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轮回】第十九章 此去经年终化形

96
唐妈 48d31e61 a03c 4506 81a2 d224ac0a2d8b
2015.10.09 18:30* 字数 3230
第十九章

文/唐妈

歌扇刚刚用凤凰花砸墨谷,本是要动用真元的,谁知挥手间才发现自己的真元竟然使不出了。他恶狠狠地瞪着被墨谷扔在一边的那朵硕大的凤凰花,目眦欲裂。他又试了几次,依旧还是不行,真元还在,但是却被打散在了体内,犹如一盘散沙,无法聚拢,更无法使力了。

歌扇感觉自己像一条丧家之犬。遥想当年,统领魔界,众魔朝贺,何等风光。谁知,一着不慎,就被关押于黑暗的海底五百余年,好容易逃出生天,仇未报,恨未雪,就被自己的仇人一掌打到真元四散,和普通人无异。这么想着,一口真气岔在胸口,歌扇喷出一口血,将脚边的凤凰花染的血红。

墨谷吓了一跳,连忙变回了身形,想要扶一把摇摇欲坠的歌扇,却发现自己这四条蹄子根本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歌扇摔在了地上,很快就被飘落的凤凰花洒满了全身,只露着一张苍白的脸,衬着无神空洞的眼睛,凄惨的不得了。

墨谷前所未有地想要化成人形,他嘴里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前腿着急地在地上刨着,很快,地上就被他刨出个大坑。

“你,你这是怎么了?”墨谷无措地问道。他在想,要不要去找清远?还是算了,清远估计巴不得这魔王赶紧死翘翘一了百了。

歌扇脑海里满是原来呼风唤雨的景象,然后就是被关在南海的孤寂。他忽然意识到,即使是在自己最辉煌风光的时候,自己身边都没个真心实意对待自己的人。那日自己去昆仑山欲盗取传说中的昆仑神玉,一帮魔众名义上追随,却在昆仑山脚畏首畏尾,临阵逃脱,自己才落得被清远关押的下场。而自己被关押那几百年间,从未有人去过南海寻找自己,哪怕是去探望。歌扇嘴角上挑,露出了一个凄冷的笑意,自己活得还真是失败。不过,魔族自古如此,历任魔王无一不是孤独终老。歌扇,你何德何能,又在奢求那份真心做什么?

墨谷被歌扇脸上忽悲忽喜的表情吓得不轻,他缩小了身形跪在歌扇身前,用鼻子蹭了蹭歌扇的胳膊:“你到底怎么了?”

“灵芝啊,你有亲人和朋友吗?”

墨谷刚想说自己是蘑菇,不是灵芝,后来一想也不对,算了,随他叫吧。不过,后面那句话却让墨谷怔了怔。

“曾经有。”

“你头猪还有亲人?还有朋友?”歌扇觉得自己更悲哀了,连头猪都不如啊。

墨谷难得地听到那个“猪”字没有动怒,他歪着头想了会儿:“有啊,我有个哥哥,还有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不过,哥哥不喜欢我就是了。至于朋友倒是有很多,不过,目前也只剩下你和黎丘了。”

歌扇愣了一下,他不知道猪还有这样的记忆,只是惊讶这头又丑又蠢的猪竟然把自己当朋友。

“你说什么?你把我当朋友?”

墨谷嗯了一声。

“为什么?”歌扇被这个事实吓得不轻,朋友,他在心底细细地咀嚼着这两个字。

“因为你长得好看,嘿嘿。”墨谷傻呵呵地回答道。

歌扇一口气堵在胸口,差点又咳出一口血来。感情这傻子是为这个当自己是朋友?还不如不当呢。

“香菇,我警告你!我没有你这样的朋友!你也不许跟别人说你和我是朋友。知道吗?”

歌扇恶狠狠地吼道。

墨谷噢了一声,正好,自己还不想和他做朋友呢。朋友有什么意思?呵呵,可是具体要做什么,墨谷又说不来。

“你的伤要紧吗?”

歌扇泄气地闭上了眼睛:“死不了。”

墨谷看歌扇没有大恙,又趴回了地上。

歌扇这别扭的性子没一会儿就开始发作了,他把眼睛睁开一条缝,斜睨着趴在一边的墨谷,磨了磨牙。蠢猪,怎么这么能睡?他抬脚踢了墨谷一脚,然后迅速闭上了眼睛。

墨谷无语地看了一眼歌扇,这人怎么跟个小孩儿一样?他忽然觉得很好笑,倒想看看这个大名鼎鼎的魔王还能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来。

歌扇闭着眼睛等了一会儿,见墨谷没有反应,就忍不住睁开了眼睛,一转头就对上了墨谷带着笑意的小眼睛。歌扇见自己的小伎俩被人识破,不由恼羞成怒,狠狠瞪了墨谷一眼:“看什么看。”

墨谷站起来抖了抖落在身上的花儿,一阵馨香,他伸了个懒腰,抬头看了看头顶的太阳。阳光刺眼的很,不由眯了眯眼睛,一头猪身上愣是显现出一份闲适来。

“歌扇,这里是三秋岛除却清远前辈院子里灵气最盛的地方,你如果无聊的话倒不如好好歇着养伤,饿了的话这满地的凤凰花都可食用。清远前辈应该正忙着照顾黎丘,一时半会儿顾不上这边,你如果不想被他送回南海,还是尽早恢复的好。”

