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聊斋(12)——杂技团有猫腻

“我看着他们上了这样的车,还带走很多比我还大的孩子。”七月看着殷素素盛怒的脸,一边说一边怯怯的躲在肖婷身后。

“他还是个孩子,你不要总对着他发火。”肖婷见过小鬼无数,唯独很喜欢这个小鬼头。

七月在她这里学到很多,连开始说话都是从肖婷这里得到的启蒙。

七月这么依赖她,以致于很快激发了她身上的要保护弱小的母性。

当她一看到七月可怜的小眼神,就忍不住要保护他。

二人在车外这么一说一闹,在外人眼里以为是在闲话家长。

图片发自简书App

其实殷素素一直都在关注那个大巴车上下来的六子,和那个背负了许多条婴孩儿性命的壮汉。

“五哥,这次事情太棘手了,三哥他们说只能内部消化一部分,让咱们去庙会......”

壮汉看起来五大三粗,听到对面六子的话。

脸上没有多少变化,两只眼晴却往四周瞄了瞄。

当他的眼晴看到殷素素时,脸上的股肉绷的紧了一些。

冲着六子一摆手。

“来,车上细说。”

殷素素看到那人的眼神,不似是普通人的眼神,只有冰冷而冷漠。

酷似那个杀人犯的眼神。

殷素素低声跟肖婷说道:“这样,等一会我和吴洛去盯着这个大汉,你们去盯老李头儿,咱们还是分头行事,以免他们有什么动作,好吧?”

“可是,老李头儿住哪,我也不知道呀?”肖婷忽然想到自已的脸盲症,因为这个原因,她只做巡警,处理一些应急情况。不用记得谁的面孔。

“你走到银村,一提老李头儿,没有不知道的,说不定还有人提醒你要多加小心,这老头儿可色了!嘿嘿......”

话说到这里,殷素素想起,以前她和妈妈在街市上卖自已地里种的菜,和自已养的鸡下的蛋,摊子刚摆好。

有一个年轻女人打听老李头儿的家时的情景。

女人一看是个老实人家的女人,

怯怯的走到邻摊一对中年夫妇的摊子前。

问一句:“大姐,我向你打听一个人,老李头儿是你们这个村的不?”

中年女人一听老李头儿几个字,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并不理会那年轻女人。

中年妇人身边的男人搭了腔:“姑娘,你找的是银村的老李头儿吗?”

“是呀,我听老家有人说他会看病。”年轻女人一听有人答话,忙点头。

“什么看病,那都是骗人的,是不是听说他会看女人不生孩子的病?”中年男人一皱眉头,满脸的不屑。

“是呀,人家说他很神的。我是帮我们家嫂子来问问情况的。没这个人还是这人看病不行呀?”

女人看着男人脸上的神情,觉出有些不对,小心翼翼的追问一句。

“有这个人,你那老家人也没憋什么好屁,竟然说他会看病。那人就是个老流氓。”中年男人虚空一指,脸上全是恨恨的表情。

“啊!”年轻女人听到这里,脸上一红,也顾不得道谢,匆匆的转身离开了。

正说着话,就看到大巴车发动,正调头准备出去。

“行了,有什么事咱们随时联系,我先跟上这个家伙。”殷素素不动声色的在倒车镜上抓抓头发,像是忽然想到什么事的一声喊:“吴哥,咱们就去庙会逛逛呗,听说那里可热闹了。”

吴洛脸上一怔,当即满脸笑容的答应一声:“好咧,你说去哪咱们就去哪,好不好?”

