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爱已成往事,人生已多风雨

横看成岭侧成峰|[日记·书信]社群活动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拾味丹子

最真的情,藏在时光里。最美的爱,刻在缄默不语中。

2017年 10月21日 星期六

秋风起,夜渐凉,明月几时照人还。瞭望挂在天空的那轮明月,曾经期待的美好、幸福还与我有份吗?

我和老公段朋的相识,或许是天意弄人,命里的造化。

本来医科大毕业后,临床实习的医院应该是和同学们一样,留在市妇幼的。可偏偏得蒙导师垂帘,把我借调到了阳明医院,比市妇幼级别更高一级的二甲医院。在这里,我事业起步的地方,我有幸遇见了生命中的贵人,段敏姐姐。

1.
茫茫人潮中,让我遇见你,或许是此生最美的邂逅。

在和段敏姐姐朝夕相处的日子里,姐姐对我照顾有加。

我以为岁月会温柔的待我如初。小时候能在父母的陪伴下长大,我深感幸福。每次和宿舍的姐妹们聊起爸爸妈妈,我嘴角总能洋溢出甜美的微笑。爸爸妈妈都是人民教师,在同一所小学教书。我们三个同进同出的日子,如今回忆起来,还觉无比满足。看着身边的人热情地呼唤爸爸妈妈“老师”。打小,我便对“老师”这个称谓,有了莫名的好感和敬畏。

在医院实习的日子,累并快乐着。看着一个个新生儿被我抱出产房,给家属报喜,心头百感交集,不禁常常幻想以后自己孩子的可爱摸样。敏姐姐比我年长一些,是我们医院的妇产科主刀医生。我在她手下协助她,从门诊到手术室,我天天在姐姐跟前学习,得到她指导,我的临床经验自然是与日俱增。很快,在忙忙碌碌中,半年实习期满,医院要决定实习生的去留。在姐姐手下的实习生有三个,姐姐把我留在了她的科室,妇产科。

实习期,医院并没有给我开工资,只是吃住不愁,住在宿舍,吃在职工食堂。常常看到有一个戴着眼镜的男孩给姐姐送来好吃的。虽然姐姐大我9岁,我们却像无话不说的知心姐妹,有什么好吃的,她也总是想着给我留一份。

或许是姐姐一眼看穿了我的心思,知道我对这个男孩有好感。便主动和我聊起关于这个男孩的过往。后来,在姐姐口中得知,这男孩是姐姐的弟弟,职业还是老师。这不禁让我浮想联翩。我无数次幻想过,我的老公是个风度翩翩的老师,这个男孩,似乎满足了我对爱情的所有期待。

怎会想到,命运对我如此多情,我成了那个在爱情里,最幸运的公主,遇见了自己所期待的白马王子。在医院实习的第一年,我就遇见了我的真命天子,现在的老公,段朋。

2.
在和段朋相恋的日子里,他对我宠溺有加。温柔、体贴,对我无微不至的关怀,深深赢得了我的青睐,更准确地说,应该是种依赖。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大概说的就是他和我恋爱时的样子。

一有空,段朋就往医院给我和姐姐送来好吃的。待我放假了,就带我去看电影、泡书吧、欣赏音乐剧。偶尔,还文绉绉的给我送上一首情诗。

和段朋热恋的日子,正值暑假。确定了情侣关系后,我第一时间告诉了父母。爸爸妈妈得知我谈恋爱了,电话那头的高兴劲都能感觉出来。我本说等他们暑假游玩回来,我再带着段朋去家里拜访二老。可爸妈偏偏心疼我,害怕我来回折腾,商量着等他们暑假旅游回来,再约着来见见段朋,我便遵从了。

3.
所有曾经的美好,是否是命运在你生命不能承受之重时,聊以慰藉伤口的一剂良药?昨日还温情脉脉的和父母商量过些日子见面的话语,今日,电话那头却是再也无人接听。

得知父母旅游大巴遇难的消息时,敏姐姐刚好坐在我身旁。放下电话的我,哑然无声,任凭泪水在脸上肆意流淌。姐姐抱住我,静默不语。

姐姐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我爱的人,段朋。段朋火速赶到了医院,见到我的第一眼,他把我抱得紧紧地,久久不愿松开。我像个傻子一样,被他亲昵的亲吻着。

