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想成为你的克莱尔——吴惠芬和高育良的故事

作者:吉那那

1、

今天,你被中纪委巡视组带走了。

我无法想象当时你的面上是怎样一副表情。要知道,人前,你总是一副儒雅斯文、谦谦君子的模样。这种形象,你维持了大半辈子。

突然被扯掉了面纱。想必你一定有些仓皇。

然而也未必。当你为高小凤倾倒的那一瞬间,你应该早知今天的结局。

玩弄命运者,一定会被命运玩弄。精明如你,一定懂得这个亘古不变的道理。

因此,我想,你被带走的那一刻,你应该依然维持着你那一贯从容不迫的风度:一丝不苟的头发,洁白的衬衫,熨得妥帖合身的灰色开衫,擦得透亮的眼镜,面上也一定挂着一个浅浅的微笑。

是啊。即使失去自由,却不可失去风度。

风度翩翩,本就是你的本色。

虽然未能亲眼看到这一幕,但我笃定地知道,你永远是我心中那个帅气的高老师,永远是令我梦萦魂牵的梦中情人。

想一想,主宰我一生的男人,除了你,老高,再没别人。

2、

还记得你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纸牌屋》的情景吗?

当我看到弗兰克的那一刹那,我便暗暗吃惊:这种对权力心无旁骛的迷恋,以及那份深沉的谋略,跟老高你何其相似啊。

而作为你妻子的我,不正是与弗兰克一样野心勃勃的其妻克莱尔的化身吗?

多少次,我和你坐在这华丽雅致的仿古屏风下,就像弗兰克和克莱尔一样,为了你权力的扩张促膝而谈。

我们相互交流意见,相互补充,相互诘问,虽然有时候偶有争执,但我们总能从全局出发,最终达成一致。

我就像一个参谋,一个军师,虽然不及政治家的聪慧,但我缜密的心思和独特的思维,总能为你的困惑打开一扇窗,同时还能为你关上多道危险之门。

而你,那运筹帷幄的老道,那孜孜不倦的蓬勃的野心,都是我所最欣赏的。人生何其短,抓住自己的欲望,才能化腐朽为永恒。男人,就该像你这样。

我们多么般配,多么契合啊,老高。

在我心中,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你就是我心中的弗兰克。我的灵魂伴侣。

可老高,我怎么就不能成为你心中的克莱尔呢?

3、

一个女人,遇到一个她真心欣赏的男人,是一种幸运。

如果这个男人,同时也能欣赏她,读懂她的好。便是幸运中的幸运。

尤其像我们这种高知女性。

从小到大,我一直很骄傲,自视甚高。

能让我欣赏的男性,少之甚少。

我向往怎样的一个男人呢?

他爱我,懂我,欣赏我,宠我。

而我在他面前,既可以是女神,也可以是奴隶。

这样一种感情,既矛盾又合理,分明带着高冷的矫情。我明知很难,却从不愿意改变初衷。

大不了就让我单身一辈子好了。

如果这样,那么在我死之后,我的墓碑上一定要刻上:永远等待被俘的心。

看,把希望寄托到下辈子,不失为一种乐观。

可让我惊喜的是,读研的时候,我遇到了你。那时我二十五岁。

那时候你三十五岁。被学校其他老师称为小高。

研二,我心血来潮选了法律作为选修课。谁也说不清楚平时对法律毫无兴趣的我,怎么会鬼使神差选了这门课。难道就是为了与你相遇?

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就不由被你震慑了。

真的很帅,风度、气质一流的好。俨然言情小说中的男主角。

同时,知识渊博,激情澎湃,浑身充满正义,比小说中的男主角更多了一些内涵和力量。

下课主动凑到你身边,与你侃大山。因为专业的背景,我有意无意聊起了明史。而你对明史的熟稔,更令我欣喜若狂。

明史,是我最大的兴趣,最大的志向。我在读研究方向为:明朝历史文献学。

不用等到下辈子了。我已经被俘虏了。认识你的一个小时之后,我就知道,我期待的感情来了。

4、

那是一段为你疯狂的日子。

天天夹着课本去法学院蹭你的课。

我时常看着讲台上的你入迷。

听你的声音,你的谈吐,简直如同听仙乐。

每次下课,同学们鱼贯而出,教室里只剩下我一个学生,迟迟不愿离开你。

有时候我很大胆,走到你面前,像第一次见你时,与你搭讪。

有时候我很胆怯,看着你走出教室,眼光连与你直视也不敢。

有时候我在你面前显得很活泼,叽叽喳喳,蹦蹦跳跳。

有时候我在你面前显得很沉默,像个抑郁的少女,满腹心事。

而你呢?

