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在异乡


一直以为,在外地的我,给家里打电话,报喜不报忧,就是已经懂事了,其实不然,更多的是爸妈对我才是真正的报喜不报忧,不想让我过多的担心。


这个消息还是表姐发微信告诉我的,其实,也并不是真正的告诉我,只是发了一个小视频,我们一大家人都在我家吃饭,说,这一家人多好,都能聚集到一起吃饭,这样很幸福。

表姐结婚后,就远嫁到另外的一个城市,虽然交通很方便,电话视频很方便,虽然可以常回家,但是,嫁出去的姑娘,和这个家都或多或少的生疏了许多。姥爷还在的时候,过年初二都会在舅家摆上好几桌,姥爷辈分最大,外孙女也有了孩子,四世同堂,一家人很是幸福。后来,姥爷去世了(姥姥去世的早,我从小就没见过)我们这些一起长大的孩子,便很少再聚齐了,姨娘亲姨娘亲,没了姨娘断了亲,尤其在姥爷去世以后,一家人和舅妈的关系不是很好,姥爷去世以后,舅妈就说,老人不在了,以后就不用来那么多人了,我们都知道什么意思,为了舅和舅妈不因为我们的到来,她不喜欢,而多出事端,我们很少再那么集中的去舅舅家了,少了这么一个集中的聚集的场所,结婚的结婚,看孩子的看孩子,工作的工作,都不在同一个城市,聚少离多。

刚看到视频,我还纳闷,表姐为什么会突然给我发视频呢,虽然我们经常在微信上聊天,但没有发过视频,我很好奇,她发的会是什么。视频很短,只有几秒,很多人在分成两个桌子,吃着桌上的菜,很明显在聚餐。从视频中,我看到了大姨,大姨夫,大姨家的两个已经结婚的两个表姐,我也很少见到她们,还有二表姐夫,他平时在医院工作,很少有时间能够参加这种家庭聚会;还有我舅舅,我舅家的几个表兄,这哥几个这几年很少到我家来(和舅妈的教育有关喽),这让我很吃惊,更何况,给我发视频的表姐,远在另外的一个城市,逢年过节才会回家一次,而这个视频是她发过来的,很显然,她也在。视频不是很清晰,除了这一桌姨娘亲的家人们都在,我看到远处还有一桌人,我没有看清她们是谁。但再仔细看了一下,这是我家,光看人了,居然连自己的家都不知道了,但很诧异,自己家,这个事情是发生在我们家的。我的大脑和这些 画面联系不起来,看是一家人其乐融融,但我的内心确实着实的不安


我家在农村,在我家乡那,逢年过节,走亲访友,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和其他地方的风俗常情没有什么区别,平日里穿个门,似乎也只是我姑,我姨、我舅,,至于爸妈的朋友,除了村里的几户人家,没有什么朋友,至于像这种一下聚集了这么多人,无非是两种情况,婚丧嫁娶,我和我哥都不在,没有什么喜事可研,大哥还在外地出差,白事,我是不敢想象的,但看到他们是在聚餐,就觉得不会是什么问题,但肯定还是有问题的。这些人,都集中到一起,很少有,又不是逢年过节,这段时间又没有什么事情,而且还是集中到了我家。除非是有什么事情


唯一让我放心不下的就是我妈,两年前,突发脑溢血,在医院里抢救了5天,那段日子,记忆犹新。最让我放心不下的也就是我妈,可是这几天给我妈打电话,也并没有感觉她的身体不好,或者是什么的。但仔细回忆了这几天给我妈打电话,给她打电话总是很仓促,平时我妈虽然让我节省电话费,但还是会和我聊很多,尤其是家里给老妈配了电脑,教她用电脑,QQ,能会和我上视频以后,一知道我下班比较早,就说开视频的事情。但是最近,我妈并不提这个事情了,而且打电话也就几句话,就不再聊了,说出去玩或者是干什么,那时候,我能隐约的感觉到,我妈在逃避着什么,只是我并没有去深入的思考,也没有去考虑的太多。想到这些,看到这个视频,最终让我确信,家中一定是有事情了,不然这段时间还有这段视频不会是这样的。


