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ME】论绑匪和人质HE的可能性

01

Eduardo从没想过在这样的情况下醒来。

他现在躺在一张大床上,家世良好的富家公子立刻认出这是Calligaris,他的手脚上不知什么材质的锁链闪烁着银光,放眼望去周围是一片空白,除了悬挂在上的吊灯和身下的床,房间里什么都没有。

他试着动了动手腕,链子交错间传来清脆的“叮当”声,这是很坚固的桎梏,Eduardo对此有了一个清醒的认识,那么问题来了,是谁把他从安保系统严密的家中绑架出来,给他套上一副手铐脚铐之后,把他扔在了一张柔软的床上?

很快他就得到了答案。

“不用费心试探镣铐的坚固程度,”熟悉的声音从门口响起,“我在请人打造的时候特地用了最坚固的合金,你是不可能解开的。”

说着绑匪走到床边,冰蓝色眼睛里燃烧着的火焰足以融化世上最冷硬的坚冰,他语调傲慢:“Wardo,上一次你从我身边离开结果造成这样的结局,没想到你还是没得到教训。”

“Mark?”或许是从没想过他会对自己做这样的事,巴西青年不安的瑟缩了一下,像极了受惊的小鹿,可爱又脆弱。

Mark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前任好友,他着迷地在猎物修长的脖颈和迷人的锁骨处流连,或许我可以买一个项圈?棕色的就很不错,反正现在Wardo已经属于我了。

他骄傲又满足的想着,忍不住抚摸了上去,并为巴西青年的颤抖微笑起来。

02

“你不应该这样惹怒我的,Wardo。”与带着强烈侵略性暗示举动不同的是,绑匪语调诚恳,听上去真的像是在诉说一个忠告。

“去新加坡并不是一个好的决定,和你坚持远离我不来加州并且冻结账户一样,非常的糟糕。”

Eduardo立刻剧烈挣扎起来,却因精心设计长度的锁链而只能做出小幅度的动作,看上去像是落入陷阱后做无用功的可怜猎物。

绑匪为他的举动发出了一声嗤笑:“在你做了那么多错事却不吸取教训之后,还想从再次我身边逃走?那是不可能的。”

“再次?”巴西青年敏锐地注意到这个意味深长的词。

“稀释股份还不够让你记忆深刻,你居然直接离开了公司!我对你一忍再忍,你这次竟然想去新加坡?想和我一刀两断是不可能是的!”

稀释股份是让自己得到一个教训?而不是为了把自己赶出公司?Eduardo忍不住气得笑起来,他早就该想到这个Zuckerberg的脑回路和别人的不一样!

Mark却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他喊巴西青年名字的语调温柔又甜蜜,脸上的表情却和话里的内容一样让人毛骨悚然:“Wardo,我花了那么多时间制定计划,总算在你要走的前一天抓住了机会,你真不应该把已经决裂的人曾经送你的小玩意继续放在身边,你猜猜那些东西里面有多少个摄像头和窃听器?”

“而现在......”

现在你已经是我的了,很快大家都会发现你的失踪,我会在恰当的时候让人们发现你的尸体,亲朋好友会为你的死亡哭泣,但很快他们就会忘记你,因为死去的人只能停留在原地,活着的人却需要向前走。

等到全世界都不需要你的时候,就是你彻底属于我的时候。

但这些都被巴西青年打断了,他语调平和得一点也不像个俘虏:“Mark,去把拖鞋穿上。”

“什么?”声名显赫的暴君第一次皱起了眉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说Mark,你的拖鞋掉了一只,在你刚刚进门的时候被门框绊掉了,”好脾气的受害者再次重复了一遍,“你应该穿上它,房间的地面挺凉的,你这样容易生病。”

充满可怕想法的演讲戛然而止,Facebook大帝身后的阴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了回去。

年轻的暴君乖乖走到门边穿上了另一只拖鞋。

03

抛开第一天因为Mark坦诚的宣言而气极反笑之外,Eduardo最近的日子过得相当顺心。

虽然Mark晚上睡觉的时候喜欢死死禁锢住他的手脚,好像一觉醒来他就会不见那样,白天就算是洗漱也不肯解开他的锁链。

但除此之外,他的生活质量还是不错的,从第一天的Calligaris大床就可以看出,这是一个相当大方的绑匪。

所以第二天巴西青年就理直气壮地过上了幸福(?)的被绑(bao)架(yang)生活。

空无一物的房间开始被一样又一样的设备填满。

Eduardo第一次提出想要电视机的时候,Mark第一反应是巴西青年想要做些什么逃脱举动,他犹豫了很久才在房间里手动安装了一台离线电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Mark大部分精力都放在监控上,出乎意料的是,Eduardo真的只是乖乖看起了Mark下载好的电影,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多余的举动。

