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 咸鱼死灵术士与他的助手 (112)

  白桦于无穷无尽的噩梦中醒来,猛地从床上坐起。

  是自己的房间,她环顾四周后判定道。

  窗外一缕温和的阳光斜斜的洒在她的被子上,让她感觉有些晃眼。

  “那个神族……”她猛地想了起来:“后来怎么样了?”

  她推开自己紧闭的房门,若有所思地看着那黑暗的走廊。

  “艾尔奇亚去哪里了?”她想道。

  她推开走廊尽头那扇属于艾尔奇亚房间的门——房间里比起走廊还要黑暗的多,白桦看到不少熄灭的奥术灯散落在地,无数本蕴藏着古老知识的书本被一如既往的随意堆放在地板上。艾尔奇亚像是一尊石像一般盘腿坐在书堆的角落里,那身黑袍让他与笼罩着整个房间的阴影融为一体。

  “艾尔奇亚?”白桦试探性地叫道。

  沐浴着黑暗的艾尔奇亚缓慢地动了动,微微地转过头来。

  “你醒了。”他冷冷地说道。

  白桦点了点头。

  “很好。”艾尔奇亚撑着膝盖,像是小心的将重量分散在一根一根骨头一般小心地把自己支撑了起来:“白桦,我有话想和你说。”

  白桦皱了皱眉,不安地咽下一口唾沫。

  “在家里待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道:“明白了吗?”

  “那你呢?”白桦问道。

  “我要去找下一件巴别塔圣器。”艾尔奇亚的眼睛在黑暗中熠熠生辉:“你,待在家里。”

  “当初不是说要一起看到最后吗?”白桦让自己用尽量镇定地问。

  “那是我的误判。”艾尔奇亚将自己的脸逼近白桦的脸,两人的鼻子几乎要碰在一起。他再次一字一顿地说道:“留在家里。”

  “至少……”白桦咬住下唇:“给我一个理由。”

  “我本来以为在这条孤独的路上,若有理解我的、与我志同道合的人一起,无论再怎么艰苦最起码都还可以有个安慰。”艾尔奇亚的眼中闪烁着灰色的悲戚光辉:“但现在看来,你并不是出于自己的意志。你只是被死者所牵引而已——若那并非你自己的意志,我便不愿将你继续束缚于此。”

  白桦无言以对——艾尔奇亚说的是正确的,她并不是为了自己而去希望看到最后,而是为了代替那些为她而牺牲的人们。

  “连你自己都无法拯救,何谈拯救人类?”艾尔奇亚转过头:“现在你应该做的,是沿着你的脚印回去,把你失落的灵魂捡回来。停止前进,白桦,现在的你没有办法去做任何事情。”

  “不……我必须前进才对……”

  白桦脚步不稳地向后退开了几步,抱着头说道:“只有继续前进……只有继续前进我才可以铭记他们!只有我用这条被救赎的性命去拼尽全力的向前走……向前直到走向终焉……我才不会算是对不起他们!”

  “狄伦、艾达、莱特。”艾尔奇亚缓慢地、仿佛呼唤他们的亡灵般念诵着他们的名字:“这三人,用性命救了你和阿比盖尔——白桦,这是一道很简单的算术题。你和阿比盖尔加起来一共几条命?!”

  白桦看着他。

  “这不是一个等价交换,你们欠他们的永远也还不清。”艾尔奇亚用手指着白桦心脏的部位:“既然如此,那便想想他们所真正希望的!他们救你们的时候所希望的!不是你所认为他们希望的!然后……”

  “然后把他们放在心里,让他们所希望的成为自己灵魂的力量——这才算前进!”

  白桦靠在墙上,看着自己的脚尖。

  “我要走了。”艾尔奇亚说着,如鬼魅般从白桦面前掠过,消失在了黑暗的走廊中。他的声音如幻觉般悠悠地飘来:“你待在这里,想清楚了再去前进。”

  白桦望着艾尔奇亚显得有些苍老的背影,若有所思地自语道:

  “他们真正希望的?”

