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晃山的民间传说》

西晃山的民间传说(四则)

湘帆整理

西晃山的民间传说,有来自古村落黄坳及周边,老人们口授相传,有的可追溯相关历史人和事,这些传说,像真实存在一样,让人深信不疑。

一.《三水洞之洞神》

上世纪初,自黄坳村上西晃山,要经过几个园子,落沟营,蛇皮山,周公田,再往崇山峻岭,还有团山,熊家旯,都有人家居住。团山和蛇皮山只隔团山坳,海拨高几百米,团山屋场豁然开朗,几十亩梯田,居住有几户人家,常年以山水为邻,团山是三水洞进山通道,那时的山水洞,终日不见太阳,溪水两边,古木参天,溪水幽深清凉,胆小的人根本不敢进山,山中野兽蛇虫出没,传说深潭里面有洞神居住,什么是洞神,老人们也说不清,道不明。

相传捉天的时候,有人看见水井边,有一只螃夹着一根毛草,向天空举起来,天空就出现了彩虹,往后的日子,只要天上出现彩虹,都有老人寻找彩虹的两端,或是附近的水井肯定有洞神,彩虹湘西叫杠,是洞神用来杠雨的,起杠了,雨就落不下来。那时西晃山只要起彩虹,都有一端伸在三水洞坑里,难怪三水洞如此神秘。

更有老人相传,凡是逢年过节,都有年青的陌生人到团山居民家里借东西。常言说,家里的用具,制不齐但借得齐,相互借用并不奇怪,奇怪的是每次来的年青人都不认识,而且还彬彬有礼,有借有还,还时还会像本地人一样,送上一两双尝个新鲜,也有人当面就尝过,真是本地的味道。但是,你如果等他走远,那送的糍粑或蒿菜粑会变成水里的那种绿藻粑,根本不能吃。就知道,刚才借东西的是三水洞的洞神。

有时候逢赶集,会看到青年男女结伴去赶集,穿着时髦,癫里癫气,撑着花洋伞,走路一阵风。买东西时,给些碎银两,很是大方,但他们离开后,转眼变成碎石子,老人们遇到这事,都不敢声张,也无可奈何,人家当面给的是真金白银。心里知道遇到精怪了。于是,一传十,十传百,西晃山的三水洞有洞神,十里八乡都知道。

二.《寻婆洞》

寻(本地读成的音,寻找的意思)婆洞位于西晃山青山洞坑里,今属保家岭村下寨,过去和黄(晃)坳同村。

相传寻婆洞开始没有名字,自从发生了那次寻仇事件后,附近的人才叫它寻婆洞。

每逢捉天要下雨的时候,青山洞坑里的那个大水潭,常有两只小花蛇出现,如果你想走近看个究竟,就会出现一塘的小蛇头,冒出水面,让人毛骨悚然,不敢靠近。话说下寨滕家垅,出了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就不信这个邪,有一天看到捉天了,他头顶撑架角(一种用来放在火堆上烤东西的三角架子),蓑衣倒着披,脸用锅底抹黑。来到水塘前,只见一只小花蛇在水中,他手起刀落,小花蛇被斩成两段,身首异处,他匆匆把脸洗干净,丢掉蓑衣和撑架脚,若无其事。但很多人都看见一个青年男子,从青山洞追出来,逢人便问,有没有看到一个人,“头生三只角,身上长倒毛,满脸像碳黑”。这附近的村庄找遍了,也没有这样的人。

一转眼,快过了十个年头,斩蛇的那个人相安无事,也渐渐地放松了警惕。话说那时农村的衣裳,手巧的媳妇都是自己笳麻缝制的粗布衣,偶而也有裁缝师傅,一个村一个村庄地给人家做衣服,管吃管住,条件好的人家还弄点荤菜,喝几杯小酒,款待师傅。有一天,下寨和滕家垅附近来了一个裁缝师傅,中年人,手艺真不错,还带很多漂亮的布料,为人也随和,挨家挨户都请他,于是在当地待了一两个月,还有忙不完的活儿。这.个裁缝师傅就是好口酒,也不挑剔菜素,有一天晚上,陪他喝酒的人,几碗米酒下肚,天南海北,信口聊开,把十里八乡,所见所闻像吐枇杷子一样。裁缝师傅在旁有意地诱导,添盐加醋,话说席间正有十年前斩蛇的那个天不怕,地不怕,雷公下来也敢打一架的汉子,他毫不掩饰地说:“别人都讲青山洞的洞神如何如何,想当年我打死那条花蛇,也没见作怪”。于是他借酒兴把当时的经过一五一十地都说了出来。第二天早上,他无缘无故死在床上,没有丝毫伤痕,裁缝师傅也不见踪影。连做好的衣服都变成树叶和树皮。晚上一起喝过酒的人知道,把事情传开,肯定是洞神寻仇,死去的花蛇和裁缝师傅是一公一母,一对洞神,后来当地人就把斩蛇的那个水塘叫寻婆洞。代代相传,让后代远离神通广大的洞神。这也是寻婆洞得名的原因。