因此当Eduardo因为对房间温度不满而提出第二个要求的时候,Mark没有过多犹豫就答应了他。

从某种程度上讲,Mark很喜欢现在Wardo对待他的态度,和他们大学期间毫无差别,他同样也爱极了Wardo向他提要求的样子,巴西青年喊出口的「Mark」又甜又软,让Mark有种他并没有绑架自己曾经的好友,而是他们真的在一起同居的错觉。

所以他对于Eduardo关于提高生活质量的要求几乎来者不拒。

但这只是一个开始,一个又一个稀奇古怪的要求被提出来,从翠鸟钢笔到图尔特·休斯改造过后的Wii Supreme......

列出清单的绑匪在上网查询价格后,开始庆幸自己还算是个事业有成的富豪,不然恐怕连上面一半的要求都满足不了,所以说这告诉了我们有自己的事业是多么重要,这年头绑匪也需要身价亿万才干的起啊!

在最后一样东西搬进房间以后,年轻暴君头一次对于Eduardo熟知这么多娱乐设备表示疑惑。

“哦,你还是不够了解我Mark,”巴西青年脸上露出了狡黠的笑容,“吃喝玩乐才是我本来应该过的生活。”

口齿伶俐的暴君第一次品尝到无言以对的滋味。

作为Saverin家族的幼子,Eduardo确实有足够的资本过上一个只知享乐的“蛀虫”生活,只是他平时的优秀勤奋让人们往往忽视了这个事实。

所以我现在是在养一个败家儿子吗!努力把全息影像设备调试到完美的新任安装工愤愤不平地想。

04

Chris最近很头疼,先是好友Eduardo在去新加坡的前一天离奇失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警方亲属挤破了头都没找到线索,一个大活人就这么凭空失踪了。还没等他收拾好心情,Mark又出了幺蛾子。

在Eduardo刚刚失踪的时候,Chris几乎是提心吊胆的通知Mark这个消息,谁也不知道年轻的暴君对于这个消息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是就此入侵FBI的数据库还是大把撒钱找线索,亦或是浑身低气压把所有人批得狗血喷头。

可Mark并没有太过剧烈的反应,他只是把自己关在办公室一个下午,出来后又是那个标准的Facebook大帝。

Chris心中作为朋友的那部分对此感到茫然和悲伤,还有点愤怒,但他作为PR的那部分却偷偷松了口气。

哪知道他还是放心的太早了。

从第二天起,Mark就开始经常性购买一些东西,通常都是奢侈的娱乐用品,Chris对于Mark的私人生活不予置评,一开始他还以为Mark交了个男女朋友,但后来发现Facebook的CEO私下过得和苦行僧没什么区别,平时不参加任何娱乐活动,一下班就把自己关家里。

所以Mark只是表面恢复了正常,内心其实无比抑郁,以至于需要不停地买买买来发泄心情?Chris只能这么猜测。

其实单是买买买倒还好,毕竟平时Mark对日常生活的需求低得可怜,买些奢侈品才比较符合他现在的身价,但让Chris没想到的是,才一个星期不到,Mark就开始在公司玩失踪了!

刚开始还好,只是恢复了正常的上下班作息,后来却越来越变本加厉,除了必须要在公司完成的工作之外,其余时间基本都不会出现在办公室,每天不知道窝在家里折腾些什么。

对于BOSS光明正大的翘班,公关大人一开始还因为共同好友地失踪而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时间一长他终于忍不住了,下决心要找Mark好好谈谈。

不料他还是晚到了一步,还没到下班时间,Mark早就从公司冲了出去,Chris在后面拼命呼喊也停留不了他的脚步。

“我要回家吃饭。”年轻暴君远远扔下一句说明,转眼消逝得无影无踪。

留下目瞪口呆的Chris,这还是他认识的Mark吗?什么时候Mark会主动把工作放在一边,自己要求去吃饭了?

