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

  跟着小白进班的那个花衬衫助教真的好烦人。

  大家画画的时候他一直在扯淡,嘴就没停过,Eva觉得,今天身边那几个画崩溃的同学和他有直接关系。

  太令人烦躁了。

  更令人受不了的是,他穿花衬衫。

  Eva忽然有个想法,可不可以把花衬衫送给B班当助教,换誊誊和小白进班一起教速写。

  我错了,Eva想,那样绝对不会更安静的。

  她想起刚来画室的那段日子,誊誊和小白一起在A班当助教,他俩凑在一起,班里永无宁日。

  扯淡就算了,还开车。

  哦,对了,那时候场面控制不住的时候老班总会说:“行了,差不多了啊,都画画。”

  说完那俩活宝也消停不了多久,过会趁老班不注意就又聊起来。

  那才是小白啊。

  画画的时候他说:“谁知道呼兰大侠是怎么回事?”

  讲评的时候他说:“你这不是一双人的手,你这是哆啦A梦的手。”

  课间大家睡觉的时候,他在人耳边大喊:“地震了!”

  被吵醒的Eva就是直接受害者。Eva记得,那时候刚来画不好画,还有人天天在耳边吵,她每天都好想好想打死他。

  后来,小白成了速写组长。

  第一周作为组长进班,小白像平常当助教时一样拿着扫帚打扫了班级卫生,他说:“谁那再有垃圾,你就给我吃了。”晚上大家画画时他说,他在树林里走夜路一脚踩死一直老鼠,在网吧的键盘里抠出被他敲成键盘形状的蟑螂,他说,蚊子这种百无一用的东西为什么要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第二周作为组长进班,Eva不记得他说了做了什么,她只记得她以为晚自习教室又会喧闹起来,可那天晚上,班里很安静。

  后来,小白向校长建议印刷速写练习册给基础差的学生用,还点了几个人说至少得买三本,其中包括Eva。

  再后来,小白开始分档分组教学,那天Eva第一次从C档进到了B档,小白的练习册,她没有用上,但C档的同学每人卖了三本,小白在群里嗷嗷叫着让他们加他微信,追着要练习册钱。

  而后,花衬衫作为助手和小白一起进班,花衬衫和学生扯淡,小白说:“行了,别说了,都画画。”

  Eva忽然发现,改变着的,不止是她。

  第一个星期六,万萌萌做范画,Eva第一次见到小白。他提着根棍子走进来,抓犯困的,先点了球,后点了妹妹,让她俩去后边站着。

  那时候Eva刚听说关于画室督察的各种传说,心里想的是,这个,嗯,督察。

  当她得知督察是个老寡妇的时候,才发现这个人貌似和誊誊一样是她们班助教。

  可能因为入场方式不对,Eva一直觉得小白很严厉,那时她最怕的甚至不是万萌萌,而是小白。

  直到有一次球在班里说小白从女厕所出来还从后面拍了她一下,小白争辩到最后说:“它是女厕所,我就是进去了,憋不住了,怎么地吧!”的时候,Eva对小白的认识才总算有了改变。

 原来这就是小白,能说会聊、吊儿郎当的一个小伙子。

他是A3班的另一个孩子。

他开朗欢脱,潇洒儿戏,喜欢拿罚单逗人,猝不及防还吓人一跳……

他和每个人都是一样的。

直到责任压在他的肩上。

最后他终于沿着岁月的轨道长成了一个不再那么亲和的样子,一届又一届过去,渐渐地他会不再那么轻而易举的和同学们打成一片,他会经历更多,成长更多,越来越懂得如何把一个个学生打磨成最好的样子,给越来越多的人璀璨美好的未来。

他是那么多老师的曾经,那么多老师是他的以后。

或许以后没有人敢于当着他的面叫他一声小白,但是Eva知道,未来,人们恭恭敬敬叫他白老师的时候,私下里将是一句又一句的“老白”“老白”。

  


被老师看见会死系列……(附赠白老师翻车画时教我们画的小孩,脑门要大,鼻子要短,五官要集中哈哈哈哈)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