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 咸鱼死灵术士与他的助手 (110)

  那缕熊熊燃烧的罪业火焰占满了白桦的全部视野,她出神地看着那翻腾火焰中细小的漩涡转瞬间出现又消失,宛若岩浆一般的暗色火光在夕阳的照射下仿佛与火烧云合为一体。

  扭曲的火焰疯狂的在空中跳动着,仿佛本该转瞬即逝的流星停滞在这个哀鸣的城市上空,冷漠地观察着街道上蠕动的怪物将人类的城市于硝烟和永不熄灭的火焰中吞噬殆尽。

  “艾尔奇亚。”白桦听到塞壬低沉的声音从通讯水晶中传了出来,但她的目光却像是被那火焰牢牢吸住一般无法移开:“你所在的城市出现了尸脓。”

  “我已经看到了。”艾尔奇亚与白桦一同盯着天空那缕跳动的罪业火焰,他对通讯水晶说道:

  “我还看到了神族。”

  白桦什么都听不到了,她憎恶地看着那在天空中燃烧的火焰。恍惚之间,她看到那翻滚的漩涡中腾跃出狄伦用自己的生命施法的样子,她看到艾达毅然决然背对着自己面对尸脓的样子——还有莱特将她和阿比盖尔一起推开时,脸上挂着的苦笑。

  “白桦!”她在模模糊糊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叫她的名字,但她没有办法想起这是谁的声音。黑暗从她的心头悄然滋生,复仇的欲望像是野火般烧红了她内心的天空——

  “白桦!”

  她感到脸上痛了一下,然后先前模糊的世界便又猛地清晰了起来——那缕罪业火焰依旧在天空中燃烧,神族的身体包裹其中宛如幻影般影影绰绰。艾尔奇亚站在一旁担心地看着她,右手还放在她的脸颊旁边。

  白桦这才发觉自己的双目瞪得几乎要撕裂一般。她伸出手摸了摸自己被艾尔奇亚扇中的脸颊,到那股火辣辣的热感才后知后觉的涌向她的大脑。

  “怎么了?”艾尔奇亚温柔的问道。

  “那火焰……”白桦移开自己的目光:“和莱特他们死于尸脓的那一次出现在天空的火焰一模一样。”

  “是吗……”艾尔奇亚淡淡的说道:“所以你会觉得憎恨吗?”

  “大概吧。”白桦看着那缕罪业之火:“我……刚才看见了他们的脸。”

  “莱特他们的?”

  “对。”

  “你知道你刚才是什么表情吗?”艾尔奇亚的目光仿佛越过了那缕罪业之火:“不只有憎恶,还有……后悔。”

  白桦沉默地握紧拳头。

  “罪业之火会让人产生幻觉,挖掘出观望者心中最深沉的罪——至少是他们自己所认为的。”艾尔奇亚突然转过头,用那双在背光的黑暗中闪闪发光的眼睛直视着她质问道:“你为什么认为他们是你的罪?”

  白桦仍然沉默不答。

  “那不是你的错,白桦。”艾尔奇亚叹息一声,转过头去:“虽然这话我说没用——所谓罪业,只有在你自己能够原谅自己时才会熄灭。但是白桦,我现在再问一次,你为什么要和我一起看到最后?”

  “因为对不起他们。”白桦用出乎自己意料的冷静口吻回答道:“所以我要作为他们的眼睛去看到最后。既然是踏着别人的尸体逃走的,当然要代替别人再活一遍。”

  “我不会试着纠正这种想法。”艾尔奇亚仿佛有些失望地回答道:“如果你认为这就是你余生的意义。”

  “当然。”她冷冷地回答道:“这就是我余生的意义——尽管这种生活方式是扭曲的,是违背以前的我的意愿的。”

  “那么死于过去的你呢?”艾尔奇亚紧接着问道:“谁又能为死去的你而活?”

  “我没有死。”

  “不……”艾尔奇亚轻轻地摇了摇头:“我所认识的白桦已经和她的队友们一起死在了尸脓手里。现在的你不过是承载她的忧伤的空壳。”

  “除了这份忧伤以外我已一无所有。”白桦转过脸去:“难道我要忘记他们吗?”

  “我没有让你去忘记。”艾尔奇亚轻轻地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我只是让你把他们放在更深的地方……”

  “这有什么区别吗?”白桦冷冷地转过头。

  艾尔奇亚愣愣地看着她,最后轻轻地叹出一口气。

  “算了,这种事情我自己都没有搞明白。”他苦笑着说道:“哪有资格指导别人呢?”

