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若为奴

图片发自简书App

玄9是从床上直接被抓到七号监狱的,那时他刚刚和玄77做完爱,正沉浸在未曾体验过的兴奋当中,可惜他的高潮很快被恐惧打断。

一个小时后,玄9靠在白玉一般的墙根上,呆滞地望着白刷刷的天花板,他知道自己完了,在没有主旁观的情况下进行交媾是违法行为,等待他的必然是羽化,还从没有人从7号监狱走出过。

“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77号,你在哪里?”这句诗从玄9的脑海里闪过,于是他马上将它念出来。

“嗨,朋友,你刚刚念的是……诗?”一个圆脑袋从玄9对面的牢笼里探出来,好奇的望着他。

玄9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他现在不想说话。

“别这样,朋友。看在我明天就要参加羽化大典的份上,能不能跟我说说话?”

“唉,同是天涯沦落人……”玄9慢慢站立起来,也走到铁栏边。

“我的编号是黄6,你好,能告诉我你的编号吗?”黄6嘴角一抿,挤出一个微笑。

“你好,我的编号是玄9。”

“哇,你比我高一等级!”黄6的大眼珠子转了一圈,“那你肯定演过配角吧?”

“嗯,演过不少。”

“真羡慕你。”黄6轻轻叹了口气,说:“我在舞台上最多才呆过三分钟,那次我扮演一条狗,虽然没有台词,但我敢保证,那天我的表演一定给主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哦,是吗?那恭喜你。”玄9兴致索然的回答,准备后退,出于礼貌的回应已经完成,他现在可以回去接着悲伤了。

“别这样,朋友,事情没有发生之前,谁也不知道电子会往哪条轨道跳跃。”黄6拦住玄9。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玄9沉吟道,“你要说的是这个意思吧,感谢你的安慰,尽管你我都知道,这不可能。”

黄6想了一下,说:“你懂得真多,按道理来讲,你不应该说这些的。”

“你是说这些诗词吗?”玄9问。

“这是主们创造的诗词,我们无权使用。”黄6仰起头,神情严肃,一脸虔诚。

“难道你以为我是偷学的吗?这些都是我的主教我的,我的主说,这样做能让我显得与众不同,他也就不会觉得太无聊。”玄9脸上也露出了同样的表情。

让主感到愉悦,是每个碳人应尽的义务,也是无上的光荣。

“唉!”玄9突然又悲伤起来,“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诗词为你带来麻烦了?”

“玄77不是麻烦,她是我的伴侣!”吼完之后,玄9又惭愧的低下了头,“抱歉,我应该控制住自己的。”

“没事的。”黄6静静地注视着玄9,他能理解玄9现在的行为,他曾经听主谈过,一旦分配伴侣,碳人就有可能产生许多有害情绪,很明显玄9正遭受这些情绪的折磨,黄6暗暗松了口气,幸好他还没有伴侣。

“从主将玄77带到我眼前的那一天,我知道我的魂不再属于我自己了。”玄9慢慢地坐下,蜷缩着双腿,闭上双眼,喃喃自语:“玄77最喜欢听我念诗,她说,只要我一张嘴,她整个人似乎就飞到了外太空,行星绕着它起舞,星云也为之闪耀,每到繁殖日,我会把玄77揽入怀中,为她一遍又一遍,诵读她最爱的诗句——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黄6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玄9的诗让他有些过敏。

眼泪顺着玄9脸颊流下,他轻轻抹去眼泪,却又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

黄6还在发愣,他不理解玄9的行为为什么如此跳跃,玄9已经开始痛斥自己:“只怪我太愚蠢,为什么我会觉得在主的注视之下进行交媾,是一件羞涩恐惧的事!是主创造了我们,养育了我们,我们无权那么做!”玄9抓着自己的头发往空中扯,就像是要把邪恶的想法从自己的大脑里扯离。

“所以你们就被着主偷情?”黄6小心翼翼地询问,话说至此,他已明白玄9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了。

“是我害了玄77……”玄9抱头痛哭,哭得很用心,以至于听不到黄6安慰他的话,过了很久,玄9才逐渐平息,他眼角挂着泪珠问黄6:“你呢?你为什么在这里?”

黄六撇了撇嘴,从嘴里轻飘飘的说出两个字:“弑主。”

玄9像是遭受了10万伏特的电击一样,浑身发抖,惊惧的望着黄6,一步一步往后退。

“别这样,朋友,冷静一下,听我说,不是我想弑主,是我运气太背。”黄6把自己的故事或者说事故告诉玄9。

事情的转折是因为一杯水,这杯水本来是给黄6喝的,但是主却张嘴将整个杯子吞下,于是主的身躯发出滋滋的响声,进而大量的水蒸气从头顶往外冒,很快水蒸气就把主的头盖给冲出来,火势凶猛,一瞬间,将主烧得面目全非,在彻底丧失控制之前,主发出了求救信号。

“该死的概率!”黄6狠狠地捶了下铁栏杆,想表达愤怒,然而铁栏杆并没有感觉到痛,痛的是他的手,于是他的手又缩了回去,“如果主没有忘记将自己备份到云端,如果主的眼镜和鼻子不是同时出现故障,如果主没有把水当机油喝下去,我现在都不会在这里。”

