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onfess to you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天空晴,万物生。凯拉着晨光的手向街头跑去,手心汗,心头喘,嘴角弧,发尾荡。我站在离他们一公里的背后看的一清二楚,然后,他们转过街角,我转过身。

      晨光熹微。晨光,二年级13班,一普通女生。早早去自习,翻开书的某一页,躲开烈日,就静坐在位上。很少带手机也不抽烟。有人说她挺好看的,但她挺少注意外表。比如长得瘦的从没注意过饮食节制,学习好的人从没注意过及格线。

      凯,短发寸头,一男生,不高不矮,不胖不瘦,正好。不是女生常常谈及的男神,因为他心智单纯,没想过怎样让女生心动,也不在篮球场上投进三分后装下×,而是想着不让对方比分赶上。但清爽干净,也是有几个女生曾经喜欢过他,但都无疾而终,也许是他根本就不懂得怎么回应女生给的暧昧,只是想着“哎,这女生真讲义气。每次都给作业我抄。”噢,忘了说,凯二年级13班。

      下课后,凯伸了伸懒腰,离开座位打开教室门,一道亮光照进教室,但并不招坐门口同学的青睐,趴在桌子上,头没抬的甩了甩手“凯,关门”。凯“喔”了声向厕所跑去,厕所烟雾缭绕,凯上完厕所去洗手,锋一边吐着烟一边对凯说

     “凯,昨天湖人队输了,你看没”,

     凯叹了口气“看了,急人”。

     锋是体育生,长得高又自配高颜值,不缺钱不缺女朋友。铃声响了,几个抽烟的赶紧丢掉烟头,慌忙踩几下,跑向教室。

     晨光上课时,往凯那瞟了几眼,然后深吸了口气,阳光打在脸上,笑了下。

     晨光同桌丹妮,真正白富美,但也是从小被金钱和世俗洗劫一空,早没了纯真,眼线那一弧明显可见,口红透着闪晶的莹润,粉底也擦了些。晨光私底下听见班上女生议论过她是不是处,讨论甚是激烈,但晨光默念着单词“balance—变化,bitch.bitch”。

     丹妮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抿了抿嘴,拍了拍手,站起身来,碰掉了晨光的水壶,“啪”的一声,玻璃碎片四处溅开,坐在前面的璐赶快抬起脚,卫生委员赶快拿起扫把但没过去,他等着事态的发展。

    此时,教室的主角是晨光,女生心里想着“快,跟她撕起”,凯目不转睛的看着晨光,晨光写着单词,越写越快,手上的自动铅笔受不了越来越大的力度,断了。丹妮见晨光没说话,踏出座位向门口走去,在太阳还在八九点的高度时,晨光丢开铅笔撩起丹妮水杯向窗外丢去,“啪”。

       丹妮“操”了一声,准备和晨光干起来时,卫生委员放下扫把,拦住了丹妮,班上喧哗起来,这教室里谁也别想在桌上睡着,

别班也渐喧哗起来,都从窗户里伸出头了解个究竟,这是热闹而又活力的上午。

      丹妮和晨光不可能再在一起好好的坐同桌  丹妮早在四岁时就学会了报复。

      午休开始前,丹妮走到晨光面前“给我说对不起”,

     晨光给自己先扎了个高高的马尾,站起身“为何”,

     丹妮捏了捏拳头大声吼着“你妈的我叫你道就道”,        晨光说“我道你八辈子祖宗”,教室安静的窒息,毕竟这已经牵扯到了自己的祖先,丹妮一巴掌挥过去,但被莴然一手接住,应该是拍住,一拍即合,

     莴然大喊“yeal.come on ”。

      全班大笑起来丹妮红透了脸,“莴然,你干什么!”

