性的光辉。正如杜甫,虽然自身处境堪忧,却唱着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我不是药神,没有人会是药神。有人性的人就是药神,这或许不是一部卓越的影片,但绝对是有良心的很用心的一部影片,值得我们大众思考。希望我们的社会更加进步,我们的生活更加美好。有更多的人来关心弱势群体和底层群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