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情圣去喝酒

这些天非常的累,说不上为什么,其实都睡的挺早的,不到十二点就睡了,白天总是困得不行,上班一直打瞌睡。我想今天十点多睡觉试一试。记得要早睡。

也许和天气有关吧,老是下雨,还不下透,闷的不行,湿湿的空气缺乏氧气,大家心情好像都不是挺好。许久没有联系的朋友忽然跟喝多了般找我抱怨,几个平静的朋友频繁的发起了或矫情或戾气的朋友圈,我忽然觉得其实大家过的并没有我想的那么好。有些话得说给愿意聆听还能理解的人听,才有意义。有时候听你们bb,其实我是不能理解的,但是我可以装出一副能理解的样子,那样你们就会开心起来,可是我是一个很没有耐心而且脾气爆炸的人,你不能一直指望我当一个有修养的演员。这个时候,我可以请你去喝酒。两个人之间的默契太珍贵了,虽然只是些琐碎的片段,却能放出耀眼的光,掩盖长久相处的那些厌倦,暂时忽略那些不可忍受的缺点。时不时闪烁一下,那些对喷呀争吵呀就可以永远呆在阴暗的角落里。有时候我觉得很悲哀,很多事情我们不能跟最亲近的父母爱人讲,却可以跟一个陌生人侃侃而谈。就像《革命之路》里的杰克和肉丝,只要坐下来谈谈理想和追求就能吵架,一个一厢情愿一个充耳不闻都难以做到。很多人说即使泰坦尼克的海难里杰克活下来了也就是革命之路的剧情了,不过我想如果他活下来的话,他们肯定会吵架,但是一定不会像革命之路里那样爆炸。我心情不好的时候也喜欢缠着人bb,但是我觉得我bb还是很有素质的,只要你回复的慢一点我就会找另一个人bb,因为你大概很忙。其实bb也不需要说自己想说的东西,东扯西扯一下,反正情绪宣泄出来了就好了,该干嘛干嘛。说真话人家也不一定懂,懂的也不一定信,信了也没什么卵用。以前我很不喜欢点赞,觉得没什么意义,还不如评论bb一下。后来觉得,大家都这么忙,给你点个赞就已经很不错了。

人这一辈子难得遇到几个在某一方面能互相理解的人,倘若要进一步互相知晓从小到大的人生,就更难得。人年纪大了越来越难交新的朋友,大概就是因为要把之前的人生全部告诉一个完全不相关的人太过困难,倘若讲到一半人家走了,岂不是血亏?但凡对感情有点要求的人,一辈子也无非只能去喜欢那么几个人了,多不起来的。

这个世界上的快乐是守恒的,快乐既不会产生,也不会消失,它只会从一个人身上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

杯子碰在一起,也无非是些梦破碎的声音,我们踩着这一地的玻璃渣子继续前进,我们会流血会痛。该跳舞跳舞该奔跑奔跑,反正别人看不见脚板。

我散步回来下单买了两箱子精酿,京东快的一比,明天就到。我要和老头子一起喝。他7月初要带老娘去南方浪两个月,那时候酒肯定还有剩,我可以请你们喝。要是我心情好,你bb给我听,我还能帮你写个小说什么的。是的,那时候我也可以浪两个月,不过每天要浇浇花,给乌龟换换水还得做做清洁了。

回家的路上我听着摇滚版的小红帽,感觉她不是去送糕点的,特么的小红帽是穿着铆钉牛仔骑着哈雷去给外婆送手雷,外婆呢正叼着雪茄提着加特林扫门口的大灰狼。听着正high,有人拉了我一下,又是霓虹灯下的小姐姐,我一如既往的拒绝了她。

我这么多天一直在拒绝她,不知道她会不会伤心。

我想起你们欲言又止的样子,觉得我活的真特么无忧无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