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与她

前言:他出身于黑社会,一旦成年就将继承庞大的集团,为此家族里一些有异心的人想除掉他,集团竞争者也同样如此,然而,却不曾有成功……

#1#

他有个秘密,他能听到别人的心声,依靠这个能力,他躲过大大小小的劫难,努力地活下来,尽管很多人都很想他死。

他这一生,只有两次能力失效。

一次是在小学,面对那个女老师的时候。他觉得这个老师是个心机深沉的坏人,所以他听不到她的心声,她可能被家里人收买或者是外人的人,然后会在某个看不见的地方设计下毒害死他,他因看不透她所以他试图远离她,为此老师经常装出一副可怜而委屈的模样。

那是他第一次遇到一个让他读不出心声的人,他不知所措,他完全不知道老师靠近他的意图。

一次恐怖袭击事件,面对着那些恐怖分子,他听到了那些人的心声——“就是这个小子呀”“这太子爷长得可真可爱,可惜命短”“目标确认了,直接动手”……他吓得要疯了,这是一场针对他的谋杀呀!

然而那些人表面仅仅是抢劫犯。“喂,说你呢,死小孩听到没,滚一边去!”那些人凶神恶煞地靠近他。可他全身僵冻,耳旁听到的也是其他小孩的心声“他要死了,居然敢直接面对抢劫犯”“死吧死吧,袁家继承人就是我表哥的了”“真是个胆小鬼,活该”……

抢劫犯似乎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了侵犯于是很气恼,举起手中的枪瞄准了他。

砰的一声。

与此同时,他被一个暖和的怀抱抱住了,老师轻轻地安慰他:别自责,你只是太害怕了。

那时候,他才知道这个老师只是太单纯而已,什么心情都会摆在脸上,不用去猜想也能知道她在想什么,想干什么,她的内心很容易被看透,自然不用刻意去听心声,自然什么也听不到。

那些抢劫犯一看误杀了别人,有些慌,刚想再次举枪瞄准,警察已然闯了进来并扣下了他们。

第二次也就是现在,他躺在她的怀里,依旧读不出她的心声。

经历过老师的事情后,他不想再有遗憾了。在再一次遇到“能力失效”的时候,他认真地认识她,走进她,了解她,以为她也同老师一样不会隐藏自己的真实。

这一次误入陷阱,生与死的界线,他毫无犹豫地将自己的背后交给她,她也毫无犹豫地将刀子插进他的背心。

他又错了,她不是不会掩饰真实自己的人,他之所以读不出她的心声,是因为她将自己的心囚禁在了另一个世界里。她封闭了自己。

两次失误,一次是遗憾,一次是失望。都是自己的无能。

他很想对老师说一声对不起,是他太害怕伤害了,所以才会远离老师;他也很想对她说一声对不起,是他太自以为是了, 以为他跟她在一起就能给她幸福。

他看着她,很想好好看看她,很想很想再次抚摸她的脸,可他不能,最后一次能凝视着她就已经很知足了。他能感觉到自己这次就要真的死了。

这下如他们所愿了,派来了这么一个让我无法抗拒的人……

她看着他闭上眼睛,没了呼吸……过了许久,她才喃喃自语:“妈妈,那个害你死的人也死了呢,我终于,终于……”最后泣不成声。

他还记得,得到调查报告的时候,他也惊吓到了,他抚额地看着窗外的夜空,轻声细语:“她居然是老师的孩子,呵呵,这可真是一步好棋呢……”


#2#

他在局里,她在外边帮他复仇。但是很多人都不理解她,只认为她是为了逼迫警局释放他而做出的种种恶行。

“既然法律不能正法他们,那我就亲自动手解决他们。”

她对警官说得是那么得义正言辞,背后却默默舔平自己的伤口,真像一头受伤了仍旧虎视眈眈地盯着敌人的狮子呀。

因为没有找到直接证据,警官只能咬牙切齿地放她走。

过后警官来看望他,不由唏嘘,如果不是有人暗中协助拖住了他的后腿让他露出破绽,相信他也会跟她一样在外边依然收着钱做着些犯法的黑客行为吧。

真是一个厉害的黑客。

他笑的样子真是人畜无害,“警官,我从来都不想跟人争夺什么,我要的只是一个她。”可是,那些人从不放过我,我不得为之而为之罢了。

“现在也只有你可以让她回头,为了她好,你就该放手。”警官的话很无情,让他听了依旧只是笑笑,“那是打算放我走了?”

