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ME】马总有独特的追求技巧番外三则

番外一:Mark是如何签到契约的

这其实起源于一个下午。

Mark 工作狂魔 Zuckerberg在连续48小时毫无间断的编程后,毫无悬念的睡着在了电脑面前。当Mark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身上盖了一张毯子。

太过于熟悉的场景让他一向理智的大脑出现了断片,Mark几乎是想也不想抓着毯子喊了一声Wardo,随后推门而入的Chris让他彻底清醒过来。

那个会在他睡在电脑前披上毯子,像个老妈子似得照顾他的饮食起居,喋喋不休试图往他盘子里塞蔬菜的Wardo已经不在了,他现在在遥远的新加坡,而且看样子这辈子都不打算回来。

时隔五年后Mark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并且无力改变。

所以他一向在工作中把Wardo这个词排除在大脑之外,虽然这经常不怎么成功,但是没有一次会想现在,对于Wardo的想念扑面而来,将他整个人淹没其中。

因此他接受了Chris的建议提前下班,Mark觉得自己需要好好休息一下,因为曾经亲密如一家人的代码们就在刚才纷纷背弃了他的大脑,除了对着屏幕打出“Wardo”,他什么都做不出来。

他很想见Wardo一面。

回到家他毫不犹豫的入侵了Wardo的电脑,对面一片漆黑,电脑并没有运行。这是正常现象,Mark和Eduardo之间漫长的时差让他们一起吃个晚饭都做不到,现在的新加坡处于凌晨,作息良好的Eduardo Saverin显然还处于睡眠中。

看不见想看的人,Mark开始越来越烦躁,他开始做很多失恋男女都会做的事情——好好发泄一下。

别误会,Mark当然不会去泡吧也不会喝酒,那是愚蠢且不理智的做法,除了损害大脑神经外没有任何帮助,他开始干属于自己的发泄方式,破解高难系统的防火墙。

这是一项高难度但是非常有趣的挑战,Mark很快开始投入其中。

有一个奇怪的地方引起了他的注意,有这么一台笔记本,怎么说呢,它毫无防火墙,什么安全软件都没有安装,这可不同寻常,即使是电脑白痴,他的电脑里也不可能没有自带的防火墙。

他试着进入这台电脑,随后Mark就发现了不对劲。

电脑屏幕开始迅速变黑,一个聊天框跳了出来

今天的丁丁还是更爱他的弟弟:人类?

人类?对方是智障还是活在自己幻想里的白痴?Mark发现自己的按键在对方跳出来后就有了反应,他丝毫没有要搭理对方的意思,开始试图抢回控制权,但是随后诡异的一幕发生了,按键除了能打字外,其它的功能一概都没有。

更高端的技术?Mark皱起了眉头,在电脑领域被人打败的滋味并不好受,但他没有继续沉浸于自己失败的懊恼中,而是果断打开后盖取出了电池。

屏幕依旧幽幽的闪烁着蓝光。

今天的丁丁还是更爱他的弟弟:人类?

今天的丁丁还是更爱他的弟弟:拆掉电池对恶魔来说是没用的。

Mark对着电脑屏幕上的“恶魔”纠结了一会,敲出了几个字:你想干什么?

今天的丁丁还是更爱他的弟弟:是你先入侵我的地盘,人类。

所以就算对面那玩意真的是恶魔,这年头连恶魔都开始上互联网了?还搞网络地盘?

Mark:你的“地盘”丝毫没有防护措施。

今天的丁丁还是更爱他的弟弟:恶魔不需要防护措施,入侵者会被我的下属们拖下地狱。

哈,地狱。Mark有些无趣的想,还真是走火入魔的重病患者。

Mark:那为什么我还好好的。

今天的丁丁还是更爱他的弟弟:我今天难得有个好心情,刚刚从地狱拉了个人,阿不,恶魔回来。

Mark:是你名字里的那个“丁丁”?

