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想任性一回 ——读贾平凹《自在独行》有感

贾平凹:自在独行

贾老先生说,人既然如蚂蚁一样来到世上,忽生忽死,忽聚忽散,短短数十年里,该自在就自在吧,该潇洒就潇洒吧,各自完满自己的一段生命,这就是生存的全部意义了。

贾老先生或许是孤独的,因为他一直在独行。可是他是任性的,他做着他喜欢的事:在他的独行世界里,他研磨孤独,却收获自在,把这些自在送给每个孤独的行路人。独自行走,不顾一切,哭着,笑着,留恋人间,只为不虚此行。独行是一场心灵的隐居,即便你认为自己是孤独的,也是可以自在的。如有自在在,任性又何妨?

贾老先生素来喜静,最怕有人来敲他的房门。让他觉得自在的,要么就是行走于西北的大地,要么就是隐居在自己的书房。先生其实也喜欢热闹,只是先生的热闹并不是灯火灿烂,而是内心的安宁与独行的自在。

《自在独行》写情感、聊爱好、谈社会、说人生。有俗世的智慧,也有生活的趣味。一本孤独而丰满的书,写给生命的行者,写给那些“任性”之人。愿他们能懂得孤独的真义,在生活里多一些从容潇洒。


从容足真


孤独地走向未来

生命的睿智——从容足真

孤独走向未来,那些曾经的声音,那些曾经的地方,那些看过的事物都曾在记忆里停留。

纺车声声含着的是母亲对儿子的神情,是生活不懈斗争的见证。愿那声声纺车声,幻化成月光,普照每个角落,期待下一次的相聚,有你有我,有大家。

那年的大学,没有雄心壮志,亦没有非要成就不凡的决心。没有风花雪月,已没有暧昧对象写过情诗的怦然心动。但那里有初来乍到的自卑感和离开时的坦然。也有做人处事的小心翼翼和为那一本本书而选择献血的决然,这大学的三年或许就是最异常的不同吧。

那年的晚上,月下树影,盘脚而坐,取清茶淡酒,饮而醉之,怡然之生活。风止月溟,露珠闪闪,乡间宁静,心间安宁,只愿心中静虚常在,这便足以。

孤独走向未来,心却不孤独,因为那些事常在,那些人还在。

默默看世界

人世的悲心——宽释是福

世上的事,认真不对,不认真更不对,执着不对,一切视作空也不对,平平常常,自自然然,如上山拜佛,见佛像了就磕头,磕了头,佛像还是佛像,你还是你——生活之累就该少下来。

再深思之,人生不过数十载,别人生命里的过客,自己生命里的主角。何必计较太多,错过生命中的美好。何必揣摩太多,失去本该拥有的美好。可是人生,是个过程,年轻气盛,经历颇少,自然少了份含蓄。人至中年,历经沧桑,才发现一切竟是如此简单而美好,自然不必因小荣小耻而受影响。闲看庭前花开花落,静赏空中云卷云舒。这又有何不可?

借用范仲淹的一句话表达则是,默默看世界,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足以。

独自走一走

大地的魂灵——有敬无畏

那些沉浮之地,那些古曲之所,纵是相隔千里,总会一瞥得见。

五味巷里人群热闹,人工资都少,而开销皆多,上养老,下育小,两个钱顶一个钱花;地位都低,而心性皆高,家家看重孩子学习,巷内有一位老教师,人人器重。巷内柳树四季四景:春日柳绿叫春醒,夏来柳柔挂数枝。秋过路潮柳丝落,冬驻摇柳雪如舞。

黄土高原上的深深犁沟,如绳索般,一圈一圈地往紧里套,似乎要冲出愈来愈小的圈儿。黄土高原上的人,是如此的好客。他们每一处的深情,总会让你动心。不管是街头老汉肉肉模样,还是山峁小路上的声声唢呐声,那都归是黄土高原的标签。

米脂美美在姑娘艳,姑娘艳艳在曲儿恸,曲儿恸恸在乐土存。

每一处的独走,都是内心情感的流露,都是社会的写照,大地魂灵,有敬无畏。

独处的安宁

万物的情怀——乐以忘忧

玩物未必丧志,因为万物皆有情怀。贾老先生说,玩风筝的是得不到心身自由的一种宣泄吧;玩猫的是寂寞孤独的一种慰藉吧,玩花的是年老力衰而对性的一种崇拜补充吧。在我的书房里塞满这些玩物,便旨在创造一个心绪愉快的环境,少一点俗气,多一点灵感。

当过往的欢乐已成过往,但欢乐时已尽欢乐,凋零之后的悲伤也化成新生,那么凋零便不再是悲伤而是高兴儿。当玩物赋予了情怀,玩物也异显不俗。


自在唯心


自在的禅意

天空的禅意——行于天地

日月交替一年,树就长出一圈。生命从一点起源,沿一条线的路回旋运动。无数个圈完成了生命的结束,留下来的便是有用之材。世间万物,都有其用。自尽其用,自欢乐。

不管人生如何,我们要任性一回,完成这最大的任性——不顾一切坚持做自己喜欢的事,只有这样,我们才可以说,这一生,我们不枉此行。

就让自己自在独行一回,任性一回吧!

写于2016年11月29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