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轮回】第十八章 心生羁绊意难平

96
唐妈 48d31e61 a03c 4506 81a2 d224ac0a2d8b
2015.10.08 23:09* 字数 2526
第十八章

文/唐妈

黎丘在移魂阵中受了伤,又中了毒,虽然不严重,却依旧昏迷了一天一夜才醒了过来。

黎丘记得自己昏过去之前最后看到的就是师父满脸的担忧,师父,对,那个看不清脸的男人要暗算师父,那师父呢?他猛地坐了起来,大喊了一声:“师父!”

清远这一天一夜本来一直守在黎丘身边,眼见人应该快醒了,就想着去厨房煮点粥,那孩子应该饿了。天知道当日看到黎丘面无血色地样子时自己内心有多么惶恐,那种差点失去的黎丘的巨大恐惧化成了滔天的怒火,竟然生生逼得多年未曾精进的修为又突破了一层。他朝唐闺臣劈出去的那一掌是带了杀意的,好在半路生生收回了五层功力,不然,美冠六界的百花仙子,恐怕已经香消玉殒了。

而看到了始作俑者歌扇,清远就更是杀意暴涨了。不过是自己的手下败将而已,竟然也敢动自己的徒儿。挥向歌扇的那当胸一掌可是用了十成十的功力,那魔王不修养个一年半载是恢复不了元气的了,所以昨日他才放心地把歌扇交付给了墨谷看管,倒也不怕这魔王趁机逃走。

清远有点心不在焉地搅着锅里的粥,黎丘这孩子修为还是太弱,唐闺臣又对他虎视眈眈,背后还隐藏着一个会使用摄魂禁术的人,得想想办法啊。

“师父!师父!你在哪里?”

清远被黎丘沙哑地呼喊声吓了一跳,他匆忙扔下勺子,朝屋外走去。

黎丘光着脚,只穿着白色的里衣,银白的头发散着,一脸焦急地站在院子里喊着师父,眼圈红红的。清远皱着眉走过去,一把把人抱了起来:“你不好好在床上歇着,光着脚乱跑什么?”

黎丘已经在院子里转了一圈,书房没有,院子没有,他正准备去玉藻池那边看看。师父,师父,他不会真的被那个没脸的男人伤到了吧?还是……黎丘使劲摇了摇头,却无论如何也赶不走脑海里各种各样血腥的场面,急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都怪自己,平时不好好修炼,连一个阵法都看不透,才让师父身陷险境。这会儿忽然被师父抱在了怀里,黎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他伸手抚上了师父的脸,热的。他又狠狠掐了自己一把,嘶,真疼。那就不是幻觉了。

黎丘一把搂住了师父的脖子,把头埋在了清远的肩窝里:“师父,我以为你出事了。”

清远被黎丘孩子气的动作弄得僵住了,他想拍一拍黎丘的背,可是两只手都占着,就只能用脸蹭了蹭黎丘的头发:“能有什么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黎丘闷在清远的肩膀上,闷闷地说:“师父,对不起,我连累你了。都怪我,我如果用心修炼,就不会被那个破阵困住了,也不会害你身陷险境。”

清远把人抱进屋里,放到床上,低着头看着红着眼眶的黎丘:“那个人叫歌扇,是昔日的魔王,五百年前被我关押在了南海之下,这次不知什么原因逃了出来,来找我寻仇。所以无论怎样,与你无恙。你不必自责。”

黎丘仍旧觉得心悸,摇了摇头。

清远无奈地叹了口气。这孩子平日里看着不着调,却心思极重,这次怕真是让他担心了。他坐在黎丘对面,拉过被子盖在黎丘腿上。

“那魔王五百年前就可与为师一较高下,修为实在不弱。日后,你定会遇到诸多这样的对手,凭你如今的修为,实在是自保都难。黎丘,为师希望你日后可以勤加修炼,触类旁通。为师不求你名扬天下,但求你平平安安。”

黎丘觉得嗓子里堵得厉害,他狠狠地点了点头:“师父,我记住了。”

