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选择叫别无选择

大学同学小D身上有一种执着的孤勇,一样都是二十出头的女孩子,寝室里的卧谈会每次说到她,大家都会流露出酸酸的羡慕。小D大概只有一米四几吧,这是我们的猜测,她对外透漏的官方身高是一米五四,家在浙江的小城,一个人跑到黑龙江来上大学。第一次见她是开学报到,瘦瘦小小的她站在备品领取处门口,抱着几乎将她湮没的棉被,身边没有家长。那时候她总是怯生生的,说话声音也小,又爱讲一些不明所以的冷笑话,有时候没讲完自己就先笑了起来,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东北女孩儿,每次跟她交流我总觉得隔着一个看不见的空间

小D与我们的不同在大二开始逐渐显现出来,那时候微博上还不流行“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小D就已经身先士卒的去实践了这句话。黑龙江的消费并不高,大家的生活费也都差不多,可是同寝室的女孩儿吃着零食商量这周末去哪个新开的火锅店改善伙食的时候,小D总是早早起床去食堂,吃了早饭再带两个馒头回来,当做中饭和晚饭,饶是这样,她还要去学校附近的大排档打工,每晚六点到十点,七块钱一小时,寝室的聚会她也很少参加,因为每次每个人要交一百块。开始的时候大家纷纷抨击她不合群,直到她在微博上晒出了自己拿着单反各种旅游各种玩的照片。我们都知道,小D用的是自己的钱。

在小D心里,生命在于折腾,大三结束的时候,她的足迹已经遍布东北三省,用她的话来说“我从小没见过雪,既然来了,不用自己的眼睛好好看看北方,不是白跑这么远上大学”。她瘦弱的身体里好像有使不完的劲儿,攒钱、旅游,长假去远的地方,短假就去周边,即使路上丢了两次行李,她的脚步依然没有停止过。

大四开始,大家都在讨论去哪工作,可是对于小D,每每说起,我们都无法想象让她在一个格子间每天做着同样的工作会是什么样子。后来有一次,小D兴奋又神秘的告诉我,毕业以后她要去厦门,这个寒假她用用自己打工的钱去厦门来了一次名副其实的“穷游”,她说虽然住的地方很乱,吃的也挺差,但她还是一眼爱上了那个城市,我挺为他高兴的,走过这么多地方,终于有一座城市能够吸引她。

后来大学的课程都结束了,大家忙着实习,再见到小D已经是在毕业的散伙饭上,酒过三巡大家都有点伤感,毕竟很多人可能是最后一次再见了。

我凑到小D身边“怎么样?厦门都安排好了吗?”

小D一愣,耷拉着脑袋“我毕业后就回家了,家里给安排在事业单位,城市小生活压力也小,挺好的。”

我没问她为什么不去厦门了,只是拍了拍她的肩膀。说实话,我没法想象这样的生活会落到小D头上。

后来辗转听说,毕业之前,小D在寝室打了个电话,普通话和家乡话掺杂着说,挂了电话就开始嚎啕大哭,那是小D四年以来第一次在寝室哭,大家也从小D断续的普通话里拼凑出了事情的大概。小D出生时母亲就去世了,二十几年她从来没体会过叫“妈”是什么感觉,父亲身体又不好,恰逢毕业时生了一场大病,这些年只有他们父女相依为命,小D没有别的选择。

也许有人会说,这种情况太个别,代表不了什么。那我再来说说自己的故事。

我从小出生在农村,所幸父母都是高中毕业,一直注重对我的教育,我也一路顺顺当当的读到大学毕业。要命的是,家庭条件不富裕的我结识了一帮条件优渥的朋友,父母都是银行主管,或者国企领导,于是充斥在我童年和少年阶段,甚至一直伴随我到现在的最明显的感觉就是,缺钱!因为缺钱,我童年时期觉得最好吃的零食是方便面;因为缺钱,我没办法像他们一样上重点高中;因为缺钱,跟朋友一起逛商场我第一眼看的永远都是价签。直到跟他们考上了相同的大学,我以为我们终于一样了,可是我忘了,还有毕业就业等着我。

A的父母早早为她安排好,只等毕业去银行工作,普通的本科学校,一毕业基本待遇5000。B的情况稍微复杂一点,她热爱自由,父母安排的国企职工也能果断拒绝,无奈之下父母只能尊重她的意见,托了几层关系把她安排在机场,这下彻底自由了,每星期飞几个国家,地域文化,风土人情,见多识广。我还算是幸运,大四时参加了公务员考试,毕业就进了政府机关,在一般的本科学校,倒也成了同学羡慕的对象,这回我们该一样了吧。

然而很久之后我才明白,不在同一起跑线上的人,你再怎么追也是白费力气。成了公务员之后,我成了父母甚至家族的骄傲,而我费尽心思追求来的东西,在他们眼中只是唾手可得,根本不值得珍惜。终于在一次聚会上,我听说了A从银行辞职的消息,她受不了每天坐在那面玻璃之后,重复着相同的工作,A说她决定从商了,本钱家里已经准备好,现在还在考察项目。B对A的决定十分支持,煞有介事的劝我“你也辞了吧,每天喝着茶水看报纸有什么意思,我们这么年轻,生命应该有无限的可能!”她慷慨陈词,瞪圆眼睛看着我,A在旁边点头。我只能笑笑,我的生命可没什么无限可能,上大学时的贷款还没还清呢,或许做这份工作不是因为喜欢,但我别无选择。

再看到网上的鸡汤文,不该在奋斗的年纪选择安逸,我也只是不置可否。没有人不向往精彩的生活,不断尝试,不断挑战,好像每次睁开眼都是新鲜的一天。可坚持做自己的权利永远只属于一部分人,你敢放手一搏,是因为身后总有一条退路为你准备好,生活从来不易,觉得容易是有人承担了属于你的那份不易。如果有得选,谁又愿意甘于安逸,甘于平庸呢?只不过生来就有一种选择叫别无选择罢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