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的人用童年治愈一生,不幸的人用一生治愈童年

我一直以为,父母的离婚对我影响不大,以后的生活偶尔苦困,时常平凡。直到姐姐结了婚,我才发现,世界上还有那么让人羡慕、甚至嫉妒的家庭。

姐夫一家是每天都要打视频的,即便只是在屏幕的两端各忙各的。

每逢端午、中秋,一定要一家子团团圆圆的去自驾游,或者在自家大树下热火朝天的撸串。

到了冬天,就去湖上滑冰,姐夫的爸爸,我叫四大爷的,亲手做了冰车,然后开车拉着我们狂飙。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四大爷偶尔会催四娘,该染染头发啦,去做个眉毛吧,老夫老妻了,还温馨得很。

我姐姐脾气很差的,姐夫却很包容,结婚多年没冲我姐发过火。

我们家人脾气都不很好,吵起架来像几世的仇人,我一开始还觉得这是正常的,慢慢接触了更多的家庭,才觉得我们家生了病。

我们娘仨长期三地分居,却经常几个月也不联系一次,过年都回姐姐家,却总会大吵一架,像几辈子的仇人。

因为所谓的父亲经常家暴,我们是在打骂中扭曲着长大的,我们习惯了。

妈妈省吃俭用,不做头发,不保养,五十几岁了还在辛苦工作。

因为所谓的父亲小气自私,只爱自己,没爱过妈妈,精神上没有,物质上更没有,她习惯了。

我们的整个后半生,都在为过去的不幸买单。

跟男孩子相处时,我会脆弱又敏感,把自己摆在服从的位置,谨小慎微。

几段恋情无疾而终,大学美好的四年也都保持着单身,对男人的恐惧如影随形,面对那些好感,却迟迟不敢伸手将自己交付出去。

我们还会幸福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