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的路上,谁不曾犯贱发傻

我妹高二,文科。

最近情绪波动很大,月考从年级前100退到120左右。学校实行寄宿式,每个月放假三天方可回家。她跟老师说自己生病了,坚决要我舅接她回家。

我舅跟我妈说,你劝劝她,她跟同学闹矛盾,都出现厌学情绪了。

我妈再转达给我。

第一反应,我艹,跟别人闹矛盾,为什么要颓废自己?

你以过来人的身份,开导开导她。

哦。


其实我跟我妹妹的关系很微妙。

不过要我说,如果我有一个事事赶在我前边,无论我做得再好都会被人拿来跟她比较,长久处在她投下的身影,然而只是因为她比我年长的姐姐,我就会讨厌她。

上了大学,孤身在外,对新环境还带着欣喜,我寄了许多明信片出去,给父母、给朋友、给同学。当然,我也给我妹写了封信,洋洋洒洒的三篇,饱含我对高中三年学习生活的看法与建议,对真实大学生活的描述,以及对她的期待与鼓励。我自认为写得情真意切。然而,辗转一周,她收到后,只对我说:

你的信我收到了。老师转交的。还说你姐姐好厉害,字也写得漂亮。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我给她打电话问近况。东拉西扯终于切入正题。

无非就是女生间的小打小闹。那些堆积在心里的小情绪、小九九爆发了。

我向她讲我以前的故事。

我们有过最单纯真挚的友谊,有过最难忘无言的分离。这都没关系,犯了傻、伤了心,我们才能看清故事的结局。

01

是从什么时候变得要好起来的?我忘记了。

大约是从军训时,她向我传了几本小说开始。大约是从闲聊中发现彼此有很多共同的想法和目标开始。又或者大约是从我们愿意向彼此说悄悄话开始。

我只还记得

明明两个人床靠床,睡前她却偏偏躲在被窝里用手机向我发她喜欢的人的名字,怕被别人听了去。

她开始写小说,我成为读者。年少时总怀有青涩与羞赧,她不愿更多的人知道,于是我有小把柄,看着她傲娇的微表情。

第一次看言情小说。我说,我们要是里边的季南风和谢飞飞就好了。她不解。像她们一样成为一辈子的闺蜜,无话不说,矛盾都能自行消解。当时我们在吹头发,青丝翩翩,我看见她明眸皓齿的笑容。

02

是什么时候变得疏远起来?我说不清了。

大约是从没能在一起吃饭开始。大约是从彼此的消息都没有及时回复开始。又或者大约是从渐渐不说话开始。

我只还记得

一个周六的深夜,辗转难眠,收到一条信息。绿色的信号灯魅惑地闪着。我提起手机一看,是她发来的。原话是什么,我不记得了。大意是说,为什么你不找我说话,我就不能主动找你说话。为什么每次矛盾都是你主动妥协,我就不能低头一次吗。

当时我很费解。因为我觉得我们并没有什么矛盾。况且我把不说话只是当成大家很忙。我以为我不说,她也懂。我以为没有任何情感在改变。我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我思维混沌,稀里糊涂地回了句,你怎么知道我还没睡。

03

后来想想,当初还是太傻。

她不过是挑夜深人静的时候给我发信息,可以不被干扰的冷静思考,避免直接冲撞的尴尬。而我却误以为是心有灵犀。

从那以后,我们真的就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有时候眼神对上了,会下意识的避开;有时候要走近,会装作漫不经心的错开。我们默契的配合彼此,诠释“陌生人”的含义。高二分寝,住远了,更没有交流的机会。后来忙于学业,更是无暇顾及。她有了她的朋友圈,我有了我的交际网。到最后,谁都不认识谁。

04

其实哪怕如此,我也讨厌不起她。

所以有时会暗自懊悔。幻想如果没有这荒唐的小插曲,现在又会是一幅怎样的天地。可惜假设不能成立。

生活的齿轮不断向前,我们早已无法回头。每次聚餐会有些许顾忌,些许保留,眼神有闪躲,行为不自由。

05

或许我念念不忘、无法释怀的回忆,只是你生命中的小插曲。

有人说,花还在开,已不是唐时的花,我还在,却还是当年的我。

希望我们,也亦如此。

我们的青葱岁月虽远不及小说里写的那样激荡人心,但穿过时间长河,穿过碧海蓝天,穿过高山丘陵,穿过清风朗月,穿过隐隐花香,那个穿着白衬衫的少年、梳着马尾辫的少女向我们渐步走来,青春张扬、触手可及。我们不忘曾经那个认真的、执着的、倔强的自己,也为此感到叹息。仿佛还在昨日,又仿佛此去经年。唯有深爱,以此祭奠。