不过,吃饭就吃饭,干嘛一定要回家吃?公关大人站在原地冥思苦想。

05

一起吃饭这个要求是Eduardo先提出来的。

为了防止Eduardo利用餐具做些试图逃脱的事,Mark从一开始就选了柔软的塑料勺子,他可不敢小看受过正规应对训练的巴西青年。

“你知道这里全是摄像头对吧Wardo,即使卫生间里也有,”绑匪语速较之平常有些缓慢,话里面意思却让人不寒而栗,“先不说你能不能打开锁链,想想你昏迷的那段时间足够我在你身上植入多少定位芯片,你无论到哪里都能被我找出来。”

巴西青年面对这样的威胁头都没抬,他正专注地欣赏眼前的电影:“那么我们一起吃饭不就得了。”

“什么?”绑匪再次为这句不按剧本来的对应呆在原地。

“我说我们一起吃饭吧。”Eduardo终于把目光从电影上移开,他因为Mark难得呆滞的表情而笑了起来。

“为什么?”年轻暴君疑惑地反问,巴西青年的不按常理出牌让他头疼不已,不,准确的说,Eduardo本身的存在就让Mark觉得无法掌控。

巴西青年的回答毫无诚意:“恩,这样你就可以及时监控我的动向了啊,摄像头再有效我要做些什么也来不及阻止对吧?”

就这样,在人质半威胁(?)半哄诱的情况下,绑匪扭扭捏捏地答应了一起吃饭的要求。

“不要试图把蔬菜藏在面条下面,”巴西青年用勺子把胡萝卜扒出来,“虽然我最近看了很多电影没错,但这不意味着我的视力会有所下降。”

一个合格的人质不应该逼着绑匪吃他最讨厌的东西!绑匪愤愤吃掉最后一片胡萝卜,把餐具重重放进洗碗机以示不满。

06

“我需要一台跑步机。”

又是一次晚餐的时候,Eduardo提出了以上要求。

“跑-步-机?”绑匪为这个想法目瞪口呆,“为什么?”

人质苦恼地摁了摁自己的腹部:“最近没有什么运动也没有操心工作,我觉得我好像胖了许多,都开始有小肚子了。”

想想自己最近因为劳心劳力,一边忙着公司事务一边费心满足人质乱七八糟要求而憔悴了不知多少的悲惨劫匪终于彻底爆发了,他一把甩开手里的勺子,气势汹汹地把巴西青年摁倒在了床上:“有些运动不需要跑步机也可以做!”

热情的巴西人用自己修长漂亮的腿蹭了蹭绑匪大腿,充满暗示性意味:“什么运动?”

什么运动?只觉得一股热流涌向小腹的绑匪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身份,作为一个绑匪难道不应该想对人质干嘛就对人质干嘛吗?为什么自己过得这么苦逼?

于是他吸取教训开始顺着自己心意来,把碍眼的东西统统销毁:先是外套,再是长裤,然后......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人质扭来扭去阻止着他的行动,一双美丽的斑比眼里开始冒出了水汽,在这双大眼睛的哀求攻势下,绑匪强忍着停下了自己的举动:“Wardo,你到底在干什么?”

“你不能脱下去了Mark,我最近丑了很多。”

“丑?”对于巴西青年审美观异常怀疑的Mark上下打量,他一向觉得Wardo是上帝偏心的证明,从Wardo完美的胴体中就可以看出这一点。

“我没有腹肌了!腹肌!”巴西青年振振有词,“脱掉衣服没有腹肌的人实在太可怕了!”

“我现在就去买跑步机,给我用的!”想想自己平板的腹部,红着眼的Facebook总裁从床上爬起来,一头扎进了浴室消火。

可惜最后跑步机还是没有买成。

就在第二天上午,FBI出现在了Facebook现任CEO的办公室里。

07

Mark本来有着最完备的计划,对于绑架的每个步骤都制定了详细的具体过程,从如何不惊动任何人把Wardo从公寓里带出来,到如何伪造Wardo的死亡瞒天过海,他列举出了一千八百三十二种可能出现的意外情况,并一一准备了详尽的应对方案。

这个计划完成的时候,就是他彻底得到Wardo的时候。

在他的计划表里,早在一个月前,世人就应该发现Wardo的尸体,随后他会作为已经各奔东西的前任好友出席Wardo的葬礼,留下几句无关痛痒的讲话,没有知道Wardo正安静温顺地躺在他的掌心之中,全世界都会被蒙在鼓里,或许未来他的深居简出和一辈子未婚还能被某些拥有丰富想象力的世人联想到前任挚友的意外过世上去。

