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祁连山傲慢(下)

6.祁连山傲慢(下)


在梁凌与强爷突然凭空失踪后,黄队队员在后方的指示下迅速占领了十三号地热井,而在全面搜索,尤其是对失踪工位进行仔细排查之后,他们什么也没有看到,没有洞口,没有电梯,没有隐藏设备,没有信号屏蔽,什么都没有,但是车就是不见了。

还没有等这份诡异传递到指挥部,毫米波雷达就告诉了他们,有大批的车辆从玉门方向向着昌马河谷狂奔而来。

昌马河谷上游地之夜,现在多出了一道车龙,沿着山路蜿蜒,将十多对车大灯引向十三号地热井。

“不可能的!”花花看着车队的雷达回波惊呼道:“这里根本没有任何求救信号传出去,这些人到底是怎么会过来的!我们是怎么被发现的!?”

王处面对这种情况,对还在十三号地热井调查的黄队,只能憋出一个字:

“撤。”

然后,就在黄队队员以散兵形式迅速逃离即将被合围的地热井的时候,最不可思议的一幕就在自己面前出现了。

“我是黄队凤凰,在我们撤出到安全距离之后……强爷和梁凌的车,竟然回到了原位!”

还在忐忑之中的王处刚刚喝了口热苦茶,就在四个大屏幕全部显示强爷和梁凌的车凭空又再次回到十三号地热井四号维修工位的一刹那,将嘴里的茶水全喷到了旁边李伟明下属的脸上。

“这是魔术吗?!”欧阳明在嘉峪关前线已经看着屏幕彻底傻了:“大变活人?把人先变失踪,然后再把援军凭空呼叫过来!最后等援军到位了再把人给变回合围地点?!那个孙永志怎么做到的!!”

“这种敌人,根本对付不了。”

坐在欧阳明身边,老张面对摔开大门的花花,一脸的愕然:

“凌姐完了。”

在维修车库内,卷帘门还没有打开,而强爷已经可以听到头顶旋翼的声音在掠过自己头顶了,自己知道,孙永志已经将自己和梁凌送入了自己最为担心的埋伏圈,而这个埋伏的设计之诡异,方法之不可理解,完全不是自己能想象的,只有亲身体会了,才知道……原来还可以有这种计谋。

“你怎么做到的。”强爷知道自己已经没机会跑了,撤下夜视仪,露出了他在过度紧张之后瞬间疲倦塌下来的脸庞:“根本就没有电子信号出入,你怎么能通知到你的援军的。”

在此刻,孙永志双手摊张于后座,胜利姿态一览无余:

“很简单,不经过汇报允许,就在这里开启亚位面传送,也就是刚刚带你们去玩一遭这事情,是必然会招来107工程的援军的,我就是用这个当做信号来将你们送进虎口,一个小时刚刚好,你们回来就会被包围。”

“你屌。”这是强爷能说的唯一的话。

“当你们把我抓到的一刹那,我其实一开始并不知道你们是要来做什么,当我看到梁凌出现的时候,我甚至以为这是其他107的人导演的一场内斗,要杀‘主’的知晓者灭口呢。”

孙永志看了一眼已经无语的梁凌,嘲笑道:

“没想到梁小姐呀,梁小姐,你竟然这么愚蠢,直接就说自己是主的人!你这不是蠢吗!”

强爷完全没有理解这一步到底有什么错误,他只记得当时,通讯里是说,梁凌在演戏,这戏分明天衣无缝,怎么会成了最大的败笔?

“因为你这戏,演的太拙劣了!”

强爷大骇:“你发现了是演戏?!”

“当然,傻子。”孙永志放声大笑:“你的梁小姐一开口,我就知道她在演戏了!‘主’的人有谁我清楚的狠,绝对不可能有她!为了确认这一点,我后来专门问了她丈夫的事情,她果然一无所知!”

“可是梁凌明明说了你们有关的讯息,比如什么我也是主的人,而你当时的表情……”

“你知道我当时在惊讶什么吗?我当时还正愁没有理由用‘拖刀计’呢!没想到这女人直接给我了一个最好的理由去用!一个不是主的人在这里开口言主,必然是以调查这里主的亚位面发生器为目的!而且这个动机就已经是最大的叛徒了!不错!你们确实是要来调查这里,但是这也就是我脱身从被动到主动的一部分,傻了吧!哈哈哈哈!”