  “你又在里面看到了什么呢?”

  “罪业之火并不会让每个人都能看见幻象。”艾尔奇亚说道:“这是小概率事件。”

  “那么现在我们要做什么?”白桦看了看窗外燃烧着的罪业之火:“总得做点事情吧?”

  “以往神族在召唤尸脓后会立即离开。”艾尔奇亚倚着墙说道:“但这次却好像有意要做些什么一样——说实话,如果能够不和神族对抗我会非常乐意的。”

  “可是这样下去……”白桦看了一眼街道上蠕动的尸脓们:“这里住着的人们……”

  “我知道。”艾尔奇亚的身上流淌起魔力的光华,他沉静的说道:“所以我也不能再这么忍下去了。”

  天空中那缕罪业火焰中的人影仿佛察觉到了什么一般动了动,白桦猛地感觉到一阵狂风宛若刀刃般从自己面前穿过。她眨了眨眼,这才发觉艾尔奇亚早已冲了出去,他的黑袍让他看起来像是一只黑色的海燕,直直地刺向那缕罪业之火。

  火中的人影似乎毫不惊讶,白桦隐约看见他伸出一只手臂,与如飞矢般冲向他的艾尔奇亚碰撞在一起。

  让夕阳黯然失色的光芒闪起,其中夹杂着的滚烫气流翻腾着涌向白桦,她被气浪狠狠地掀飞到墙上,感受着教学楼的钢筋铁骨和墙面一同在这气流的冲击下微微发颤。

  艾尔奇亚从光炫中现身,无数奇怪的符文环绕着他的身体快速旋转——他在空中向后滑动了数十米后才终于刹住车,一个淡蓝色的光罩突然在他的周身出现,垂死挣扎般的闪动了两下后化作无数璀璨的碎片消散于空中。

  罪业之火的火星穿过浓烟飞散出来,火中闪烁的人影愈来愈清晰,就像是要透过这暗红色的火光,从中走进现实世界一般。

  “你是大贤者?”

  火中传出某种诡异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一个年轻男子的冷漠嗓音与什么怪物的低吟声重叠在一起。那个影子指着艾尔奇亚,包裹在它周身如同幻觉般的罪业之火突然停止了翻腾,然后猛然间熄灭的无影无踪。

  黑色的、像是金属一般闪烁着奇异光泽的皮肤反射着夕阳的光辉。它的手脚与躯干相比较细长,身高起码在两米以上。流线型的头颅连接在闪烁着黑光的躯干上,没有五官,只有一条细长的发光曲线像是微眯的眸子般冷冷地盯着艾尔奇亚。

  “你怎么会在这里?”

  伴随着那个奇怪的声音,它后脑上悬浮着的一颗白色球体微微晃动,像是星环般包裹着球体的光环外圈从平面上延伸出无数长短不一的芒刺。当它安静下来时,那光环上的芒刺便也都缩了回去,重新变成了一个完美的圆。

  “大贤者……”它仿佛自言自语般的说道:“大贤者……”

  艾尔奇亚看起来没有兴趣回答——因为他身旁漂浮着的符文再一次加速旋转了起来,他的身后出现了一个宏伟复杂的法阵,蓝色的魔法光华像是涓涓细流般涌向正中间。

  神族抬起头,胸口的一颗黯淡晶体突然发出了强烈的白光。白桦惊恐地看到,它的背后伸展出四只长达几十米的光翼——

  纯白色的羽毛不带一丝污垢,洋洋洒洒地从空中落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回来了?” 塞壬微微抬了抬眼,看到两人从传送门中走了出来。 “嗯。”艾尔奇亚点了点头:“每次都麻烦你,真是...
    六道众生阅读 732评论 10 45
  • 白桦突然发现了艾尔奇亚将自己放在屋顶上的原因——自己此时根本没有办法从这里下去——她眼睁睁地看着艾尔奇亚化成的黑...
    六道众生阅读 976评论 11 57
  • 这个电影看了很久了,我现在绞尽脑汁想出来的电影片段并简单概括电影内容: 男主人公是位医生没出车祸前,成功,有能力,...
    美美520阅读 151评论 0 0
  • 1.伤感,是因为告别,而疯狂,也是因为告别。之前,很多人认为奥运会开不成,现在不需要打一下自己的脸吗?2.巴西男足...
    泉水说阅读 73评论 0 0
  • 今天第一次下载简书,准备在这里驻足,记录旅途美景,记录人生所悟,记录职场经历,记录身边人无数。 此...
    雅而不阅读 50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