你知道我因你快乐,也因你受着折磨吗?

直到有次,你突然递给我一本书,书的题目是《明朝纪事本末》。中华书局出版。

你说让我好好读读。

晚上回到家,我怀着激动的心情打开了那本书。我发现书中夹着一张纸条。

“小吴同学,明天下午六点,我在健康路的咖啡馆等你。我们谈谈那本书,聊聊天。望你能来。”

整整一个晚上,看着纸条上你那潇洒的字迹,我亢奋得难以入睡。

5、

那天,在咖啡馆,我们第一次有了深入的交谈。

聊天的时候,你看我的眼神非常温柔,亲切得像兄长。

“吴同学,你是第一个让我刮目相看的女同学。我还以为,咱们学校的很多女同学都浑浑噩噩,不思进取。原来你不只是外表漂亮,你的书读得比我还多呀。”你带着赞赏的语气。

这不就是说我才貌双全吗?

听了你的话,我就像喝醉了似的,心里熏熏然。

从恋爱到结婚,你总是夸我,并用那种温柔而欣赏的目光看着我。

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像是喝醉了,陶醉在你的溢美之词中。

直到你迷恋上小高,告诉我你要与我离婚,我才从漫长的微醺中清醒过来。

当你夸耀她出污泥而不染,并且博学多识时,我在惊愕之余,不禁脑补了很多画面。

你夸她的这些话,当年你也曾如此夸过我。那么,你打量她的眼神,应该也与当年看我的眼神如出一辙吧。

按照唯物主义辩证法的角度来看,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而老高,你却用同样的理由,爱上了两个完全不同的女人。

我只能说,老高,不要自己骗自己了。

诱惑就是诱惑。你根本不需要任何其他的理由。

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但愿君心似我心,不负时光不负卿。

老高,我不甘心。

相知相伴了这么多年,为何我就不能成为你心中的克莱尔呢?

6、

《纸牌屋》中,不管弗兰克在外跟任何别的女人有任何风流韵事,作为妻子的克莱尔从不嫉妒。

因为,她知道,世界上再没任何一个女人能像自己那样,对弗兰克了如指掌。她充分了解他的每一寸肌理,充分懂得他内心深处蛰伏的每一个欲望。

他们的关系,犹如鼻孔和呼吸,唇齿相依。

不管他在外遇到了什么,他永远会如约回到她身边。

他们是真正的灵魂伴侣。

在某一个晚上,他要出去约会那个雄心勃勃的报刊女记者佐伊,于是对她说:今天晚上,我有约了。

她明知他会去找谁,但她连眉头也没皱一下。

她说:那我们早上见。

他说:在你起床之前,我会回来。

她点头。然后,独自上楼。

而他在当晚,当然是与那年轻的女记者,共度春宵。

他与这年轻女人之间,有本能的情欲,更多的,却是相互利用,政治资源的相互交换。

除了妻子克莱尔之外的性,对弗兰克来说,只是性,没有情。

弗兰克多次与佐伊发生过性关系。每次,在那个年轻的躯体身上,他都把自己的权力发挥到最大化,酣畅淋漓地宣泄着自己的欲望。

而每次弗兰克与克莱尔在一起,他们只是像朋友那样交谈,淡淡地,抚一下彼此的肩膀。看不到一个男人与一个女人的互动,只看到一对志同道合的战友。他们在密谋,在筹划,掀起一次又一次的政坛风暴。

然而,谁又能否认他们对彼此的爱,已经深入骨髓?

他离不开她,她也离不开他。

只有一次,她任性地跑回到自己的初恋亚当——那个单纯的画家身边,过了几天闲云野鹤的日子,却发现,自己只能爱他一个礼拜。

多过一个礼拜的爱,她给了自己的丈夫弗兰克。

灵魂伴侣就是这样。它唯一,深刻,毕生只有一次,而非两次,或多次。

除此之外的情事,均是诱惑,或自我的放纵,或私欲的交换。

与爱无关。

7、

老高,我真的不明白,除了年轻和美貌,你到底喜欢小高什么?

我多次朝你声嘶力竭的追问:那个小高究竟有什么好,让你迷恋了她这么多年?