01

一直都不好意思承认,我从小学一年级起就上过英语课。因为我的英语成绩实在太渣,毫无道理的渣,不忍直视的渣,惨绝人寰的渣。中学时,作为整体成绩还不错的我,简直是被英语给打败了。

高一的英语老师教两个班,好死不死我们就承包年级二三十个班里的最后两名。我也只能“呵呵”了。当然啦,我是不应该找借口的。不过,高二听说要换英语老师,我是相当开心的啦。

我是想,换个英语老师,我就能有个新的开始。哪怕从头学起,我也无所畏惧。

新老师来的第一堂课,在讲台上手舞足蹈、唾沫横飞、噼里啪啦用英文讲了一通,我愣是没有听懂。当时我坐在第三排,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心想,跟以前的那个没有激情,一副儒子做派的老师比起来,她好厉害呀,英语有希望了。正值窃喜之际,我光荣的成为全班第一个被她抽起来回答问题的人。

她说,你的眼里有光。

02

“有光”是什么样子的?很可惜,我自始至终都没能理解到。

班主任将我调为英语课代表,希望我能借此机会提升英语成绩。还有一个男生,英语大牛,至少在我心中。

渐渐的,强弱对比就出现了。而往往枪打出头鸟,英语老师就爱拿我说事儿。什么“上课不举手发言”,什么“不知道做笔记”,什么“昏昏欲睡”,明明都不是我一个人的问题,却每次都弄得我一个人无地自容。但是我无法辩驳。科任老师看单科成绩,你是差生,你闭嘴。

老天爷知道我真的有很努力的在学习英语。

我用在英语上的时间是其他学科的两三倍;我用了四个本子同时写课堂笔记,试卷讲解笔记及错题,作业和摘抄;我将遇到的所有优美的词语、短语、句型记下来,尝试用在我的写作中;我坚持每天朗诵英文。

老师爱说,有问题不能憋着,一定要及时解决。可是在课堂上,怕丢人,和大多数同学一样,我总是羞于开口。直到有一次,老师评讲期中试卷。

03

有一道阅读题,我脑袋始终没有转过弯来,坚持自己的答案。课堂上老师一句略过,我犹豫好久,决定鼓起勇气问她。

围绕在她身边的人很多,我怯怯的,站在最外围。老师虽然语速很快,倒是每个同学的问题都回答了。虽然很严厉,倒也无妨,舔着脸皮,毕竟是为了自己。我想,我能等,等其他同学都问完再说。

其他同学都散了,老师没有发现我,雷厉风行地离开教室。我在纠结,要不下次吧。不,不行,从这一次开始改变,不能再拖了。

我怀抱着前所未有的勇气与决心,小心翼翼地快步跟上,内心却有小雀跃,就如同我奔向的是太阳、是光明、是未来、是梦想。

老师。我感受到自己的耳朵烫烫的。

老师停步,转身,看见是我,眉间微蹙。

我的心都在发抖。左手抬着试卷,右手指着具体位置,弱弱地说,老师,我想请问,这道题......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

你问什么上课不问!你知不知道现在问我,很浪费我的时间!

我一下子懵了。大脑唰的一下,感觉头重脚轻。她用单指敲击着我的试卷,敲击着我的手背,也敲击着我的心。我感受到了她凌冽的目光,但我不敢与她对视。我埋着头,装作认真地看试卷,努力不让眼泪掉下里。

她一说完就离开了,我扭头就走。最后她说了什么,我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我只知道,我的自尊心,还有一个差生千辛万苦培养起来的进取心,受到了严重打击。

我有些讨厌她了。

04

天道酬勤,有时候是骗人的鬼把戏,有时候不是。

第一次,满分30的作文我写了28,我的作文被她当做例文阅读。我原本满含期待,终于可以扬眉吐气。可是当她冷漠地向我走来,我的试卷悄无声息地飘落我桌前时,我的心沉了。

那次我考了134,年级第八,她问那个男生,龚梦洁以前考过那么好吗。男生答,没有吧,差不多110+。是的,我从来没有考上过115。这样呀。然后她想我投来精明的眼光。