“所以……”

“所以。”孙永志摘下眼镜,眉宇放光:“我这叫将戏就戏,知道了你们的动机,顺坡下驴,你们这叫开口跪,我说得对吗,梁凌小姐?”

也许还有奇迹,强爷恐惧的望着梁凌,期待她的奇迹。

“完全正确。”梁凌面无表情:“你说的分毫不差。”

轰隆一声,强爷内心防线全部崩溃,现在自己已经真正的坐以待毙了。

“我赢了,梁凌小姐。”孙永志一只手扔掉眼镜,笑谈梁凌的愚蠢:“另外,我一点都不近视,这眼镜只是个白光镜片,作为107叛徒的你,等下回去好好交代一下你的问题吧,你是怎么知道主的,你是怎么知道这里的,你是怎么成功绕过暗示防御的,我要你一五一十全部说出来。”

在梁凌面前,傲慢的孙永志看着梁凌侧靠座椅的婀娜坐姿,似虎狼心肠:

“而且,由我来亲自审问你。”

卷帘门大开,双闪灯照耀下,四五道手电筒照射进了后座之中,将梁凌与孙永志瞬间打白,强爷眯着眼睛回望的一刻,他已经看见了跨着步枪的107内卫正站在门外,迎着狂风与飞雪,堵住了唯一的出口。

这下,全完了,强爷回过头去,面对车顶着的深黑墙壁,紧闭上了双眼。

在此刻,从车后座上穿透而来的手电筒白光,如和煦阳光般的美妙,也把身边这位还想着跟他玩文斗的梁凌的脸射成煞白,这种完爆对面智力的感觉,实在太好了,这也就是作为‘主’的人这种人间精英,与不是‘主’的人的,本质性差别。

“梁凌小姐,不为现在发表点评论么?你之前这么会背书,你现在也可以背两句给我听听嘛,哈哈哈哈——我其实挺需要一个能说会道的女仆人替我做事的,正好你又说你和严林不是夫妻关系,那最好了,你就跟了我怎么样?我不亏待你呀。”

傲慢到天上去的孙永志向着内卫队员示意,而梁凌用手把后座玻璃上的水雾抹开,依旧没啥表情的看了看孙永志:

“我确实有一句话要评论。”

“说嘛。”孙永志就差把手搂在梁凌纤细的肩膀上了:“随便说。”

梁凌挑过头,给了孙永志一个淡淡的微笑:

“外面,下雪了。”

这话是多么的不着边际呀,孙永志心想。

“对呀,外面下雪了,天气真不错,本来就是这样嘛。”

然后,突然,孙永志脊背一凉,恐惧不期而至,占满了全身。

“下……下雪了?!不……糟了,糟了!”

就在他说完这话的一刹那,梁凌已经将自己的将校手枪顶在了孙永志的腰上:

“哟,孙先生,怎么下个雪,就把你吓(下)死了嘛,好奇怪呀。”

孙永志明白,外面下雪了,说明外面的空气温度已经低于零下,那就说明,地热井没有工作,没有热水蒸气喷出,那就只能说明一件事情。

停电了!

强爷猛的睁开眼,他似乎感受到了奇迹,从背后如巨浪般袭来。

“抱歉,主不能保佑你了。”梁凌微微一笑:“主不在家,停电了。”

就在这一瞬间,孙永志脸色煞白,剧烈的甩头:

“不……不不不不!梁小姐!梁奶奶!别拿枪顶着我……别杀了我!有事情好好说啊!”

强爷惊呆了,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前六个人拿枪顶着他的时候,他都没有这番模样,为什么现在忽然,忽然就变成了这样?再说……外面现在可都是敌人!

“梁凌!”强爷趁着局势逆转,也不知道是怎么个情况,总之趁着外面的人还没有发觉异样的时候,赶紧抄着副座上的CCOM步枪卧靠在座位后:“这怎么回事?!什么乱七八糟的!?”

“别紧张,强爷。”梁凌用手枪顶了顶那已经筛糠子般的身躯,笑容依旧:“现在没你啥事,你把武器放下看戏吧。”

“看戏?!”强爷四下扫了一眼,几个据枪的人都要走进来了:“这还能看戏呀!外面的人都要进来了!”