今天的丁丁还是更爱他的弟弟:对,你怎么知道?

你的名字改成这样,智商正常的人都会这么觉得吧,Mark觉得这位“恶魔”不仅中二,智商也堪忧。

今天的丁丁还是更爱他的弟弟:我刚刚在思考的时候你就来了,正好,有个问题只有人类能回答我。

今天的丁丁还是更爱他的弟弟:我有个很欣赏的人类,但他老是更喜欢他弟弟,每天像个老母鸡护崽子似得罩着对方,明明那个“鸡崽子”都比他高一个头了好吗?后来老母鸡护着护着被一个脑子有问题的天使干掉了,我把人从地狱拉回来了,也不算是我,总之很复杂就是了,他现在已经活过来了,也变成了恶魔,总算没这么在乎他弟弟了。

Mark略过了之前修饰的长长一串,比如天使杀人恶魔救人这种一看就傻透了的话,目光落到了最后一句话

Mark:皆大欢喜,你想问什么?

今天的丁丁还是更爱他的弟弟:但是他对我更冷淡了啊,还推了我一把,推了我一把!让我在下属面前很没有面子啊!我在思考要不要让他变回人类,那才是我喜欢的样子,但是变回去他又会成老母鸡啊!

看着字里行间透露出“吾儿叛逆伤我心”的对方,Mark有些不耐烦。

Mark:不知道。

今天的丁丁还是更爱他的弟弟:不知道?人类不是感情丰富的物种吗?

不,我觉得你才是,Mark面无表情的盯着屏幕心想,神使鬼差的,他打下了几个字

Mark:因为我没有过正常的情感经历,对方不是分手就是出国。

今天的丁丁还是更爱他的弟弟:可怜的人类,隔着遥远的距离我都能感觉到你心底强烈的欲望,你似乎很希望那个——你们人类怎么形容的?“无缘的爱人”回来。

感觉到心底的欲望?Mark嗤之以鼻,他开始有些厌烦起来,他不应该和一个陌生人讲这么多话,说不定对方早就通过IP知道了他的身份,现在正在录像打算上明天的头条,内容就是讲讲Facebook创始人的感情史,然后Chris会冲进来试图掐死他。

今天的丁丁还是更爱他的弟弟:我想你们需要一点沟通,“沟通是建立人际关系的桥梁”。

Mark:没用。

Mark不是没有试过和Wardo交流,但显然对方不给他任何机会,从不亲自参加任何Facebook宴会,不肯踏上美国一步,更换了所有的联系方式,虽然拿到那些对Mark来说轻而易举,但是很显然,Wardo已经通过这些举动表达出了拒绝联系的意思。

今天的丁丁还是更爱他的弟弟:我有个小小的建议你想不想听听看?

我应该停止跟他继续这种无意义的交流,理智这么告诉Mark。但是他最后只打了两个字。

Mark:什么?

今天的丁丁还是更爱他的弟弟:和我定个契约吧,我可以让你们双方都能看到对方的心理活动,这样沟通就不是问题了啊,你们就可以愉快地在一起了。

我果然不应该指望一个妄想症患者能有什么好主意,Mark想着。

下一刻,黑色的烟雾从笔记本的排风口蔓延而出,在半空中汇聚成了一个人形,是一个普通的中年男人,身材微胖,脸上挂着和气的笑容,他说

“Hello,Mark。那么你想不想和我定契约呢?”

“什么样的契约?”眼前的一幕实在是太过于离奇,Mark张了两次嘴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就是我刚刚说的啊,让你们能看到对方的心理活动,恩,形式嘛。”笑眯眯的中年男人打了个响指,“就像刚刚我们聊天的对话框那样,嗖的出现怎么样?”

......