已经是晚上的22点多,这个时候,老妈应该是已经睡了,可是,我心里已经知道,家里有事,无论多晚,没有任何的原因阻止我知道这个事情的真相。电话拨过去,响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也知道我妈已经睡了,但是我心里是放心不下的,把我妈叫起来,也得要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


电话的那头接通了,我问我妈是不是睡了,她说她睡了,但能听得出来,睡意中,是夹带这一丝的防备,声音有些昏沉,但是说话很警惕,我妈问怎么还没睡。我没有回答妈妈的话,就直接说,今天咱们家亲戚怎么都到咱家来了,我妈停顿了一下,说,谁说的,没有啊,谁来了,没人来啊;我妈装作不知所以的样子回答着我,其实她越是这样,我越是担心,视频在我这,我妈说这些,岂不是在欺骗我,越是欺骗,我心里越是不安,心里也越是害怕。我说,妈,我都看到了,咱家亲戚都到咱家来了,我舅,我大姨,我表姐。。。。妈怎么了,你给我说啊,我还看到我爸了,你不是说他在上班啊,他怎么也在家,妈你说啊,在怎么了。我妈笑笑一说,没事,都没事了。妈啥事你给我说啊,你别不让我不知道,有事你告诉我啊

你爸住院做了手术

我脑子里突然空白了,我爸,做手术,我却浑然不知

我着急的去问,我爸怎么了,什么时候的事情,严重吗,在哪做到手术,现在在哪。。。

我妈让我不着急,说是爸的老毛病,盲肠炎,工作的时候突然就犯病了,就立马送了医院,当天就做了手术,在医院住了五六天,就出院了,现在在家呢,都没事了,你爸现在也没事了。

那一刻,我感觉我的眼泪就要流出来了,手术是已经做了,可是,当老爸犯病的时候,是不是很痛苦,很难受,我也曾经是盲肠炎,也已经做了手术,切除了盲肠,可是,我知道,一犯病,除了肚子很疼以外,浑身难受,我似乎还记得,那时候我发病的时候在床上打滚的情景,那么老爸也一定承受这这份艰苦,更何况,是在上班工作的时候,不知道他忍耐了多久,才最终觉得自己坚持不下去,才去的医院;如果是晚上呢,没有人的时候,没人照顾,是不是也是一个人在承受着这些痛苦,或者几天前就已经很难受了就一直在坚持着。老爸工作的地方是下面的县城,从县城到妈妈说的医院,怎么着也得多半天的时间,那么这段时间是不是又会特变难受呢。这样的情景我不敢再去想象。这样的痛苦只有50多岁的老爸肚子承担。

我问妈妈,那你怎么不给我说一声啊,我爸都进医院了,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给我说一声呢,我哥知道吗。我妈笑着说,你哥不知道,你俩谁也没给说,给你们说了,你们又要担心。


那一刻,我沉默了

一直以为,在外地的我,给家里打电话,报喜不报忧,就是已经懂事了,其实不然,更多的是爸妈对我才是真正的报喜不报忧,不想让我过多的担心

我爸住院了,我却浑然不知。

我感到自己真的挺可笑,我还一直责问着妈妈,你为什么不给我说一声啊,你给我说了我就不但心了,我知道这是小手术,我不但心,还是会好好工作好好上班的,我妈说,现在没事了,没事了,快到端午节了,端午你回来就行。妈妈说着,自己能感觉自己心里很不好受,妈妈又把电话给了爸爸,爸爸还说,这是小手术,你不用担心,现在都好了,现在在家呢,你不用担心。

爸妈真的年龄大了,想着自己在外面工作,能做到的似乎只是不然爸妈担心,我的爸妈,也只是不想让我担心太多,而我又有什么可以回报给他们的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