4.
段朋陪我一起回到家乡,安排了父母的殡葬事宜。我瘫软的身子,困倦疲乏,似乎再也无心存留在这人世间。父母的追悼会上,我泣不成声,是段朋替我陈述完了追悼词。

匆匆办完了父母的丧事,告别了亲人,望着这曾经养育我的土地,我只想赶快逃离。回望这熟悉的一花一木,一砖一瓦,往事涌上心头,历历在目。想起我亲爱父母的面容,泪水便不自觉的往外流。一路上,段朋默默地搀拉着我,总算回到了医院宿舍。

回到单位,我只想在忙碌的工作中麻醉自己,企图以这种方式忘却悲伤。段朋一如既往的对我好,花更多的时间陪伴我,关爱我。可我却感觉心被掏空了般,不愿投入与他的关系中。敏姐姐看出了我的态度,时常在耳畔鼓励我,拉起我的手,告诉我,“把我当成亲姐姐就好”。

5.
父母离开人世间的第二个年头,在姐姐的帮助下,段朋的关爱中,我慢慢地从父母猝然离去的伤痛中走出来,把那份悲痛藏在了深深的角落里。在我26岁生日那天,段朋把我带回家,见了他的妈妈。段朋还亲手为我做了一桌充满着浓浓爱意的生日饭。

那天,成了我永生难忘的美好日子。段朋向我求婚了,他还饱含深情地给我念了一首情诗——“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你念,或者不念我,我都在那里,不来不去。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你跟,或者不跟我,我的手就在你手里,不舍不弃。来我的怀里,或者,让我住进你的心里。默然,相爱。寂静,欢喜。”

在姐姐、姐夫、段朋妈妈的见证下,我满心欢喜地答应了他的请求。从此,我在这个世上有了第二个家,又有了妈妈,还多了个姐姐。我爱着这个家里的每一个人,我倍加珍惜与他们朝夕相处的每一个日子。

6.
婚后的日子里,老公满足了我对婚姻的所有期望。待我百般疼爱,我们俩把日子过得如诗般惬意。老公偶尔文艺,还不失浪漫,有时还会带我小资一把。我甜蜜的享受着二人世界。结婚的第二年,我们有了大宝。大宝的到来,让我对这个家更有了更深地眷恋。日子虽然变得更加忙碌,但我倍感温暖。

这些年,我一路从实习医生、住院医师,成了现在的一名主治医生。姐姐也从主治医生荣升为妇产科副主任。我的工作变得更加忙碌,生活节奏也变得越发紧凑。还好大部分的家务事都由老公操持着,我才能在工作上不分心。

7.
今年,是我和大朋结婚的第七个年头。原本还算轻松的日子,自打老公担任了高三班主任后,我就手忙脚乱起来。我医院事情多,他学校事情也多,家里还有两个娃要照顾,家务事我自然是没多少时间料理了,因此家里常常是一团糟。

还好婆婆退休后,主动从老家跑来,分担起了我和段朋的家务事。回到家能吃上口热乎的饭菜,真是件幸福的事情。我和婆婆虽不是亲母女,但婆婆对我的好,我早在第一次见面时,就感受到了。我还记得答应段朋求婚的那天,婆婆给了我一个温暖的拥抱,还热泪盈眶地对我说,“孩子,以后,我就是你妈啦,会对你像亲闺女一样疼爱。”

8.
往昔的浪漫情怀,文艺气息,在我的生活里,再也找不到踪影了。我和段朋被生活的琐碎,忙碌的工作操持着。多么怀念过去二人世界的温馨和甜美。

近日,大朋工资卡上,无缘无故的少了一些钱。以往,无论大小钱进账出账,我都会第一个知道。可是,这笔钱对我们来说,算是笔大钱了,段朋都没对我吱唔一声,我一肚子的郁闷,不能与婆婆说。

自从父母突然离世,我就有了患得患失的毛病。段朋与我相恋、相爱、相守到今天,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我们俩工资虽然没多少,但经济一直由我掌管着。家里除了房贷、车贷、家里的日常开销,没有老人需要赡养,婆婆有退休金,从来不要我们一分钱。日子虽然算不得好过,但也能紧巴巴能凑合着过日子。