大概是Mark久久没有回音,中年男人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明显“我还可以给你个优惠哦,还能听到念出来怎么样?也不需要去十字路口埋照片了,现在我们就可以签订契约。”

“那我要付出的代价呢?”Mark冷静的问。

“我们遵循等价交换的原则,比如你想要复活一个人,就需要你的灵魂来换。”恶魔的低语越来越带有诱惑力,“我给你一份爱情,Mr.Zuckerberg,你需要交换你的另一份感情。”

“那么这位恶魔先生,你现在给我一个不知用不用得上的能力,然后告诉我这就是给我的爱情?”Mark的语速越来越快,“我认为这不符合等价交换的原则,还有,把他变回去。”

“什么?”恶魔显然没有跟上Mark跳跃的思维。

“我说,把那个你刮目相看的人类,从恶魔状态下变回去。”Mark有些不耐烦的道,“你向我求助,我给出了答案,现在你该解决我的了。”

“你是我第一个见到这么理直气壮讨价还价的人类。”恶魔上下打量着Mark,“大概我今天注射的人血有点多,我想我给你的优惠可以多一些。”

“你可以拿走我的爱情。”Mark话语果决,“除了Wardo,除了Eduardo Saverin之外,我不能接受任何人的爱情如何?”

“就像人类奇妙的童话,公主只有王子的爱情才能拯救?”恶魔有些新奇的眯起了眼睛,“人世间从不缺乏欲望和诱惑,你的未来还长,你就这么确定你的爱情只在Eduardo Saverin身上?”

“我确定。”

“很好,那么契约内容为,我给与你们双方看见心理活动的能力,你除了Eduardo Saverin之外,不能接受任何人的爱情。”恶魔确认到,“我给与你一份只属于一个人爱情,收回你除他之外爱任何人的权利。”

Mark只是沉默的点点头。

“很好,那么契约成立。”恶魔脸上的笑容开始扩大,“鉴于你们的思维如此复杂,这个能力只有当情绪剧烈波动或心中默念才能生效哦,待会我会给你一份小册子好好说明一下。”

还没等Mark有所反应,笑容古怪的恶魔打了个响指。

“最后一个小小的提醒,Mr.Zuckerberg,请千万不要试图毁约,我相信你不会想看我们对于毁约者的态度的。”

响指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Mark猛地从沙发上坐起,这才发现自己刚刚再次抱着电脑睡着了,而且还做了个傻透了的和恶魔契约挽回Wardo的梦,他低头看了看蓝幽幽的电脑屏幕,大步走到冰箱前拿出了一罐红牛,打算今晚整夜编程冷静一下。

大概是走的太急,Mark还没有注意到沙发角落里多了一叠写满花哨英文的白纸。

隔了十二个小时的遥远距离,睡梦中的Eduardo好像听到了点什么,他皱着眉头翻了个身。

相信他将会有一个美好的早晨,不是吗?

番外二.Happy wedding

Eduardo站在镜子前有些紧张的摆弄自己的领结,今天是他和Mark的婚礼,一会他就得走出去在众目睽睽之下和Mark交换戒指。

他从没想过这辈子会和Mark结婚,很久之前和Mark亲密无间互为挚友的时候没有, 六年前分道扬镳兵戎相见的时候更没有,五年前Mark在办公室向他求婚的时候,其实也没有。

当然了,Eduardo非常想和Mark在一起,可是那份致命合同始终隔阂在他们中间,它就像深陷在皮肉中的硬刺,每当稍微忘怀轻轻一碰时,就疼的你刻骨铭心。只要Eduardo想往前跨出一步,那段沉闷压抑的时光就会铺天盖地迎面而来。尽管在外人看来他已经足够的成熟优雅,但其实他始终把自己困在加州的那场大雨中,并且无法逃离。

因此在戴上戒指的半小时以后,Eduardo近乎于落荒而逃的离开了美国,他翘掉了下午的会议,踏上了前往新加坡的飞机。

Mark当然清楚这一切,他也一定清楚Eduardo离开的理由,尽管Eduardo拼命克制自己的情绪,但很显然,在和拒绝Mark有关的事情上,他就没有一件成功过。

因为就在第三天,Mark出现在了新加坡,他来的如此悄无声息,甚至Eduardo都没有从弹屏上看到过任何关于新加坡的字符,当他在家门口看到带着黑眼圈和笔记本的卷毛时,第一反应是关上门再去睡一觉清醒一下大脑。

