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不入--寻找自我认同之旅

虽然我是南方人,可从小在北方长大,那时候我讲着一口吴侬软语,和北方的刚硬爽朗格格不入,那儿的同学都叫我“小南方”;中学时候我回到了南边父母的故乡,我的普通话说起来就像是赵本山演小品,与这里软糯的乡音背道而驰,常常在上课回答问题时逗得同学们哈哈大笑,原来我的北方口音已经根深蒂固,就如同旧日爆裂的脾性那样,再也难以改过来了,所以一直被同学当作北方人;再后来去杭州读书,我那南腔北调的普通话被人诟病,总有人狐疑地问我,你,到底是哪里人啊?

嗯,我,到底算是哪里人呢?这个问题我也时不时地在问自己,虽然所有的亲戚朋友多在本地,可我不会方言,算不得本地人,而北方又是我回不去的故乡……地域的转换和他人的认知差异使我时时刻刻都怀疑自己。

少年时候的我又敏感又脆弱,好像笼子里困住的小兽,总觉得周围有无数双眼睛盯着,指指点点、品头戳脚,好想挣脱而去,却只能在心中百转千折,做困兽穷斗罢了。那时的我不只讨厌自己说话的口音,还惶惶然自弃,难以融入集体和同学之间,脆弱易碎不单单是我的自尊,还有我忧伤难遣的心。为了逃避暴露难听的口音,我只能避免开口,即便是有人出于好意,关怀我的各种情况,我也只是浅淡微笑避而不答,仿佛墙壁上久候的蛛网,久而久之我成了班里的异类,如空气般透明,几乎都已经没有什么同学还记得我了。哪怕是参加同学会忆苦思甜,大家对我的唯一印象多半只停留在,当年上课时回答不出问题的尴尬上。

毕业之后,我开始教书打发时光,学校不大,灰瓦青砖,总带着沉沉的暮气,时间似乎又太多余,飞雪般地降了一地,大把大把地散漫着。除了每年漫长的寒暑假,平日只是偶尔上课,每日在家的无聊时光,让我觉得仿佛命运早就注定好了似的,时光的流逝、时代的变迁、社会的发展都和我没有关系似的。很多人羡慕我的一成不变,虽然老了容颜、紧了衣衫,可依旧百无聊赖。也许是心有不甘,我向往着不拘一格,从英语口语听力教到语文的古诗词鉴赏,从家附近相邻省市独行走到去家几千里的海外游玩,从满头青丝乌发到姹紫嫣红,这让我和窘困的学校格格不入,在千面一律的人群中出挑脱拔。只是我的心还未有真正的安定,对外在认同的渴求时常折磨于我,令我的心愧疚得如同蒸锅里的螃蟹,猩红了眼与背。直到多年后,偶然与邻居间的一次寒暄,我才发现自己越来越风淡云轻平心自若了。

那日晚归叩门,轻装行简,和邻居点头招呼间,她随口发问,“去哪里了?”我点头称是,笑云回了趟娘家。

邻居狐疑不定,“怎么行李只有一个包,就带这么点儿东西过去了?”我摇摇头,“每周起码都回去个三两趟呢?还要什么呀?”邻居大惊失色,眼瞪得如铜铃,上下打量了我好久,才战战兢兢地问道,“你难道回娘家不大包小包地坐火车乘飞机吗?”

我闻言大笑又大窘,其实我来此已经二十多年了,家族中的所有长辈亲戚都在此地,本地土话也说得顺畅自然多了,哪里还不算是本地人呢?

邻居恍然大悟,很不好意思地安慰我说,“误会了!误会了!实在是听不出来你的口音来!说实话,你的普通话太标准了,一点儿本地口音都没有啊。还以为你是外地人呢!”

话聊开了,她索性问我是否还在工作?“真没想到你居然有工作啊!?”她再次一惊一乍,面露土色,“我,我还以为你就是个家庭主妇。”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面上居然带着些微的歉意。

我也笑了起来,朗声自嘲道,“那就当我是个外地人!是个家庭主妇好了!我不在意哦!”是啊,说起来也算奇怪,那么多年过去了,经历过风雨的我豁达开朗多了,不在意自己到底是哪里人,也不介意别人的看法和是否认同自身了。

后来,我把曾经的过往当作笑话说给朋友听。朋友惊问,“那你现在还那么在意别人的评价吗?”我摇头大笑,内心充实坚定,现在的我能承受得住任何的负评了,不抱怨,不沮丧,只是简简单单地生活着,走自己的路。

因为,我就是我,行走的烟火。我由衷地相信每个人存在于世,必有其意义,我亦必定不是例外。知我者谓我何求,不知我者谓我心忧,我的行藏举止与人无伤,又对得住自己,就足矣。

朋友笑了笑,沉静了很久方才说道,我很欣赏你洒脱萧然,每日独来独往,难觅踪迹,也羡慕你能遵从自己的心意,做了很多我只敢想却不敢做的事情,可我更希望你能坚持这样自我地走下去,哪怕一路荆棘也能开出鲜花朵朵。

在彼此喟然叹惋之余,我心中有如黑白分明老式投影机,放映着自己的生平。年少的时候,我心柔弱,怯生生地在人群的周围打转,需要别人的评价来认同自己;年轻的时候,我无知无畏,我行我素的同时却害怕恶评如潮,常常如履薄冰战战兢兢;而立之后,我反而淡定,不在言荃,不落理笙,只追求自我内心的平衡和淡然。

曾经的我那么费力地想得到别人的好评和夸奖,我小心翼翼费力讨好,只是怎么努力都只不过是个不伦不类的半吊子。之后我才渐渐明白,不是依靠别人的评价才能得到认同,不是拥有别人的认可才算是自己的成就,只有自己付出过努力和汗水,强大而坚持不懈的人才有资格得到他人认可。而与得到他人认可相比。更重要的还是自我的认同。

自我的认同,是对自己的肯定,更是对自己的鼓励和体谅。我曾经痛悔过去的消磨和浪费,后悔年少时的轻狂与虚度的光阴,可如今对过去的察觉,对当下的把握和努力,更让我感激和认同现在的自己,虽然我不够优秀大度,可我足够努力用心,此即无憾了!

认同了自己,才有自我存在感,才会心念如定尽情肆意,才能勇敢自信地追求理想,尽情自然地展示自己,淡泊宁静地笑看风云,乃至直面现实的困惑与惨淡,面对黑暗阴晦的坎坷不平。人生如戏亦如梦,如水光泡影,为何不能在这短暂的舞台上幻化出精彩纷呈呢?

想来人生中,每一段的旅程都是徒步迁徙,有人在路边加油鼓劲是幸运,没人关注理睬,也自有个中道理和缘由。路是自己走出来的,只要尽了力,哪怕走得跌跌撞撞,依旧招摇阔拓笑语盈盈,毕竟它本来的面目是自己的认知、把握和衡量。

其实,认同自己从来不需要过多的言语,只要从心出发,努力做自己喜欢的事,不伤人不怨己,吾心安处便成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