  她回到房间里,仿佛一棵枯树般一动不动的坐在床边。

  她思考了很久很久,直到东边的太阳从她的窗口消失时,她才终于感觉到自己的肚子不争气地叫了一声。

  “吃点什么吧。”她木木地想道。

  “白桦!”

  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她一跳,但她随即便反应过来这是通讯水晶发出的声音。她从口袋里掏出这颗小玩意,看到上面显示的是亚瑟的频道。

  “什么事?”她用连自己都觉得惊讶的沙哑虚弱的声音说道。

  “到巫会来!”亚瑟慌张地说道:“艾尔奇亚好像……发疯了!”

  通讯结束,白桦感觉自己没反应过来——但她明白能让亚瑟如此着急地通知自己的绝对是大事,于是在五分钟后,她到达了巫会。

  她一眼就看见了艾尔奇亚。

  他浑身上下黑天鹅绒的袍子几乎变成碎布,一丝半缕的挂在他的身上。那双眸子中反射着火焰般的疯狂光芒,丝毫没有往常那副像是海洋般深沉平静的模样。他像是一阵狂风般从传送室一闪而过,在地板上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火痕。后面追着几十个气喘吁吁的大巫师。

  “怎么会这样?”

  白桦惊慌地跑出去,刚好与亚瑟装了个满怀。

  “白桦?”亚瑟从地上飞快的爬起来——顺便将她也一同拉了起来:“你看到艾尔奇亚了吗?”

  “朝着右边那个岔口过去了。”白桦按照记忆指使道——旋即便发现自己被亚瑟托举起来在魔法的力量下一同在空中狂奔。

  “那可是图书馆的方向啊!”亚瑟咬着牙加速:“艾尔奇亚!给我冷静点啊!”

  经过巫会特有的七拐八弯的走廊,白桦看到艾尔奇亚几乎赤裸着上身,弓着脊背站在一面淡蓝色的半透明墙壁前。他身后则是火焰烧灼的痕迹和横七竖八躺在地上呻吟着的巫师们。

  “艾尔奇亚……”塞壬在墙壁的另一头咬牙支撑着结界:“你怎么回事?你到底怎么了?!”

  艾尔奇亚像是一只受伤的老狼般长嚎着撞击结界,转眼间清晰可见的裂纹便像是藤蔓般在被撞的地方蔓延开来。

  “艾尔奇亚!”白桦喊道。

  他愣了愣,缓缓地转过身来。白桦清晰的看见他眼中如火焰般蔓延的疯狂与迷茫,他弓着背,在那仅仅只是挂着一丝半缕碎布的皮肤上,无数伤口刺目的暴露在空气中。

  他慢慢地向着白桦走来,身后燃起的火焰像是从他的双目中倒映出来一般熊熊燃烧,刺鼻的硫磺味和灿烂的火星一同在空气中飘荡。

  亚瑟警觉地上前一步挡在白桦面前,但却只见对方身形一闪,下一刻便出现在面前不过毫厘之处。待她反应过来时,自己已被深深地嵌进了巫会被火焰烤的炽热无比却依旧坚硬的墙壁之中,四肢坏死一般毫无知觉——而在这之前,她还特意在自己身上放了三层以上的加护魔法。

  艾尔奇亚沉默地走到白桦面前,他将自己弓着的脊背重新挺了起来。温柔地、颤抖着地用手掌轻轻地抚摸着白桦的脸,就像是见到了自己多年未见的爱人一般。

  他看着白桦,眼中那疯狂的火焰逐渐熄灭了。他猛地搂住白桦,死死地、仿佛是怕她从他的怀中逃走一般。

  白桦感觉到有什么温暖的液体滴落在自己的肩膀上,穿透衣服的布料,最后在她的皮肤上慢慢变冷。她有些惊讶地看向艾尔奇亚的脸,发现珍珠般的晶莹液体静默却无比悲戚地从他那像是人偶般木然的面庞边缘滑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