等大巴车开走,殷素素冲肖婷一摆手:“不行你们就打车,或者找刘所长借车,我们先走了。”

殷素素从后备箱里找出一套夏奈尔休闲套装。

往后座上一丢。

冲着吴洛一声吩咐:“你等一会再上车,不许偷看哈。我要在车上换衣服,刚才那人的眼很毒,本姑娘要捯饬捯饬。”

“好咧,我决对不会乱看的。”

三下五除二等殷素素打开车窗玻璃,朝吴洛招手时,身上的衣服果然焕然一新。

车子不紧不慢的追着大巴车,果然是朝庙会方向开去。

停车场在庙会的左侧,很大的一片空地。

殷素素发现奇怪的是在停车场上还有一辆很相似的大巴车。

大巴车刚停好,从车上下来许多的游客。

有两个阿姨模样的的年轻女人打着一个小红旗走在前面。

从车上下来的竟然是一群孩子。

“一个个都跟上,仔细着别走丢了。”前面年轻的阿姨声音温柔的一声吆喝。

再看孩子们虽然个个都穿的很干净,个子却相差的挺多,像是电视剧里的那些年龄不等,混在一起教课的山村学校里的学生一样,参差不齐。

“我总觉得这些孩子有问题,你跟着他们,我来跟后面的两个男人。”

“吴洛有事随时保持联系。我跟上那个壮汉还有那个六子。”殷素素侧过身,手指向大巴车走下来的两个人。

从他们一直盯着的大巴车上下来的是一群年轻的旅游者。

这两人几乎是最后从车上走下来的。

“不行,要跟也是你跟这些小孩子,我来跟这两个大汉。”吴洛瞄了一眼走在前面的大汉,面色虽平淡,看眼神他能看出那人却是个狠角色。

“好吧,那我来跟这小朋友,你跟上这两个男人,随时保持联系。”殷素素抬眼看看吴洛脸上的关切,不再坚持。

车上的旅客从车上下来,刚要各自散开想去不同的地方,临分手时,一个导游模样的年轻男人高声招呼一句:“大家注意哈!一会儿,午饭时间是十二点,咱们大家在这里集合,过时不侯哟,请大家玩的时侯也注意一下时间。”

有一个胖胖的女生,举起她的小胖手高声问一句:“帅哥,我们自已解决吃饭问题行吗?到时侯下午回旅馆的时侯我再回来找队伍成吗?”

“不行,如果说不服从安排的话,这中间出了什么差错,我们可不负责的。”男人的语气一点儿都没留商量的余地。

胖妹纸只好噘着嘴,不满的走开,果然是冲着满街的美食去的。

殷素素不远不近的跟在小朋友的队伍后面。

虽然孩子们高矮不同,却显得都很乖,前面的阿姨虽然满脸的笑意,可是当有一个三四岁的小朋友,刚走出队列,想去揪草丛里一朵鲜艳的花时。被后面的一个年龄稍长些的一声呼喝:“这已经是第二次了,再出列,等一会一块跟你算,柳条的滋味你这么快就忘了吗?”

如果不是距离进,而且一直在关注这个队伍的话。

相信不会有人发现这些的。

殷素素正好站在后面阿姨的前面,她都不相信这些话是从那张笑着的脸里说出的话。

先不说内容,这语气都让人通体生寒。

“一二三四五......”一共十二个

看着队伍停在一个杂技团的门口,殷素素数了数孩子一共十二个。

杂技团售票的队伍排得很长,有一个老者正在逗弄脖子上的一个手臂粗细的蟒蛇。

喇叭里不停的滚动广播着各种奇闻异事:想不想看看八头蛇?想不想看看美女与蛇?想不想看看会鞠躬会耍猴子的大黑熊?........

总之是你闻所未闻的,购票处和进门处贴了很多夺人眼球的大海报。

有穿着很性感的美女,当然也少不了没见过的各种奇异的猛兽。

杂技团是用布蓬搭建的,只留出一个购票口和入口。

里面不断传来的喝彩声和高音喇叭里的性感女报幕员的报幕声,一起牵动着人们的好奇心,让人心里痒痒。

殷素素一下子想起了五年前的这一幕。

那时侯她只有在外面听的份。

看着那十几个孩子一个个都进了棚,她收起心神,也跟着买票入场。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