“不可能!你也知道你做的事早就该处死刑,只不过上面为了把控住局面也不会让你苟活到现在。”

“对呀,苟活呢。如果我死了,那她就会失控,到时候谁也活不了,同归于尽呢。”

他依旧笑得一脸风轻云淡,转过身不再面对那位警官。

这次的谈话让他又想起了那段在戒毒所待的不人不鬼的日子。

他的毒戒得反反复复,折腾得他也反反复复几次三番进了医院的急救室。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他的毒如此古怪,或者仅仅是装作若无其事。他后来才发现,那些人的手爪早就潜入了戒毒所,在他戒毒戒得有所好转时他们再悄无声息地让他再惹上毒药。

一次他的哥哥来看他,他头一次抛弃自尊,低声下气地哀求着哥哥放过他,说着对继承权毫无兴趣,他不会跟哥哥抢集团。

可是,他们都知道,现在的掌门人——他们的爷爷,是个固执的老头,早已内定了他为继承人。而他爷爷最忌讳家族内斗。

一年半后他躺着出来,直接送去了医院急救室。之后养了三年才恢复过来。

记得那位警官查到他吸毒后来找他,那个大发雷霆,看着他的眼神就好像是他是社会败类,说什么小小年纪吸毒不学好,如今落得身败名裂的下场。

他依然笑得云淡风轻,“可是警官你知道吗,正是那五年时间让我懂得了,什么都要去争取,不择手段都要拿到手中,甚至是‘大义灭亲’,最后才有可能活下来呢。”

他笑着,从他落到警官手里,从未有过其他的表情。

他只知道,在十六岁被哥哥设计染上了毒品,之后一发不可收拾,爷爷极为失望,哥哥幸灾乐祸,叔叔婶婶冷眼旁观,他就只有一个人——

她呀,正努力为自己跟那些人斗争呢。

而自己现在能如此悠闲地待在这儿,也多亏了她呀。

我们彼此拥有着彼此,也只有彼此可以信任彼此。

一想到她,闭着双眼假寐的他脸上的笑意顿时消失不见了,心中泛起涩涩苦味。

她,还好吗?

不好,一点都不好。

她的左腰中弹了,鲜血淋漓。最近那些人为了她手中握有的他们犯罪证据和商业机密,愈发按耐不住地露出爪牙,刺杀行动愈发频繁,完全就是破釜沉舟,再也不怕她来一个鱼死网破。因为他呀,还在牢里等着她去救呢;也是因为他,她终究还是不能真正地将证据资料交出来;更是因为他,她不能死!

杀了几个当初设计陷害他的人不足以解恨,仅仅这些证据也不足以让他们就地正法……她有些迷茫了,她要怎样才能救出他,还他一个太平盛世。

耳旁传来阵阵凌乱而有序的脚步声,她连忙挣扎地起身,步伐蹒跚,走向深黑的空间。

三个多月的挣扎……

咔擦,那扇巨大的铁门开了。他嘴角微微上扬,迈开了步伐走出这栋囚牢。

身后的警官冷冷盯着他,说:“出去后好好做人,小心别再落到我手中了。”

他回头,看着警官,“警官,你不会还以为我只是一名黑客吧,也是,我本身就是黑客。”

留下这么一句让人捉摸不透的话就转身离开了。

卧病在床的三年时光,他并不是只是在单纯的修养,他刻骨学着一切能学的,即使在多人百般阻拦的情况下。看见他的努力,也就只有他爷爷很高兴。然而,他爷爷所不知道的是,他的所有努力都是为了对抗家人,他攻克黑客知识,也只是为了收集他哥哥的一些机密信息——而这些,都是他爷爷所不耻的。

他也曾做过将哥哥以及家人做的事说给了爷爷听,然而一心追求家庭和睦的爷爷在看到那些人一副一心悔过自责、立誓改正的模样后也就只是训斥一番。之后为了更好地保护他孙子,所做的调整以为滴水不漏得能更好地守护家族。却不料,正是因为这些举措,让他孙子更是远离他。

他看见了她,远远的她如清风明月,那是他一生的向往。

他走近她,无言以对。

她看着他,亦无话可说。

直接上车,离开了森森铁牢。

“以后我们就不要再见面了,我们最终还是不合适。”

他直视前方,声音是如此的无情。

她握紧方向盘,同样淡然,回应:“嗯,好的。”

之后两人再无聊天说话。

他想起他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是在戒毒所。

那时候他的毒瘾刚过,整个人就像是从水里捞起的,狼狈不堪。

门打开了,进来了一个女孩,十三四岁的样子,扎着两个小辫子,身旁白色衣裙……

他觉得他看到了天使。

她静静地走进来,默默地帮他卸去身上的捆绑物件——那些都是为了以防毒瘾发作产生的自虐行为。

他尝试着起身,却一根指头都动弹不得。他看着她,头一次出现了自卑感,他真想藏起自己,不让她看到如此肮脏的自己。

她细小的胳膊伸到他的腋下,努力地拉起他,然后撑着他走进浴室。

他听到了她的心声:真是可怜。

刹那间,他很想哭,痛痛快快地哭一场。他需要释放一下。

她是新来照顾他的。

一言不发地照顾,执行地很彻底。

后来在他的死皮赖脸加能力的协助下成功让她破功了。

她跟他说的第一句话,他到现在都还记得——你个流氓!

