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书人之接龙客栈异闻录第十四回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目录

马瘦毛长蹄子肥,

儿子偷爹不算贼,

瞎大爷娶了瞎大奶奶,

老两口过了大半辈子,

谁也没见着谁。

上文书说道,一鸣、百晓生与大板追赶白狐不及,幸有风清远和初醒两位姑娘半路截住了妖孽,一番激战,眼看妖狐就要亡命于此,却被潇凉月救下。看官,这白狐祸乱人间,先与长街道人等作对,此番又在往生镇生出许多是非,可谓罪孽深重,而那潇凉月乃是接龙客栈里有名有姓的侠士,为何要出手相救呢?且听小老儿慢慢道来。

要知道接龙客栈里高手如林,鱼龙混杂,除寻常人间的修仙之士之外,也颇多妖鬼精怪。潇凉月也不是寻常凡人,乃是青丘之国的一只九尾仙狐。说起青丘之国,早在《山海经》里就有所记载,青丘之山 ,其阳多玉,其阴多青雘,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儿,能食人,食者不蛊。

其实这青丘乃是一处世外桃源,九尾狐也不像书中描绘得如此可怕,仙狐一族自上古时代便世居于青丘,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这一代的九尾狐一族的首领正是凤九与东华帝君之子白滚滚,凤九与东华的千年绝恋,便是唐七公子《三生三世枕上书》中的故事,与本书无关,不过潇凉月却是白滚滚的嫡亲外孙女,如今已修行两千余年。潇凉月的父母共诞下子女九名,潇凉月是这九狐中的老七,只因她的八妹潇月凉为妖君翼遥所惑,遁入魔道,擅离青丘之境。潇凉月素来最宠爱这老八,便自告奋勇来到人间想要寻月凉回去。在寻妹的过程中,潇凉月巧遇蔷薇,一则是感念接龙客栈行侠仗义的宗旨,二来也因客栈消息灵通方便找人,便由蔷薇引荐加入接龙客栈。入了客栈之后,潇凉月曾央百晓生卜了一卦,得了一谒乃是“十里蔷薇无主开,便是亲人重逢时”,当时不明何意。后来蔷薇伤重,魂魄消散,那十里蔷薇却开得烂漫,潇凉月猛然想起当日百晓生之言,赶忙去追一鸣和百晓生,恰好在此地撞见了许久不见的妹妹。

风清远和初醒见是潇凉月,自然停了手。潇凉月几步赶到妹妹身旁,一把挽起她的手,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对方几眼,问道:“八妹,你有受伤吗?”语音中满是关切之情。

潇月凉脸色阴晴不定地变化了一番,这才嘟起嘴,从眼里挤出一颗眼泪,作出一副娇弱无力的样子,倚在潇凉月怀里,莺声燕语道:“七姐,我好害怕,她们欺负我。”

潇凉月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伸手抚着潇月凉有些蓬乱的鬓发,说道:“八妹,你胡说些什么。你在人间的所作所为我多少有耳闻,这两位姑娘,风清远和初醒是我在接龙客栈的好姐妹,哪会冤屈了你。你不反省自己的过错,反而先开口诬陷旁人,八妹,你真的变了。”

潇月凉一听说潇凉月也是接龙客栈中人,顿时脸色沉了下来,冷哼一声,“好啊,原来我的好六姐在人间找了这么大一座好靠山,倒真是让我做妹妹的羡慕得很啊。但不知道姐姐你如今要怎么处置我这个青丘的不肖子孙呢。”

潇凉月听了妹妹这一番不阴不阳的话语,心里面像堵了一块大石头一般,过了片刻,才苦笑着说:“我哪有什么权力处置你呢,我只是来接你回去的,好妹妹,我相信只要你与那妖君划清界限,承认自己的过错,外公他老人家心地慈善,一定不会太为难你的。”

潇月凉闻言,一阵冷笑,说道:“过错?我有什么过错?在你们这群所谓的仁人义士眼里翼遥是妖君,是邪恶的化身,可是在我心目中,他就是个顶天立地的英雄,比起接龙客栈里那帮沽名钓誉之辈要高明的多。是他教会我诸多修行的法门,是他让我在短短的几年之内就修炼出九尾,可你们呢?你们只知道循序渐进,按部就班地过日子、修行。我受够了,这不是我要的生活!七姐,如果你还认我是你的妹妹,你就当做今天没有见到我。我谢谢你的救命之恩,但是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最好就此别过。”

风清远和初醒本来已经退到稍远一点的距离,但毕竟是有修为在身的人,虽说不愿偷听,姐妹二人的对话还是不可阻止地钻入她们的耳中。她们听得气氛似乎有些不太对,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又慢慢地从两旁抄了过去,也就在这个时候一鸣等三人也到了。潇月凉一边和潇凉月争论着,一边偷眼观瞧四周的情况,眼见自己隐隐之中又有被众人合围的危险,便趁潇凉月不注意,左手猛然扣住她的脉门,身子逆时针针转去她的背后。潇凉月压根没有想到亲妹妹会对自己动手,完全没有防备,待到回过神来的时候,左手已被压在了背后,而潇月凉的右手已经扼住了她的咽喉,尖锐的指甲划破了颈部的皮肤,冷风吹来,脖子上的伤口凉丝丝地疼痛。