“噢。”梁凌给了强爷一个如梦初醒般的眨眼:“忘记外面有敌人了,抱歉呀。”

在强爷傻了的凝望中,梁凌凭空呼唤道:

“美思呀,外面的敌人,处理一下。”

在祁连山南麓,裹着一身白整个身子都埋在雪里的美思终于抖了抖雪块站起身来,她的面前,车灯已经逐渐合围了不远的那已经在自己的小操作下变为不在喷发蒸汽的地热井,听到梁凌久违的声音,美思摇了摇头,真心佩服凌姐这一系列举动:

“凌姐,搞半天你就没指望我这个是后备方案呀。”

“反正你都会把后备方案做成正式方案的。”梁凌回话的电音高了三度:“给你额外提个要求。”

美思虽然什么都看不见,但是自己电脑上连接的地波雷达已经将周遭环境在屏幕中显示无余,她在这里还能听到直升机飞过雪原的声音:

“什么要求,你说。”

梁凌看了看已经点头如啄米的孙永志,傲慢的回应美思:“今天我不想见血,一个敌人都不准杀。”

“啊?!”美思两眼瞪大,然后微微的把头挪向身边的雪地上,在那雪块之中,能明显感觉到一个电热迷彩埋住的大号物体,反射着自己电脑的一丝微光,“这这这……难度太大了吧。”

“你自己看着办。”

这话一结束,通讯彻底切断,美思凝视了一下身边的“大家伙”,微微叹了口气:

“行行行,你听到了吧,一个敌方有生人员都不准击杀,但是都要制服,明白了吗?”

就在这一刻,雪块崩塌之中,电热迷彩布在一瞬间被扯开,露出了车身外事部队战略支援部队的标志,燃气发动机启动的涡轮旋转将整个半陷在雪中的车身带出了迷彩的范围,美思的眼前,那已经埋了一个星期有余的,自己花了老大劲才黑出来的,外事部队最先进的ECM坦克,带着四阵列激光对抗天线与高膛压可变倍径炮,外加一整列复合雷达与全频道干扰天线,在电磁悬挂的启动之中缓缓的撑起银灰色的底盘,开出了雪沟之中。于炮塔的灵敏转动之下,无人战车的激光阵列,给美思的脸上打出了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从网上下载下来的“大汗淋漓”的激光动态表情投影,伴随着语言系统的AI悲叹的男合声:

“我尽力。”

先头冲进13号地热井的树辆吉普车全部横停在铁丝网外一边,覆雪的国电集团的标徽在车大灯下晶莹点亮,都没有等发动机关掉,五车两边四门全部摔开,鱼贯而出的107内卫成员正在迅速分散包围此区域,在新落下的飘雪之中,雪花与脚印全部噼啪砸在无数的泥水坑之中。

而已经占住四号维修工位大门的几个最先冲进来的深衣带着风镜的内卫队员,拿着手电筒正在步步逼近唯一的车辆:

“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们结霜的风镜之中,能勉强看到那打着双闪的车,车后窗贴着一张扭曲的脸,那正是孙永志先生的:

“别他娘的过来了!别过来!!你们要我命吗!!!”

“发现首要目标。”挎着CQ步枪的内卫队员见到孙永志的面容,两指一并就贴在了耳机上:“他在里面,我们现在要把他带回去吗?”

而就在这时候,另一名队员注意到,车里竟然还有两个人:

“队长,队长!车里,车里还有两个人,不是我们的人!”

“你说什么?”

他摘下风镜,让自己的眼睛好好的吹了一下穿山寒风,在四五道手电筒的光辉下,孙永志的身边,竟然还有一个模糊的女性正靠在他身后,还有一个司机模样的人,带着头盔,眼神蹊跷。

“这两个人哪里来的?!”

站在落雪之中的酒泉内卫处队长顿时感觉蹊跷,明明只安排他们带回孙永志一个人,为什么里面会多两个人的,难道是命令写错了不成,他赶紧手指按在耳机上再次汇报:

“我是先头车队队长,这里有情况!战斗位置部署!”

然后,后车司机在混乱中的叫声,让他不寒而栗:

“妈的,我们中末敏弹了!后车队中末敏弹了!”

“末敏弹?!”他听着话筒内刚刚传出来的爆炸声与人员的咆哮声交织在一起,脊背瞬间感觉到了高原的冷:“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末敏弹?!”

在另一边,昌马河谷的碎石路上,和队长通话的驾驶在烟熏火燎之中滚出车外,他的身后,第二批车队十辆车全部后车引擎冒出火光与滚滚黑烟,其中两辆车还在引擎爆炸后生生的撞在一起,侧翻在道路上,留下了两道横过来的车大灯照亮了自己已经被柴油黑烟熏黑的脸,其他的队员正在陆续的滚出车外高声叫骂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他恐惧的望着天空看着天上依稀可辨的环形的烟云,狼狈的低着身子呼叫道:

“真的他妈的是末敏弹!整个车队的引擎全废了!”