但最后他迟疑了,年轻的暴君本能感觉到自己不能这么做,这段时间巴西青年的态度把年轻暴君心里早已熄灭的希望之火悄悄引燃了,一向理智的Facebook机器人大帝头回对于某件事怀有隐秘而微弱的期望。

最关键的一环出现了偏差,后面的环节就像倒下的多米诺骨牌一样,彻底分崩离析。越来越多细微的线索被发现,FBI对于这位拥有强烈控制欲的CEO产生了严重怀疑,他们倒没怀疑Mark囚禁了Eduardo,他们怀疑的是Mark谋害了可怜的Mr.Saverin。

一开始Mark还让律师打发这些缠人的疯狗,但后来舆论越演越烈,他不得不接受了一次在FBI审讯室的讯问,Chris站在玻璃后面看完了整个讯问过程。

“你到底有没有.....”在Mark踏出Facebook总部大门的一秒之后,Chris立刻开口询问。

“我永远不会伤害Wardo,”年轻暴君不耐烦地打断了下属兼好友的询问,“我以为你是会动用大脑的那类人,理智一点Chris。”

“我就是在动用我的脑子思考!从Wardo失踪那天开始你就很不对劲,你频繁购买一些根本不需要的东西,你出现在公司的时间不足以往的五分之一,你告诉我,你到底和Wardo的失踪有没有关系?”

“没有。”Mark冰蓝色眼睛无所畏惧地直视着Chris,他的语气是那样的坦坦荡荡,足以让听到的每个人相信他的清白。

可Chris的却觉得自己的心沉到了胃里,如果Mark确实和Eduardo失踪毫无关系,他不可能这样坦荡自然,他会怀疑会暴躁会疯狂,而不是坐在那里慢条斯理地撇清自己所有的嫌疑,他表现得实在太过于完美。

完美的让人心底发寒。

“我相信你不会伤害Wardo,问题在于,”Chris看向这位年轻的暴君,一字一句地问。

”你对于「伤害」的定义和正常人一样吗?”

08

这次Mark来到房间的时间比平常晚了很多。

“我的失踪让警察怀疑你了。”巴西青年的观察力一向敏锐,“Chris和Dustin也怀疑你了,FBI不足以让你相隔两天才来看我。”

Mark以前爱死了Wardo能一把抓住重点的性格,但他现在只希望Wardo能对于这些一无所知。

FBI确实有很多废物,但总会有那么几个聪明人,他们抽丝剥茧像最优秀的猎犬一样一点点接近真相,Saverin家族也开始在各方面施展自己的影响力和压力,不管老Saverin先生对于自己的幼子有多么失望,Eduardo也终究是他的儿子。

更糟糕的是,Chris已经开始有所怀疑,他一遍又一遍地询问Mark买那些莫名其妙的物品意义何在,反复核查Facebook每一笔支出,甚至Dustin也站在他那一边,作为Facebook的CTO,Dustin拥有着配得上这个头衔的技术,他有一次差点成功入侵Mark的监视网,逼得Mark不得不暂时关闭了Wardo房间内所有的摄像头。

各方的压力就像一张阴险的蜘蛛网,Mark意识到这一点,他现在就是那只处在黏网中心的肥美多汁的猎物,Wardo的囚禁之所暴露只是时间问题。

年轻总裁无力地认识到这一点:很快他就会再次失去他的Wardo。

而这一次失去将会是彻底的永恒的,或许Facebook成打的律师能在法庭上挽回他的自由让他免于法律的责罚,却挽回不了他脆弱的爱情,Wardo肯定会吸取教训离这个有过前科的绑架犯远远的,确保他没有施展犯罪计划的第二次机会。

Mark的脸上浮现出孤注一掷的表情,冰蓝色眼睛里寒冬蔓延。

不,他还有一个机会永远和Wardo在一起,他们将会永恒而不可分离的在一起。

“把我放出去吧,Mark。”带上镣铐的八十七天又五个小时三十二分零四秒,Eduardo提出了他的最后一个要求。

年轻的暴君低着头一声不吭。

巴西青年温柔地拉过小个子卷毛的手,阻止他继续用手指伤害自己的掌心:“Mark,我需要出去才能为你作证,你没有对我做任何违反法律的事情。”