潇月凉冲着一鸣等五人喝道,“你们不要过来,不然我就杀了她。”一鸣等人面面相觑,只好停下进逼的步伐。潇月凉押着潇凉月一步一步往后退去,而潇凉月却是一反常态地一声不吭,任由自己被妹妹拖着走,但是眼尖的人还是能看到她眼角洇出的泪花和微微颤抖的嘴唇。待到退出百余米远后,潇月凉自度距离够远足以逃脱,便凑到姐姐的耳边,低声说道:“潇凉月,看在先前你救我的份子上,我也顾念姐妹的情面,留下你这条性命。要再来找我了,如果你一意孤行地话,再见面时只怕我们就真的要兵戎相见了。”言讫,她松开了抓着潇凉月的手,用力地把姐姐往前一推,然后一扭身,一道火光径奔东南去了。

潇凉月被推了一个趔趄,但很快就稳住身形。她望向妹妹离去的身影,将披肩的长发挽成一束,张嘴咬住发辫,双手凭空一拂,赫然是青丘的十大神兵中的晚凉弓和追月箭。只见潇凉月挽弓搭箭,朝着妹妹遁走的方向就是一箭。箭方离弦,就听闻潇月凉一声惨呼,饶是潇凉月故意射偏,这一箭之威仍是将她方长出的两尾尽数摧毁。

此时一鸣等人已经赶到潇凉月身边,正打算趁胜一举擒获潇月凉,却见潇凉月咬了咬嘴唇忽然跪倒在一鸣跟前,倒把众人唬了一跳。一鸣赶紧把她搀扶起来,“凉月,你这是何故?”潇凉月垂首肃声说道:“掌柜的,我知道八妹她做了很多错事,但她毕竟是我的亲妹妹,这是我们青丘自家的事情,她的所做所为,我潇凉月都愿意一力承担。恳请你看在我的薄面上,且饶过月凉她这次吧。”一鸣素来宅心仁厚,听闻了这话,自然也就不再坚持,风清远和初醒本就是潇凉月的密友,唯有大板不服不忿,口中多少有些唠唠叨叨,百晓生在一旁忙打哈哈说:“不碍事不碍事,我早就算过,那只小狐狸本性不坏,只是一时被歹人迷惑了。虽说现在放走她以后有些麻烦,不过她终究还是会洗心革面修成正果的。”

于是六人诉说了一番此前聚散之情后,一鸣便催促着大板尽早启程。可大板似乎对潇凉月姐妹仍心存芥蒂,反而耍起赖来:“妖狐虽然被赶走了,往生镇上那些被她所害的人们还没有被医治,我现在一时还离不开这里。反正你们这边有青丘的狐仙大神,又何必来麻烦我。”

一鸣闻言有些哭笑不得,刚打算重新祭起他的唠叨神功,突然百晓生惊呼了一声“不好”,然后一把拽住大板的袖子,“阿板,别磨蹭了,拓桑有难了。”

大板冷笑着揶揄道:“又是什么夜观艾派阴阳屏的老把戏吧,你少糊弄我了,我倒要看看你这阴阳屏到底有什么花样。”说完一把从百晓生手里把阴阳屏抢了过来,原来是一块长方形的平板,白色的框,黑色的屏幕,在手里没什么分量。大板摆弄了半天,这艾派阴阳屏却是像坏了一般,始终没有什么光亮。

百晓生微微一笑,又把阴阳屏拿了回来,说道:“这阴阳屏已被我设了密码之法,非用我的指纹,否则无法开启。”说完他右手拇指往白框上一按,这屏幕立刻就明亮了起来。阿板探头一看,只见屏幕上出现一个女子的身影,正是他朝思暮想的拓桑。可拓桑却齐腰陷在一个泥潭中,四周一群淫笑着的妖魔鬼怪渐渐逼近。阿板见状哪里还按耐得住,央告道:“四哥,你赶紧算算,这到底是在什么地方。”

百晓生不疾不徐地闭目掐指盘算了有半炷香的时候,这才睁开眼睛,一脸郑重的样子。“就在朱仙镇不远的地方,如果现在日夜兼程,应该能赶得上。”

“那还等什么,赶紧走吧。”大板催促说。

百晓生却似笑非笑地问:“那么敢问大板大侠,这往生镇的居民又该怎么处?”阿板被他诘问得张口结舌,一时语塞。这时潇凉月接口道:“拓桑那边不是小事,蔷薇和况先生也等着我们去搭救,不如你们几个先行一步。往生镇是八妹惹出的祸事,理应由我来善后。我这边料理完了,会立马来追赶你们的。”

一鸣点头道:“好。事不宜迟,我们就各自出发吧。”

这一去便引出了本书的第一场大阵仗:长街道错饮忘川酒,拓桑酱误陷小商河。赤须返魂,金兀术朱仙镇大摆诛仙阵;武穆显圣,岳家军重生襄助接龙诸客。红叶老猫双猫戏赤龙,接龙十侠大闹朱仙镇。

欲知端的,且看后人慢慢填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