你对她的迷恋到了令人难以理解的地步。

你们相处了六年。之后,便各分东西,长年累月并不能见面。

然而,距离的间隔并没有切断你们的感情。

即使有我这个前妻与你朝夕相伴,你依然对她梦萦魂牵。

我们相处了二十六年,却比不过你们相处的短短六年!

究竟她有什么魔力,让你这样弃我于不顾,对我再没有一丝一毫的情分,待我就像个客人,一个熟悉的陌生人?

我比你年轻十多岁,自认为也是美女,但每次我们谈过公事,我朝你道晚安的时候,你的眼神从来没有一丝的留恋,只是冷漠地走向自己该去的房间。

我的媚眼如丝,我的脖颈如脂如玉,我的身材高挑而丰满,我浑身散发着高级香水的幽幽的清香,难道这一切,对你再没有半分诱惑?

也许,在你眼里,我早已经不是一个女人。我只是你的同僚,你的战友。

犹如每天的温度相加并不能换来一个温暖的晴天,我每天为你出谋划策,为你的权力欲望的实现殚精竭力,但依然换不回你当初对我那温柔的一个笑颜。

我多希望你能说:“吴同学,你今天的发型好漂亮。”

我多希望你能说:“吴同学,你今天的裙子很适合你嘛!”

我多希望你能说:“吴同学,除了你,再没有别人能这么了解我。”

然而,你什么都没有说。

我知道,你牵挂着远在香港的小高。

我指望你能说:“吴同学,对不起,小高对我而言,只是一个诱惑。小高对我而言,没有任何特殊,就跟小张,小刘,小王一样。只有你,吴同学,在我心中才是唯一。”

如果这样,也许我也会像克莱尔那样,对你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选择原谅你,继续默默地爱着你。

可你没有。

你为了她,要跟我离婚。连我们的孩子,也不顾惜了。

这究竟是为什么?

我始终不懂,我到底有什么错,令你不再爱我?

8、

我想了很久,也想不明白,找不到一个能说服自己的答案。

突然有一天,我想到了一个原因。

会不会因为我和你太像,从而令你讨厌我?

想到这里,我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是啊。

我怎么从来没想到过这点呢?

当你我都是教师的时候,我们只谈学术,不谈政治。我们的确志同道合。

而从你教而优则仕之后,为了赶上你的步伐,我开始强迫自己变得干练。我开始读希拉里传记,看一切政治小说,熟悉一切政治游戏的潜规则。

当我有条不紊地替你分析一切行为利弊的时候,当你那佩服又感激的目光投向我的时候,我早该注意到,你打量的目光,不再含着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柔情。

你从我身上,看到了一个理性、刻板、贪婪、狡猾的自己。

是我的存在,提醒了你的堕落。提醒了你,你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个书生意气、正义凛然的你。

而那时的你,正是你骨子里最为怀念的自己。

你一边维护着自己,一边讨厌着现在已经变得面目全非的自己。

正如,你一边维护着祁同伟却一边讨厌着他一样。

而你对过去的那个自己的怀念,正如同你对侯亮平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欢。

想到这里,我突然豁然明白了。

你多次说过,小高有一种出污泥而不染的纯洁。

我曾以为,那只不过是男人对处女的一种情意结而已。

我跟你时,难道就不是第一次吗?

现在我明白了,小高来自另外一个世界,她对政治的疏远,这才是她在你心中显得分外清纯的真正原因。

我一心想做你的克莱尔,却忽略了,你根本不是弗兰克,你也不想成为弗兰克。退休后跟小高长相厮守,过着惬意的世外桃源生活,才是你真正的夙愿。

我终于明白了。

我也终于绝望了。

9、

老高,我走了。去国外陪女儿。

我曾不忿的想,如果我像克莱尔一样,有一个亚当一样的情人,与你相抗衡,你也许对我会有一丝珍惜。

现在,当我终于明白了你我之间的症结,我对你我的一切,都不再纠结了。

一切都真正结束了。

想想也可笑,因为爱你,我变成了你讨厌的人。

人类真是聪明。他们说,你越想得到什么,便越会失去什么。

我竟然忽略了人类的智慧。

为了爱你,我丧失了自我,失去了本心。

我不怪别人。不怪你。

直到现在,我依然感激生命中遇到你,我们曾有的一段美好。那时候我们都很青春,也很单纯。

事已至此,就让我们各得其所,从头开始吧。

若干年后,当我们再次相遇的时候,也许我不再期待成为你的克莱尔,希望我永远只是你心中那个聪慧可人的小女生,那个羞涩清纯的吴同学。

让我们回到初次相识时,可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