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植物和动物的遐想

        我是一个人,所以我无法体验感受植物和动物的生活,即使我从书上或别人口中了解到它们眼中的世界或许是那个样子的。

        一个星期前,我去了植物园,带了一盆多肉植物回宿舍。在公交颠簸的路上,我突发奇想:它——会疼吗?在我们的印象中,植物是有生命的,它们从种子开始一步步冒芽抽枝、生叶开花、结果凋零,就像人一样生老病死。但它又和人不一样,它从“小”就生长在一方土壤里,除非人力因素,否则就不再移动了,即使努力地向外生长,渴望触及更远的方向,百年古树,也不过几里方圆。而且它们从不曾用眼泪这种直观的方式来表达自我。植物相比动物,更多地被端上餐桌,被动物啃食,它们成为别人的“盘中餐”时,会疼吗?它们的枝叶,相当于人的四肢,在被肆意折断时,会疼吗?我们无从得知。我痴痴地摸着我的多肉植物。

        清明假期,我又去了济南动物园。那里有兽、有禽、有食草类、有小动物。它们都很有意思。大猩猩高大威猛,是人的三四倍,咆哮一声,奔跑着冲过来,用厚实地掌猛击玻璃墙,声音震耳欲聋,吓得我心脏碰碰直跳,可惜那墙不曾裂开一丝缝隙;老虎们除一只不停地转圈外,都在慵懒地躺着,眼皮都不曾抬起来看看来往如织的游客,而那只不停走来走去的白虎眼里也没凶意;猛禽馆里,禽鸟们不时群起而飞,一跃过人们头顶,鹈鹕羽毛脏、体型大、嘴巴大,十分霸道地赶开其它的鸟,在食物旁狼吞虎咽,另一边食槽聚集了其它种类的鸟,一只仙鹤也很凶狠,赶别的鸟,不停地用喙叼鱼,但可惜它肚子里再也不会有鱼的存在了,它下面的喙已然脱落;熊猫的住处是最好的,精致的“别墅”、大量的竹子,还有游人糖珠炮弹般地称赞,不过它们无愧,它们吃着竹子的模样,让人食欲大开,看着它们进食,我们获得了简单的快乐;两只大棕熊为了那块栖息的木头板,露着白森森的牙,发出低吼,围着木板对峙……科普书上说,猫狗的眼里只有黑白灰三色,那它们是永远不知道色彩的绚烂了吗?它们在那样的世界里体会到的快乐又是什么样的?或许就像我们的红绿色盲患者一样,眼里的世界是我们正常人无法想象和感同身受的。

        植物、动物它们有自己的生活、体验、情感,我们不论怎样探究,都不可能全数了解。它们也会生老病死残孕,也会难受快乐,也会舒适烦躁。我们不可能让它们逃离一切的苦难,而且在这个地球上我们共生,也不可能不相互影响。人类真的是相当伟大,以薄弱的身躯,在自然界中创造了城市和文明。但不要因为这些就狂妄自大,把植物、动物当作我们的附属。它们是地球上的一份子,是我们的朋友,希望我们可以花费心思去了解它们,而不是单纯地冰冷地用实验数据定义它们,希望我们不仅共生还能共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得令出门商,听声慢下床。 陡闻冬菜价,不识玉群香。 残雪叠妆晚,雄枝哭岁忙。 瑶池扶见月,同著彩衣裳。
    飞廊阅读 142评论 0 3
  • 偷懒不是一种爱好,它只是人对事物一种本能的逃避,尤其是在比较困难的事物面前。人往往都会有这样的一种情绪,在...
    苦中甘阅读 157评论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