他想,当初第一面他就很没面子了,那干脆抛弃脸面耍耍流氓,然后计划很成功。

之后他的戒毒生涯不再绝望。

她就是他的光明。

所以后来出了戒毒所,他向他爷爷要了一个人,那就是她。他们可以在一起生活,一起学习、一起娱乐、一起复仇。

只是今天,他要抛弃了他的光明了。

他知道接下来的日子绝不好过,他不想连累她。在监狱的日子,他想的最多的就是,给她一个平凡而正常的幸福生活。

她就快二十了吧,他想。

他到家门口了,沉默地直接下车、沉默地走了。她也一样,在他关上车门后的瞬间就启动车子开走了。

他没有见到爷爷,不用想他也知道,哥哥的事迹败露后,接连挖掘出家族内战里的肮脏事,依旧狠不下心的爷爷也只是将哥哥流放到印度尼西亚那边……老人家此刻又是伤心又是气愤,血压一高,人就不好了,于是闭门谢客,谁也不见。

只托了管家来通知他,好好安顿集团。明显开始要放权了,他内心不是没有想法的,只是这段时间,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不过能借助集团的力量也是不错的。

在忙着整顿人事,又安排各种集团里的大大小小会议事件,陡然听到她的消息,他感觉有点不适。就好像原本他把自己完全关在了忙碌里遗忘一些事情,而她的出现就完全把他拉了出来……

文件掉在地上,他却没有力气捡起来。

他没想过,她会是那么坚决的人。他有点后悔,不,是后悔了,当初不该放她走的!

她居然会自杀……

他到现场,看到那栋熊熊燃烧的房子渐渐没了脾气,火势控制住后,消防员冲了进去。他听到里边发现了一具烧焦的尸体,问他要不要去看看。

他摇摇头,命令他们即刻将她送去火葬场。在离开的时候,他想,她也不想让他看到那样子的她吧。

心有点麻木,魂也有点散乱。

手段突然变得凌厉,让其他派的人有些慌乱,他要的就是让那些人再也没有卷土重来的机会……他一心沉浸在了权力的漩涡之中。

某一天,她站在了他的面前。

他大惊,一直盯着她,是你……

她紧蹙眉头,自我介绍着,是他的新秘书。她伸出手,静等他,他握住了她的手,一片安静。


#3#

如果可以甩开继承人的身份,他是不是就不用面对这些尔虞我诈,是不是能过得更好……

如果爷爷不是为了给妈妈一个交代而将继承权给予了哥哥,那么他们兄弟俩可以好好相处……

如果当初不惜一切也要把她拉下水的话是不是他和她到现在都好好地在一起,彼此依靠……

每到夜晚,他总要翻转好久才能入睡几小时,梦中的她一身白衣,就像天使。

在戒毒所的时候,他们聊天谈起了她。她说她是孤儿。之后他也相信她,不曾调查过她;在她死后,他也没去看她的资料;在她死后重生,他找到她的信息,却不料,她竟是他一直心怀愧疚的老师的女儿……

然而,她什么都不记得,记忆里消失的仅仅是有关他的事情。她或许不是那个他相信的人儿,他也曾怀疑过。

因为他听不到她的心声。

或许是为了弥补,也或许是她像极了那个人,再者,她看起来就单纯得让人很担心,让他有种想好好守护她的冲动。

她走进了他的心,他想,他不想再放弃,也不想再后悔。

他宠她,几乎什么都听她的,这一次的旅行也是在她的全程安排下进行的,然后很顺利地他踏进了她同那些人一起设计好的陷阱。

他一直以为在他表明心声后她会尝试着接纳他,不至于同外人来谋划他的生命……就连发现危机时他也不曾想过会是她……直到给她护身的刀子插进自己的背心时,他才发现,她真的不是她呀……


#END#

在医院醒来,大脑里的世界一片空白,她被动地接收别人给予的信息,她的妈妈被人害死了,就连自己也差点跟着受害,她恨极了那个人,是他让她成为了孤儿。

这一切,她不相信那些人说的话,可是脑海里渐渐出现了些许清晰的记忆,是孩童时期,记起来的记忆确实同他们说的分毫不差,或许,他们同她是一路人,都是被那个人逼得活不下去……

他的手段很凌厉,见着他对付人的无情,她越发感觉,他……然而,每次想起他,或从电视上看到他时,她的心感到很疼,甚至一度封闭自我。

她在那些人的安排下靠近了他,她能感觉到他在看她时总是在透过她看另一个人,那个人有过几秒让她嫉妒,随后记起他是她的仇人,她却不由得感到落寞。

他确实不一样,相处久了她发现他对待她像是在呵护一样易碎的陶瓷,他说他爱她。

那些人突然改变策略,变得很激进,像是被逼到墙角的老虎。她感到很不安。

他们要她杀了他!

她却不想!也不愿意!

她常被强调了他是她的杀母仇人,她被催眠了,然后,她真的动手他……

那一刻,她的心死了,真正地碎了,很久之前,她就觉得,她的心在某一段时间也死过一回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