     “击掌啊”,

      锋有点不耐烦“妈的,吵什么吵,还睡不睡觉”,莴然跟大恩小声在底下“你拍一,我拍一……”,抬头给了丹妮一个右眼挑,丹妮哼了声走回自己位子,叹了口气趴在桌上。

     莴然和大恩头趴桌上,望着大恩“哥,你化学导学案做完没”,

     “做完了”,

      “借我”“不借”,莴然赶紧把头趴向另一边“行”,两个人趴在桌上不动看着像睡着了,大恩偷偷抬起头慢慢拿起莴然的化学导学案,照着自己的奋笔疾书起来,然后大恩旁边睡得像死猪样的莴然,

      突然说“大恩不言谢”,结尾落了一个猪哼。

      大恩大德,无以为报。

       太阳落了地平线,晚自习铃声响起,男生们抱着篮球一边跑一边喊“黑凤梨”,晨光和莓莉趴在天台,一阵清风拂过,晨光看到那堆男生中的凯,凯抬了抬头也扫到了晨光,然后视线定住,晨光没跟他对视,偏过头去走向教室,莓莉喊“等我”,放在她口袋里的黑莓划过裙子下摆,呈加速度9.8m/s²掉到楼下,“嘭”的一声炸了,莓莉扶了扶额头对晨光说“碎碎平安”,魅力玛利亚。三只黑色身影都向教室走去。

      上课下课,一天又一天,同桌换了又换,晨光和凯成了同桌。同桌的第一天,凯从书包里拿出了奥利奥、好丽友、豆干,还有四根甘蔗,晨光笑了,凯不好意思说“我妈怎么给我放这个”,

      “都给你吃吧,我只吃一根甘蔗,下午就坏了”,  晨光说“我也吃一根甘蔗,我喜欢吃”,

      葛利说“那也给我一根”,

      凯说“没了”,

      葛利翻了个白眼“重色轻友”,

      晨光“我的给你吧”,说着把甘蔗递给葛利,葛利一边嘿嘿笑一边准备接甘蔗,凯一把抢过甘蔗,

     “你自己吃”,凯把手上的甘蔗递给葛利“吃货,给”,葛利还是一边嘿嘿笑一边接过甘蔗。

       两个人在桌底下嚼着甘蔗,你望我一眼我望你一眼,“凯,你起来回答这题”老师早已按捺不住,凯还一口甘蔗渍没吐,他只好对老师摇摇手,指明“i don't know”,

       “好吧,那你跟我念个词——orange”,晨光看着凯—眼睛笑成了月牙状,

       凯“o . o .o…”,又摇了摇手,晨光在底下笑出了声,全班跟着笑出来,莴然学着“o.o.o,对不起,我是大舌头”,凯看见晨光在丝丝阳光中笑的干净透彻,不沾一丝污秽,也笑了出来,不过嘴角挤出了甘蔗渍,莓莉看见了“啊”了声“天啊,好恶心”,全班几乎把课堂剩余五分钟笑了过去。

        下课后,凯看葛利走出教室后,从书包里拿出甘蔗,递给晨光,“咯,给”,晨光惊了下然后接过甘蔗,其实她对甘蔗没什么特别的喜爱,随口说说而已,“快吃吧,要上课了”说完凯去了厕所,

      晨光“嗯”了声,晨光看着晶莹剔透的甘蔗像玉一样,她把它用卫生纸包好放进了书包。午休时,晨光嚼着瑞士糖,一颗接着一颗,凯看见了然后戴上帽子趴在桌上作睡觉状,眼睛看着窗外刺眼阳光然后慢慢闭上双眼。

       “叮叮……”午休铃声响起,晨光支撑着桌子直起腰来,拍了拍脸下意识的往旁边望了望,没人,晨光吁了口气心里有种莫名的失落,拿起水杯喝起水,水进喉咙时看见凯进教室,水咕噜咕噜的润进心田。凯脸上一点都看不出是睡过午觉的,笑着像晨光走来“醒啦,睡好没”,晨光点了点头。

     老师走进教室拍了拍手“好的,醒醒,把书拿出来翻到28页”,凯一直把手放口袋,然后跟捞虾样拿出八根瑞士糖,有酸奶味、草莓味、蓝莓味……,凯说我也挺喜欢吃瑞士糖,说着也给了些晨光,晨光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喜欢吃糖的男孩子,拆开一颗瑞士糖放在嘴巴里。

      上了两节课后晨光手上的瑞士糖已经阵亡,凯见后又给了他两条“我还有”,一下午是瑞士糖味的。晚自习过得最快,铃声响起,教学楼喧哗起来,凯和莴然背起书包向教室外跑去,晨光收着书包,笔掉到地上,弯腰时向凯屉子里望了望,都是乱放的书本和笔,在最深处看见了两条没拆开的瑞士糖,晨光在心里数了数,开心的笑了。晨光回到家后,从书包里拿出用卫生纸包着的甘蔗放进冰箱里的最底层,她要把它冻住,防止坏掉。