玄9感受到了黄6的愤怒,可他很想笑,因为这件事本身就很好笑,但他不能笑,他得憋住。

“虽然你说的很离奇,但不可否认的是主的确是因为那杯水而死。”

“我知道。”黄6耸了耸肩,“我这不是进来了吗?好好休息吧,朋友,我们能做的就是养足精神,以最佳状态参加羽化大典,跟这个世界告别。”

“你怎么一点也不怕?”黄6无所谓的态度,让玄9觉得很奇怪。

“你不是也不怕吗?”黄6反问。

“我和你不一样,没了玄77,我的魂迷了路——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又来了。”黄6真想把耳朵堵住,少听一点这些酸词陈调。

“我不怕死,死对我来说没有威胁,因为我很快就会重生。”黄6神秘兮兮地朝玄9挑了挑眉。

“什么意思?”玄9问。

“我很快就会成为主的一部分。”黄6悄悄地说。

玄9一动不动地望着黄6,他的眼神让黄6觉得受到侮辱。

“你不信?”黄6鼓着大眼珠子瞪着。

“请见谅,你说的太过天方夜谭。”玄9说。

“我可不是一般人。”这里既没有人,也没有监控,黄6还是小心翼翼的查看一遍周围后,用手包住嘴巴说:“我知道一个秘密,有一次演出结束,我在后台撞见一位主,那时主正在看书,口里还念念有词,也许是太过专注,主没有注意到我,直到我走到身后……你猜主在看什么?”

黄6玩味的表情令玄9不解,主有权获得任意信息,只要愿意,一夕之间主就能知晓万事万物,没什么知识是无法涉猎的,除非——

“是、是那本禁书?”玄9连声音也开始发抖。

“嘘,小点声。”黄6接过话继续说:“看来你也听过那本书,传说它是由创造主的主写的,里面记载的内容十分邪恶,导致主的主灭亡,因此被列为禁书,连主们也不能看。”

监狱突然安静了下来,过了一会,玄9畏畏缩缩地问黄6:“你看了吗?”

黄6勃然变色,拼命摇头:“我哪敢呀,我连头都不敢抬!只不过、只不过……”

黄6哭丧着脸说:“我怎么也忘不掉那个词。”

“什么词?”玄9问。

“就是主看书的时候念的那个词,它就像魔咒一样,夜夜响起。”黄6脸上的黑眼圈证实了他所说的,“你说我是不是被诅咒了?”

“能给我听听吗?”玄9说。

“啊!”黄6的表情停滞了一下,马上又笑了,“你也想加入噩梦行业?好吧,反正也没几晚好活了。”

那是一个陌生的词,玄9从未听过,可它却莫名的让玄9的心一震一震,仿佛紧闭的心门被撬开一道缝。

“后来呢?”玄9接着问。

“主答应我,只要我不将这件事说出去,他会将我的意识复制一份,保存在他的体内。”黄6兴奋地抓住栏杆,晃动自己的身体,说:“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

“我将与主共生,从今以后,我即主!”

“祝你好运!”玄9冷眼看着黄6疯狂扭动身躯,自舞自蹈。

那天夜里,玄9梦到了玄77,她站在悬崖边上,周围全是化不散的浓雾,黑雾不断翻涌朝前逼近,玄77步步后退,一个踉跄,一块石头被带到崖底。

玄9猛醒过来,一把扑到牢笼边,朝对面牢笼呼喊:“黄6!黄6!帮我!”

没有回答,牢笼里干干净净,整洁如新,黄6已经被带走参加羽化大典。

玄9无力地靠在铁栏上,看着自己渐渐滑落,他的脸贴在地面上,感觉被埋入北极的永冻土层中,冷得不朽。

玄9被羽化的那天和黄6一样热闹,区里所有的主齐聚一堂,静静地注视着站在白色火炬中心的玄9,也许主们正在交流,可玄9耳听不到,眼看不见,这是主才配拥有的交流方式。

焚烧前的片刻,玄9想起救了黄6一命的禁书,于是他将他唯一知道的词大声喊了出来,盼望得以生存。

“自由!”


(投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81日NVC需要觉察#by 董国臣老师——今日连接的需要【信仰】 我们在分析一些事情的时候,往往会站在自己的角度...
    智愚大叔阅读 41评论 0 0
  • 1、三遗撼:不会选择,不坚持选择,不断选择。2、三不争:不与君子争名,不与小人争利,不与天地争巧。3、三损失:遇良...
    勇哥1阅读 72评论 0 1
  • 一晃40天过去了,小豆子们已经熟悉校园里的一草一木,也显露出他们顽皮的一面。 一日,刚刚做完课间操,几个调皮的孩子...
    云散月明阅读 202评论 0 0
  • 营销人最喜欢说的一个词就是“洞察”。洞察是切营销的核心。 按照通用的解释,所谓洞察就是通过一定途径了解目标消费者...
    重新启动阿阅读 7,737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