Mark对于自己来干什么一字未提,他只是就此住进了Eduardo的公寓,就像多年前Eduardo把柯兰克当成自己宿舍那样。从那时起,他就保持着在新加坡呆一个星期,回美国一个星期的频率稳定出入Eduardo的家中。

这个频率被打破是在一个月后,尽管Mark已经格外注意,但是当他完全沉浸于编程的时候,总会有字符不可抑制的出现在Eduardo的眼前,非常不巧的是,新加坡和美国的时间差刚好隔了昼夜,于是Eduardo基本就摸清了Mark连续48小时甚至更多时间无休高强度工作的底细。

在此还要说一说Facebook的前任PR,在Eduardo终于忍不住打电话旁敲侧击Mark情况时,Chris用他那感动天感动地、超出了Facebook全员总和的情商和说话技巧,委婉的暗示了Mark高强度无休止的工作和他一周一次的异国之旅之间的隐秘联系,最后貌似不经意的提了提Mark上次脑溢血的情况有多危急可怕。

第二天,Facebook全员都看到著名的“You-Know-Who”先生出现在了自家总部,并且不到五分钟就带走了两天没有回家的机器人大帝,所有猴子再次拜倒在Chris笔直修身的西装裤下,并哭着希望PR大人传授一两招以备自己脱离单身狗的行列。

再后来,Eduardo行程表就从几周去一次加州变成了几周回一次新加坡,不到一年时间,他的大部分业务重心都渐渐移到了美国,但这都不是他们结婚的原因。

真正刺激到Mark的是他们之间那神奇的联系,在第二次股东大会前夕,Eduardo有些惊讶的发现这些联系变得越来越微弱,先是声音逐渐轻微至虚无,随后是字符,最后他们只能感受到对方大概的心理情绪,还是在有身体接触的时候。

Mark 控制狂魔 Zuckerberg立刻就发疯了,在不知查找了多少次关于特异能力、通灵方面的资料无果后,某一天新加坡的深夜,暴君先生身体力行的巧妙运用了这项神奇能力最后的功效,终于在凌晨成功的听到了前任CFO现任爱人亲口说出的“Yes”。

毫不出乎意料的,在第二天,这项能力消失的无影无踪,当然Mark也不再急切的需要它了,因为各大媒体都在疯狂的报道Facebook现任CEO和前任CFO让多少人惊掉了下巴的公开出柜宣言,和那Facebook情感状态上明晃晃的已订婚这几个戳瞎人双眼的大字。

“Wardo?”门外传来了Mark的喊声,Eduardo深吸了一口气,打开了门。今天大概是CEO先生人生第一次心甘情愿的穿上正装,他甚至规规矩矩的打上了领结,尽管Mark脸上照旧面无表情,但Eduardo还是从那双蓝的惊人的眼睛中看出了忐忑不安,他感觉自己的心一下子安定了起来。

他朝Mark露出了惯常的温柔的笑容,主动拉住Mark向外走去,每次Mark处在异常焦虑疯狂的极端情绪中,Eduardo都会成功的安抚并帮助他,这次也不会例外。

Dustin有些泪眼婆娑的看着台上并肩而立的新人,“Chris,我真是太太太激动啦~我就知道他们会在一起的。”

被Dustin强行征用了衣服的Chris无奈至极,他转眼看着不远处在神父面前准备交换戒指的两人,“我知道Dustin,你总算对了一次。”

曾经当Eduardo愤怒的报废了Mark的电脑转身离去的时候,Chris还在心底估算Wardo最终原谅Mark的几率有多大,别怀疑,Wardo对上Mark就毫无底线这件事可是柯兰克宿舍公认的条约。

