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斯拉2:一个讲得不明不白的故事怎样才能让观众尽兴?

《哥斯拉2》从本质上讲是一部粉丝电影,而且从某种程度上是类似于BVS的那种专为粉丝“特供”的“冰山型”电影,就是说观众了解世界观的程度越深,获得的快感就越大。

不信的话,你随机问问几个纯路人观众,有几个能说得清楚为什么摩斯拉会帮助哥斯拉一起打基多拉?

就这几个“拉”字就能把人绕晕。

这部电影意外地没有重蹈BVS的覆辙,从目前看,这个把故事讲得俗套又单调的故事在路人观众中的口碑仍然获得了较多好评。怎么做到的?当然是靠着足够精彩的怪兽对战场面。

谁要看人类之间唧唧歪歪,我们进影院是为了大怪兽。

这便是电影工业最特别的魅力了。

但是话说回来,为什么摩斯拉会帮助哥斯拉一起打基多拉?弄清楚这个问题,基本上就能了解整部电影的设定了。

记得他们是谁么?摩斯拉是那只翅膀上有眼的大扑棱蛾子。哥斯拉是会喷射线的小短手。基多拉长翅膀有三个头。

首先,哥斯拉为什么要打基多拉?

基多拉是哥斯拉系列电影里最著名也是最强大的对手,虽然一次也没赢过——谁让他是反派呢——但是哥斯拉大多数都是靠队友支援才最后反杀的。这一部电影的各种场景设定都是以具有代表性的“经典款”为主,这也是粉丝加分的一个重要方面。

很多中国观众对哥斯拉的记忆主要来源于1998年罗兰·艾默里奇版本的“童年阴影”,但是那部《哥斯拉》无论在日本还是美国粉丝中都是不被承认的失败之作,因为哥斯拉根本不是大蜥蜴啊~

最显著的一点是,蜥蜴的眼睛在两侧,哥斯拉的眼睛在正前面,据说哥斯拉面部的灵感来源是老虎。

根据本作的设定,哥斯拉和其他被称为“泰坦”的巨兽大多以辐射为食,在二叠纪时期就已经是地球的霸主了。二叠纪是什么样的时期呢?恐龙起源于距今2亿4千万年前的三叠纪早期,二叠纪在三叠纪之前,结束于距今2亿5千万年前。

总之就是很久远的意思。

根据电影剧情,这群巨兽有一个首领,整个“族群”会按照首领的意志行事(第一部的“穆托”除外,那些大蚊子要杀死所有巨兽用来产卵)。哥斯拉和基多拉是在争夺领导权。

第一场遭遇战,基多拉战胜了上一任“首领”哥斯拉,成为了新任领导者,并在战胜拉顿之后确认了权力,取得了所有“泰坦”的效忠。所以拉顿——能引起飓风的大鸟——在之后的战斗中站在基多拉一边。

摩斯拉的情况要复杂一些,因为涉及到一个电影中没点明的新设定——小美人。小每人来自婴儿岛,是一对身形袖珍的双胞胎,她们的歌声能够召唤摩斯拉,同时也受到摩斯拉保护。摩斯拉的攻击行为大多是由于小美人的安全受到威胁。

《哥斯拉2》将发现摩斯拉的地区设定在中国云南,灵感大概取自云南地区苗族神话中“蝴蝶妈妈”的故事。虽然没有明确出现小美人,但是章子怡饰演的是一对双胞胎:帝王组织本部的陈博士,和帝王组织云南哨所的陈玲。在陈博士向同事介绍自己时出现的照片来看,陈博士一家三代女性都是双胞胎。这很难让人不联想到小美人。

所以摩斯拉之所以选择攻击基多拉很有可能是要保护陈博士的安全。当然也有可能本作出现双胞胎只是致敬而已,根本没有小美人,只是强行把摩斯拉设定为帮助人类的“好怪兽”。虽然这样会变得很无趣,但是为了让情节简单又好看(其实一点也不),编剧什么都能做得出来。

如果把《哥斯拉2》的剧情看成一条路,其实有很多路口可以让这个故事在某一个主题深化,成为完全不同的承载着深刻思考的作品,但他们没有转弯。别想别的,跟我飙车跟我爽,导演如是说。

从1954年诞生时起,哥斯拉这个形象本身便是一个隐喻。我们都知道日本经历过什么,如果把哥斯拉看做“核力量”的形象化,就更容易使观众理解创作者们在这一整个系列中想表达什么这个问题。

经过了65年的发展,哥斯拉已经成为了日本文化的一个符号,而且正在通过好莱坞,成为世界流行文化的一个重要部分。与此同时,哥斯拉电影所承载的思考也不可避免地变得越来越厚重。

在《哥斯拉2》中,一个重要的突破就是把这些战后创作的怪兽和远古神话联系了起来,除了刚刚提到的摩斯拉和蝴蝶妈妈的关系之外,基多拉也借鉴了希腊神话中九头蛇海德拉的特征,拉顿则和阿兹特克神话中的羽蛇神也有了某种对应的暗示。原创怪兽就更明显了,提丰、希拉、巴风特、玛士撒拉、利维坦这些名字都是直接取自各地神话。

很多观众对上图这个镜头都有深刻印象,这个画面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圣经·启示录》,使徒约翰在描述末日审判时的景象时说:“天上又现出异象来:有一条大红龙,七头十角,七头上戴着七个冠冕。”这里的红龙是撒旦的化身,那么基多拉是否也可以和撒旦建立某种隐喻式的联系?尤其是他的对手是一直以来都被当成“神”看待的哥斯拉。

“真神”和“伪神”(或魔鬼)的斗争是不是喷薄欲出?

可惜没有。于是这一段变成了“过度解读”。

在电影中,日本演员渡边谦饰演的芹泽博士拿着核弹在被摧毁的城市废墟中引爆,帮助核武器的象征哥斯拉。

对二战历史了解再少的人也能感受到这个桥段的讽刺感。如果能再深入一点,整个电影会不会形成一种政治讽刺的印象?

谁知道呢。

当渡边谦说出“我们会成为他的宠物”的时候,我以为这部电影可能要讨论演化关系了,至少也是哥斯拉和环境的关系吧,毕竟隔壁虚渊玄的动画版已经说出了“把地球看做一个大型生态系统,人类迄今为止发明的各种技术,并不是为了服务自身,而是为了孕育这样的怪兽”(来自动画电影《哥斯拉3:噬星者》,和本片世界观不同,动画设定是人类核爆创造了哥斯拉)这样的话。

但是最终我们看到了什么?且不论“因为破坏环境,所以人类才是应该被清理的病毒”这样的设定是否烂俗且毫无延伸探讨的可能,关键是这和前面这句话完全对照不起来,你会把害虫当宠物么?

所以,纯爆米花电影也可以做得有深度,至少有这个机会和可能。最终没有,有点可惜,但也能理解,单纯的爽片也很好嘛。只是,我们还有一个小小的心愿,下一部——我们都知道哥斯拉要大战金刚了——能不能把人类的戏份再缩减半小时?

谁要看人类之间唧唧歪歪,我们进影院是为了大怪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