在另一边,在美思的示意下,ECM坦克在雪原之中慢慢加起了速度,炮管内收的一瞬间,对准另一个方向的天空,以六十多度的姿势再次连续的一秒一炮朝着之前开炮的方向再次轰出一连串无炮口焰的攻击,当炮弹呼啸的飞上天际之后,大功率干扰天线即刻全部启动,将对方的讯息全部换成了ECM坦克的男合声:

“瓜娃子,话还蛮多的,知道被打了就趴下,别逼逼。”

一连串炮弹在黑夜之空迅速打开弹翼,在复合雷达与地波定位中迅速翻转出不可思议的弧线,逐渐将导引头对准了地面上那些还闪着车灯,冒着黑烟滚滚的车队方向,指令传达的一瞬间,硕大的尾翼全部展开,整个炮弹在空中竟做起了大离轴螺旋运动,让本该直直砸落地面的炮弹在空中缓缓盘旋下坠。

驾驶员此刻在风雪之中已经能听到天上的诡异呼啸声,他能听到炮弹就在头顶,但是就是不落地,在这种瞬发而至的惊悚中,他惊得大声对着耳机中的奇怪合声尖叫:

“你是谁!”

轰隆一声巨响就在四周爆发,火药与烟雾带着金属破片的嗡响贴着他的脸袭来,让他在爆轰之中吓得一屁股坐在雪地上,而在他的四周,直接多出了一个末敏集束弹药做出的爆炸黑色圆环,将他稳稳的罩在了这个爆炸环的正中心。

头顶上,接二连三的旋转炮弹锁定了地面上的有生目标,在对准他们的一瞬间,全部抛出已经锁定为圆环型的集束弹药,在如焰火表演般的空中闪爆中,将地面所有逃跑的,没逃跑的,卧倒的,站起来的人,都套上了一个仁慈的火环爆炸。

维修工位前听着耳机里一片爆炸混乱的车队队长已经彻底吓倒在地,为什么会突然发生这种事情,自己只是来执行一个拿人的任务,怎么会中末敏集束弹药的,至于这么对我们吗!

就在他一屁股坐在地上的时候,身后的铁丝网迅速被急速跃进的ECM坦克撞开,两门自动炮与改为直瞄状态的高膛压主炮在转弯移动之中对准了围在工位前的五个还完全搞不清楚情况的人,当他们把枪对准身后的声音的时候,四列激光对抗天线瞬间炸开,将绚丽夺目的最低功率激光成像精确的打在了每一个人的瞳孔之中,让他们在惊叫之中捂着眼睛全部跪倒在地,大叫饶命。

即使闭着眼睛,他们那一瞬间被激光照中眼睛而形成的“放弃抵抗”四个烫金大字已经深深的嵌在了他们的视网膜上,让他们即使捂着眼睛在地上打滚也能看到这挥之不去的警告。

“我们是中国外事部队!”ECM坦克将干扰天线逐渐收回,在回转底盘之中转而展开了侧面的几个超大分贝的宣传战用声波设备和电子对抗设备,开始向空地和后面被攻击车队的人同时喊话,顺带在空地上投影了一个停止开火的标记:“你们已经被我给包围了,放弃抵抗,缴枪投降!外事部队绝不开第一枪,外事部队也绝不让你们开第二枪!”

坐在宛如孙悟空给唐僧突然划出不可离开的圆圈内的后车队成员,只能乖乖听着耳机中的这突然到来的声音迅速扔枪投降。

“所有人,抱头蹲下,脸贴在地面,屁股撅起来,四十五度。”

在ECM坦克炮塔的转动之中,眼前的五个完全不明真相的内卫队员只能在两眼昏花中乖乖的听这个坦克的指令,完美的执行了这个很丢人的动作。

“喂。”ECM坦克的AI显然不怎么满意,在火炮瞄准中,对准了绝对视野开外准备逃跑的直升机,展开炮塔顶的测距雷达与干扰天线:“我指的是所有人!听不懂吗!?”