三、《滕精》

很久以前,大湘西的边远山区,交通都是靠走水路,船帮一天天壮大,从麻阳县城锦和(简称麻城),向上游直达大明边城贵州铜仁,铜仁的巩固,麻阳县城起到关键作用,铜仁到锦和的水路,可是出入滇黔的咽喉。沿水路而下,可以到达洪江古商城,再往下,可以到达常德,武汉,上海。但麻阳船帮大在大湘西几个城市间来回,像常德,洪江,辰溪,沅陵等地方。话说常德,就有很多麻阳商人,有一次,麻阳的一个商旅到常德进货,下榻的酒馆老板,为人谦和,善于经营,生意红红火火,谈论间才知老板也是麻阳人,问到具体是麻阳那里,老板说,是西晃山落沟营的,姓滕。他乡遇故人,又都是生意人,自然话题很多,对这个商旅来说,祘是遇到贵人,这朋友交定了,方便以后来常德进货。后来他回麻阳,到处消货,那时流行货郎,把从大城市进的东西挑到乡下去卖,由于山区闭塞,交通不便利,货郎很受欢迎,每次进村,货担一放便围了一圈人来,挑东挑西,生意还过得去,因为那时很少用钱,集市上也是以物换物的多,有钱人才有银两,铜钱也少用,还有很多都是从四川流过来的。乡村的经济还是很落后。有一天,他想到西晃山去,在县城下货,一路向西晃山靠近,游到桐木坪,有个很讲究的酒馆,叫了碗点心,顺便向店小二打听落沟营,桐木坪过一座木桥就到落沟营,只见前面一座岩山环抱,小溪沿岩山脚缠绕,背靠大山,村里有一口老井,井水是落沟营的招牌,远近闻名,真是一个秀丽的好地方,想起常德滕老板的老家,人杰地灵。理应拜访他的家人,来攀个亲,进村一打听,村里根本没有姓滕的人家,他把常德滕老板的情况跟一户姓黄的人家说得很详细,姓黄的是个猎户,觉得他不像说谎,也不像编故事的人,何况人家又没图个啥,顶多能留他一宿,家里酒菜随时预备着,吃几餐也不是事,后来姓黄的人家赿想赿不对劲,每次去井里担水,看到井上边树上的藤,格外茂盛,就觉得奇怪,他心里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想法,有一天他终于忍不住,扛过斧头把藤砍了,那知流出一滩血水。果然被他猜中。于是在井水前方立一个猎户坛,至今还有人烧香纸。

后来那个货郎又去常德,那酒馆己转手,周边的人说,滕老板无故暴毙店里,很是奇怪。于是以后一直相传这个故事,而砍藤的人也在落沟营安然无恙,仍有几房子孙,另有落沟营对面的岩山旯,传闻的野猫精,也不知所终,是否与猎户有关,这是后话。

四.《重岩》

重岩位于西晃山皇天坳下边的大(代音)岭江,是过去麻阳通往芷江的必经之路,山势险峻,悬崖峭壁,半山腰有十八湾和十八拐,湾湾曲曲绕过大山,沿山脚开出一条石路,过去黄坳大地主出钱出粮,全部用石板铺路,从黄坳一直铺到芷江城,连结两县的山路,方便过往商旅。但山高路远,必须翻过一千多米高的皇天坳。因此,小日本占领芷江的时候,还不敢翻过西晃山,让麻阳人民免受日本鬼子的蹂躏。最终在芷江签订投降书。这是题外话,话说从黄坳出发,经过马头坡,就进入大岭江,重岩在大路的下面五十来米,相传,这重岩是八洞神仙曾经在此下棋,不知从那搬来的巨石堆磊而成,下面最大那块应有十多吨重,最上面那块,都有几千斤重,周围有小的石块尖在石缝里,因此,最上面的石块也很牢固,当年神仙在此下棋,远处有两块耸立的石头老是动来动去,发出声响,过路的人都叫打卦岩,意思是两块石头互相聊天,也不知是那天,也不知到底是那位神仙,嫌它吵到下棋,把两块石头中间间了一块石头,从此以后,再也不动了,过路的人也听不到石头的打卦声,这名字还是一直流传下来。

重岩上的棋盘,经历风雨,现在已经看不清楚了,石块上有一个深深的印记,传说是神仙的神马奔上天时留下的马蹄印,至今还很清晰。还有离重岩不远的路边,有碗口大一口石井,水满不会流出来,多少人也喝不干,很是奇怪,相传是一条小花蛇,离重岩下棋的神仙太近,沾了仙气,修练成精,隐藏在井里,所以水不会干個,捉天时,有人看到过那条蛇的原形。听老人说,不知那一天,那个人把小花蛇打死了。现在水干涸了。只留下一个美好的传说,但重岩在西晃山还是那么神秘而神圣。庄严地守护这条通往芷江的山路。

2015.03.28(发表于《长河》2017年春夏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五回 深山结义 龙九乾虽时时防着他使毒,却哪里想得到他重伤之余,一口鲜血中竟也带着毒物,出其不意,鼻中闻见那股芳...
    爱佛僧阅读 276评论 3 9
  • 什么是咖啡店幻觉? 本质上说,这是一种心理现象。 什么是咖啡店幻觉? The coffeeshop fallacy...
    Cyberpunk阅读 604评论 0 1
  • 看了第二季疯狂喜剧人最后一期。 潘长江。之前很多年觉得他的春晚小品用力过猛尴尬的让人不知所措,来参赛,赢了会被质疑...
    Forme四么阅读 89评论 0 0
  • 我愿意一再彷徨一再等待一再伫足,只为遇见你! 我愿成为你霸道别扭时的柔软,崩溃自弃时的温暖,彷徨慌乱时的心安,击退...
    混小妹_菜菜阅读 34评论 0 0
  • 原来成熟就是,不必说,自己扛,承担自己,金玉其外,冷暖自知。 2017年8月2日 星期三 中雨 我有限的儿时记忆...
    瑄和冉阅读 106评论 4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