歌扇深知自己这伤势怕是没个一年半载是好不了的了,清远想必也是知道,才会放心地把自己交给一头不能化形的畜生看管。真正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啊。

“你叫我就直呼名字,叫清远却是前辈,这是什么道理?”歌扇皱着眉道。

墨谷心里面笑了一声:“我喜欢我愿意。”这么喊你,这几个字他却是没敢说出口。

歌扇却是以为墨谷欺自己深受重伤奈何不了他,趁机耀武扬威了,心里狠狠替墨谷记了一笔,好,你个蠢猪,等我伤好了,哼哼。

墨谷这几日总觉得骨骼酸痛,不知道是不是背上的伤未好的缘故,总是有点昏昏沉沉。加之歌扇那人每日里除了养伤外,就是逗弄自己,搞得他疲惫不堪,这日,日头不过刚刚偏西,墨谷就忍不住浓浓的睡意,找了一处隐蔽的地方睡了过去。

睡梦里,他似乎又回到了昔日的皇宫之中,和弟弟们一起读书玩耍,忽然就被出现在身后的太子皇兄一把推进了滚烫的岩浆中。墨谷被炙热的高温折磨得痛苦不堪,嗓子里发出了痛苦的呜咽,皇兄,你怎么如此狠毒?这样的折磨也不知进行了多久,墨谷感觉自己已经虚脱了,自己这次是真的要死了吧?他看着皇兄站在岸边,脸上挂着阴冷的笑意,痛彻心扉,怒极攻心,一下子睁开了眼睛。这才发现自己是发恶梦了。他抬手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感觉浑身酸痛。

不对。手?冷汗?墨谷一咕噜翻身坐了起来,颤抖着把手伸到了眼前,翻来覆去地看着。是手,真的是手,不再是丑陋的蹄子,是人的手。

“傻子,别看了。你能化形了。”

墨谷还有点发懵,他抬头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了对面树枝上的歌扇,一脸的惊慌和不安。

歌扇从树上一跃而下,正好落在墨谷身边。他蹲下身,捏着墨谷的下巴左右看了看,挑起了嘴角:“嗯,现在这个样子比那猪好看多了。倒是看不出,一头蠢笨的猪也能化出这般清秀的样子。哼,造物弄人。”

墨谷摸了摸自己的脸,是温热的触感。他踉跄着站起身,跌跌撞撞地往林子深处跑去,他记得那边有个水潭,他,想看看自己现在的样子。太久没有用这样的身体走路,墨谷走得磕磕绊绊,一炷香的功夫才到了水潭边。又快到十五,月亮高高地挂在夜空上,清辉洒了一地。墨谷跪在潭边,一手撑在地上,一手轻轻地抚向了水面那个清秀的倒影。手一碰到水面,水里的倒影就散开了去,却还是能看得出那人眉清目秀的样子。

是自己,真的是自己生前的样子。那是父皇就曾当着众臣的面对自己下过评价:男生女相,福禄双至。本是一句对爱子的赞扬,落在皇兄耳中却成了自己的催命符。自那之后,太子皇兄一改昔日的亲厚,处处针对自己,即便自己一再退让,仍旧是被派到了这荒蛮之地,命丧黄泉。现在这副身子,到底还是不是自己?

歌扇抱着胳膊,皱眉看着垂着头跪在水潭边的墨谷。歌扇有生之年也见过不少化形的妖,有状若癫狂喜不自禁的,有喜极而泣胡言乱语的,却从未有哪只妖在化形后会是墨谷这样的表现,跪在那里,竟然让歌扇莫名的觉得孤寂,悲伤,甚至还有点,可怜。

魔族信奉强者,弱肉强食,从来不存在同情可怜这些情感,可是歌扇这会儿就是觉得这墨谷让人觉得可怜。他有点不耐烦地撇了撇嘴,走过去蹲在了墨谷身边,伸手推了墨谷一把:“喂,傻子,化形了不该是很高兴的事吗?你这搞得跟死了人似得是怎么一回事?”

话还没说完,歌扇就愣住了。

墨谷被歌扇一推,从回忆中醒了过来,抬起头看着对方,脸上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满是泪痕。

歌扇心里咯噔一下:坏了,麻烦来了。

墨谷往前一扑就抱住了歌扇,胳膊勒地死紧,歌扇无法动用真元,跟个普通人无异,竟然被墨谷这么一勒差点吐出一口血来。他正想使劲把人推开,却被耳边的呜咽声吓住了。墨谷像是走丢了孩子忽然找到了亲人,哭得肝肠寸断,热泪很快就把歌扇肩膀的衣服湿透了。边哭还边嘟囔着不要走什么的。

歌扇从未与人如此亲近过,慌乱地不知如何是好。眼看着怀里这人越哭越厉害,只能僵硬地抬起胳膊,费劲地看了看自己的手,轻轻地拍在了墨谷的背上。

“好了好了,蘑菇,我不走,不走啊。”

墨谷吸着鼻子,闷声说:“我不是蘑菇,我是墨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仙侠|六道轮回
仙侠|六道轮回
24.8万字 · 11.4万阅读 · 62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