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发自简书App

午后,母亲

兴奋的对我说

午睡梦见了

金黄的向日葵

浓绿的庄稼

翩飞的燕子

还有,可爱的邻居

——柴四儿媳妇


我笑了笑,曾经

母亲常敲打我

非让我离开那黄沙梁

来到这梦中的城

层楼叠榭,车水马龙

奈何,这些旧时的

心心念念

已不再入梦


唯独,年过半百的母亲

和我一岁半小儿的籍贯

才有故乡的痕迹

才是梦的踪影


我缓缓的讲,妈

给柴四儿媳妇打个电话

跟她说说你的梦

告诉她

思念,是夏至长空

无关岭南的雨

只叹塞北的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