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日

      不是七年,只是七日。

      您离开我们不过是七日。也就是一周前。我们还爱着你,您拥抱的温热还留在我的胸怀,我轻轻地一声呼唤,您就会转身,对我笑,唤我的名字。而我会任性又撒娇地喊:妈!妈!妈!

      此刻,我在心里喊了,可是“妈”字在嗓子眼,可是如何也喊不出口了。这个称谓我竟然觉的陌生和晦涩了!

        这多么可悲!这世界上最美妙的应答我竟再也无法拥有了!我愿我是40年前在风里哭泣等待的小女儿,我的哭喊能引来您急匆匆的脚步!

      可是竟不能。来是一场梦,去也是一场梦。风是一场梦,云是一场梦,您还了债,了了梦。

        前晚不知怎么梦到您。好久不梦了。至晚给爸打电话,爸在吃饭。“爸,昨晚梦到我妈了。我妈不知在哪里卖饺子,还是年轻精神的。”爸吃着饭,然后笑了两声。“你最近梦到我妈没?”我笑着,眼泪掉下来。

        忘记爸给我什么回复了。其实,我就是想对爸说:我想我妈了。可是我说不出口,怕爸想多。但我又只愿和爸分享这短暂又神奇的重逢。

      梦到妈的前一天,我又头晕不适。晚上就梦到妈。7年来妈总是这样。但凡我遇到事情,妈总会梦里出现,或担忧,或烦恼。哎,她和生前一样呢,视儿女如珍宝,随时做好了为儿女牺牲的准备。那个时候,她常忘记自己已不再年轻,世事面前草木皆兵的。

      缘分尽了,竟是这样无情。不管不顾的,一刻也不停留。怨过,恨过,哭过,有什么用?挽不回拉不住。总之,累了,放下了,再也不管了。

        不过,这七年与我姐弟三个也不过是七日。你的电话号码我还忘不掉,你的东西小弟还是舍不得丢,说起你来,我们还会带着泪地笑。寒衣节时,我对小琪说:你奶奶看见你了,她很开心呢!

        弟说:念母常叹梦太短。我接不出来下句,怎么想也想不出来下句。我只是努力地把我变成你,呵护爸,爱我的侄子侄女。

        只有700字,与我伟大的母亲——敏。但请记得,7年不过7日,我们的爱和想念从未停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