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游龙剑

“死人也能救?” 年轻人说。

梁老大的笑声戛然而断,嘴角不自觉的抽了一抽,他阴沉的盯着年轻人,说道:“为什么要救死人,难道你觉得我会死?”

“如果你再笑得这么难听,我觉得你马上就会成为一个死人。” 年轻人缓缓转过头来看着梁老大说到。

“人不会平白死去的,除非有人杀他........难道我再笑,你就要杀了我?” 梁老大说,他的眼神变得愈加阴沉。

“我保证你笑不出第二声来。” 年轻人这么说,语气平静的像夜间的湖面。他从桌下拿出一把刀放在桌上,这把刀黝黑得像是用墨水画出来的,没有一丝光泽,刀柄仅用一块布条裹起来,看起来不像杀人的刀,更像是砍柴的刀,简陋得会让人发笑。但却没有人笑得出来,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刀是不会杀人的,只有人才能杀人,而这个年轻人,也像会杀人的那种人。

梁老大想试试笑了会如何,于是他张开嘴,可是喉结动了半天也没有笑出声来,就像被一把利刃抵住喉咙了一样。他早已知道这个年轻人绝难对付,却没想到对方不仅难对付,还如此嚣张,竟让自己不敢再笑出一声,这让他觉得屈辱,于是他开口说道:“倘若仙人连死人也救得活呢。”

“那你就死一次试试,倘若真的被救活了,下次见到你我便再杀一次。” 年轻人说,语气还是一样的平静。

“我当初就已经死了,能救活一次,自然能救活两次。只是你,死一次恐怕就不能死第二次了。”  梁老大狠狠说到。

“这样的话你害怕什么呢?笑一声试试看。” 年轻人说。

“你可知道你是在与仙人作对?你可知与仙人作对有什么下场?” 梁老大冷声说到。

“就算仙人在这里又如何,我依然如此说,还倒要问问他凭何自称仙人,是真仙人还是假仙人。倘若也和你一样的话,砍他又如何!” 年轻人这么说,话是石破天惊,语气却没有丝毫波澜,平静得吓人。

这时黑风老头突然说道:“使不得,使不得啊,少年郎快别这么说话,举头三尺有神明,小心遭天谴啊。”  他的语气里尽是紧张和关怀的善意。

却不料年轻人转头对着他厌恶的喝道:“闭嘴,你也配说‘举头三尺有神明’,再对我做出如此令人恶心的表情,你马上就会变成一具尸体。”

黑风老头讪讪闭了嘴,低头甩着自己的衣袖,不再自作聪明的向年轻人表露善意,也不管盯着他看的梁老大。他当然知道梁老大打的什么主意,无非就是想与他联手而已,但黑风却没有抬头看过梁老大一眼。

梁老大看到黑风老头毫无表示,愤愤扭过头看着铁氏二兄弟,说道:“你们兄弟二人想来是明白人,混迹江湖这么多年,应当知道孰轻孰重了。老实告诉你们,那个匣子是仙人想要的。” 说罢,梁老大一指铁大手中的木匣,接着说道:“东西是你们从镖局偷出来的,应该知道里面是一把游龙剑。游龙剑自然是不可多得的宝物,但也并非有多稀罕,据我所知鱼肠剑的锋利和坚韧更在它之上,而鱼肠剑刚好在我那里,倘若你兄弟二人能将游龙剑给我,我许诺必将鱼肠剑拱手奉上。况且,你兄弟二人也不擅用剑,我那里恰好还有一双风雷拳套,也将拱手赠与二位。我如此做,是好让二位知道,仙人对游龙剑势在必得,如果不是你兄弟二人将它偷了出来,恐怕你们镖局今晚便要迎接仙人驾临,是血流成河还是荣华富贵就要看你们总镖头明不明白事理了。仙人要以游龙剑淬法,我们不懂仙法要来也无用,何不借花献佛?我也好向仙人举荐二位,以后大家同为仙人效力,可谓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两位觉得如何?”

木昭听了这话对梁老大更加厌恶,再看到他那只断臂更是直欲作呕,正想说些什么,却听到铁氏兄弟中的铁老二说道:“任你说得天花乱坠,我兄弟二人也是不会相信你这种人的,就算你说的是真的,我们也不会把游龙剑给你。”

梁老大问:“为什么?”

铁二回答道:“因为这把剑比我兄弟二人的性命还重,况且.....”

“况且什么?” 梁老大追问。

“况且看到你恶心,比我自己捡到一万两银子还高兴。我就算把剑给黑风老儿,也不会给你的。” 铁二回答道。

铁老大听闻这句话,也拍起手来,大笑道:“哈哈,正是这个道理。那小兄弟说得好,你笑起来就是让人觉得恶心,现在好多了,哈哈哈.....”