在这话之后,十几公里开外,昌马河谷抛锚的车队烟火之中,那些一步都不敢走出自己黑色焦环的后续内卫成员,全部一并乖乖抱头蹲下,脸贴在刺骨的雪中,顺带把屁股撅起来了个四十五度。而那准备见势不妙开溜的直升机机组,耳机里全部变成一片爆炸警报锁定音,吓得飞行员迅速大喊投降,要求降落。

车内的强爷看到这一幕,已经彻底傻了,一并傻掉的,自然还有所有后方的人。

王处满头冷汗的看着镜头中的这一幕,彻底无语了:

“这车是什么东西……喂,谁给我解释一下。”

而唯一认得这车的技术精英欧阳明同志,干脆把头埋在了桌子下面:

“ECM坦克……外事部队战略支援部队的试验兵器,理想化陆军无人自主作战战车,这东西216所一共才两辆……你们的人可真牛逼呀,你们黑莲花队的人,竟然黑了一辆ECM坦克当‘后备方案’,还把这车埋在雪里快两天都没人发现,我真是服了你们了。”

“准确说。”美思合上电脑,听着远处敌方直升机降落的声音,接上了王处的话:“准确说,我们黑莲花队本来就是战略支援部队的人,这车按照外事部队的军法定义,是属于和步枪一个级别的东西,把这车黑出来不属于擅自调动部队武装,因为这车是无人车。”

说完这番近似于强词夺理的话,再次做了幕后英雄的美思迅速掐掉自己的耳机,让几个老家伙的斥责变成雪地上的冷冽山风,她遥望着地热井的方向,由衷的佩服梁凌这近乎于不可能的成功。

她还记得从秦淮河的那天下午,当梁凌把自己从中华电子总部潜入得到的一大批纸质扫描文档进行破译的时候,自己坐在草坪上和梁凌的那番讨论。


“今天晚上欧阳明能到吧。”

“能到,梁姐,他人就在高邮湖新城。”

“那王处呢?你联系了吗?”

“联系倒是联系了。”美思看着河滩上的夕阳,健身的老者三三两两的跑过秦淮河绿道,看着电脑梁凌的讯息摇了摇头:“他说他尽量到,不保证准时。”

“没有尽量,是必须到。”梁凌的语言短讯还是这么没余地。

“知道。”美思按下回车,连带这条讯息全部转发给了王处:“另外,文件我全破译了,你应该已经都看过我写的简报了。”

“是的。”梁凌的回讯每次都是瞬间答复:“关键是那个叫做孙永志的人。”

“对,这个人有你说的‘神力’。”美思随手拉下自己翻译的内容,面色凝重黯然:“如果我们要调查这个所谓的‘亚位面发生器’,必须通过这个人才行,但是……但是我们怎么获得这个人的信任?这不可能的。还有……我们更不可能抓住他,他在地热站的范围内,理论上是不可能被抓住的,他可以在受到威胁的时候,直接可以凭自己就传送到那个亚位面去,这太不可思议了,这我们怎么可能抓得住他?甚至,他在地热站的范围内,具备一定的超过普通人的防御能力,子弹都无法伤到他……这,这个任务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

美思将自己的一大通疑虑说给了梁凌,还没等自己陷入深思,梁凌的回讯再一次瞬间传达:

“不难,会说话的敌人不可怕。”


现在,站在地热站远处的美思,她作为全部讯息的旁观者,终于知道梁凌是怎么可能抓住本不可能抓住的孙永志,并完美的完成了亚位面的调查任务了。

美思笑了,又是一个实验,凌姐最喜欢做实验了。

在雪地之中,美思展开电脑,整个拉下了强攻方案,十五个备选方案里,每一条都有炸掉酒东地热站的变压器,用来断电进行黑暗斩杀的部署,这个部署梁凌完全没有告诉所有人她的真实用意,这个用意的本质,就是看那个孙永志是不是慌了。

结果,他果然慌了,停电的一瞬间,他慌的可怕。凌姐的实验成功了,她通过这个证明了孙永志的那些与主相关的神迹,必然和这里的电力供应有直接关系。

“难怪凌姐只说炸变压器,不说炸掉整个供电线路,太妙了。”

炸掉变压器后,整个地区的电力在三分钟时间迅速由兰州电网接管供电,电力恢复的时候,那个孙永志失去了之前那么严重的慌乱,这种不被人所知的危机感消除后,成为了孙永志的最大败笔,哪怕他知道自己这里被入侵了,他以为没人知道自己的弱点,所以才一直没有选择逃跑,这种危机突然出现,转瞬消失的‘安全感’反差,成了他最大的毒药。