“我帮你煮了青菜粥,你且躺着,我去端来。”清远说罢起身去端粥了。

那粥取得是粳米,粳米被东海人称为珍珠米,生的粒粒饱满,晶莹剔透,大火煮沸了,然后换了小火慢慢熬着,一个时辰下来已经是入口即化。出锅的时候,清远又加了后院种的青菜,那青菜也不是俗物,灌溉之水乃是引自东海的一眼活泉,人称难老泉,这些青菜片叶青翠欲滴,天生带着沁人心脾的清香,闻之让人口舌生津。

黎丘捧着热气腾腾的粥碗,才惊觉自己饿得前胸贴着后背了。本来二人早已入了辟谷之境,奈何黎丘爱吃,依旧要按顿进食,这一天一夜没有沾着食物,这会儿吃着师父熬的粳米粥,差点把自己舌头吞下去。

清远则坐在一边,从案上挑出了基本的阵法替黎丘放在一边。六界之中,魔界和仙界擅长布阵之人不计其数,精通的人也浩若烟海,这些东西无论如何都是要学的。

黎丘摸了摸肚子,把碗放在一边的小几上,忽然记起了那个魔王歌扇。

“师父,那个没有脸的歌扇被你打跑了吗?”

清远有点疑惑地看着黎丘:“没有脸?”

“嗯,是啊,歌扇脸不是都笼在一层黑雾后面吗?”

清远不由皱起了眉。

魔族和妖族都是不愿意被人知晓自己真身的,因为这意味着把自己的软肋和弱点示于人前。可是,这歌扇的渊源,当初自己还是去了解过的。据说歌扇乃是西北大漠之下暗河中寒气生成的,所以魔神该是薄雾般的寒气。但是,他不可能将自己的魔神给人瞧了去,那黎丘又是怎么知道的呢?他又想起了当初在昆仑山上金蛟盯着自己怀里的白狐,话语间的意有所指。黎丘这孩子,到底背负着什么?他为什么可以看到歌扇的魔神?他到底是什么人?

“哦,那可能是他的障眼法吧。”清远避重就轻地说。

黎丘也没有深究:“那他人呢?”

“被我伤了,墨谷现在代为看管。”

“啊?你把歌扇交给蘑菇了啊?那怎么行啊?蘑菇那笨蛋,连形都化不了,被魔王伤了怎么办?”

清远漫不经心地翻着书:“不会,歌扇被我伤了元气,没有个一年半载,是起不了波澜的。”

黎丘见自己师父随意就把一个魔王打成了生活不能自理,不由对自己为师父担心有点汗颜,同时更为自己的不学无术而汗颜。

他暗暗捏了捏拳。一定更要好好修炼,不给师父丢脸。

却说墨谷那边早被这魔王歌扇折腾了个鸡飞狗跳,除了凤凰木,已经寸草不生,人迹罕至了。

歌扇自那日在墨谷背上晕过去,醒来之时就发现自己躺在一株硕大的凤凰树下,衣服上掉满了红色的凤凰花。而墨谷则在一边化成了小猫般大小的样子,闭着眼睛,不知道是在修炼还是在睡觉,背上的伤因为体型的变化也太瞧不到了。歌扇对于这头蠢猪把自己带回来可是一点感激之情都没有。这人高高在上多年,又在海底被关了几百年,脾气极度古怪。看着对方竟然不管自己,在那里悠然自得,就火冒三丈,忍着胸口的闷痛,抓起手边的一朵花,朝墨谷丢去。

三秋岛上的凤凰花生的硕大,足足有一个向日葵那么大,砸在小猫般大小的墨谷身上,把墨谷吓了一跳,一下子蹦了老高。脖子上面的鬃毛竖了起来,做出了一个攻击的姿势,然后才看清楚原来是那个好看的歌扇醒了。

他长吁了一口气,重新趴回了地上,背上的伤口还疼着呢。

“你醒了啊。”

墨谷懒洋洋地问了一句,一点都没有注意到歌扇眼中暴涨的怒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仙侠|六道轮回
仙侠|六道轮回
24.8万字 · 11.4万阅读 · 62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