但当法院的传讯送到Chris眼前的时候,他知道这次Wardo终于被触碰到了逆鳞,Mark击溃了他最后的防线,Eduardo一退再退终于愤而反击。

当Mark和Dustin这两个情商惨不忍睹的家伙还在做Wardo最后选择回来的美梦时,Chris转身开始着手选择最优良的律师团队和公关预案,这会是一场艰难痛苦又两败俱伤的持久战,他这么告诉自己。

事实证明,Chris的情商属于大众以上的水平,最后的结局果然如他所料。在这场没有赢家的官司结束不久后,Eduardo选择距离加州半个地球的新加坡发展,Mark则顺理成章的坐上了Facebook的王座。

但是Dustin仍旧锲而不舍的希望他们两个可以恢复从前的关系,他不敢从Mark那边下手,却经常在和Eduardo的电话中恍若无意的提到某个男人,并且状似不经意的把Mark的各种联系方式明里暗里的发给Eduardo。

说实话,他手段拙劣的Chris都看不下去,Eduardo也每次都无视这些东西,可是Dustin依旧孜孜不倦的试图进行各种“让Mark和Wardo复合”的尝试,Chris也不点破,甚至有时候他也会在和Eduardo的联系中有意无意的提起某些过去的时光,大概有些事就是理智明知不可能,但内心却不停地催促你去做吧。

“我说的是对的,他们总会在一起的。”Dustin还在一边喋喋不休的做自己的总结,Chris跟着笑了一下。台上的新人刚刚交换了戒指,这场婚礼已经进行到了尾声。

“Mark Zuckerberg就是个深受幸运女神眷顾的混蛋。”旁边突然传来了声音,Chris回头一看,是Sean Parker。

“他怎么来了?”Dustin有些不满的小声质问,他一向对于Sean有些偏见,在Eduardo前往新加坡后尤为明显。

Chris没有回答,他基本猜测是Eduardo邀请的,据他所知,现在Sean和Eduardo关系还算不错。他只是简单地点头致意,见他们两人回应冷淡,Sean也没有太大反应,他只是微微眯眼笑了笑。

没过一会,结束致词的Mark和Eduardo就走到了他们的旁边,在和Chris与Dustin打完招呼后,Eduardo温和礼貌的将手伸向了Sean,“很高兴你能来。”

“我也很高兴你能邀请我。”Sean同样彬彬有礼的回握,随后他带有一丝挑衅的看向Mark

“很久不见Mark。”他上下打量了一下Mark的衣着,“还真没想到你有穿上正装的一天,居然还是打领带的那种。”

“你想不到的事情有很多。”Mark犀利的反击,“不缺这一件。”

Eduardo有些头疼的看着他们,试图在中间打圆场,可惜换来的是攻击欲立刻升级变得咄咄逼人的Mark和带着假笑的Sean。Dustin看看左看看右,最后忍不住小声问Chris。

“我怎么觉得现在就像他们三个刚认识的时候,只不过Mark和Wardo的态度换过来了。”

Chris看着像小孩子吵嘴一样的两个人抽了抽唇角,果断的走向站在不远处的未婚夫,还是和智商情商一直在线的人相处起来愉快一些,他真是受够这群情商总是下线的家伙了。

在他身后Dustin还在饶有兴趣的观战,“你不留下来看看谁会吵赢?”

“Mark总会赢的”Chris头也不回的向前。

“也是。”Dustin回想了一下暴君模式全开的Mark,打了个寒颤,“谁能吵得赢Mark?”

听到最后一句的Chris笑了笑,他步伐轻快的走向温柔回望自己的男人。

Mark Zuckerberg总会赢的,特别是事关Eduardo Saverin,毕竟他的Wardo是如此深爱着他,从未改变。

番外三.Mark是怎么求婚的

“Mark,你是怎么向Wardo求婚的?”