对钱,我看得并不紧,但我凡事讲个交代,不喜欢藏着掖着。喜欢透明化、简单化。婚后不久,我就用自己每月攒下的的工资,给婆婆买了份保险,因为我自己父母的意外,让我太害怕亲人的突然离去了。

老公这次的反常举动,让我想到了很多。

9.
前些日子,单位的同事们还在议论李姐离婚的事,听说是老公被外面的年轻妹子勾跑了。李姐和老公工作忙,有时候一天面都见不上,孩子由婆婆带着。

望着窗外那轮月亮,我又想起了我亲爱的爸爸妈妈。此刻,我多么希望他们能再给我一个拥抱,哪怕只是一会就好,温暖下我这颗冰冷的心,该多好。躺在医生休息室里,翻开钱包里的陈年照片,是我从老家带回来的唯一遗物,我一直随身带着。望着曾经熟悉的脸庞,我的心都要碎了。如果段朋真的要从我身边离开,在外面另寻新欢,我存在的生命,还有何意义?

周末带娃不比上班轻松,似乎更累。白天带娃,晚上值班,放在平时,我早该睡着了,可今夜,我有些无心入眠了。躺在床上,手里拿着相片,不知何时入了眠。

手机闹铃响起,到了该查房的时间,擦干朦胧的泪眼,重新振作,抖擞下肩膀,穿起我的白大褂,我开始全身心的投入工作。

查房路上,被一个孩子撞到了,手中的笔掉落在地。这孩子连忙说“对不起,医生。”还弯下身子帮我把笔拾起来。

我赶忙说“孩子,没关系,家里有人生病了吗?”

“啊,我见过你。你是老师……对,你就是师母。”

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上下打量着这孩子,“师母?见过我?”我记忆中实在是没见过这孩子的。

“对呀,你就是我的师母。我在段老师的手机屏保里见过你”。

“噢,你是段朋的学生?”我惊讶地询问着。

“嗯,是呀。我叫树敏,还好有老师的帮助,我爸爸才能得到及时的治疗。这些年,多亏了老师的扶持,我才能安心在学校读书。”

“树敏同学,你的意思是段老师帮你爸爸交的住院费吗?”

“是的,师母。老师还资助我上学读书,不然我早就不能读书了呢。等我长大了,一定好好感谢老师和您。”

原来如此,怪不得每个月段朋都要问我多要些零花钱,说是给学生买鼓励物资,原来是花在这孩子身上了。我摸了摸眼前这个水灵的丫头,嘴角露出了久违的微笑。 “树敏,不用客气,用功读书就好。”

此刻,因为和这个孩子的偶然相遇,我的疑云慢慢散去。原来重新燃起对生活的热爱,有时只是一席话的功夫。

10.
下班路上,看到段朋最爱吃的那家早餐店开门了,我特意排队买了豆浆和油条带回家。一路上,我用手捂着这早餐,只为了给我爱的人一些温度。

回到家,感觉暖暖的,我热情洋溢地招呼老公和婆婆出来吃早餐。大概是知道我最近对他态度不好,听到我唤他,他便麻溜的跑出来了。

“大朋,我今天早上上查房,碰到你班一个叫树敏的学生。”我对大朋说。

“是吗?她爸好些了?”段朋询问我。

“挺好的,再过两天就要出院了”。我边喝豆浆,边说着。

“那你……”大朋猜到我什么都明白了,摸了摸脑袋。

“你什么你啊,老公。不用什么都瞒着我。只要你做的事是对的,我都会支持你。”我坚定地看着大朋的眼睛,拍了拍他的肩膀。

段朋什么也没对再我说,只是微笑着,轻轻地抚了下我的额头。

11.
段朋吃完早饭去学校上班了。家里只剩下我和婆婆,大宝和小宝早早地被送去学校和幼儿园了。

吃完早饭,婆婆回屋了。我也回自己的卧室,准备再躺一会。

刚躺下没多久,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是婆婆打来的电话。心想着太奇怪了,婆婆在家给我打电话干嘛?马上按下了接听键。“妈,怎么了?打电话做啥?”