     立冬的前一个星期,天气也向刺骨靠近,凯不幸感冒了。凯擤了擤鼻涕,傻傻的对着晨光笑,晨光扫了一眼后,然后继续做笔记。凯玩了会手机,趴在桌上睡着了。过了会,晨光停下笔,看着凯睡着的脸,通红的厉害,凯闭着眼咳嗽了下,把头换个方向趴在桌上。课间操铃声响起,凯还趴在桌上一动不动,晨光咬了咬嘴唇似乎要做什么,莓莉喊着“晨光,走啊”,晨光翻开书包把底层的钱包兜进口袋,跟着莓莉去了操场。

       课间操结束后,人群散开。

       晨光对莓莉说“你先去教室吧,我去下医务室”,

       “诶,去医务室干嘛,你生病了”,

       “没,你别管了”,说完晨光跑向人群中,淹没潮水中。

     莓莉进了教室,看见凯趴在桌上一动不动,问葛利“这货怎么了”,

     “中毒了”,

      “别扯”,

      “就感冒了,都趴一上午了”。莓莉顿了顿,然后笑了笑走向自己座位。

    上课铃声响起,晨光兜里兜着两盒阿莫西林,手里拿着急支糖浆。跑向教室,到教室门口瞄了瞄,英语老师已经开始领读了,晨光把急支糖浆挤进另一个口袋,鼓鼓的。

       “报告”,老师停了下来看了看鼓鼓的口袋“没吃饭啊”,

     “嗯”,

     “回位吧”。

    这时凯已经醒了,眼睛还是混着朦胧,没劲的笑着说“没吃饭啊”,

     晨光摸了摸自己额头“嗯”。

     凯两只手捅进口袋,看着英语书呆滞,

     “那个,你怎么不睡觉了”,

      “喔,睡醒了,不想睡了”。这可不好办,晨光口袋里的东西怎么也不好拿出来。

      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莓莉喊着晨光“走啊,去吃咖喱鸡肉饭”,“不了”晨光招招手,

     “好吧”莓莉把凯看了一眼“那我先走了”。

      晨光问了问没去吃饭趴在桌上看手机的葛利“葛利,你帮个忙好不好”,葛利眨了眨眼“什么”,

     “你把这药和糖浆给凯好不,但不要说是我给你的”,“行”,“我先下去吃个饭,等有走了再给”,

       “好”。

       晨光走到超市里买了个豆沙馅的面包和一瓶牛奶。坐到板凳上一个人一口一口的吃完。

坐了会,又到超市里拿了个肉松面包和一瓶热牛奶,“老板,这个面包能用微波炉热下吗”,

       “我这忙着收钱了,你自己去后面热下吧”。

       晨光回到教室,同学们谈笑风生,凯还是照常趴在桌上,不知睡着没,晨光把面包和牛奶放进抽屉。

      午休时,晨光看了会书就睡着了。“咳咳”,凯还是受不了喉咙的瘙痒。

      晨光也从桌上醒来,“喔。抱歉,把你吵醒了”,晨光把手伸进抽屉拿出微热面包和牛奶“我这还有点东西,你先吃点吧,你没吃中饭”,

       凯“嗯”了声接过“还是热的”,

       “应该是发酵了,嘿嘿”,

       凯疑惑的看着晨光“那还能吃吗”,晨光没说话拿出书本和导学案,拿起笔放弃午休了。

       “还有半个小时,不继续睡了吗”,

       “不想睡了”。凯撕了些面包“吃吗”,

       “不吃”,

       “好吧”,“你真的不睡了吗”,

       “对”,“真的?”,晨光撇了撇嘴,吁了口气,对凯说“静静的”,凯点了点头。

       教室安静的剩下面包包装袋和吸管的捏造的声音,凯吃着吃着打了个嗝,时钟滴答1s2s3s,晨光憋笑了起来。两个人捂住嘴笑了起来。

      躺在凯抽屉里的糖浆被喝了五分之一,阿莫西林被喝两颗。

(未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