“可是我做了。”小个子卷毛声音闷闷的,带着点鼻音。

“不,你没做,”Eduardo耐心地重复,“我只是扔下手机去偏僻的山区散散心,顺便想通了很多事情。”

“等我回来为好友作证以后,会对因为我的失误而被怀疑的Facebook现任总裁很内疚,我会请他吃一顿饭,如果他懂得把握机会的话,我说不定会因为他的邀请而在他家住一晚。”

“很多很多晚。”被点名的Facebook现任CEO振振有词地为自己争取权利。

“那就要看他的表现了,如果我满意的话,一辈子也有可能。”巴西青年巧克力色大眼睛温柔地弯成了月牙。

「一辈子」是个多甜蜜多温暖的词汇啊,从巴西青年软绵绵语调中念出来就像壬赛的歌声诱惑着年轻的暴君,他脸上的决绝开始消退,眼里的冰霜一点一点融化。

“你保证?”

“我保证。”

“好的,我现在需要去查询割开合金的技术,我定制这个锁链的时候没有准备钥匙。”

09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到最后的最后,早就辞职的前任公关大人还是知道了当初好友到底做过什么,他不顾现在是总统竞选的关键时刻,亲自坐了四个多小时飞机来到Facebook现任CEO的新居对着主人就是一顿咆哮。

“Mark你简直是最十恶不赦的混蛋!如果你遇上的不是Wardo我现在就要来监狱里看你了!你什么时候能在处理和Wardo关系这件事上用用你那颗价值千金的脑子!它当时死机了吗!”

主人的回答毫无诚意:“我价值千金的脑子能确保FBI那群蠢货不会发现我做过什么,甚至包括你连同全世界都不会知道。”

Chris险些没被这个毫无忏悔之意的犯罪宣言气晕过去,那个满头卷毛的混蛋却一点也没收敛:“而且,如果不是Wardo我干嘛浪费时间精力去绑架他,你的假设没有任何意义。”

Chris什么也没说,默默拿起了身边的抱枕。

于是接到消息后立刻从公司匆匆赶来救场的Eduardo一进门,就看到被抱枕闷在脸上只露出手脚的Facebook现任CEO,和正在犯罪的Facebook前任PR。

善良的巴西青年立刻把自家法定伴侣从沙发上抢救了出来。

“还有你!”前任公关大人立刻转移了火力口,“我就没见过这么愚蠢的人质!还能对FBI信誓旦旦的说那三个月是去度假了!去和绑匪在小黑屋度假了对吧!”

“可是我没办法呀,总不能眼睁睁看着Mark上法庭吧?”巴西青年露出了无辜的笑容,他蜜糖色大眼睛里的爱意像是要溢出来,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前任公关大人一下子没了脾气。

算了,让他们折腾去吧,反正什么样的锅配什么样的盖,维纳斯对这一切自有安排,自己又何必咸吃萝卜淡操心呢。

10

始终耿耿于怀的前任公关大人终于在一次醉酒后把这件事吐槽给了自己的丈夫Sean。

虽然Sean(当然不是和Mark搞网站的那个)信誓旦旦地宣布那天晚上的故事自己已经全忘光了,也不能拯救陷入「自己竟然泄密了」痛苦漩涡中的前任公关大人。

更雪上加霜的是,家里五岁的小儿子在旁边偷偷一字不落听完了整个故事,他当即表示,要把隔壁可爱的小狗Ruby绑架过来,并且得意洋洋地宣布了自己苦心筹划的“绑架计划”。

Chris强忍着把臭小子打一顿的冲动,详详细细地询问他的“绑架计划”。

“要......要偷偷的行动,不能被别人看到,还要会骗人,能骗过FBI叔叔,还有,还有......”小男孩歪着头苦思冥想良久,突然眼前一亮,“还要有像Mark叔叔那样很多很多的钱。”

“绑架是犯罪行为,这是不对的,你不可以做这样的事。”Chris温柔地摸了摸儿子的头,“而且你说的这些还落了一个重要的必备条件。”

“落了什么?”小男孩似懂非懂地抬头看着莫名微笑起来的父亲。

“他爱你。”

你爱我,所以一切艰难困苦荆棘载途你也甘之如饴。

你爱我,所以我们才会有最好的结局。

The End

什么,你问我绑匪和人质HE的可能性?我不是早就告诉你了吗?来,跟着我念:L-O-V-E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