他们的悄悄话,被我听了去。

或许是女生惯有的无中生有或者想太多,我总觉得老师对我的考试成绩持怀疑态度。我很难过,也很愤怒。

我以为这是新的开始,然而不是。她对我的态度每况愈下。我在心里也对她越来越排斥。

我立下了一个誓言,从未如此决绝。

05

慢慢的,我听到了说她偏心的流言。但是,我们班在她的带领下英语单科排名从倒数第一变为正数第三也是不争的事实。所以大家对她又爱又恨。

我默默地做着收发作业、登记成绩等等课代表的分内事,不邀功、不多说。我只当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我虽赞同,也有过羡慕与嫉妒,但是彼时,我一门心思想要实现我的誓言,以默不作声的方式。

我对自己发誓,我要凭借自己的努力,完美逆袭。甚至不是为自己,为父母,只是为了让她大跌眼镜。

这种想法日益强烈。

我真的再没有单独问过她任何问题,我宁愿自己啃笔记,辗转多次问同学。我知道自己在发傻,知道这样是跟自己过不去,甚至是在害自己,但我咽不下那口气。我决定破釜沉舟、孤注一掷。

过程是很痛苦的,几近放弃。但每次想到英语老师冷漠的神情与语气,我就想,我要向她证明她的偏心是错误的,她所瞧不上的也会令她大吃一惊。

终于,从高三开始,几乎每次考试英语作文都是27+,总分130+。

尽管她没有任何动容,对我的态度没有任何改变。但是我知道,在我内心的那场战役里,是我赢了。

06

在这个过程中,我从来没有向任何一个人多说一句。

成绩稳定下来以后,我向爸妈吐露心迹。

他们先是觉得震惊。后来又打趣地说道,说不定你们老师知道你心性高,故意对你用激将法,就像班主任偏偏把你安排成英语课代表一样。

我知道他们是不想我太偏激。我不置可否。

其实我早就不讨厌英语老师了。如今回首,我反而很珍惜这样一段经历。如果不是这个老师,我也许英语成绩就提高不了,也许从来不能肯定自己还有这样的潜力,也许就不能有这样特殊的回忆。

我很庆幸,毕竟跟老师对着干是一件犯傻很冒险的事。

但是无论如何,我都爱着那个执拗的、倔强的、贱兮兮的自己。

最后,她说了一句,梦梦姐姐,你好邪恶。

我欣慰,看来已是大好。


其实跟别人闹矛盾很正常,真的。无论是谁,明里暗里,大多为了鸡毛蒜皮,甚至不知什么原因。

有些矛盾就是大动肝火、硝烟四起、争得面红耳赤。最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分道扬镳,互不干扰。有些矛盾就是隐而不发、暗自较劲、维持表面和平,心照不宣的相互回避。

女生的心思很细腻,女生的心思很敏感。女生有时候很虚伪,女生有时候很矫情。那些嘴上说着讨厌女生普遍的性格,想要成为男生的女生也不例外。她们可能也会为了芝麻大点的事情拉下脸皮。何况我们都还是独立的个体。俗话说,知人知面不知心。我对你微笑,说不定已经在心里画了个圈圈诅咒你。

是,我承认,跟人吵架内心出现波动在所难免。但是,你要清醒的明白,你不可以以此来作践自己。

为什么你要拿矛盾来激化自己?为什么你要拿别人的错误来伤害自己?为什么你在面对蜚语时不是释放而是压抑自己?值得吗?不值得。

也许你会说,道理我都懂,只是事儿来得猝不及防,令我束手无措,过不去自己情感的那一关。

这就对了,因为到头来解决事情的人,终究是你自己。

有多少人能够陪你走到生命的尽头?我们都只是彼此生命中的过客,短暂的相逢,有关欢笑,有过悲伤,再各自远去。这样说或许有些自私,但是,这也是事实。所以你有何必再挣扎与纠结。

如果你因这些琐事而消极自己,不是犯贱就是发傻。


可成长的道路上,谁不曾犯贱发傻?

张爱玲说,在人生的路上,有一条路非走不可,那就是年轻时候的弯路。不摔跟头、不碰壁,不碰个头破血流,怎么练出钢筋铁骨,怎么长大呢?

我们还是会为某些事情困惑、烦恼、痛苦。但经历了这些,我们才能更加坚强。岁月如同大浪淘沙,会为我们留下最真诚的人,最真挚的情感。而那些不重要的,终会随风消散。你确是会在心里留下小疙瘩,但它也终将会被你抚平。就像握不住的沙,不如扬了它;那些人事物,还是忘了吧。

终有清风,徐徐吹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