梁老大的脸色一下变得如冰一般冷,低沉的说道:“你们莫要后悔!”

铁二听到梁老大这句话,说道:“我们后悔过很多事,唯有这件事我们是一定不会后悔的。” 说完,铁氏兄弟相视一笑,铁二接着开口道:“今日我兄弟还有要事,你慢慢等仙人来救你,我们先走了。” 说罢铁氏兄弟便要转身。

这时,梁老大冷冷的开口道:“走?走得了吗?”

铁老大转头,看了看他的腿,问道:“你现在还能拦住我兄弟二人?”

梁老大说:“黑风老头可还在这里,你们没有看见吗,难道是瞎了?”

黑风老头闻言,脸色忽然变了,手舞得如风车一样,说道:“我可没有这种想法,老儿只是来看热闹的,却还挨了一拳,唉......我还是走吧。” 话音才落,黑风老头就一个翻身翻出窗户,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铁二转头看向木昭和十七,木昭挥手,带着些许幸灾乐祸的说道:“我可不管,她也不会管。”  ,铁二又转头看向木昭旁桌的年轻人,年轻人皱着眉头似是在想些什么,也不说话,看样子也是不会管的。

看到这一幕,铁老大笑起来,对着梁老大说道:“你可还有什么办法吗?没有的话我们就走了,但是今日的仇我们定当不会忘记的。”

梁老大狠狠的咬着牙,右手死死的捏住左臂的断臂出,像是忍受着莫大的痛苦一般,说道:“我们还有什么仇?”

铁二说:“什么仇?你要劫我兄弟二人,没劫成的仇?我告诉你,若非我兄弟二人还有要事,不肯与你浪费时间,今日便会将仇与你说清楚。”

梁老大闻言,厉声说道:“不用你二人找我报仇,明日伤好我自会去寻你二人,杀了你们两个,我还会去你们镖局,屠了镖局还有你们铁家庄,想一想,会有多少人因为你们两个而死呢?”

铁老大听到这句话,眼睛一下变的通红,内力竟从体内涌出,在身上腾起阵阵风声,似是立刻就要上去将梁老大撕碎一般,但他没发现,梁老大断臂处和脚踝处的伤口竟然在慢慢的蠕动,血液也不再流了。

这时,一只手拉住了铁老大。铁二死死的拉着铁老大,喝道:“大哥,冷静一点,这是缓兵之计,他自知脚伤了留不住我们,想用这种手段将我们留下,切不可中计!”  铁老大闻言,方才慢慢冷静下来,慢慢收敛了内力,冷声说道:“我势必杀你!”   说罢,兄弟二人便转身将要朝门外走去。只是在转身的一刹那,铁二突然小声对铁老大说道:“当心身后!”

为何当心身后?因为黄将军的尸体还摆在客栈里,因为以前他们只知道梁老大的左手剑,现在却又知道了他的右手飞刀。铁二清楚,梁老大必不会就这样放他们离去的。

什么都可以开玩笑,自己的性命却万万开不得。他们兄弟一步一步走得格外谨慎,如走钢丝一般,时刻凝神注意着周围。

客栈外横七竖八躺着十几条尸体,惨烈程度比之客栈内更甚。踏出客栈的时候,黏稠的血腥味混着干涩的黄沙扑面打来,在这微妙的变化之间,一柄飞刀悄然射了出来,如此的快,快若惊雷,又如此的冷,冷如寒风,还不曾发出一丝声响,犹如一条匍匐的毒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梁老大飞扑向年轻人,竖掌成刀,带起呼呼风声朝着年轻人劈了下去,但年轻人却仿若没看到一样,只顾低头吃喝,竟没有一丝一...
    悟空和孔乙己阅读 49评论 0 0
  • 序章 暮春三月,正是人间好时节,巫山的山道两旁,古柏参天,苍苍峻拔,挺直端秀,凌霄托根树旁,烟花柏顶,灿若云荼。 ...
    AeneasAnas阅读 703评论 1 2
  • 黄沙漫天,危楼欲坠,风啸马嘶。 木昭和十七穿过层层黄沙,来到客栈门口。客栈没有牌匾,之所以知道它还是所客栈,是因为...
    悟空和孔乙己阅读 69评论 0 0
  • 江海平与苏竹相遇于大学里的一个晨跑小组。晨跑小组在每天跑完步后,便会组织一些活动和游戏,如自我介绍、心得体会、...
    尹竹攸阅读 67评论 0 3
  • 男人想成大事,必须时时刻刻谨记这六条(必收藏) 猎头老李 2017-10-06 15:30 历史上成就大事的男人不...
    福红阅读 6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