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死人也能救?

梁老大飞扑向年轻人,竖掌成刀,带起呼呼风声朝着年轻人劈了下去,但年轻人却仿若没看到一样,只顾低头吃喝,竟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应,他难道是喝醉了?

但梁老大知道,这里决计是没有一个人敢喝醉的,在快要扑到年轻人身上的时候,他忽然急退而去,无一丝一毫的犹豫,反身朝着黄将军杀去。不得不说,梁老大的时机选的非常好,因为人人都以为他将会一掌劈在这个年轻人身上,谁知道他却突然摸出一把短剑朝着黄将军刺去。

黄将军看到梁老大一剑朝自己刺来,开山刀毫不留情的便横劈而去,这一刀蓄力已久,气势威猛,带起呼呼风声,似是心中早已料定梁老大的反复无常,会朝自己反击而来。梁老大见到这一刀也不禁变色,迅速改刺为横档,将短剑横于胸前。但无论他作何招式,这一刀也不会停下,因为这一式刀法便是疯子才会用的‘力劈华山’,不讲究华美,甚至不留一丝防御的力气,将所有的力量都倾注于一刀之上,务求一击杀敌。于是刀劈到剑上,星星点点的火花在刀刃上亮起来。

梁老大双手握剑,一手死死握剑柄,另一手竟是握在剑身上,丝毫不在乎是否剑刃会划断自己的手指。不过,断了手指总比丢了性命好。他双手一上一下抵御着来自开山刀的巨力,但是当巨力从剑传到自己手上的时候,他便知道一切都是徒劳了。

剑应声而断,梁老大立即将左手横于胸前,于是刀又砍在了左手上,割开皮肤,切开血肉,砍进骨头,又砍出骨头,然后梁老大倒飞了出去,砸在地上。

回过去看黄将军,他却还在保持刚才的姿势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眼睛瞪得滚圆,血沾湿了他的衣襟,仔细一看,赫然一把飞刀插在他的脖子上,刀身完全插了进去,只留一个刀柄在外,他用手死死的捂着自己的脖子,踉跄着向前走去,才踏出一步便倒地身亡了,脸上的表情却还来不及完全变成惊恐,仍留有方才挥刀时的自信之色,似是到死也不知道为什么。

梁老大一只手撑着地爬起来,看着死不瞑目的黄将军说道:“人们只知我左手剑,却不知我右手飞刀才是真的快。你死得不冤,因为你见到了我的飞刀,还砍了我的左手。”  他一声冷笑,接着说道:“虽然只是暂时的。” 说罢,他捂着左手断臂处的伤口,弯腰捡起兀自断在地上的左手,随意的放到桌子上,竟是一点也不在意的神色。

客栈外的两帮人在梁老大一动手的时候就已经厮杀在了一起,乒乒乓乓的刀剑声不绝于耳。此时客栈里方才死一人,而客栈外已经丢下七八具尸体了。但即使如此,客栈外却无一人敢进客栈一步,即使死也死得离客栈大门远远的,可见这些所谓的江湖竟残酷如斯。

木昭皱起眉头,冷冷的看着窗外的厮杀,他对这些可怜的白痴们感到悲哀,他们都不知道自己的老大已经死了,甚至可能都不知道自己为何厮杀,便毅然上前,是可敬还是可笑?

客栈中,战在一起的铁氏两兄弟和黑风老头也在一声闷哼中分开了身,黑风老头一手压住胸口,一手扶在墙上,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他表情痛苦的拍着胸口弯下身去,竟是将自己的空门暴露了在大庭广众之下,丝毫不在乎别人偷袭似得。但他如此行为,反倒叫铁氏二兄弟不敢动手了,铁老大大声喝道:“黑风老儿,你还想要作甚,要打便过来打,想要用那些卑鄙的招式吗?” 。黑风老头继续蹲着咳嗽了几声,似乎舒服了一点,他方才站起身,说道:“不打了不打了,我这把老骨头打不过你们了,那儿还有个马匪头子,你们找他打去。” 说罢一指断了臂的梁老大。

铁老大刚想开口,便被他的兄弟拉住了,铁老大自知不及自己兄弟聪慧,于是闭上嘴走到弟弟铁二身后。

然而梁老大手臂已断,却不曾开口痛呼一声,这让铁二微微缩了一下瞳孔。能够忍受痛苦的人他也见过不少,甚至自己的一身功夫便是不断经受折磨才练成的,但他从未见过如梁老大这般对自己冷漠的人,别说痛苦,就连对自己断臂,他都这般漠然,如垃圾一般随意扔在桌上。

梁老大看着铁二沉重的表情,嘴角竟然翘了起来,他捡起黄将军的开山刀,随手将黄将军的左手从尸体砍了下了,如自己的断臂一般模样,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做完,他方才开口说道:“为什么一招蓄势已久的‘力劈华山’仅能砍掉我一条手臂?为什么我都不在乎自己断了一臂?为什么我还笑得出来?黑风老头你知道吗?”

黑风老头面色一变,想挤出个笑容可却无论如何都挤不出来,说道:“我怎会知道?不知道不知道。”

铁二冷冷的看着梁老大,说道:“你不光手,脚也快断了。”

梁老大低头一看,自己的脚踝已经不再肿胀,因为那里的骨头已不只是错位,而是已经断了,粘稠的血液从脚踝处挤出来。他叹一口气,说道:“是啊,已经断了,但我为什么不担心呢?” 他忽然大声笑起来,又忽然停下笑声,看着铁氏两兄弟说:“因为,明天我就能让他们重新长出来。”

他的话实在过于惊世骇俗,所有人都吃了一惊,连十七都蹙起了眉头,凝重的看着梁老大。

铁老大忍不住大叫道:“不可能,根本不可能!就算是神医在世都不可能让你长出手脚的。”

梁老大又笑起来,但语气却变得有些阴森,说道:“是啊,神医都不能让我恢复了。但是......” 他幽幽的看向窗外,神色之间充满着崇敬,说道:“....大人可不是神医,他是真正的.....神仙。”

铁二脸色铁青,说道:“荒谬,仙人岂会救你这等鸡鸣狗盗之辈!”

梁老大说道:“是啊,我想他也应该不会救我的,但他已经救了一次了。不然的话我应该早已死在朝廷的马蹄下,为什么还活着呢?为什么救我呢?,为什么呢?”  说罢,梁老大再也忍不住,用仅剩的一只手捂着肚子大笑起来,嘴里边笑边说道:“为什么呢?为什么呢?为什么呢啊哈哈....”

这时,木昭旁桌的年轻人喝完碗中最后一滴酒,一个带着疑问的声音从他口中传出:

“死人他也能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