“我……喘不动气,特别难受……”婆婆有气无力地说 。

听到婆婆这句话,我赶紧扔下手机,跑到婆婆房间,看着倒在地上的婆婆,我慌了神,“妈,别着急,咱们去医院。我叫段朋开车回来。”

看着婆婆,我不禁泪眼夺眶而出。我太不喜欢失去亲人的滋味了。我害怕婆婆就这么离我远去,我紧紧地抱着婆婆,希望能给她一些温暖。职业习惯告诉我,倒地的病人不能马上扶起来。我和婆婆就这么躺在地上,依偎着。

“丹,把我衣橱里顶上那个方盒子拿来。”婆婆有气无力地说。

“妈,先去医院,拿方盒子干啥?”

“拿吧。”婆婆虽说话无力,但态度坚决。

“丹丹,这里面的每一个红包,我都标注了详细说明,标‘一’的卡,留着你们买房子用。这个标‘二’的卡,是两个孩子的教育基金。这个标‘三’的卡,是平时生活开支用的,里面有剩余的,过年时,你们好置办年货……”

没过多久,段朋匆匆地赶回来了。

12.
到了医院,我和段朋安排好婆婆的住院事宜,给姐姐打了电话。刚好今天姐姐也休息,火速从家里开车赶到了医院。在姐姐来之前,我要段朋去学校安排请假事宜了。

姐姐询问了医生一些情况后,递给我一张银行卡,还有一个本子。本子我接过来了,但我推搡着,不拿银行卡,“姐,妈看病的钱不用你出,我们有钱。”

“咱妈生病,我应出力的嘛,她也是我妈不是?”看着病床上的妈妈,我和姐姐相视而笑。

病房里只剩下我和姐姐。我和姐姐坐在妈妈病床边,守候着妈妈,此刻,她老人家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睡着了。

“明丹,刚刚给你的那个本子,你翻翻看吧。”姐姐语重心长地对我说道。

“是什么呀,敏姐。”我好奇地问姐姐,边翻开本子。

“你看吧,看了就知道啦。”姐姐露出神秘的微笑望着我,言语里满是温柔。

13.
轻轻地翻开第一页,“3月12日 天气 晴”

这字迹不是大朋的吗?我心里嘀咕着。抬头看了看姐姐,姐姐大概猜到了我的心思,点了点头。

“今天,我终于重新开始提笔写日记了。最真的情,藏在时光里。最美的爱,刻在缄默不语中。今天是我和丹丹认识的第102天,她告诉我,以后想和我一起组建一个幸福温暖的家。我不知道我能不能给她想要的幸福,但我一直努力地让她感觉自己是个公主。我以为此生我再不会爱上任何一个女孩。曾经,我想和昭儿一生相伴。可奈何,偏偏命运的捉弄,让我们阴阳两隔。命运待我如此薄情,让我在这样年少的时光,失去了一生中两个最重要的人。现在,我愿意用一生去爱这个温暖我心的女孩,明丹……”

这个本子明显有被撕毁过的痕迹,之前这上面写的又是些什么?昭儿又是谁?我有些失落,又有些好奇。心想着,待会等大朋来了,再问个究竟。

“10月14日 天气 晴 窗外丹桂飘香,晴空万里。今天是丹丹的生日,我决定许她一个相伴一生的承诺。自她父母猝然离世,我就在心底默默下了决心,今后要好好照顾她,疼爱她,让她知道这世界上还有一个我,深爱着她。因为失去至亲之人的锥心之痛,早些年我早已体会过,我不想让丹儿在这种痛苦中沉溺下去,我要陪伴在她左右,让她感觉幸福。今天开始,我要让她做我的幸福公主,我要成为她的王子……”

看着段朋曾经写下的文字,我几度哽咽,姐姐时不时给我递来纸巾。

“当爱已成往事,人生已多风雨。真的要断了过去,让明天好好继续……”

九月流云 母亲视角《钱去哪儿了?》
夏日晓兮 姐姐视角《爱已渐凉,我却来不及忧伤》
断鹂 老公视角《我和妻子之间,隔着理所当然的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