然后,就是凌姐大显身手的那出‘拙劣的戏’了。

凌姐是演给那个孙永志看的,她知道孙永志知道自己根本不是主的人,然而故意让对方知道自己的下一步,从而引出孙永志早已想做的那个‘拖刀计’,而这个计谋,必然会带凌姐去那个亚位面走一遭,从而让梁凌亲眼见证这个事情的真假。

另一方面,孙永志一个人对付不了那么多人,尤其是黄队队员还跟车在后,这让孙永志一直不敢动手,待传送进亚位面之后,他又丧失了自己的过人的战斗力,所以他在回去的一瞬间,才会这么嚣张,因为断电只持续了三分钟,他以为梁凌根本不知道这才是他的命根子。

而当知道外面蒸汽全无,雪落地热井,预示断电的一刻,孙永志知道自己全被破功,只能投降。

总而言之,梁凌使用的武器,是傲慢。

傲慢让这个本可以完全逃跑的人,如温水煮青蛙一般丧失了一切逃跑的可能,在凌姐的连环计之中,变成了不自知的导游。

太厉害了。

“美思,在么?”梁凌的话将她拉回现实。

“在……在!”美思迅速回应:“凌姐,你实在太强了,我简直不敢相信你是通过这种方式……”

“少给我拍马屁。”

梁凌单举着通话器,大步掠过一圈跪倒在地的107内卫的身边,在ECM坦克“欢迎领导莅临视察工作”的酸得掉牙的动态激光投影下,迎着自己家的AC313直升机旋翼的红绿灯光与强风,向着美思发出下一步工作安排:

“帮我把通讯转到那个电话上。”

美思愣神的一瞬间,忽然明白梁凌指的是哪个电话了,她早就说过的:

“好的,等一下,凌姐,五秒钟。”

梁凌大衣的飘带与摆尾在直升机旋翼的烈风中和卷起的残雪一并飘荡,在孙永志下车的一瞬间,他趁着强爷的不注意,疯了似的嚎叫着主的威名拿着车里的扳手朝着梁凌的身后奔去。

ECM坦克瞬间将并列航向机炮对准了梁凌身后的疯子,而就在五步之外,强爷闪身拔出已经为他准备多时的手枪,对准他的身上就是快扣速射,将那孙永志打翻在地,连让梁凌回头的能力都没有做到。

强爷看到那孙永志终于尘归尘土归土,放下冒着青烟的枪口:

“妈的智障。”

电话接通,梁凌眯着眼睛望着天空的直升机逐渐降落,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喂,您好,是我,我是梁凌,是北京国家新闻台的孙美英记者吗?我之前跟你联系过,对是这样,国电集团酒泉东地热发电站,十三号地热井,有你想要的新闻,记得别错过,明天早上我希望能见到你的报道,大新闻,不会让你失望的,嗯,再见。”

扔掉通话器,在旋翼旋风之中的梁凌,她回望强爷,总算露出了自己真诚的微笑:

“我要以这种方式,通知我的上司,告诉他们,我不干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孙永志踏血的脚步为地面留下了斑驳脚印,面对那个叫做梁凌的陌生熟人,他在冷气中深吸几口带着血腥味的空气,于无数话语中...
    Mod模君阅读 210评论 0 1
  • “车队失去联络,潘工,那里很有可能暴露了,怎么办?” “炸了它。” 6.祁连山傲慢(终) “我要以这种方式,通知我...
    Mod模君阅读 119评论 0 1
  • “在行动开始之前,我还有一句话向各位说。” 梁凌的面前,暴雪裹挟着寒风,黑夜中的能见度在微弱的光照下,已经达到了最...
    Mod模君阅读 191评论 0 1
  • 在幸运的眼眸中,那个终于踢够本的人,实在是扛不住两天未眠的困倦,直接就着地上那块脏兮兮的毛毯,趴倒在微卷的龙尾上。...
    Mod模君阅读 183评论 0 1
  • Fiancia
    简言_Fiancia阅读 73评论 0 0
  • 海,无边无际 却是沙鸥的向往; 天,广阔无垠, 却是云的向往; 那我的向往又是什么呢? 曾问过自己无数个这样的问题...
    向上居士阅读 134评论 1 4
  • 六一儿童节妈妈带我去看了《摔跤吧,爸爸》这部电影。电影讲述的是印度的一个真实故事,内容大致是这样的:爸爸是一...
    2e45075fd084阅读 238评论 0 0
  • 今天五月初九,圆子生日。 一到放假,就想躺着都不做事。哎呀,真是为难。 肚子不舒服吖。真是,一个人,还拒绝别人。 ...
    摇到外婆桥阅读 8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