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力?动力?

申请做讲座是自己要逼迫自己一把,去年几次说课比赛全部都失败而终,高级考试也是灰溜溜的失败,光鲜亮丽。作为唯一被踢出的人选,心里颇不是滋味。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用意,只不过是逼迫自己公开场合多讲几次话,提升一下自己。当初的想法有多好,如今的境况都有多窘迫。

临近讲座的时间,我越发感觉到恐慌害怕,甚至一晚上噩梦连连,有一天晚上1:30才睡觉。第2天早上醒来,头疼无比。仿佛记起来,好像每次接受任务前都是兴奋无比,做任务时都是经受百般折磨,完成任务后,心里的石头总算落地了。这种感觉真的不好受。

从周一到周四,头疼已经4天了。这种头疼让我无数次的感觉是牙疼引起的。老爸从诊所替我带回了药,刚吃完药很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