这是一次柯兰克宿舍旧友聚餐,Dustin看着正对面黏黏糊糊的Chris和他的丈夫,再看看左边默契十足动不动相视一笑的Eduardo和Mark,最后低头想想依旧单身的自己,终于忍不住烦恼的趴在了桌子上,纠结的问出了这个问题。

闻言Chris同样有些好奇的望了过来,虽然自从那次股东大会之后,明眼人都能看出Eduardo最终放下过去只是时间问题,但即使是Chris也没想到,Mark只用了一年不到的时间就让Eduardo选择走进婚姻的殿堂。

怎么求婚的?正在低头和眼前的披萨奋斗的卷毛头也没抬,施舍了个不耐烦的眼神给Dustin,坐在旁边的Eduardo却一点一点红了脸。

时间跳回到三年前,深夜的新加坡。

Mark半抱着电脑,凝视虚空,眼前一片空荡荡,往常会跳出来的弹屏和字符们今天就像失踪了一样,半点面没露,他试着在心中反复默念无聊死了要去拿剑要喝红牛等等诸如此类的话语,不出意料,正在楼上的Eduardo没有任何反应。

他们之间的那古怪又神秘的联系没有了,无论是弹屏还是声音,都像从未出现过那样。果然不能相信狡猾毫无信誉的恶魔,Mark愤愤地合上笔记本。

他耗费了五个小时四十二分钟在网上搜索这个现象,还包括尝试寻找签订契约时入侵的IP。可惜一无所获,他干脆把笔记本扔到了一旁的沙发上,近一年以来,周围第一次如此空旷安静,这让他极为不适应,他开始回想Wardo的弹屏。

第一次看见Wardo的心理活动是在那个签订契约后的深夜,弹屏便随着熟悉的轻柔呼唤突然出现在Mark眼前。

「Mark」

粉嫩嫩的字符们在对话框中轻快跳跃,它们还冲Mark吐出一个个小小的粉色泡泡,“噗噗”的消失在Mark面前。

这大概是Mark初次意识到自己在Eduardo心中的独特地位。

Eduardo是一个脾气温和富有包容力的人,他基本不太会有非常强烈的情绪波动,即使是会让大部分人勃然大怒无法忍受的事,他也只是一笑带过。

Mark在五年前就清楚这一点,所以他毫不意外的发现弹屏中大部分都是Eduardo阅读时候的默念,他所读的经济杂志在Mrk看来沉闷无聊至极,在此之外,Eduardo并没有什么剧烈心理活动,他的弹屏中甚至没有出现过其他的人名,除了Mark。

基本所有的情绪起伏都有关于Mark,Eduardo从不在心里多想什么,只有他的弹屏反复出现在Mark眼前。

「Mark」

意识到这一点后,Mark开始刻意延长自己的工作时间以保持和Eduardo作息一致,复杂无趣的经济公式和报表温柔的包围着他,Wardo糯软的声音在耳边环绕,还有时不时地一声“Mark”,这些都让Mark很满意现在的状态。

他开始能再次全心全意驾驭Facebook劈荆斩浪,踏上征途,不用担心时不时的因为“Wardo”这个词分散注意力甚至无法工作,也不会违背Wardo不希望自己打扰到他的意愿,所有人都各取所需皆大欢喜,蹦蹦跳跳的迎接Happy Endding。

随后现实迎面给了他一巴掌。

在股东大会邀请函送至新加坡那天的清晨,Mark终于彻底明白了Eduardo到底怀着怎样的感情对待自己,他也明白了为什么五年前那场诉讼以后Wardo会毫不犹豫的离开美国,为什么在那之后每次他以为Wardo会回来,Chris都会摇头不语。

爱的有多深伤的就有多深可不是什么夸张无聊的句子。

Mark Zuckerberg从不是什么优柔寡断畏畏缩缩的人,相反比起常人他更加狠辣果决勇往直前。在清楚Eduardo对自己抱着怎样的感情和自己也同样如此以后,Mark干脆利落的制定了一个目标,他需要Wardo回来。

但是这个目标只成功了一半,他们的过去把Eduardo伤的太过深重,他至今不愿意往前踏出一步,同意Mark的求婚。他们就这样胶着拖到了至今。

现在他们之间的神秘联系都快濒临消失了,Eduardo依旧没有任何反应,Mark 控制狂 Zuckerberg终于彻底暴走。今晚,今晚一定要让Wardo同意求婚!他想着上楼用力推开了卧室的大门。

“Mark?”Eduardo坐在床边翻着杂志,听到声音奇怪的抬头喊他。

Mark没有回答,他恶狠狠的吻住了Eduardo,杂志掉在地上,在他们肌肤相触的一刹那,双方的大脑中都涌上了一股不属于自己的情感,温暖和爱意在Mark的身体中流动,大脑告诉他这是Wardo对于这个吻的反馈。

他们在触碰时还能感受到对方情绪!

发现这一点以后Mark变得格外兴致高昂,他心中充斥的掌控欲和占有欲几乎是呼啸而来。

下一刻,Eduardo双腿一软整个人倚在了Mark身上,灼热的情欲在他身上四处游走肆虐,让他产生了自己正在燃烧的错觉,Eduardo开始抑制不住的喘息,他试图控制住自己的身体远离Mark,但是随之而来一波又一波的欲望让他双腿发颤,根本无力支撑自己的身体。

“Wardo,我们结婚吧。”

在Eduardo还没从强烈的情绪中恢复过来时,Mark说了这样一句。这顿时让Eduardo昏沉的大脑清醒了不少,他抿了抿唇一言不发,Mark显然不满意他的反应,随后一股更疯狂的攻击欲席卷了他的身体,Eduardo无法控制的呜咽出声,这似乎让某个卷毛更加的兴奋。

因为当他再次清醒一点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床上,卷发已经乱糟糟的Facebook暴君正在开始干一些不♂可♂描♂述的运动。

“Mark!”

情绪交融的感觉实在太过强烈,Eduardo感受到身体心灵的双重快感扑面而来,他被折腾的眼尾微红。

“够了,快停下!”

回答他的是更加凶狠的动作和再次汹涌而来的情绪。

当Mark第四次说出“Wardo,我们结婚吧”时,Eduardo已经近乎半晕过去了,他的大脑慢了半拍才意识到Mark在说什么。

对于Mark情绪敏锐的感知告诉他,Mark说出这句话时不仅有着强烈的希翼,还有深藏其下的焦躁不安。

即使现实是自己快被操晕在床上,Eduardo依然可耻的发现,自己为这些不安感到了心疼。什么时候Facebook的机器人大帝有过如此忐忑的时候?自己又何必反复纠结过去的旧日时光,却不肯正视Mark为自己现在的付出呢?

为什么不呢?

这么想着他迷迷糊糊的说了一句

“Yes”

第二天Mark用Facebook向全世界宣布了他们已订婚并且即将结婚的消息,并把戒指再次戴在了Eduardo的手上。

所以Mark怎么求婚的?Eduardo用力叉面前的披萨并打算在话题结束前坚决不太抬头。

大概是Dustin眼中的求知欲太过耀眼,Mark终于轻描淡写的回应

“就是标准的求婚台词,'Wardo,我们结婚吧',然后他同意了。”

“就这样?这么无趣?”Dustin大感不满,如此平淡无奇毫无亮点的求婚居然就成功了?他不甘心的问

“Wardo竟然会答应你?”

“他会答应的。”

Mark说的笃定又从容。

有一件事他从未告诉任何人,无论是在Wardo开心焦急抑或是悲伤,甚至在那天因为读到那篇文章而怒不可遏时,他心中呼唤Mark名字的字符永远都是一个颜色,没有任何的改变。

深爱你的人,即使是在最愤怒的时候,也舍不得恨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